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信息 > 正文

满清太监,专给齐白石看门,不要工钱,月底只要齐白石几幅画

2020/8/2 18:31:43 来源:原创 浏览:

“宁为太平犬,莫作离乱人”,古今一心,心同此理,《幽闺记》一语道尽乱世求生的艰难不易,而尹春如就是这样一位在枪炮隆隆,刀戈征伐中辗转求生之人。

他曾无限接近破败的权力中心,继而又流落底层,最终在齐白石的门户下安家,依仗为齐白石看门讨生活。但令人不解的是,为何他不要工钱,只是在月底向老先生讨几幅画?

乱世萍飘蓬转,来去亦匆匆

“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清朝末年,山河飘絮,清政府内部相互攻伐,权利斗争愈演愈烈;世界列强纷纷进驻中国,虎视眈眈,欲食中国血肉以自强。此种种迹象,无不昭示着清王朝即将分崩离析,中华大地将狼烟四起,国家山河朝不保夕。

大江东去,浪淘尽的不只有千古风流人物,无数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们也终将不可自制地随波逐流,尹春如也不例外。他家境贫寒,衣不蔽体,食不果腹,为了求生,便净身入宫,做了清朝皇宫里的一名太监。

他刚入宫的时候,清王朝虽已江河日下,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皇宫的一草一木,宫人的一举一动,无不彰显出皇家气象,因而尹春如在耳濡目染中学到了最为全面的接人待物,迎来送往的知识,这些知识也成为了后来他在齐白石门下讨生活的重要技能。

“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灵秀,凡有所学,皆成性格”,此话本意为催人读书,学习上进,但放在尹春如身上却让人看到一种“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的励志。他不沉湎历史,也不热衷诗书,但却可以为生活而兢兢业业,努力学习人情世故,不敷衍自己,也不敷衍工作。

在现代社会,玩世不恭,得过且过的“丧文化”愈演愈烈,能够像尹春如这般认真生活,在微不足道的岗位上努力坚守的人越来越少。这种稀少,更加反衬出尹春如此种品质的异常珍贵。昨在太平时,今扣动荡门;乱世之中,明天是谁的明天?尹春如的安稳生活在1911年戛然而止。

当时,清王朝经过慈禧光绪争斗,列强压制,已经穷途末路,宣统继位之后更是风雨飘摇;最后,小皇帝被逼退位,清王朝的生命彻底终结。在这一系列政治风云变幻之际,尹春如也从皇宫被调往肃王府。

肃王府的王爷善耆是一个坚定的满清政府支持者,在宣统退位后,他没有心甘情愿地顺着时代的浪流而行,反而选择逆流而上。肃亲王先是避人耳目,潜往天津;之后又和川岛浪速暗通款曲。在川岛浪速的鼓动之下,他携家带口,秘密地前往旅顺居住。

“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智者常忧,开口便是千秋万代,每一个王朝的缔造者都畅想着千世万世的传承,所以祖龙自称“一世”,而汉武帝决心一统华夏。

然无数次的朝代更替已经证明,兴衰更替,数世而折,再多筹谋算计,亦是枉然。如同这清王朝一般,开始欢欣,蒸蒸日上,结局落索,戚戚如丧家之犬,为天下笑。

王爷逃如丧家之犬,奴才们更加狼狈。这次迁居,除家人外,肃亲王只带了个别心腹,而尹春如并不属于此类。所以,此时的尹春如彻底失去了清王朝这一依仗,曾经为了生活而进入皇宫的他,此时不得不为了生活再返回人间。

哪里讨烟蓑雨笠卷单行?一任俺芒鞋破钵随缘化

流落市井,无一技之长的尹春如着实不好谋生。况生逢乱世,经济不景气,各种行业也都萎靡不振,可供他任职的岗位就更加稀缺。不过,天无绝人之路,缘分总会不期而至。

在漂泊之中的尹春如遇到了齐白石。此时,齐白石住宅的看门人由女仆兼任,平时遇到有人叫门,齐白石乐意见一面的人,女仆就会为其开门,遇到不喜欢的人,女仆就会回说主人不在家,不开门,令对方扫兴而回。

在遇到尹春如后,齐白石觉得他举止得体,应对有度,对他很赏识,便想要聘请其为自己看门,尹春如欣然前往。就此,他开始在乱世中重新拥抱安稳。在成为齐白石家的看门人之后,尹春如帮助主人迎来送往,进退有度,成为了主人的得力助手,齐白石也对他越来越看重。

“日久见人心,板荡识忠臣”,齐白石对尹春如如此看重,后者也在乱世中为他挺身而出。1941年,北平沦陷,敌人气势汹汹地闯进齐家,尹春如竭尽全力与其周旋,以免他们惊扰到齐白石老先生。

虽最后仍未能将其拒之门外,几个敌人登堂入室,来到齐白石面前,但他对老先生的用心,却令齐白石看在眼中。

尹春如对齐白石尽心尽力,但却不曾接受老先生给予的工钱。原来,他早与齐白石先生有约在先,其为老先生工作,先生无需支付报酬,但每个月会为他画几张画,充当工资,画的尺寸也都是提前商量好的。尹春如拿到画之后,便会再卖出去,以资日用。

没缘法转眼分离乍,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千里搭长棚——无不散的宴席”,尹春如虽与齐白石先生主仆情深,但生离死别乃人力所不能抗衡。1957年,齐白石先生去世,这段乱世中成长起来的情谊终究是“聋哑人放炮仗——散了”。而随着齐白石先生的离世,有关尹春如老人的消息也就此断绝。

斯人已去,结局却可以想见。尹春如老人是清朝太监,无儿无女,一直以卖画为生;料想齐白石先生死后,他仍是如此度日。虽为孤家寡人,但也无挂无碍,手有闲钱。所以,尹春如的晚年生活应如闲云野鹤般悠游自在。

俗语有云:没有吃不了的苦,只有享不了的福。尹春如的一生,百味之中苦味最多,不如意事常八九。然身世飘零,凄苦落索,却不曾磨灭他身为一个小人物的生的希望。他努力学习本分知识,做好本分事,最终为自己筹得个潇潇洒洒的晚年。此之谓,欲知命短问前生,老来富贵也真侥幸。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明史》原文|卷二百七十五·列传第一百六十三 张慎言 徐石麒

    资料整理来源于:网络张慎言徐石麒解学龙高倬左懋第祁彪佳张慎言,字金铭,阳城人。祖升,河南参政。慎言举万历三十八年进士。除寿张知县,有能声。调繁曹县,出库银籴粟备振,连值荒岁,民赖以济。泰昌时,擢御史。逾月,熹宗即位。时方会议三案,慎言言:“皇祖召谕百工,不究张差党与,所以全父子之情;然必摘发奸谋,所

  • 清朝灭亡时,画面有多惨烈?

    一没屠杀,二没虐待,何来惨烈之说。就过程来说,清朝向民国的转变中算是比较平和的,与明末时各种屠城血流成河相比,这不失为一种好的结局。当时的民国政府为了减少伤亡,也为了革命可以快速成功,拉拢了当时清政府中手握重兵的袁世凯,袁世凯向清廷施压。满清灭亡跟惨或者列任何一个也挂不上边啊,整个过程可以说上下远的

  • 一赌徒拜见曾国藩被拒,交谈后曾国藩感叹:他日后会名扬天下

    一赌徒拜见曾国藩被拒,交谈后曾国藩感叹:他日后会名扬天下俗话说看事物不能看表面,而是要学会透过现象看本质,在与人交往的时候,我们不仅要看第一印象,更要看他的为人处事。其实历史上有很多因为只看表面而错失人才的故事,例如,曹操因为张松长得貌丑就对他无礼,最后进驻益州的机会。当然历史上也有伯乐,善于发现人

  • 历史上三个奇怪的时期,电视剧没人去拍,相关的故事也没人去写

    我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家,有着上下五千年的历史。这这期间诞生过很多的王朝,每一个朝代和人物都要这很多的故事。比如说秦国的嬴政灭掉了六国,是中原地区实现了大统一,虽然它只存在了十五年的历史,但是作为第一个封建王朝,它奠定了后来两千多年的政治格局,秦始皇的功绩就不用说了,我们每个人都知道。在到后来的汉朝

  • 董鄂妃究竟是什么样的女子,竟能让顺治帝钟情一生?

    提起董鄂妃,众人想到的都是顺治帝为其剃发出家。董鄂妃究竟是什么样的女子,竟能让顺治帝给她一个帝王能给女人的全部?关于董鄂妃的身世,目前尚存在争议,流传最广的是董鄂妃原本是顺治的弟媳、襄亲王博穆博果尔的福晋。根据《汤若望传》的记载,董鄂妃入宫前是他人妻子无疑,但前夫是襄亲王这点确实无从考据。满清有命妇

  • 隋唐有十八条好汉,前十个无一人可以善终,甚至死得很惨烈

    一说到隋唐这段故事,我想很多人都能立刻想到隋唐的十八个好汉,他们的故事很多人都知道,也有很多的电视剧拍的就是他们的故事,但是故事都是虚构的,这些人在历史上大多数都是不存在的,但是就是这些杜撰出来的人,鲜活的生命形象才更加的吸引人。这些人的出场往往都是很短暂的,但是他们每一个人都会给别人留下很深刻的印

  • “不差钱”的宋代商人:父商子仕执念深种,宁花高价助子成名

    大宋仁宗宋代,是我国历史上少有的政府对商业在政策上有所放宽的时期,不但商人们的社会地位得到一定程度的改善,还由此引发出了一个新的独特社会现象:父亲从商,子孙从仕。父亲在商业上的成功,说明从商这条人生道路是可行且畅通的,但子孙却并未继续踏上这条道路,这不得令人心生疑惑。从中国自古以来就有的子承父业说法

  • 聊聊一个神奇的朝代—虞朝

    之前看话本《说唐全传》,开篇有这么句话“:从古三皇相传五帝,虞、夏、商、周、秦、汉、两晋,晋自五马渡江,天下已一分二,号称南北朝。”这里面,从三皇五帝历数到南北朝,但是这里面有一个字是从小学历史都没听过的字—虞,它与夏商周并列,那么它真的是个朝代嘛?或者他真的可以被称为一个朝代嘛?01什么是虞朝?我

  • 从罗曼诺夫皇朝到爱新觉罗家族-54

    1864年10月,《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签订,44万余平方公里的土地从爱新觉罗家族易手罗曼诺夫皇朝。11月,沙俄向大清发出公告,为其在中亚的侵略活动辩护,并再次发动进攻。1865年4月,俄军先夺取了控制塔什干的咽喉要地尼阿兹别克堡,6月,塔什干沦陷。这次战役使沙俄在中亚的影响力大增。奥伦堡总督克列扎

  • 隋炀帝在位仅14年,却做了4件造福子孙的大事,影响中国1400多年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隋炀帝杨广一直是穷凶恶极,性情暴虐的形象。在《史记.谥法解》中有言:好内远礼曰炀。朋淫于家,不奉礼。可见他的谥号是一种极为负面的评价。不过这个称号并不是隋朝期间给他的,而是唐朝开国皇帝李渊所加,其中难免有一些个人情感。晚唐文学家皮日休在诗中对杨广评价道:“尽道隋亡为此河,至今千里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