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信息 > 正文

《雍正王朝》,弘历得如意,雍正却给秋月天大的赏赐,有何意图?

该问题已帮助 时间:2020/6/27 16:00:10
《雍正王朝》,弘历得如意,雍正却给秋月天大的赏赐,有何意图?
推荐答案
秋媚读史 06-27 16:00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胤禛抬旗,剑指员工。

《雍正王朝》中,君臣、主仆关系与现在的雇佣关系异曲同工,员工(仆臣)过于强大,老板(皇帝)会给予敲打,并平衡各派系的势力。抬旗是胤禛的一个“小”动作,却牵扯到文臣武将。

胤禛组建的夺嫡团队,年羹尧与邬思道是重要成员

年羹尧是雍正潜邸的旧人,进士出生,仕途却走的是军事路线。起初,他在江南任职,仅仅只是杭州将军手底下的一个参将。这个职位对普通人来说可望而不可及,对于像年羹尧这种有抱负的年轻人来说,肯定有点憋屈。再看看同榜进士张廷玉,当年也是一起入翰林院的老同学,人家都是上书房大臣了,年羹尧就更加渴望出人头地了。但是,江南是八爷党的地盘,他一个四爷的嫡系,很难有出头的机会。

在胤禛下江南筹款时,年羹尧终于逮住机会,经过一番运作,成功改变了自己的命运。到了京城,他又凭借在追比户部欠款时的出色发挥,成功晋级四川提督。

但也是这时开始,年羹尧变得不安分起来,他居然明目张胆地跑到八爷府上去搞公关。以胤禛安插在京城情报网的强大功能,不可能对此没有察觉。

四川是年家常年经营的地盘,年羹尧他爸就曾在此任职,家族势力庞大。年羹尧到四川执掌军权,基本上就是土皇帝,凭借有利的地形优势,外面也很难弄清其真实意图。所以,胤禛有很强的牵制年羹尧的需求。

至于邬思道,原本是一个刑余人员,在胤禛的关注下,得以入四爷潜邸,负责出谋划策。在谋划“追缴户部欠款”和“刑部冤案”的行动方针时,邬思道的才能已经得到证明,同时也让胤禛看到其厉害的一面。

因此,对于年羹尧与邬思道,胤禛想要夺嫡,离不开他们的支持,这就需要拉拢。但要让他们安分守己,要需要时不时对其敲打。

可以当同事,不能当亲戚

热河狩猎时,弘历的“彩虹屁”放得好。康熙一高兴,赏赐了代表储位的玉如意。胤禛心里清楚,这是名师出高徒的结果,弘历的话术都是拜邬思道所赐。秋月是伺候邬思道的丫头,胤禛给她抬旗,可谓“一石三鸟”之计。

一、邬思道是儒家士大夫,不好用物质去笼络,奖励他身边的丫头,是给他存在感与荣誉感。此举,可以让邬思道觉得,你在我胤禛心中有很重的分量,我连你身边的佣人都惦记着呢。

二、给年秋月全家都抬旗,意味着给年羹尧也抬旗了。旗人是一种身份标识,在清朝可以拥有许多便利,很多人求之不得。这是在给年羹尧奖励,暗示他,你给我刚刚干活,我不会亏待你的。同时,也是在提醒他,你的身份地位是由我来决定的,你给我老实点,不要乱蹦哒。

三、对于君主而言,谋士与将领的关系不宜过近,否则,容易滋生事端,甚至架空君主。

秋月由于长时间伺候邬思道,被其才华所吸引,早就想在一起。邬思道也习惯了秋月,同样很想双宿双栖。但是,邬思道有绝顶的智商,年羹尧手握军权又有魄力,这两人一旦结为亲戚,胤禛只会彻夜难眠。所以,胤禛必须千方百计棒打鸳鸯。

抬旗后,秋月就是旗人,与邬思道身份有别,两人就不能通婚。这也是在提醒邬思道与年羹尧,你们两人别走的太近了,别忘了我胤禛才是你们的老板,有什么事直接跟我沟通。秋媚说:胤禛捏住了秋月这颗棋子,就捏住了邬思道与年羹尧。抬旗就是棒打鸳鸯,通过制造身份上的差距,强行拆散一对情侣,来消除可能出现的隐患。

其他答案
四十年前三十三 06-27 16:00

一石二鸟之计!秋场围猎一事中,谁都没想到,小小年纪弘历拍了拍康熙得马屁,得到了康熙得赏识并且把原本是属于太子的玉如意赏给了弘历。这种结局让四爷心里一下子看到了夺嫡的曙光,四爷也知道,弘历能有如此表现全是邬思道的功劳,按常理来讲,邬思道立功,给予赏赐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可为什么四爷反而给年秋月抬旗,丝毫不提对邬思道的赏赐呢?

对于这件事,我们不能以正常人的思维去判断,要从帝王心术出发去考虑的话,就很简单了。所以说四爷此举,至少有两个政治目的。

第一,敲打邬思道,让他断了和年秋月的念想,更好的辅佐自己。

从电视剧里的剧情发展来看,年秋月长年累月的照顾邬思道,早已和邬思道暗生情愫,若年秋月是个一般的侍女,那么两个人还真有可能在一起!但偏偏年秋月是年羹尧的亲妹妹,就冲这个关系,年秋月就不可能跟邬思道在一起了。

首先来说,年羹尧是武将,能带兵会打仗;邬思道是儒生,懂阴谋精算计。此二人若是联姻结合到一起,必然会令四爷难以掌控,即使驾驭住了这二人,也要费一番心机,哪里还有精力去参与夺嫡?所谓攘外必先安内,把邬思道和年秋月彻底拆开,才能达到分散年羹尧和邬思道的目的。邬思道是个聪明人,他明显知道年秋月抬旗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不信你看邬思道当时的表现:轻叹了一声,看像窗外,眼角似红非红:

再看四爷看着邬思道这个得意、意味深长的笑:


其次呢,四爷也是要敲打敲打邬思道,在刑部冤案事件中,四爷就已经做了一次这样的事了。刑部冤案暴露之后,邬思道给四爷的建议是直接拒接这份差事,四爷虽然认同,却用了先接受,再把自己弄病的计策。不仅从情理上合理的避开了刑部冤案的烫手山芋,没有让康熙起疑,还通过这种途径告诉邬思道:我才是主子,你是个下人,方案我们商量着来,怎么实施还是我说了算!这次抬旗也是一样,让邬思道明白,自己只有尽心辅佐这一条出路,其他的非分之想,断不可能。

第二,通过抬旗,拉拢年羹尧,并且拔高了年羹尧的出身,让年羹尧能为自己做更重要的事情。

我们知道,年羹尧是四爷府上的包衣奴才,汉人。这种身份极大限制了年羹尧的发展,所以四爷这次给年秋月抬旗,话是这么说的:

抬旗!我给你抬旗,连你一家都抬旗!

连你一家都抬旗,才是四爷真正的目的!四爷知道年羹尧是个不可多得的帅才,自己想要夺嫡,就要有足够的话语权,手里要有足够的能人,为朝廷做出足够的功绩。正好借这几次会,给年羹尧抬入旗籍,给他更大的平台。年羹尧的地位越高,对四爷的帮助就越大!


不仅仅是帝王心术,现在职场里聪明领导不也是一样吗?一切问题肯定是从自身大局出发去考虑,其余的人,像邬思道、年羹尧一样,虽说是别人成长路上的棋子,但同样通过别人实现了自我价值,也给足了自己施展的平台。至于说被权术玩弄和价值的升华哪个更重要,就看个人怎样去理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