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信息 > 正文

民国时期出了很多奇女子,哪些是你最佩服的?

该问题已帮助 时间:2020/10/19 4:30:51
民国时期出了很多奇女子,哪些是你最佩服的?
推荐答案
任驰赢天下 10-19 04:30

提到民国奇女子,不得不说一下为报父仇独闯虎穴血染佛堂的侠女施剑翘。

施剑翘,原名施谷兰,安徽桐城人,从小生活在山东济南,父亲施从滨是个军阀。施剑翘从小倍受父亲宠爱,深居简出,而且受封禁思想束缚还缠过足,施剑翘虽然没有受过高等教育,可是天资聪明,十几岁的时候就当家管事,性格豪爽,俨然一副女管家的气派。

后来军阀孙传芳在于奉军的作战中处决了被俘的奉军将领施从滨,不仅将其斩首示众,而且还暴尸街头多日,还不准施家给他收尸。后来施从滨的女儿施剑翘得到消息后痛哭流涕,悲痛欲绝,为了给父亲收尸她恳求家族的一个叔叔冒着生命危险,总算把施从滨的尸首弄了回来,父亲的惨死给施剑翘打击很大,草草埋葬了父亲后,施剑翘便发誓一订要为父亲报仇。

施家祖辈都是军人,施剑翘的伯伯、父亲、堂兄等等也都是军人出身,施剑翘要想报仇谈何容易,她一个女人家手无缚鸡之力,怎么可能为父亲复仇,于是施剑翘就想到了自己的一个堂兄施中诚,说起来这个施中诚还是施从滨的养子,按理说这个仇就应该他去报,比较养父被人害死,作为儿子的岂有不管的道理。

可是这个施中诚偏偏是个忘恩负义的小人,施剑翘找到他之后,这个施中诚是表面答应报仇,可是实际上他就是在应付施剑翘,这个贪生怕死的家伙,从来就没有想过为养父报仇。

后来施剑翘大概也知道了堂兄施中诚的意思,于是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杀父之仇还得自己亲自去报。这一晃又过了几年,施剑翘也没有提父亲报仇,这时候施剑翘已经结婚了,于是她就想让自己的丈夫替她去报仇,当时她的丈夫施靖公已经是一个旅长,说实话要人有人,是要枪有枪,按理说报仇不是什么大事。可是这小子还是对孙传芳有所忌惮,害怕一旦失手后果不堪设想。一转眼,六年过去了,施剑翘托福他报仇的事一点进展没有。这个时候,施剑翘是彻底绝望了。

看来求谁不如求自己啊!施剑翘为报父仇做了放足手术,之前咱不是提到过施剑翘小时候裹脚来着,施剑翘发誓要自己亲自替父报仇,也就是从那个时间开始她才正式改名叫施剑翘的。

“翘首望明月,拔剑问青天。”这句诗就是奇女子施剑翘立下的志向,诗如其名,为报父仇她矢志不移,面对堂兄的怯懦,丈夫的退缩,她巾帼不让须眉,她为报父仇变得冷血无情,却不失一副菩萨心肠。她本是民国的一位千金小姐,却走出深闺踏上了复仇之路。

1935年9月13日,施剑翘打听到了杀父仇人孙传芳要到天津居士林佛堂主持诵经仪式,于是施剑翘便准备了一把勃朗宁手枪带着印好的传单,悄悄潜入佛堂,大概是中午过后,孙传芳现身了,施剑翘确定是他本人之后,二话没说冲着孙传芳后背就是三枪,军阀孙传芳当场毙命,现场是一片混乱。施剑翘高声喊到:“大家不要害怕,我是替父报仇,绝不伤及无辜。”事后,施剑翘一人做事一人当,敢作敢为,并在现场投放了事先准备好的传单,传单内容是:各位先生注意:

一,今天施剑翘(原名施谷兰)打死了军阀孙传芳是为父施从滨报仇。

二,详细情况请看我的“告国人书”。

三,大仇已报,我即向法院自首。

四,血溅佛堂,惊骇各位,谨以至诚向居士林各位先生、道长表示歉意。

报仇女,施剑翘

撒完传单后,这时候警察已经赶到现场,施剑翘当场就向警察投案自首,交了勃朗宁手枪和剩余的3发子弹。



施剑翘向警方投案自首后。 孙传芳被一弱女子击毙与佛堂的事,一下子轰动了全国,各大媒体纷纷报道此事,一时间施剑翘不仅没被认为是杀人犯,反而还被社会各界称之为“侠女”。很多社会团体还纷纷通电声援,要求政府特赦侠女施剑翘。

因为孙传芳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割据一方的大军阀,仗着自己手中的势力,无恶不作,身上也是劣迹斑斑,罪行累累,坏事没少干。所以他的死,老百姓自然是拍手称快。 后来,国民政府迫于各方压力,将被捕入狱一年多的施剑翘特赦。

特赦后,施剑翘先后去了南京、长沙、四川、苏州等地生活,苏州解放后,施剑翘还把两个儿子送去参加了人民解放军,后来她自己还当选了苏州市妇女联合会的副主席。



新中国成立后,1952年,施剑翘离开苏州定居北京,并已居士身份在碧云寺修行。1957年当选北京市政协委员。

1979年8月27日,施剑翘因患结肠癌晚期医治无效在北京去世,享年74岁。

这就是一代女侠民国奇女子施剑翘传奇的一生。

其他答案
四川达州人 10-19 04:30

只佩服只身刺杀孙传芳的施剑翘。



施剑翘1906年生,奉系军阀施从滨长女。18岁毕业于天津师范学校。

1925年,第二军军长施从滨奉张宗昌令拦截孙传芳军队,失败被俘,孙传芳下令在蚌埠火车站斩首并悬头示众。

施从滨:



本来,既然施从滨从军,就要有失败阵亡的心理准备,但民国军阀历来就有将军免死的潜规则,可孙传芳不仅下令处决施从滨,还残酷采取斩首方式,曝尸三日。

19岁的施剑翘当即发誓为父报仇。开始寄托希望在堂兄施中诚(后任蓝党王牌74军军长,张灵甫的前任),时任烟台警备司令的堂兄却劝说放弃,施剑翘因此中断往来十多年。

施剑翘与施中诚夫妇:


1928年,阎锡山部军官施靖公表示愿意帮助施剑翘,施剑翘就嫁给了他。1935年,施靖公晋升旅长,施剑翘要求丈夫履行诺言,却被反复推脱,施剑翘愤怒携带两个孩子离开。她知道无人愿意为自己出头,只能自己想办法做到这个心愿。还将自己的名字施谷兰正式改为了施剑翘,以示决心。

直系最后的大老孙传芳:




因此施剑翘做手术放开小脚,还努力学习手枪射击。1935年11月13日,施剑翘经前期侦察与实际勘察确定了最后执行方案。化妆进入天津日租借观音寺居士林,三枪击毙孙传芳。然后从容散发准备好的《告国人书》与遗嘱,等待警察带走。



事件迅速激发全国热潮,施剑翘在法庭上坦然承认一切并说,父亲如果死于两军阵前,那是他当军阀的命,我不能将孙传芳当仇人。可孙传芳残杀战俘还斩首曝尸,自是不共戴天的仇敌。法院一审判处10年徒刑的最低刑,1936年8月改7年。经冯玉祥于右任等请求,1936年10月14日,国民政府主席林森宣布特赦,坐牢11月的施剑翘得到了自由。



此后,施剑翘投身抗战宣传,动员捐赠3架飞机给国家。抗战后,又努力劝说堂兄施中诚不参加内战,解放前还动员弟弟、堂弟两个少将留在大陆参加解放军。

施剑翘的电影形象:



1957年,施剑翘成为北京市政协委员,1979年8月去世,葬于故乡苏州。

施剑翘诗——《谷兰》:

深谷芳兰一枝春,攀绝高崖凌碧空。

纵有红花漫四野,岂无绿草染前峰。

繁枝不怕春色浅,根茂何愁冬土深。

生就山中一根草,只怕孤芳不惜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