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美文新闻 > 正文

【美文短语】 人与人之间,是存在磁场定律的。你是什么样的,便会吸引什么样的人

2020/9/17 7:17:43 来源:兰州仲裁 浏览:

你永远无法控制外在的环境变化,但是你可以控制对他们的反应,我们不要在愤怒中回顾,在恐惧中前瞻,而要在清醒中环视。假如你不能学会在困境中大笑,那么直到你年老,都不会遇到值得大笑的事情。

人与人之间,是存在磁场定律的。你是什么样的,便会吸引什么样的人。就像美好佳话的背后,是彼此心有灵犀,是精神,思想,以及灵魂上的“势均力敌”。你心虽善感,却从不改变;你灵魂柔顺,却永不妥协。就像两条铁轨,远看重合了,近看没变化。永远在接近,却永远无法到达。


特别提示:凡本号注明“来源”或“转自”的作品均转载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所分享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仅供读者学习参考,不代表本号观点。如有不妥,请联系删除。

转自:甘肃尕九娃微信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愿我们都能做一个元气满满的春日女孩

    愿我们都能做一个元气满满的春日女孩作者:大鱼--dayu专栏来一场绘画的星空之旅作者:小羊教你画2币3人已购查看

  • 遇人藏住事,是一个人最好的成熟

    有人说,成熟就是你年龄有多大,获得了多少成就,能说出许多深刻的道理,可以开导别人,思想境界很高,但也越来越现实,越来越冷漠。但其实并不准确。在我看来,成熟应该是在此基础上,更能接受现实,很多事物都能理解跟放下,变得对世界温柔。待人接物让人舒适,并且不卑不亢。面对厌恶的人和事,不迎合也不抵触,只淡然一

  • 有一种善良,叫“不让人为难”

    人们形容一人不知另一人的难处和苦楚,常常会说“饱汉不知饿汉饥”、“站着说话不腰痛”或者说“一家不知一家难”。有人因为无知,不小心戳中了别人的痛点,会真心实意地赔礼道歉。有人却截然相反,总想要找准某个时机,抓住别人的“软肋”,有意刁难,以此显示出自己的“能耐”和不一般。善意与恶意,一目了然。“不让人为

  • 稻盛和夫告诉你,精彩的人生应该是这样的《活法》

    《活法》的作者是大名鼎鼎的稻盛和夫,曾经成功地把两家公司送入世界500强。他结合自己70余年的切身经历所获得的工作经验,为身在职场的读者点燃了指路明灯,同时,这些思想对如何精彩地生活也很有借鉴意义。他的“信念”源于他用实践证明是正确的“工作哲学”,他之所以能以惊人的力道成长,完全源于他简单朴素的原则

  •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硬性的生活标准就是让自己不因为心情的好坏而影响任务的变动,每一天生活不管有趣的还是无趣的都依然如常!之前读村上春树的作品:该上之时,瞄准最高的塔上到塔尖;该下之时,找到最深的井下到井底。我们开心的时候是塔尖,低落的时候是井底,平常时候便是处于之间。我们的成功,不能因为某些原因而放弃,更不能因为某些功

  • 城府很深的人,为人处世有这四个“秘笈”

    所谓城府深,常常用来指令人难以揣测的深远用心。因此,说一个人很有城府,多半带有贬义色彩。可换一个角度来看,职场中,一个人若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藏不住任何事,难免给人留下幼稚、不堪重任的印象。所以,让自己学着有城府,其实是要锻炼自己的包容性和忍耐性,成为胸怀宽广、成熟稳重的人。城府很深的人,其实有这几

  • 生活散文|选择认真的老去

    文/田野的风1到今年为止,我已经工作了整整20个年头,再过10年的时间,就要面临着退休。其实,我一直很期待退休的日子,感觉那样,就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不用每天朝九晚五的上班了。可是,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我应该做些什么?原先的时候,我已经产生了职业倦怠感,其实,就现在来说,这种倦怠感依然存在,只不过

  • 成长,蜕变成更优秀的自己

    成长,是指事物走向成熟,摆脱稚嫩的过程。这个过程必定伴追着伤痛与喜悦。因为好的东西并不是独来的,它伴随着所有的东西同来。就像没有经历黑暗,黎明就不会到来,没有风雨的洗礼之后,就看不到彩虹艳尽半边天的美景。《毕淑敏的成长课》,毕老师不讲大道理,而是真实案例与自身的感受与我们分享,用7个游戏松软的外壳,

  • 开在秋天的兰香草(原创诗画)

    秋天的花开的就是一份淡定从容纵横阡陌兰香草以她独特的蓝色吸引了我喜欢一切带兰的植物譬如兰草惠兰吊兰香不在外形而在内质由内而外保持着花中君子的气节兰香草长在丛丛的杂灌中她散发着薄荷一样的芳香山薄荷人们这样叫她而我只习惯叫她兰香草仿佛她是从《诗经》中走出的植物这忧郁的蓝色总让人想起勿忘秋风吹起的九月兰香

  • 花笺记——花何在?果多来,我倦欲眠卿且去

    我的花1.当七月的第一天匆匆走过,七月第二天的晨风早早就打开了门。我勤劳的东邻大娘早已经“荷锄南山”了。我一边刷着牙,一边和她打招呼,她正在“除草”呢。她说我听:“看,土要这样翻,既除了草,又把边上这些草捂在了下边。”我一个劲儿点头。可是,我忽然两眼瞪大,发觉了什么,我牙刷停住,满口白沫:“大娘,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