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资讯 > 正文

对农村“白事”攀比愈演愈烈花费惊人,你怎么看?

该问题已帮助 时间:2020/11/21 0:43:59
与各地朋友交流,聊起农村白事费用,有外地朋友直呼死不起。说死个人,只是殡葬就要近十万!我当时就震惊了。真假?大家都来说说您家乡的“白事”习俗吧,地区不同一般花费在多少?
推荐答案
农人提神 11-21 00:43

生老病死是人生的必然,白事操办也是事实。千百年来,丧葬一直备受重视,大家都希望逝者能风光的安葬,很多时候很多人会将其当作儿女孝敬的"尺码"。

近年来,丧葬形式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对于"攀比愈演愈烈花费惊人",我的看法是:

在哪里都是比较讲究礼义规程,“花费惊人”

"盖棺定论",丧事人来人往,众口皆碑,能从一个侧面反映出逝者生前或后人为人处世的行径。于是,不论身处城市还是农村,都不会对丧事操之过急,简简单单。其实,城市人丧事要比农村场隆重,花费更高。单就宴席,开支就是农村人的几倍。

农村人的丧葬,以我们当地来说,一般丧期五天,民间的老规矩繁冗,丧葬祭品也不是上"档次",逝者棺材和衣物不足万元,其他丧事花费2万左右。超过四五万的只是非富或有公职者。普通百姓也就两万封顶了。很质疑"农村丧事攀比愈烈"的说法。也不是说所有农村的白事操办“攀比愈烈”

农村操办丧事也许有他们的"难言之隐"

风俗习惯的养成。人生在世,努力的活过,也曾使子孙后代有了繁衍生息的希望。对于逝者总是要祭奠一番,由此而形成了丧葬文化。若有逝者也不得不拘囿其中,渐渐的当作一种风俗习惯。并且地方越少,越容易,越沿承。

现在提倡移风易俗,从简而办,只是收效甚微,如没有硬性手段,可能需要几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就是因为仅限于几个村的习俗,用不了几年便可以形成,然后被大家公认了,"照本宣科",觉得已是"古老"的习俗,不能改变,只能传承。

"彰显"孝道的一种方式。丧事礼仪需要整个家族成员的共同参与,更少不了至亲的"捧场"。通常是由村里德高望重之人,担任总管一职。然后由"任命"副总管、书礼、端盘、烧水、迎(陪)客等等人选,"组阁"成临时的"丧礼执事会",确保每个人分工明确,全程负责丧葬所有事务。

丧事之所以隆重,也由此而开始,所有族人从四面八方赶回来,亲朋好友也如约而至。自人去世到下葬,五天(有的是七天),忙里忙外,追忆逝者,缅怀恩情,同时事主为感谢乡邻亲友,天天有酒席。出殡前一天还要大摆宴席,以示答谢。不然,怎么会有"亡人不动口,一天八斗"的说法。其实,就是说人去世后丧事的场面。缺少了这种"场面",就是"不孝",会招致众人的讥笑。

"补偿""孝心"的"潜规则"。相互攀比操办丧事,其实就是"薄养厚葬",也有后人觉得愧疚老人,想以此作为"补偿"。对于这一点,也有两种类型:

其一,明知有错,错上加错。这类人,平日里置父母于不顾,有的还遗弃老人。老人们的老年生活百般煎熬,胡乱的弄口饭吃,不饿就行;有病便拖,拖不起再说。待老人百年之后,他们的子女并不是良心发作,而是怕落下不孝的名声,掩人耳目,掏钱叫个哭丧的就是例证。

其二,自己讨生活,欠父母多。现在的农村,有一个反常现象,那就是"空心村"。人都哪去了,一少部分住进了城市,绝大多数出门打工挣钱了。也就出现了"空巢老人"、"留守老人",他们理解儿女的难处,自己将就着生活。一旦老人故世了,作儿女的觉得愧欠父母的太多,只好将心思用在丧事上以作补偿。


农村的丧事从某种意义上说,农人提神认为也有善义表达的一面。毕竟人来世一遭,总不能悄然无声的入土为安;丧礼繁琐,仅凭一个家庭也未必可以圆满完成,除非特别有钱。基本上是一家办丧事,全村在忙活。至于说花费大,这只是看到了"出",那"进"的份子钱也船涨水高。只要是自办酒席的丧事,大多数还是收支平衡的。说起攀比,只是个别现象,并非全部都这样。人们觉得心安理得便是最高的境界。

其他答案
三更撷萃 11-21 00:43

活着不孝,死了胡闹。

当下,农村“白事”,确实是攀比现象严重,花费越来越多。

三个月前,回农村老家参加一个葬礼。

逝者是一位五十多岁的妇人,夫妻二人多年都重病在身。

是村子里有名的贫困户。按照规定,在农村要实行殡葬改革,贫困人口去世须率先进行火化。火化的一切费用,由政府全额支出。

我回去参加葬礼时,是火化后的第二天,实行土葬。

火化等于没有火化,土葬一切形式不少。

5000多元购买的棺材,2000多元购买的寿衣(寿衣随尸体被火化)、祭品。

在商量埋葬事宜时,有人提出,逝者生前喜欢看戏,应该找演员配合唢呐班唱上几出戏。

演员唱一板200元,不少人在现场点戏,唱了一板又一板,尽管是贫困户,那钱花得也没当回事了。

由于逝者年轻,是独生子女家庭,孙子年幼,哭灵的人少。

有人提议可邀请专业哭灵的人哭灵。

建议者振振有词地说,四里八乡,家里有人去世的,大多数都雇佣哭灵的,那阵势,气派!

哭灵,明码标价,哭50分钟800元,哭一个小时1000元,哭灵也就哭了,还在乎那百儿八十元,就让她哭一个小时吧。

出殡时放烟火,十年前,农村一般有老人去世放烟火,花费大致在3000元左右。近年来攀比思想愈演愈烈,烟火估计得8000元左右,甚至更多。

从逝者入殓后,棺材抬出家门开始,放在车上一直到埋葬的坟地,一路上烟火一箱接着一箱不断地放。


由于是白天,也看不清什么花样,只听:咚咚咚……,响声不断,浪费了钱财,污染了空气,白地扔了几千元。

现在农村“白事”,兴起了回灵席,在逝者埋殡出去后,一般的人家都邀请的是下乡包桌,宴请所在参加葬礼的亲戚、朋友、帮忙的,有的一二十桌,有的三几十桌。

这包桌一桌价格大约500元左右,除特别约定外,大多都是八热、八凉、六汤、六大件,主食多少另在外,结果是吃得少,剩得多,攀比有了排场,浪费实在惊人。

由于不常居在农村,“白事”其他支出也不太清楚,参加那次葬礼,直观的浪费有这些。

俗话说:死后杀只羊,不如活着时买块糖。

但愿农村(甚至包括城市)的人们,要在父母活着的时候,为他们多买块“糖”吧,别等死了再去“杀羊”——活着不孝,死了胡闹,会被世人讥笑的。

欢迎关注@三更撷萃,阅读原汁原味的原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