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极光倾城这个名字比较好记

2021/4/9 9:28:51 作者:糯心 来源:17K小说网
极光倾城
极光倾城
作者:糯心来源:17K小说网
雨中漫步竟奇异穿越,前世繁华。她许他,极光倾城我在归来。天若有情天可鉴,不平凡的血液,如何讲述人间真情。你对我善,我定不恶,你待我为亲人,我会为你豁命闯天下。为你唱我的歌,只是告诉你我爱你,前世今生,哪怕流尽我的血液,我也会护你不伤。

道观之内,前因后果,都已清楚。

上师赵弘,正准备给童女施法的时候,贼人吕布从天而降,将童女掠走,同时击杀了上师。

有三女可以作证。

“风少爷,吕布太过可怕,奴家三人,请风少爷庇护!”

三个女人作过证之后,其突然跪到地上,嘤嘤嗡嗡不止。

“我是有老婆的,三位都是道门中人,会不会不太好?”

赵风咳嗽几声,几个女人,倒是会提条件。

“奴家三人,愿意为奴为婢!”

三女仍然哀求。

赵风目光已看向太平道人。

被他目光直视,太平道人,神色闪烁。

这些家伙,自然知道观内有什么猫腻。

“这个吕布也不知道是真名或者伪名?几位知道不知道,赵上师或者观内,有什么血海仇人,我赵家肯定是没有。”

扫视过后,赵风又淡淡的道。

他如此表达,太平道人,人人眼中又是闪烁,之后又有许多咬牙切齿。

“风少爷,那个贼子绝对乱说,我太平道行医天下,乐善好施,怎么可能像狗贼口中所言行事,请你千万明鉴!”

太平道人,已有点紧张。

先前吕布,一说他们造反,二说他们借巫盅之名玩弄女人,这在当下,都是凌迟之罪。

“不用口吐芬芳,你们骂不死他!“

赵风皱了皱眉头,说贼就算了,还带个狗贼,太过可恶。

“明白明白。”

太平道人紧张无比,连连答应。

最后众人对视,又提出要求,却是叫赵风暂时不要报官。

“这种大事,我们不知道原委,还是想与大贤良师知会一二。”

太平道人再度发声,大贤良师现在广宗常驻,距离真定不远。

“这是自然,太平道行事,自然有其章法,就算是官府,都未必可以处置。”

赵风声音淡淡。

太平道人又是连连不敢。

“行了,就此别过,大贤良师有什么谕示,传递赵家就行。”

赵风随口笑笑起身,太平道人又是拥上,要为他看伤。

他更说无妨,仍往屋外而去,就要去到观外。

赵云紧紧跟着,两人出到观外,门口轿夫早就等着。

几个轿夫看到风云两人,全是血意,并不多问什么。

只因原计划早就走过流程,他们是抬轿带赵风,来接陈秋妍的时候,才过来的。

现在陈秋妍被救下,送了回去,他们去而复来,事情经过了解明白。

“风少,你从那贼人手上……救下奴家三人……现在不愿意接收我们三人为奴为婢吗……”

扑通一声,那三女又跪到地上,哀求不止。

哀求之中声音又是颤抖,自然是畏惧吕布。

赵风又看向太平道人。

“太平道人,都是姐妹兄弟,姐妹有事,自然安危为上,全凭风少爷处置了。”

一队太平道人赶紧咬牙切齿的回应。

他们当然不想女人离开,不过,这时候可不好强留人。

“不太好吧,我在真定名声不太好,当然我本人其实,是一个很纯洁的人。”

赵风脸上露出为难神色。

“风少,何必跟那些庸人计较,他们都是嫉妒罢了。”

太平道人又是咬牙切齿的道。

“这倒是实话,行吧,我勉为其难暂时接收你们,不过丑话说在前头,那个吕布哪天被绳之于法,你们就得回道中,我毕竟是个很纯洁的人。”

赵风笑了笑道。

三女楞住,随即嬉笑颜开,这样的大帅哥愿意接收她们,是天降之喜。

她们又是磕头感谢起来。

马蹄声响,脚步微微,赵家兄弟,带着三个女人,往赵家方向而去。

后面的太平道人,也早就分派不止,这事情自然是要向道中,迅速传达下去的。

……

赵云骑马,去得颇快,自然是要迅速传达信息。

赵风坐轿,两个壮汉轿夫,抬得倒也平稳,额头上却有微汗。

不是轿夫水平次,而是风少爷危险驾驶。

两人抬小轿,自然只能坐一人。

现在轿中一坐四人,壮汉也有点筋疲力尽。

“风少,奴家叫谢环,并州人氏。”

轿内声音不止,其声羞怯,正是三女在自我介绍。

先前在道观之中,是从身体上认识一遍,现在自然是从心灵上认识。

“什么意思?你是想说,你没有听过吕布这个名字?”

赵风冷哼一声。

“风少爷误会了……奴家有胡人血统……在草原上不被当人,从来没有想过,可以被玉树临风的公子哥,收入房中。”

谢环紧张的道,倒也老实。

为奴为婢,并不是她真情流露的理由,当下只是因为,其将全身心,都已交给赵风。

“有胡人血统?”

赵风扫视其面孔,曾经没有注意,现在果然看到,有点高鼻深目。

“叫什么谢环?难听,从今天开始你叫热小芭。”

赵风瘪了瘪嘴,已经令下,他只图方便,这个名字好记。

“对了,你们三个里面,有没有生过孩子的?”

稍后,赵风又开口询问,两女低头,一女淡淡与他对视,并不作声。

“啥意思,你以为你看着我,我就没有知道你生过?”

赵风鄙视的目光,看向与他对视,目光淡然的年青女人。

“我……少爷怎么知道……”

那漂亮女人大吃一惊。

“你前面这么大,没有生过孩子当我幼儿园呢?”

“对不起少爷……我夫君和孩子都死在妖人手上了……我不想再提……”

那女人黯然神伤,突然哭诉,被人识破,总不是好事。

“谎话连篇……又生过孩子又大,你今天就叫幂幂了,这个名字好记。”

赵风又是瘪嘴道。

“少爷,我叫什么?”

如此场景,自然得争宠,最后一女发声。

“你……们下轿去,地方可快到了,我一个纯洁之人,跟你们挤成一团,成何体统。”

赵风张嘴,轿中已可以感应到前方光芒,小轿落下,自然是轿夫提示,轿中人要早做准备。

“你穿错了,衣服是我的!”

三女在轿中,慌慌张张穿起衣服来。

“混账,那衣服是我的!”

赵风喝了一声,顺手扒光,轿中又传出尖叫声音。

三女穿好衣服,连滚带爬下轿去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那年,我们青春正葳蕤在线阅读第十章

    翌日,我醒来,看了看握在手中一夜的笛子。穿好衣服洗梳一番,在路上吃了早点,赶到图书馆找了一些关于笛子方面的书看。自从我练了《天地心经》后就有了过目不忘的本领,于是很快的就记住了一些关于笛子的知识,和一些基本的吹笛技巧,指法等。同时也知道妈妈送我这笛子乃是上上品。首先看到笛管竹质坚实(竹纹老),竹纹细

  • 旧事旧约在线阅读第1节

    十二月二十二日,冬至,大雪飞扬。秦宅门口,衣着单薄的少女抱着一个深褐色的盒子,与面前数人僵持。“倾葵!你存心气我是不是!”温碧云站在台阶上,脸上满是愠色。三十五岁的她化着精致的妆容,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了十岁,一身华贵,十足的贵妇气派。倾葵刚满十四岁,面黄肌瘦,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说只有十二岁也是有人

  • 我与春风皆过客之客人(4)

    “结婚半个月,没有发生任何性关系,这肯定不正常。”黄思雅看着脸色越来越难看的艾星,肯定地说道。其实她们都心知肚明,别说新婚夫妻了,现在哪还有恋人婚前没有发生性关系的,就是大学生情侣之间,也是不可避免的,这是表明彼此爱意的一种方式。艾星失魂落魄地回到家,家里一片黑暗,宋原还没有回来,说好了要加班。她有

  • 谁都别打扰我学习所谓的“和睦相处”)

    啪一本笔记冷不防拍上楚云幽的后脑勺。搞什么?她吃痛的转过头望向始作俑者。韩志毅丝毫不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抱歉他以命令的口吻说道:帮我抄笔记。我为什么要?楚云幽老大不爽的将其丢了回去。她又不是吃饱没事干。别忘了我们要和睦相处。韩志毅星眸半眯威胁的意味再明显不过。这算哪门子的和睦相处他这根本是在变相欺压嘛。

  • 这婚真的不能离之彭格列之炎(9)

    橙子记者:你好,彭格列之炎,我们的采访即将开始,你准备好了吗?彭格列之炎:好,好了(深呼吸。。)橙子记者:【问题】1.这个还是照样,你对橙子的印象是什么?彭格列之炎:V587的大姐头,四处都能够看到橙子姐所散发出来的闪耀(尤其是在论坛)橙子记者:【问题】(好吧,我这么强大?好吧!!)2.我刚刚呢去你

  • [诛仙青云志]情无言之我有个大秘密(求鲜花收藏)

    “好呀,谢谢郑阿姨。”李青阳可不知道郑红心里的心思,甜甜的应了一声。又看着她道谢,这个看起来还不到三十岁的女人居然还是个教授,李青阳还挺意外的。“不客气,真乖。”郑红亲了一下他的小脸蛋,喜爱之情溢于言表,忽然又问:“你小小年纪为什么喜欢看《史记》?这种书不适合你,长大了再看最好。”周馆长也在一边点头

  • 论继承人的培护计划在线阅读第四章

    在执行任务······)入夜,已是冬季。大街诶上空无一人,摊位全都关了门,使原本寂静的夜,有增添了级分寒意。突然一股诡异的狂风席卷而来。片刻之后,那阵狂风消失了,是整个镇子死寂得仿佛狂风不成来过。“他们怎么死的”年轻的紫发女子蹲在地上,看了看死者。“姐,我已经看过了,整个镇子没有人幸存下来。”婷“没

  • 陨石的消灭在线阅读第10章

    比赛开始。裁判员拿着篮球入场之后,两组队伍便分开了。一场大战,即将爆发!“小星,你跑得快,等会发球的时候,我会先抢到球然后传给你的!”林封站在叶星的身边小声说道。“好!”叶星点了点头,摸了摸如意戒,这就像刚买的新手机一样,自己总得先熟悉熟悉操作功能吧。同样的道理,这神仙的宝贝如意戒,还不知道效果如何

  • 失*在线阅读第六章

    目前粉丝收藏数量不多,本来想放弃,但是大家的鲜花和评价票很给力,还有小农兄弟的打赏,非常感谢。别再打赏了,免费的票投一下就行。接下来终于要进入正文了,摸鱼,遛狗,逗猫,打野,养野生动物,布置舒适的家居生活。我给主角安排的身份,意义在于有钱保证可以以后在农村随便浪,还不用担心官面上的事。女主呢,一个就

  • 红楼之瑞大爷之从两年前说起

    时光闪回,两年前。天空下着稀疏的小雨,我背着行囊跨出了军区大门,面对眼前这个崭新的世界,由衷地呼出一口长气,然而还是紧张得要命。一个月前我还跟老爹打电话说我要提干,老爹在电话那边高兴得不得了,但是一个月后,我却因为违反纪律,办理了退伍,这真是我的错吗?因为球场的一句话不和,我跟连长大打出手,连长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