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繁花亦似锦在线阅读第9节

2021/4/9 8:51:03 作者:月下倾城 来源:17K小说网
繁花亦似锦
繁花亦似锦
作者:月下倾城来源:17K小说网
级花苏梨璃隔壁搬来了一个年级大佬,据说很不好惹。开学结果还是她的同桌,一天有人看到平时讨厌别人触碰的年级大佬竟然把他们柔柔弱弱的级花按在墙上。这件事传得沸沸扬扬,传到了两家家长耳朵里,两家家长竟然同意交往!

无论明年去不去得昆仑,现在的当务之急都是先回到藏剑。

金水镇的面积不大,四面环山,山水相连,有一条宽阔的官道直通着扬州城,路上一刻不停的话,大约一个上午就能赶到。

而到了扬州码头,再取道水路,顺流而下,若是天气晴朗,不出意外的话,半天便能够抵达藏剑山庄了。

金水至扬州沿途的景致清新漂亮,天气也很好,江南的气候温暖,所以还未到二月,却已经是草长莺飞,枯木逢春的勃勃景象了。

贡橘林是金水镇边缘的一片小树林,属于镇上的某一户人家,横亘在扬州与金水之间,是往来的必经之路。

阿罗走着走着,忽然发觉这里相比来时变化已经很大了,他们来时这里还是光秃秃的一片,散碎着枯枝尘土,回程的时候却已经能看到一片浅浅的绿意了。

“不知道过一段日子再来,这里又会变成什么样。”她低着头看了一会,忽的转过头对身后的叶英说道,声音里充满趣味。

叶英随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淡笑道:“七月时莲心藤成熟,到时可再来一观。”

阿罗闻言笑起来。莲心藤是味药材,因状似莲花而得名,又因为只在每年七月的时候开枝结果,果期也只有七天,被赋予了“连心”寓意,十分难得。

这种植物只生长在金水镇古罗岛附近,但平时用的时候不多,阿罗前些年受万花裴元师兄所托前来取过一些,便被叶英记住了。

思及此,阿罗忍不住调侃道:“阿英风雅聪慧,气质卓然,如今又通医道,若不是一身金灿灿,又怀有佩剑,出门被当成万花弟子也说不定。”

她说完便自己先笑了。这句话重点在于这声“金灿灿”上,不知从何时起,江湖上渐渐流传起这样一种说法,如果想要判断你面前所站是哪个门派的弟子,只需要记住这几点。

万花看医,纯阳观气,长歌儒雅,唐门暗器,藏剑嘛…除却一身金灿灿,还看一身凌然剑意。

这话是说万花弟子擅长医术,是与不是,一看便知,而纯阳是国教,修习道家功法,修身养性,一举一动,自成气度,而唐门擅长机关暗器,只要看其机关是否精妙。

而藏剑嘛…原本是说藏剑弟子皆是君子之风,又修习剑法,身上自有一股凌然剑意,却不知为何后来竟逐渐演变成了看其是否身着金甲,出手阔绰…

叶英大约也是听过这个说法的,他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要说些什么,然而见到对面之人笑得开怀模样,轻轻摇了摇头,眼睛里尽是无奈。

大抵这样生机盎然的景象总是能够使人怦然心动的。

李承恩纵着□□宝马行的靠前一些,并未听到后面的对话,不过即是如此,他也仿佛被这路间的绿意所感染,在马蹄即将踏上路旁初开的,怯生生的小花儿时,小心翼翼的扬着马避开。

“李将军也是一个性情中人。”阿罗看到了,忍不住眼睛一弯,对着身旁的叶英说道。

叶英不知她所言何事,闻言抬眸看了前方一眼,只看到一个小小的背影在林间跃动,不由偏过头,轻声问道:“阿罗何出此言?”

阿罗道:“你看。”

说着,她直起身子,摸了摸座下马儿柔软的鬓毛,这才伸出手一指李承恩走过的地方,为他解惑道:“你看李将军方才走过的地方,马蹄过花草而不摧折,很细心了。”

万花弟子擅医药,对待一草一木都极为上心,才无意中发现了这一点儿温柔的细节。

叶英循着阿罗的话看过去,发现果然是这样,再朝着李承恩看过去的眼神里便多了些暖意,轻笑着对阿罗道:“果真如此。”

“这样说来,我倒又想起一件事”话语间,叶英仿佛想起来什么,低着头思忖了片刻,唇畔忽的弯起一抹笑意,侧着头对阿罗道。

阿罗极少见他这副模样,不由好奇道:“是什么?”

叶英道:“昨夜里我听闻李将军房内似有翻动之声,初时不解,以为是宵小,后来仔细听了,才发觉…”

他说到这里,声音里渐渐漫出笑意,仿佛实在好笑了,连清冷自制的皮相都险些难以维持。

他这样,阿罗不由更好奇了,连叶阿英都能乐成这样的事,那得多好玩了,思及此,阿罗的眼睛都亮了一些,忍不住追问道:“那后来呢?你发觉了什么?”

叶英顿了顿,仿佛缓和了片刻,继续道:“发觉李将军原来是在苦恼,日间见到马儿仓促,没来得及准备,他明日里是给里飞沙用皇竹草做见面礼好,还是用他自己做见面礼好。”

阿罗听的一愣,眼前倏然便出现了个一大早便兴致冲冲从楼上一跃而下,拿着袋马草冲进马厩的身影。

万花弟子生平从未见过这样令人苦恼又甜蜜的问题,听叶英说完,一时间没有忍住,直接笑出了声音。

叶英还好,许是已经经历过一次,相比阿罗笑得开怀,他显得很是沉静,只不过略弯起来的眼睛里还是有笑意忍不住流泻而出。

阿罗笑着笑着,不由对前边的李将军生出一些钦佩来,要知道叶英虽然性情温和沉静,但他为人通透,与人相处向来是泾渭分明。

对于亲近之人,他虽不多言,上心却也是显而易见的,但若是不相熟之人,他基本只会保持基本的礼数,一个眼神都不会多给。

现如今他竟然会在言谈中开起李承恩的玩笑,心中大概已经对他有了一些认可之意了。

瞧他的模样,他或许还没有觉察到这一点,但阿罗也没有多言,交朋友这种事,还是给没有经验的大团子自己去摸索才有趣味。

思绪间,李承恩已经策马归来,他面容上尽是欢喜,连额头上佩戴的红缨都扬了起来,随着他的移动飘飘落落。

他是个很有趣的人,笑声比人要先到,霎时便为这条不宽的道路上添了一份活力,片刻间,已经来到进程缓慢的阿罗与叶英身边。

“还好遇到你们。”他道,说着摇摇头,看模样颇有些心有余悸。

阿罗看着他这样,心里生出些好奇来,想着除了被孩子群围攻,难道还有什么旁的原因,便随口问了问。

没料到李承恩听完便点了点头,他看看阿罗,又看看叶英,或许是年龄相仿,让他生出了一些亲近之意,他便也没有隐瞒,反而极为心酸道出一件事。

“你们不知道,我刚出来时,不熟悉路程,从天策走到洛阳后,因着不熟悉路程,直接就往太原方向跑了过去…”

阿罗回忆了一番,李承恩此行是要到藏剑山庄去,那便是往江南方向,而太原…似乎是在北方一带,与江南恰好是相反的方向。

果不其然,说到这里,李承恩面容上浮现出方才隐下的心有余悸,后怕道:“走了一半,我心说不对,沿途尽是峭壁陡崖,光秃秃的一毛不拔,又哪里是江南景象,于是寻了过路人问,才知晓竟是走了个相反。”

他蔫蔫的,像棵霜打了的小草,想必路上吃了不少苦头,阿罗看了,也不忍心再笑,抬袖低咳一声,调侃道:“这便是你如今才赶到金水镇的原因?”

阿罗这样说也不是毫无缘由,按照时间来算,天策府的剑贴是一早便送去的,就是怕路途遥远,路上多有不便,而李承恩如今才赶到,确实是有些慢了。

李承恩也明白这一点儿,老脸一红,又驱马溜的远远。

这样玩闹,时间就仿佛过的极快,等到快要走到扬州的时候,天色其实还早,还未到晌午。

走到扬州要经过一片林子,这树林不知何人栽种,没有名姓,却个个长的参天茂密,充做扬州城的天然屏障。

平日里这林子过的人也不多,较为安静,但也有在扬州与周边城镇不断往来的杂货商人不时路过,为寂静的树林增添一些人气。

今日却不知怎么的,林子里安静极了,整片林子只听闻树叶的沙沙声,还有细风的呜呜声,安静的有些不同寻常。

阿罗听着风声,心头不住的跳动,颇为不宁,但是左右看顾,也不曾发现什么,又加上马上便要走到人口相对密集的扬州城了,便收了收心,只尽量绷着身体保持着警惕。

叶英似乎发现了她的不安,又似乎发现了一点什么,安抚的看了她一眼,继而便环顾四周,慢慢拧起了眉头。

李承恩从战场上下来,经历过生死,应是三个人中最敏锐的人了,况且他能携带剑贴来参加名剑大会,即使是个少年,其实力也不容小觑,这时候面容也变得有些凝重。

空气紧绷着,似乎真的有一种风雨欲来的味道。

“这里…?”李承恩拧起眉头,似乎想说什么,但还没有说出来,阿罗便愣住了。

只见在路边一个不甚起眼的小角落里,隐隐约约露出一点什么,干涸暗红,周围还散碎的落着一些零碎的物件,那是…

血迹。这条路之所以没有人,大约是因为经过它的人都已经埋骨于此了,地上散落着杂货商人常卖的小物,没有被打扫干净,或许是杀害他的人觉得已经没有必要了。

阿罗的余光里已经看到一点暗芒,那是属于暗杀者的武器,一声“小心!”刚刚破口而出,那道暗芒便极快的到了,直逼身侧叶英心口处。

有一瞬间,阿罗的呼吸几乎都停滞了。她忘记了其实万花心法多为远攻,也忘记了其实她在打斗上并没有医道上那般厉害。

来人埋伏已久,是个高手,这一枚暗器发出的快且急,李承恩想要回头已然来不及,叶英不知道被什么牵绊住了心神,一间时未来得及抵挡。

仓促间,阿罗只听到耳畔一声浅浅的金属碰撞声,接着手腕处便传来一点刺痛,她低头看去,却发觉她已经无意识的替叶英抵挡了。

暗器淬着毒,携带着强劲的内力,自阿罗的手腕上划过一道浅痕,接着与她手中的墨颠相撞。

阿罗的内力没有来者那样深厚,这一击她抵挡不住,好在墨颠笔由金丝楠木制成,坚固非常,堪堪拦住了破空而来的暗器,二者相撞,发出强劲的冲击力,墨颠也自阿罗手中脱离而出,摔到地上,似乎磕破了一角。

偷袭的人见到一击不中,也没有恋战的意思,转身便走,李承恩想要再追,已经没有了踪迹。

阿罗尤自没有反应过来,她看了看掉落在地的墨颠,愣了愣,便翻身下马,想要把它想要拾捡起来,不料刚碰到它,手腕便是一抖,墨颠重新脱手而出。

这是她方才抵挡暗器的那只手,被暗器划伤的手腕仿佛忽然感知到了时间的流速,血液自其中汩汩流出,由红至黑,很快蔓延了小半个胳膊。

阿罗半蹲在地上,呆愣的看着它,眼前蓦的便是一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灰姑娘爱情大冒险在线阅读第7节

    第八章参战一血“哼!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不懂的礼貌了!今天,今天我就替你们三代火影,教教你们什么叫礼貌!”千代把“近松十人众”召唤出来之后,气势大涨!“纲手小心了,这老婆子不好对付啊,我先困住她,你找机会。”自来也看着千代的气势攀升,对纲手提醒到。听到自来也的话,纲手也是提了提手臂“我知道,你缠住

  • [SD]Sing me a lullaby第一章在线阅读

    我叫八云乱,生活在一个普通家庭中,平时喜爱二次元,屋里更是存放着很多关于二次元的东西,便宜的东西,并不需要花太多钱,也因此,爸妈对我不管不顾。一次火灾,爸妈死去,家里的东西也都尽数被烧毁,我就此成了一个在路边要饭的乞丐,数十年未曾吃饱过,见到社会的冷暖,也见过人世沧桑岁月,在一次乞求的过程中被某样东

  • 宠妾的欢愉之再见独孤凌晔

    待我回到宫中时,一个公公坐在了椅子上,见我回来,连忙起身,说:“娘娘,皇上今夜翻了您的牌子,请您去侍寝。”“侍寝?”我惊讶的问道。“是的,娘娘。旁边那个丫头,赶紧服侍娘娘打扮,要是皇上等不及了,这个罪谁来付?”公公用他尖尖的嗓子说道。“臣妾遵旨。”我跪下说。“雪莹,你替我沐浴,要准备兰花,散在水里。

  • 西游:我复活了洪荒大能第10章在线阅读

    这边百里玄正按着功法上面写的修炼,而空间的最右边的竹林中,小娃娃正和一白衣男子喝着茶。若是百里玄在的话一定会觉得那白衣男子和自己就回来的男人是同一个人。“你说她挑中了《濯念》?”此时的白衣男子神情很凝重。“嗯。爹爹,要不然皓儿去把它拿回来。”小娃娃看着白衣男子面无表情的说道。但他这话一出就立刻被白衣

  • 君子不坦荡在线阅读第七节

    面试者们阵阵骚动,大家对这个通过结果都很疑惑和不服气,。前面十几人都没有通过面试,皆是因为第一道题没有达到要求,而这个池郝的水准和前面的十几人没有差别,甚至还不如其中一些背了百字的面试者,。偏偏池郝通过前面的人却被刷下去。这怎么能让人心服口服?“凭什么池郝能够通过第一道题?和其他人差不多啊!”“这样

  • 爱情路上有你更美好第四章在线阅读

    第4章奴家不甘心李治拍拍胸膛大声说道:“本王是大唐皇子,说的话自然会算话!达曼将军请回吧,三天之后再派人来这里接本王便是!”阿史那达曼点点头,调转马头,弯刀一挥,率领着大军潮水一般退去。李治在薛仁贵等人的安排之下上了马,也回唐军大本营。“晋王!那个西突厥女将军到底是个什么人啊?晋王真打算跟她成亲吗?

  • 听说你要重建帝国[电竞]之成为公敌

    我走进了一年A班,对,就是这里……现在应该是上课时间吧,o(∩_∩)o哈哈,因为刚刚到处在校园溜达,上课铃声响了也不知道,只好硬着脸皮在一年A班很有礼貌得敲了敲门。“报告。”我打开门就大喊道。刚说完就看见这个班的所有人都带着厌恶的眼神看着我,好像在嘲笑我似的,而老师也是一副厌恶的表情~!“天啊,这恶

  • 易猫[重生]之准备入学(9)

    一大早完颜雨落就被南宫涵。和上宫音涵拽了起来,完颜雨落不满的嘟囔道:“行行好。。。。就在让我睡一小会。。。就五分钟。。”说完又一头倒在枕头上,拉过被子蒙住头去跟周公约会。。。。上宫音涵无奈的看着完颜雨落。。。。。。而南宫涵则是淡定的说:“嗯。。没关系音涵咱们走,下去吃早餐的。。。”“嗯?早餐?在哪?

  • 「综」世界上的另一个你在线阅读第10章

    【反正不可以】暗【你们两个自己抢好了】羽【寒,你怎么这个样子】梦【凌梦,在这里我是韩梓夜】我【OK了,你不准备公开身份么】梦【不,但是SU.已经下通知,要我在晚上的舞会上公布身份】我【好吧,但是今天游泳,你的妆】梦【没事,去找校长说一下就好】我【好吧,我陪你】梦“羽呀,我先去校长室一趟。”我笑着对羽

  • 我的不夜侯第一章在线阅读

    庄严辉煌的宫室里,一个面容憔悴形若枯槁的男人眼神黯淡的看着门外,此时雪依然在下,她真的不愿来见自己最后一面吗?行道上,身着皇后凤服的女子在此间缓缓前行,身边的宫女给她撑着一把伞,她没有坐轿撵,这条路她走了多年,走了不知多少遍,但今天走来,每一步都是那么沉重,每走一步,过去的种种都浮上心头,欢喜的,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