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善恶之殇在线阅读第七节

2021/4/9 14:58:03 作者:蛰户 来源:纵横中文网
善恶之殇
善恶之殇
作者:蛰户来源:纵横中文网
果说世间的善恶只是说辞——哪有单纯的善与绝对的恶。那被暗自篡改命运的黄金圣龙被卷入复杂的,人心诡测的社会。影响他的,是那真挚的友善还是那恶心的虚伪。生存给人力量,人活于世是为自己而活而是为别人而死,这个自私的问题会让卷入政治迷宫的他迷茫。

武功高手能感知风的流向,树底下有风,就说明树下另有乾坤。

他们还在下降,四周一片漆黑。

他们呼吸很轻,耳听八方,感知风向。

突然,秦世遗拔出红剑,裹挟剑风朝下方一挥,然后剑柄抵住旁边的坚石,借力凌空翻身,向前跃了两丈,安稳着陆。

萧离恨也在秦世遗拔剑同时摸出腰间的五片绿叶,手一抖,叶片散开,形成一条以银丝连接的叶链。叶链朝下方甩去,似乎缠中了什么坚实的物体,链丝一紧,萧离恨翻掌朝下一拍,借掌风托力,足尖轻轻地立在叶链缠着的物体上。

这物体赫然是倒立的竹刺。

竹刺不可怕,每位主人对待不速之客,都会放置这种玩具迎接他们。真正可怕的是,本该青色的竹刺却被鲜血染成了黑,上面没有尸体、白骨,却残留着衣服碎料。

鲜血淋漓,说明来不速之客很多,没有尸体、白骨,说明这里有人打扫。

这两个信息足以令人震惊,究竟这里有什么,值得逍遥王如此重视。

萧离恨落到地上,怀里还紧紧抱着那把琵琶。从未在人眼前使用的叶链已经暴露,他不说,秦世遗也不问。

这并非他真正的武器,秦世遗有强烈的预感,叶链并不能同时杀死三人。

这里很黑,很静,轻微的呼吸声都能放大十倍回响。他们没有说话,凝聚内力在双目之上,小心翼翼前进。

前方有光亮,两人同时握紧了剑和琵琶,走过去。

没有杀气和危险,只有一个快要燃尽的烛台。这种蜡烛一支能燃十天,现已将竭,说明十天前有人来过。

燃蜡烛的人在哪?可能已经离开,也可能在里面持剑等着他们。

但既然来了,总归是要见主人一面的。

秦世遗拿下烛台,走在前面,将背影留给敌人,似乎成了他的习惯。

萧离恨笑道:“你不怕我从背后偷袭你?”

秦世遗道:“你无心,但有良心。”

萧离恨声调一挑:“哦?”

“逍遥王不是你所杀,听蓉也并非你害死。”秦世遗道。

萧离恨眸光一动:“你知道?”

秦世遗握着烛台的手很稳:“七日前,我恰巧在华山之巅。”

秦世遗看到两位高手的华山比武,那么参加寿宴的又是谁?

萧离恨无奈地摇头:“我已分辨不清,看到华山比武的究竟是我,还是不是我?究竟是你在梦游,还是江三在梦游。”

秦世遗道:“你不必分辨。”

萧离恨问:“为什么?”

秦世遗没有再答,有些问题本就不必答。逍遥王得罪不起,他的寿宴自然得卖几分面子前去,但既然与人相约比武,又如何能去?他们本人去不了,却能让人易容了代他们去。

“松风剑客深爱听蓉,听蓉死的时候,他在场。”秦世遗道出可怕的真相。

萧离恨道:“我在听。”这是他有兴趣的表现。

“逍遥王喜欢征服女人,听蓉是唯一一个让他失败的女人。”

男人的征.服.欲是很可怕的东西,尤其是权利膨胀到顶点的男人。他们拥有世人没有的财富、女人、生杀予夺权,他们骄傲地认为,没有他们得不到的东西。这时候,一个冷艳的女人出现了,她心里有着别的男人,她对那人以外的男人不屑一顾,她甚至会在你面前,喊那个男人的名字。

这是一种侮辱与讽刺——逍遥王也有得不到的东西。

秦世遗道:“七日前,逍遥王强占了听蓉,据说那天只要在醉仙居的人都能听到听蓉的哭声和你的名字。”

一个女人要有多痛苦,才能喊得这么撕心裂肺,一个男人又是有多狠毒,才能让女人这么痛苦。这是很恐怖的问题,它的答案一定充满了鲜血与怨恨。

萧离恨还是没有表情,他道:“那天你当然不在现场。”

秦世遗道:“我不在。”他在华山之巅。

萧离恨道:“那么这故事一定是有人告诉你的。”

秦世遗道:“我不泄露买家的名姓。”

萧离恨笑了,不泄露名姓,但可以泄露的买家故事。

“买松风剑客命的人,一定是位痴情人。他一定像松风剑客一样痛苦,眼睁睁地看着心上人喊别人的名字,然后看着她死在一个他不敢杀的男人怀里。” 萧离恨道,“他一定想报仇,但是他不敢,于是他想,为什么不把那负了听蓉心的男人杀了,让那男人陪葬?后来他又想,如果杀不了那男人,他的颜面也丢尽了,还不如一死了之。所以他让你来了,他认为死在你手里,比丢脸自尽来得光荣。”

萧离恨叹口气,今天不知叹了多少口气:“买松风剑客命的人,不是别人,就是他自己。”

秦世遗看着前方,不说话,当他不说话的时候,就表示他默认。

萧离恨道:“你大可不必告诉我这些,让我遗憾地死去岂非更好?”

秦世遗道:“但你还没死。”

他们走出冗长的过道,来到一座石门前,蜡烛熄灭了。黑暗像凶猛野兽,向他们张开血盆大口。

门右上角有个石做的开关,秦世遗离它很近,只要轻轻一扭就能打开未知的大门。

秦世遗正打算这么做,萧离恨却拦下了他的手。

萧离恨问:“你不怕毒?”

这是一个没有意义的问题,谁都怕毒,除了长年浸淫毒道和百毒不侵的人。

萧离恨笑道:“我不怕。”

他替秦世遗扭开了开关,石门一开,黑暗便被光明驱散。

突然到来的光亮令人无法适应,秦世遗站到萧离恨面前,挡住些许光,然后他将烛台掷了出去。

烛台铛铛铛地撞击地面,停在正中央。没有暗器和机关出现,很安全。

这是一个很宽敞的大殿,你如果未有幸到过皇宫,那么这一定是你见过最大最奢华的大殿。

殿是石殿,天顶四角各嵌着三枚拳头大的夜明珠,一个夜明珠足以照亮,这里却用上四三十二枚,在别的地方,你一定会觉得这是浪费,但在这里,你会觉得这里理应就用十二枚,不足十二枚才是浪费。

你恐怕永远无法想象这里有多奢华,每块石壁都雕刻着各式各样的花纹,没有一样重复,即便是花芯,也雕刻出不同的味道。

大殿空旷无比,什么也没有,却有一种难以捉摸的寒气从脚底蹿上,冷进骨子里,殿的四周各有四扇石门,通向四方,没人知道四方会有什么,可能是猛兽,可能是美酒女人。

“青龙、朱雀、玄武、白虎,”萧离恨细数这四扇门上的瑞兽,笑着问,“先去哪?”

秦世遗绕着大殿走了一圈,没有收获,他捡起烛台:“随意。”

萧离恨走向玄武,指着门上一个血色掌印道:“先走这个如何?”

血迹已经干涸,但从颜色来看,染上去的时间还不久。

有血就有人,有人就有死亡,这很可能是一条不归路,但他们却果断地打开了这扇门,因为他们不怕死?不,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死!

又是一条过道,过道尽头又是一扇石门,他们打开了。

眼睛刹那摄入夺目的金光,两人愣住。

无数的金银珠宝,像山一样堆积在一起,说是堪比国库都不为过。

任何人恐怕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的珠宝,只要一串珍珠项链,就能让他们在逍遥林里快活三日三夜。

萧离恨眼睛在珠宝上转了一圈,便没了兴趣:“你要不要?”他问完,觉得自己多此一问,秦世遗眼里根本没有珠宝,那种俗气的东西只怕会污了他的眼睛。

“血迹。”秦世遗指着一枚点翠发钗,发钗很美,血迹没有折煞它的美,反而让它更添几分娇艳。

“咦?这也有。”萧离恨拿起一串金项链。

然后,他们相继找到了十余样染血的珠宝。

步摇、耳珰、璎珞……太多他们这些男人叫不出的首饰了,这些珠宝无一例外,都是女人用的东西。

萧离恨道:“门上的掌印不像是女人的。”

秦世遗点点头,表示同意。

萧离恨道:“那么这个男的进来,是为了给女人挑选首饰,他只挑了十来种。”

秦世遗看向金山:“这里还有很多首饰。”

萧离恨道:“不错,男人可能挑到了一个最适合那女人的首饰,也可能没有挑中,便走了。”

秦世遗侧头问:“没有挑中为何要走?”

萧离恨指着地上零零散散的血迹:“你如果知道自己快死了,却还没来得及见你心上人一面,你会不会走?”

秦世遗的答案出乎意料:“我不知道。”

萧离恨怔然,继而哈哈大笑:“秦世遗,原来你还不识情爱的滋味。”

“你知道?”秦世遗内心没有波动,很多男人在他这年纪已经拥有女人,男人们甚至以拥有无数个女人为傲,他却觉得那很恶心,不是情投意合的交.合,只是在作贱自己,跟出来卖的女人没有区别。

萧离恨弯着笑眼,如果认真注视他的眼睛,你会看到里面的苦涩、心酸:“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不需要。”

秦世遗注意到了,但他没有资格评论什么。

他们带着染血的珠宝离开,进入青龙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初见 天翼族

    在半空中猛地扭身几个翻腾,暴虎重新落回二楼走廊,黑着脸!冲着楼下就破口大骂:“都给老子闭嘴!本大爷怎么可能输给这么个小杂碎,你们瞎嚷嚷个屁啊。”“小心!”他这边正冲着楼下喊的起劲,就听见有人提醒他,忙要转头看,就感到一股劲气迎面袭来。一拳狠狠落在暴虎脸上,看着他吐血翻飞着砸塌楼下一张方桌,姜兴骂了一

  • 大明惊天局第九章在线阅读

    初夏在爸爸妈妈面前当乖女儿,韩烈将开奶茶店的琐碎工作交给手下小弟,他去应酬了。短短八年从白手起家到身家几十亿,这经历听起来顺风顺水,然而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旅游业的蓬勃发展、榆城旅游城市的名气是韩烈的天时地利,做生意的人脉是韩烈自己一点一点养起来的。周六,韩烈从他真正的别墅出发,开着他的黑色跑车轰

  • 逃不掉的红颜之护花使者

    气氛有点尴尬,白落落和刘婷婷都不说话,特别是坐在白落落旁边的那个白净男生,搞不清状况。男生看了看他们,一脸茫然不知道什么情况。他就吃个早饭而已,但是总感觉气氛不太对。他就瞥了白落落一眼,然后就被对面的沈青辞漫不经心的瞧了一眼,这一眼看的他有点心慌。好像他做错了什么事似的。男生端着碗加快了吃东西的速度

  • 玄幻:我站在大道之上在线阅读第三节

    程泽熙就躺在地上,青石板路上一层薄薄的雨水浸透了本就单薄的衣服,他也顾不上了,看着眼前的一幕,像是个傻子一样呵呵笑着。那双眼睛,即使少了几分桀骜,更多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迷蒙,可是只要一眼,他就认出来了。或者说,这个人,即使化成灰,他都能第一眼认出来!南宫凰。“三年未见,程公子的迎接方式倒是……让本小

  • LOL:我能收集愤怒值美人非人

    陈府将他们安排住在后院的两间房中,房间简洁大气,里面的摆设大部分都还是崭新的。枫璟安引着两只活尸进了房间,刚刚关上门,屁股还没坐热,突然响起敲门声。打开门一看,来者居然是白箫。将人迎进来后,枫璟安看了眼他身后:“澜尘呢?”“被我留在房间里。”白箫转身关紧房门,才进去坐到他旁边,轻声问道:“师兄,你方

  • 星际海盗之失策第一章在线阅读

    耳畔一片嘈杂,似乎有哪家的三姑六婆在旁边撕扯哭喊的声音。浑身上下也瘫软到毫无一丝的力气,腹中满是冰冰凉的,有种撑到想吐的感觉。这般浑身不适的状况之下——甚至竟还有那么几分想要立马翻起身来冲进厕所的感觉是怎么回事??“醒了,她醒了,清竹醒了!”眼前人物渐渐清晰的同时,还听到杂七杂八有人庆幸有人惊呼的声

  • 海底深深奇遇记第9章在线阅读

    路西法脸色一沉。米迦勒听到这句话挑了挑眉:“诡计之神?”洛基抬起下巴,眼神轻蔑。几个人类也悄悄竖起了耳朵。他们一直好奇这两位的身份,奈何之前怎么问他们都不开口。网络上也查不到资料,他们一度怀疑这两人是跟洛基和索尔一样的外星生物。“我叫米迦勒(Michael)。”米迦勒温和地截断了路西法即将说出口的话

  • 变O后我靠美食改变帝国在线阅读第九章

    玉牌碎裂的一瞬间,唐天心有所感,看着粉碎的玉牌,唐天不得不惊叹:“虽然无相生只是一条狗,但是擅长易容偷袭和逃遁,能这么快解决这个开元境的狗,看来散功说不太真实啊……”“不过你万年不出,想来也不会在这个关头出来吧,人呢?最怕没有了入世的勇气”。唐天暗自推测道。只要这个传说中的人不出手,或者没有能力出手

  • 朕的子民真不是NPC在线阅读第九章

    慧静看着自己的手上的伤慢慢的复原,眼中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周围被自己摧毁的一切也一一还原,没有一处被自己损坏。慧静惊呆了,“太神奇了?”以沫早已习惯了,刚刚进入战斗模式。虚拟化的游戏世界,看见的一切都是假的。不过感官体验非常真实,没有什么区别。系统给了以沫大量的奖励,等级由零升到七级。获得了一把黄金剑

  • 这个沙雕我要了第五章在线阅读

    张灵抓起敏知的头发直接径直向厕所拖去,敏知慌恐的大叫着:“放开我,放开我!”一边抓着张灵的手一边挣扎着!厕所里,宋洁关上了门,而方舒直接抓起敏知的头发将敏珠的脑袋按在厕所的马桶里并按动抽水,敏知的脸在马桶里被水冲刷着,双手不断四处挥舞着,冲水过后,把敏知的头从马桶里拽了出来。“怎么样?知道自己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