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她那么温柔在线阅读第三章

2021/4/9 15:35:39 作者:冻柠茶 来源:晋江文学城
她那么温柔
她那么温柔
作者:冻柠茶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见倾心,为了她而努力让自己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去努力的做好每一件事,也要去用自己的力量保护好温柔的她,不想看到她受委屈,哪怕有人说自己也不想别人去说她。六岁年龄差温柔善良老师x热情专一学生

“那今天就这样了,谢谢各位支持!”

导演鞠了一躬,萧声声瞧见他光亮的脑门,特别想伸手去弹一下,导演一抬头就看见萧声声专注的眼神,有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光头。

“萧老师,您有事吗?”

“没事。”

光头导演姓李,前几年在电影学院门口当群头,对当红的歌星叶若青有知遇之恩,后来进入了赵歆的工作室工作,结识了不少导演投资商后,在赵歆的支持下,出来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

他是名副其实的草根导演,能打拼到现在的地位,用他的话来说,七分靠实诚,两分靠长相,最后一分才靠能力。

方芳推荐萧声声参加这个节目,除了想赌一把外,还想让萧声声多和导演攀攀关系。萧声声却没这么多想法,她有不少存款,只要不挥霍,足够她度过余生,只不过她还没想好退出娱乐圈后要做什么,干脆跟着公司的安排走,等合约期满再作打算。

“您有话就直说吧,。”

签完约,嘉宾三三两两都走了,只有萧声声还留在会客室里等接她的车。李导演送走了嘉宾,回来收拾桌子时,刚好瞧见萧声声还在,便坐了下来,和她聊天。

萧声声不是个爱聊天的性子,两人搭不上话,每每有些尴尬。可惜车一直不来,李导演话又多,直到连老李家那个大胖小子的尿布都聊上了,萧声声才发觉老李是有话要对他说,便干脆自己牵个话头。

李导演面露难色:“萧老师,这个问题实在难开口,你让我老李怎么说……”

“没事,您说吧。”

“是这样的,我们第一期那个宅子,周围旱得很,开发得不是很好,周围找不到酒店,只有找几家干净的居民家给大伙住。我们大男人倒无所谓,找块门板都能躺着睡下,就怕委屈了你们几位姑娘。”

原来是这样……看不出来这老李看起来咋咋呼呼,人却心细。萧声声不由心生好感:“节目需要,我接受节目的安排。”

“这样就太好了。”李导感激涕零地想拉过萧声声的手感谢她的理解,手刚一伸出来想起这是个单身的姑娘,又把手缩了回去。

“我一定安排好你们的住宿,把最好的房间留给你们,你们如果有不满意的地方,立刻给我老李说,我可以不拍节目,但是一定要让你们吃好住好。”

“李导,您别这么说。”萧声声说,“我没什么意见,不过其余几位嘉宾您要沟通好,有机会我和她们见面,也会帮您说说。”

“好好好,谢谢萧老师!你也别叫李导,叫我老李就行。”李导说,“大伙儿都这么叫的,我们剧组就是随和,不讲辈分。”

“那挺好的。”萧声声回着话,双眼朝下一扫,距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十五分钟了,车还没到。

李导却突然想起来什么事:“萧老师,你和李老师应该很熟吧?”

贝拉姓李,萧声声会意,点了点头:“以前挺熟的。”

老李说:“如果你这边方便的话,我到时候安排你和李老师在一户里住怎么样?李老师看起来娇娇弱弱的也不太爱说话,我们这节目到底要吹冷风受点惊,我想还是有个熟悉的稍微照应一下比较好。”

贝拉看起来确实身体有点虚,不仅是老李,萧声声也发现了。她以前是很健康的一个姑娘,穿着高跟鞋走起路来都带风,刚刚站起来的时候,踩着矮跟却差点摔倒,还是一位男嘉宾眼疾手快地把她扶住了。

要住一起吗?

一瞬间,萧声声有点犹豫,老李看出来了,说:“如果不方便,我另外安排……”

“不,就这样吧,我们以前就住过同一间房,双方的生活习惯比较了解。”

“行。”

能交代的都交代了,萧声声终于等来了她的车。她现在算一个十八线的小明星,却比当初还要忙。给各大房产商站台以及酒吧活动占据了她目前主要的工作,今晚一个酒吧开趴,就邀请了她热场。

酒吧老板是个富二代,喜欢泡嫩模,萧声声唱完歌想走,被他硬拖着留了下来。

“我……我女朋友想拍电影……你……你有什么路子没?”

酒喝多了,富二代大着舌头,手指挥来挥去,指了半天都没指到在场的哪个美女是自己女朋友。还是一个嫩模贴心,推了推他,说:“人家也想拍电影嘛。”

富二代一把搂住她的脖子:“就……就你了……萧美女,有,有路子吗?“

萧声声抿了口饮料,回答地相当正式:“可以让您女朋友去投投简历,试一下镜。”

“那……那可不行……我……我女朋友可是要当大明星的……”

“哎呀哪有那么多大明星给你当。”嫩模嘟起嘴,“你忘了吗,上回我们去泰国见那个什么白龙王,多少明星排着队问前程,还有古曼童,听说娱乐圈人手一个呢。”

“什么……什么古曼童……不就是养小鬼吗?”富二代的手指指着萧声声,“还人手一个,你有吗?”

萧声声笑着说:“我想你们可能有点误会,我没听说娱乐圈有人喜欢弄这些旁门左道的。”

“你不知道不代表没有,人家养古曼童会告诉你吗?”嫩模有人撑腰,说起话来咄咄逼人。

萧声声无言以对,只有默默不做声。

嫩模又吹了半晌谁谁养了古曼童嫁入豪门,谁谁谁养了古曼童红遍亚洲,谁谁谁养了古曼童升了大官,萧声声听得只打哈欠,周围人却兴趣盎然。

广大人民群众对娱乐圈八卦的爱好,她果然不能太理解。

临近凌晨,这场八卦盛宴终于到达尾声。萧声声喝了点酒,富二代便让司机送她回去,出门的时候她听到走廊那边有人说话,是那个嫩模和另一个嫩模说话的声音。

“佛牌是吧,行,我姐妹下礼拜去泰国,帮你求一个。代购费拿三成,如果不顺利,还得升,具体情况看我微信,来,我们先加个微信。”

“……”

原来还有这一手。萧声声哭笑不得,多么有经济头脑的姑娘啊,在娱乐圈混真是浪费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寄生谎言在线阅读第3节

    该怎么告诉权至龙怀孕的消息呢?这个问题黄宝灿并没有纠结很久,因为在结束时装秀的第二天,在隔壁洛杉矶开演唱会的权至龙就推掉了所有的聚会,连夜赶来了纽约。算算时间两个人自从蜜月回来后,应该有将近一个多月的时间没见了,权至龙揉了揉自己在外面被风吹的有些冷涩的脸,对着手机理了理自己前面的刘海,然后扬起灿烂的

  • 三生无虞之完美人鱼(1)

    蔡靖邦是美籍华人,他父亲年轻时便在美国打拼,中年结婚,晚年得子,蔡靖邦是家中的小儿子,上面还有个哥哥,所以家里比较溺爱他,年轻时也比较爱玩。在他上大学时认识了自己的前妻,前妻也是华人,他们是同班同学,因为性格比较合拍,所以两人在大学期间也是甜甜蜜蜜的,大学毕业后便结了婚。只是婚姻毕竟不只是爱情,它还

  • 解除黑暗束缚在线阅读第1章

    “玄臧,你终于来了。”他看着我,淡淡微笑,有如莲花徐徐开放。“是的,悟空,我们一起上路吧。”我轻轻抚去他头上堆叠的层层落叶,看到灰褐色毛发间那三根闪着耀眼金光的毛发,幽幽笑了。悟空,是我错了,而你为什么不说?

  • 最美的景色不过井然在线阅读任务前

    葱翠的山野里一条蜿蜒的小路通向远方,小路上每天无数人马疾驰而过因而黄土成沙、极易袭人而去。一个白色身影骑着一匹白色的马,清丽的容貌被一袭薄纱遮掩,手里紧握着慕剑,头上青丝因长途颠簸垂下几缕,一眼望去漏出的少许肌肤甚是白皙。尘客派在这条路上设营驻马,可不是为了招待客人。华山论剑前,带着帮众们拿盗匪土寇

  • 前妻,复婚吧第六章在线阅读

    “我给你签名,你不能告诉别人我在这里哦。”佘桔将签好名的小本子递给认出自己的粉丝,并这样说道。兴奋的粉丝强压激动,用颤抖的气音连声说道:“好的好的。”然后又问:“我能发微博说我见过你吗?”佘桔想了想:“可以是可以,但别人要是不信怎么办?”粉丝本来就处于思绪混乱的边缘,此刻直接就大脑短路了。佘桔笑道:

  • 蛇女配的目标人生在线阅读野心

    天啊,这是学校吗?!阎霏随同来往的学生一起走进教学楼,不说教学楼有多豪华。就说这教学大厅楼里。柱子似乎是象牙石雕刻的,八个大柱子支撑起教学楼大厅,一直沿上屋顶。阎霏顺这柱子,看向屋顶。屋顶繁复的雕刻,让他眼睛有点花。好像古欧洲时期贵族女子裙子上的传统蕾丝花边,将它用象牙立体雕刻在上面。精致的让人感觉

  • 我捡到了一个世界在线阅读第7章

    生活就是这样,总在我们措不及防的时候,和我们开一些我们根本想不到或者说是不曾想过的玩笑。也正是这些让人哭笑不得的小玩笑造就了历史上一名又一名的英雄,它也无情的打破了人们对于人生的规划,让你的心底犹如一团乱麻。当克里姆斯和艾尔莎结束了祭祀之后,卡莫找到了他们并且告诉他俩,他们的儿子拥有潜力十分强大的魔

  • 牛人二顺寂寞是回忆里的殇

    雨一直在下,七七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麻木了,失去了直觉。一个人影向这边走过来,七七知道,那是言之。言之手中撑着一把黑伞,看着全身都被雨打湿的她皱眉道:“为什么要来?”七七这才发现,一个美丽的姐姐挽着言之的手。“言之,她是谁?”漂亮姐姐问道。“我的妹妹,七七。”言之温柔地对她说道。“哦,你好,七七,我叫

  • 超级异能猎人无诚意的投降

    莫风的战斗经验还是有些浅薄。在他动手,引起的狂风太大,让附近升起了一阵旋风。远处那个染发女孩发出惊叫,短裙都被风卷了起来。而女剑士云雀也在一瞬间做出了应对,挥剑试图跳开。不过,莫风距离她的距离果然还是太近了。莫凡的手已经捏住了那柄大剑。金光闪烁。大剑上放出神圣的光辉。天神的威严感受到了魔王的气息,本

  • 九州四海之噩运连连(1)

    伍千块早就看他们不顺眼了,她快步走过来就完美的一人狠狠给了他们一记耳光,然后大声吼道:“谁说小熊的爸爸妈妈不要小熊了,我看你们爸爸妈妈不要你们还差不多,你们才是野孩子。”“呜呜呜!”伍千块刚说完只听小黑呜的一声并哭了起来,然后对着伍千块的后面哭着喊道:“妈妈伍千块打我!呜呜呜!妈妈好疼!”“小野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