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重生之侯门嫡妻穿了

2021/4/9 16:13:14 作者:菀柳青青 来源:言情小说吧
重生之侯门嫡妻
重生之侯门嫡妻
作者:菀柳青青来源:言情小说吧
沈家嫡女沈妤,容色绝俗,备受宠爱,还是太后亲封的郡主,更嫁了一位好郎君。整个人如同一颗耀眼的明珠,荣华无限,让人艳羡。可有朝一日,这颗明珠从天上坠落地下,蒙上了尘埃,就像脚底的烂泥,任人践踏。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她才知道,所谓宠爱都是利用。长姐薄命,是早有预谋。幼弟身亡,是被人设计。太后怜惜,是为一己之私。堂姐护她,是为登上后位。夫君宠她,则是为了心中真正所爱,能得到世上最好的一切。只怪他们演技太好,她对这些假象深信不疑。成为了一颗踏脚石,最后大局已定,她一杯毒酒了却性命。不曾想,老天有眼,让她

如果说被父母连同所谓的陌生未婚夫骗婚够无语的话,那么无缘无故缩水,变成了一个虚岁十四岁,实际年龄只有十二岁的小姑娘,就够雷人了!

没错,关宝宝穿了,从一个三十岁的大龄剩女穿越成了一个只有十二岁的小丫头。

一个姓关,名字叫伊尔木的小女孩身上,有着她全部记忆的关宝宝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纵然婚事是如她的愿泡汤了。

但是却跳进了另外一个坑,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当然是不幸了!”

关宝宝躺在柔软的被窝里,双手交叉搁在脑后,嘴里喃喃的道。

“就算是不满意你们合伙骗了我,却也不希望就这么来到这陌生的地方,给人当小妾,直接没了婚礼。”

“当初还不如什么都不知道,就不会有这么一遭了!”

关宝宝一睁开眼就接收了一连串的记忆,还没来得及理清怎么回事,就被贴身丫头告知今天晚上是她的好日子。

而她现在已经给请进阿哥所,皇四子胤禛的住处!

是的,这身子的主人是秀女,留了牌子指给了大清康熙大帝的第四个儿子,皇四子胤禛,未来的雍正帝。

可惜关宝宝虽然是中国人,却对中国的历史不熟。

能知道的大概就是学生时代老师教的清史顺位皇帝“顺康雍乾嘉道咸同治光绪宣统”

其他的全部还给了教科书了!

所以这皇帝的名字,排行什么的,她是都没记住,她也不知道她进的这阿哥所的主人,就是未来的雍正皇帝!

既是秀女,当然是正经选秀选进来的。

清朝从顺治时就有规定,但凡满族八旗人家和在旗家族年满十三岁至十六岁的女子,必须参加每三年一次的大选。

就是皇帝选秀女,选中者,留在宫里随侍皇帝成为妃嫔,或被赐给皇室子孙做福晋。

未经参加选秀女者,不得嫁人。阅选时,按八旗的顺序,一般七八个人站成一排,由皇帝、皇太后们挑选。

被挑选女子的名字,留宫中存档,在档案中称为“秀女排单“。

关宝宝在原身记忆中倒是了解了这些,包括其家庭背景。

家世倒是不低,虽是姓关,但其祖上却是源于金国时期女真族加古氏部落,亦称夹谷氏、古里甲氏。

出自古代建州女真瓜尔佳部。

满洲人瓜尔佳氏因为崇敬三国英雄关云长,便大多数以汉姓称“关”氏。

准确来说关氏伊尔木原是出自叶赫瓜尔佳,“满洲第一氏族”,单单这个姓氏,地位就很高了。

关氏伊尔木的父亲官拜三品宗人府府丞和和硕额驸石华善长子石文炳还沾了点关系,是隔代表亲!

石文炳的嫡女乃是康熙皇帝内定的太子妃,今年年底就要完婚,大家出身,满洲大姓。

关氏又是进了皇家的女子,便是隔代表亲,也比平常人家表亲,亲得多,走得近。

所以无论相貌品行,还是家世背景,关氏都妥妥的是宗室福晋,最差也是皇子侧福晋。

然而却被康熙皇帝指婚为皇四子庶福晋,身份上低了不少,秀女之间更是攀比心极重,议论纷纷!

原身也就睡了一觉,里面的芯就换成了她。

而她就是这么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了大清朝,一个男权主义的时代。

也许是心里上的落差,或是不平,才导致了关氏和她换了芯子?

毕竟在这个时空身份上的差别可是天壤之别。

侧福晋可也是皇家的正经媳妇,民间叫法虽也是妾,可在关外的时候侧福晋和福晋可是没有分上下尊卑的。

庶福晋虽然也叫福晋,却也只是和格格一样,只记了名,比格格好一点,那还是妾啊!

她身份不低,乃家中嫡女,父亲是三品大臣,表姐还是太子妃,哪能没有不平!

现在换成了她关宝宝,更加不能接受当妾啊!

何况这个世界她孤身一人,没有爸爸妈妈,没有朋友,没有先进的科技,没有她那张两米的席梦思大床!

望着头上粉色的帐子,梨花木的古床,床身上还雕着细细的花纹,非常精致,心里一对比,没有一丝喜悦。

对未来一片茫然,不知道怎么办,脑子里想的都是如何能回去,还有如何把今天晚上应付过去。

那所谓的洞房,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便觉得很讽刺。

三十年都没潇洒够,如何能够接收十二岁就把自己交出去?

纵然身子不是自己的,但芯子是啊!

“哎……”

叹了口气侧身一翻,关宝宝整个身子半趴着,看着床以外屋子里的一切。

古香古色的女子闺房,不是很宽敞,但还算过得去的摆设!

“走一步看一步吧!”

“虽然变嫩了,皮肤变好了,长得还过得去。”

老是躺着也不是个事儿,起身穿上搁在床边的绣花鞋,来到靠近床边不远的梳妆台。

模模糊糊的透过镜子,看着里面稚气的脸。

一张特别显小的娃娃脸,梳着一个不知道叫什么的发髻,头上仅仅簪着朵桃花,没有多余的发簪钗环,却不显小家子气,蛮好看的。

说起来其实这五官和她原来的还是有几分相似的,看着到不显得陌生!

抬着手对着镜子在头上比划了两下。

“但是,这个头才这么点高……”

有点怀疑有没有一米五………

当然,这选秀选的便是质量啊一米五还是有的,她这身子是刚刚好卡着点上,泪目啊!

关宝宝撇了撇嘴,好矮!

“这么嫩,这位爷也该下不了嘴的吧!”

心里为自己的想法隐隐松了一口气,脑子里飞快的转了起来。

半响后关宝宝点了点头,在保住命的情况下这样也许可行!

打定主意便抬脚找了个椅子坐下,却不知道是什么木头所雕成的桌椅。

上面细致的刻着不同的花纹,处处流转着所属于女儿家的细腻温婉的感觉。

正靠近窗边的地方,那桌子上摆放着几张宣纸,砚台上搁着几只毛笔。

宣纸上是几株含苞待放的小花,细腻的笔法,似乎在宣示着闺阁的主人是个多才多艺的人。

便是原身的杰作,短短的半日就成了,可见是个能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病幻清除计划新人轮回者的梦魇

    楚漠忽然出现小巷中的李哥三人都是怔了怔,但当扫到楚漠手腕上表示轮回者身份的腕表时李哥神情一变,手中的手枪直接对准楚漠。“停下,若是在靠近一步,我就开枪了。”现在不过才两个小时,之前轮回者的数量已经是锐减了三分之一。之中十之八九,不是死在那些丧尸的手下,而是被其他轮回者杀死的。就连他们几个,中间在遇上

  • 姐姐生图超好看啊![娱乐圈]之剑宗浩劫(三)

    铸剑城数百丈外,一群人马隐于城外林荫之中。“冰灵将,剑城三门已失,再往前就进入敌方弓箭的射程以内,攻城人马和器械还在路上,是否……”冰绝抬手打断身旁裨将的汇报,抬头望向剑山之上,黑烟冲天映入眼帘,略微思索后说道“取长枪来。”“是!”身旁裨将得令,一时不知冰绝何意,叫来一背负四根长枪部将。“本将先行一

  • 穿越重生之纵横大帝国在线阅读第3节

    得到这本书也不知是她的幸还是不幸,身处末世,它给了她自保的机会,同时也带来了更多的能量消耗,从用上它那一刻开始,饥饿便如影随行。从来到这个世界开始,朱素就在刻意的让自己忘记过往,可惜有些东西就像是烙印,已深入骨髓,比如身体对于气息流动的熟悉。流动的脉络一旦打通,这东西就停不下来了,朱素只能让自己由一

  • 超能巡警之第三章(3)

    虽说黎清已经收拾好了行李,但怎么避开瑶光阁弟子的耳目,怎么不动声色地出去又成了个难题。“大哥。”黎清心里道。“我怎么去你说的那个主角燕离路过地方?”【简单,传送。】“传送?”黎清听到这里睁大了眼睛,还可以这么玩呢。“谢谢大哥。”【不客气,准备好了吗?】“嗯。”就在他心里说嗯的下一瞬,黎清就已经到了天

  • 腹黑当家倒插门在线阅读第2节

    “人类!”“我们要吃了他吗?”“人类和我们是朋友吗?”耳边一道道的话语声响起,这些话语声有些是动物,有些则是树木,万物之声,聆听万物的声音,还可以与他们对话。摇了摇头。秦峰眼中浮现出兴奋的神色,他没有想去和那些树木以及野兽对话,现在秦峰想要做的,则是试一试自己的另一种能力。木元素掌控。这个才是真正让

  • 救世秦皇之肖锋捕鱼

    不一会,锅里散发出香味,饭熟了,还不能吃,得闷一会,扒松扒松,再闷一次。“没菜,咋办?算了,将就一顿,晚上再想办法。”做为大吃货帝国出身的青年,再艰苦的环境也一定能找到好吃的。洗干净两只碗,两双筷子,土豆闷饭盛满,摆上小桌招呼妙华,“请坐,开饭!”妙华正在纠结,“正午时分就吃饭,咦呀~~~以前都没有

  • 绾得君心怎负卿变不变天知道

    第二天起床,虽说是腰酸背痛几乎连走路都困难无比,但看到三姐妹那不同于以往的眼神,我知道我昨天的努力没有白费,她们对我开始改观了。唉,不知道到她们完全接受我要多久呢?或许……我可以试着从夕梨那边下手?这三姐妹对夕梨那是一个呵护有加,要是我使用漫画中乌鲁丝拉用过的那招,表现出我对于夕梨和凯鲁王子二人的关

  • 聚丘在线阅读第十章

    赵雪芳关上客房门,准备歇息。门外一个人影闪过。虽然是一闪而过,但她却感到这个黑影是如此熟悉。不由心中暗道:“这么多年没有见她,她怎么知道我在这儿?想罢,她手持绿笛追了出去。那个人影掠过房顶,来到城外,在一处竹林旁停下。赵雪芳冷冷道:“你来到这片竹林旁,这么说你还没有忘记你是绿笛山的弟子?”那人慢慢转

  • [幻城]傻瓜雨冲棺

    前几天,我父亲去世了,下葬后没几天,突然一场暴雨,把我父亲的棺材冲了出来,之后觉得是位置不好也请过人重新选地方,可是之前前几个找的人,看见棺材直接就跑了,说什么大凶,让我另找他人,然后终于找到一个道士说明天就找好地方重新下葬,我叫你来是看你也懂一些,你明天跟我一起去吧,也帮我看看,李星陨说:那行吧,

  • 海怪联盟之跟班

    虽然这门婚事我并不甘心情愿,可生活再不顺也阻止不了我及时行乐,牌还是要打的。都说风水轮流转之前的好手气一去不复返,没一个时辰银子如流水一般哗哗往外流。牌品如人品,再输我也不会撂挑子虽然心里还是挺堵。“娘子大人喝口茶。”随着一道磁性的男声一杯茶已经递到我面前。顺着那纯白的宽袖往上看正好对上那双含笑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