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她山之石可以攻玉在线阅读第六章

2021/4/9 9:57:16 作者:布非浅 来源:晋江文学城
她山之石可以攻玉
她山之石可以攻玉
作者:布非浅来源:晋江文学城
“山高不识东南北,左也是西,右也是西;回首长安泪双滴。”她的眸中有万千情绪,是思念,是哀戚,是不舍。花寻本是该去接她的戏,然而对上温昊玉那一双眼睛,却一时失语。“忘词了?”温昊玉瞬间回归现实揶揄的问花寻“闹市不识往来人,眼也是君,心也是君。”花寻手中折扇轻摇,轻飘飘的撩过美人。“此话,当真。”目光灼灼,独映眼前人。“当真。”“便不许反悔。”“不许反悔。”那曾是她向往的人,如今的枕边人,往后余生再不放手。一个戏痴,从不为情爱动心,却在某个瞬间,被那个女孩的真心触动。或许也挺好的。在此之前,演绎是她

阴郁男子一声冷哼,证实了苏若的猜测。苏若实在不料事情会如此凑巧,也实在不能想象,号称能满足任何人所有欲求的奉夜城,城主会是这副清心寡欲的模样。可惊疑只是一瞬,苏若迅速认清形势,飞快开口道:“城主,你若愿意留我在身边,也不用买了,我自愿跟着你,为你输送精气。你若不愿留我,我申请在你的拍卖场卖我自己,拍卖所得全归你,我只要求买家的最终决定权。我想找一个好相处的主人。

听了她的话,阴郁男子立时火大:“贱人!你现下无主,能者得之,还妄想拉上清凌道?!”

那老者不知何时也来到了苏若身后,朝着堂中众人道:“诸位难道还要看着么?真等这炉鼎入了清凌道拍卖名单,你们谁能买得起?”

苏若心中一突,顿觉这老者奸猾。若她已是城主的人或者是清凌道的拍卖品,众人自然不敢强抢。可现下的情况比较复杂,她正在利诱城主,城主还未发话认下她。老者便想趁这空档,发动今夜在场众人一起给城主施压。

果然,老者话音落下,十余人便起身,行到了苏若身后,成半圆形将她与城主包围。老者朝着城主嘿嘿一笑:“城主,这炉鼎若是你家的拍卖品,咱也就不多话了。可现下她是无主的,清凌道真当着大伙的面独吞,也不好吧?”他顿了顿,看向众人道:“当然,这炉鼎都向城主表态投诚了,我们若是当着城主的面抢人,未免太过分。其实今夜大家能来此,也是一段机缘。不如,城主便就地来一场拍卖,将这炉鼎卖与我们,大伙公平竞争价高者得,如何?”

苏若身体不自觉绷紧。不得不说,老者的应对手段比那阴郁男子高明。这主意既为他拉来了同盟,又没有驳城主的面子,看上去还挺有理有据。苏若再度看向城主,有些担心。对于寻常人来说,苏若能确定她的利诱非常有力,不论是对修行有益的大量精气,还是巨额的拍卖金。可对方是奉夜城城主,却又不一定将这些好处放在眼里了……

城主低头与她互望,苏若终是看清,他的眸色极浅淡,就好似他这个人一般,浓墨重彩都已经被冲刷干净。然后她听见他说了今夜的第一句话:“放手。”

他的声音亦如飞雪,带着挥之不去的凉意。苏若微怔,随之而来的便是失望:他果然不将她的利诱放在眼里。

她松开城主,退后两步。老者见了,眼中兴奋更甚,笑道:“小姑娘,不是我说,你挑谁不好,怎么偏偏挑了城主?城主修得可是无情道啊!”

原来是无情道……苏若再看城主一眼,彻底打消了再推销自己想法。既是无情道,定是不会轻易改变想法,那与其再在他身上耗费气力,不如想其他办法解决危局。苏若转过身,面向那十余人,开始思考要不要使用阵法再给自己升个级。

可她几乎是瞬间打消了这个想法。没找到输出精气的稳固合作对象,她不能随意升级。且一个炉鼎体质已经让她怀璧其罪,再随意暴露引灵入体……她觉得一个弄不好,她的下场就是从此过上被人争抢的日子,被修为高的人轮番抓走关起各种逼迫压榨。想改造世界?也行,先伺候好对方。她真没有那么高尚的情操,为了任务付出自己。加之她不善战,若是提前暴露了自己是阵法师,没法出其不意,就算升到炼虚期,也不一定能妥善处理这场危机。

苏若果断转了思路,开始思考老者的话。那番话重点有二:一是城主留下她,便是清凌道当着大伙的面独吞宝贝;二是要求就地拍卖,由今晚在场的人争夺她。她的对策也定是避不开这两点……

思绪飞转间,苏若主意已定:“也不必拍卖了。如果真要在今夜的人当中选主人,”她扫视面前的十余人:“你们这些人我都不选。我选他。”

她抬手一指,十余人顺着她的手看去,便见到了正在吃花生米的白面书生。书生只是看个戏,不料会成为众人焦点,先是一愣,随后笑了。他起身朝着苏若微微倾身一礼:“姑娘,对不住,在下已经娶妻,不能买你。此番来清凌道,也只是想为娘子买些药材罢了。”

老者听了书生的话,又笑了出来:“你这小姑娘,挑人的眼光也是奇差。先是城主,现下又是这位不识风月的小兄弟。只是,别说他拒绝了你,便是他同意,咱们现下是拍卖,哪里轮得到你选主人?”

苏若一歪头,依旧指着书生:“他也可以参加拍卖啊。”又朝书生道:“这位大哥,你别这般死板。你不能带我回家,但是可以买了我再卖啊。想想你这么一转手,能赚多少?冒这回险,往后什么灵丹妙药,你都能给你娘子买了!”

书生又是一愣,似乎有些心动,随即却又一声叹:“姑娘的法子是好,可我没多少灵石,怕是今夜也没法拍下你。”

苏若也叹口气:“城主都在这里,有事好商量啊。就比如,这次的拍卖金先欠着,下回拍卖所得,你和城主五五分成,便当补这次的拍卖金……”

眼见白面书生面露犹豫,真有参与竞拍的意思,老者连忙打断苏若的话,目光却是看向城主:“城主都不屑你那拍卖金了,现下所得减半,难道他反而会同意?”

苏若堵了回去:“城主都不屑我的拍卖金了,减半又算什么?他按你的法子当场拍卖,给足了你们面子,任谁也挑不出清凌道的错。那位大哥把我买下再卖出,有何不可?”

老者瞪着苏若,苏若往城主身旁退了一步,这才觉得有了些安全感:“或者,你们不服气,也可以买了我再卖啊。看看谁许给城主的好处最多,城主自然会将我卖给谁。”

老者怒:“你……胡搅蛮缠!”他提议当场拍卖,自然是想将这炉鼎买来自己用的,可不是想转手!这炉鼎兜了个圈,竟是顺着他的法子,绕回到了她的目的!

苏若不搭老者这话。她是不是胡搅蛮缠,这些人说了不算,城主说了才算。她只是愈发警惕,担心这些男人愤而暴起。却听见身后再次传来了那飞雪似的声音:“转过来,看着我。”

苏若一怔,片刻才反应过来,这是城主在说话。她转过身,看向城主,不明白城主此时插这一句是何意。然后她便见城主神色淡然道:“笑一个。”

苏若:“……”

顶着这么张高冷的脸,说这么一句纨绔子弟调戏良家闺女的台词……苏若深深怀疑城主拿错剧本了。可事出反常必有因,苏若调整了下情绪,认真朝着城主露出了一个礼貌的笑。

城主:“好好笑。”

苏若再琢磨了下情绪,朝着城主露出了一个开怀的笑。

城主再看她片刻,摇头。

苏若几番思量,朝城主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

城主微微皱了下眉,显然还是不满意,却是转身道:“你随我来。”

这是……留下她了?连招呼都不打一个?苏若有些惊疑。她朝那十余人看去,见到老者脸色十分难看,却没有出声反对,心中立时安定:看来是她高估这些人了。她朝着白面书生倾身一礼告辞,转头几步追了上去。

城主带着苏若,顺着楼梯一路而上。中途碰到些侍女管事打扮的人,纷纷向城主行礼,城主始终不予回应。苏若看着那月白色的背影,心中思考,城主这到底是要留下她,还是打算将她纳入拍卖名单?若是打算留她在身边,他修无情道的,留她何用?若是打算将她拍卖,又为何要她“好好笑”?

思量之间,两人已经到了清凌道最高层。最高层只得一间房,家具饰品齐备,只是装修得更加典雅。城主在茶桌后坐下,问立在一旁的苏若:“会泡茶吗?”

苏若犹豫片刻,摇头。冲个茶她当然会,可这显然是茶道。城主倒也不见什么不满,只是道:“那就坐吧。”自己泡起了茶。

小火将水汩汩煮沸,沸水冲刷在茶具上。小杯子一个一个摆上,茶香渐渐散开。苏若自认耐心极佳,可城主比她还沉得住气,真就在冲泡茶水,对他的想法只字不提。眼见香茶已经沏上,苏若喝了两口,终是忍不住问:“城主,你是打算留下我,还是打算将我拍卖?”

“关景丞,”城主的声音在渺渺茶雾中,宛若一道薄荷,带着醒神的凉意:“我的名字。”

苏若怔了怔。他在自我介绍,这说明他并没有看低她。既然是平等的对话,苏若便更郑重了几分:“我叫苏若。今夜谢谢你。”

“苏若,”关景丞轻声唤她的名,只是简单两个字,生生被他唤出了品文嚼字之意:“你之前的主人是谁?”

苏若答道:“我之前没有主人。”

关景丞静静看她:“当真没有?”

苏若想了想。她今夜表达出想找个主人的愿望太强烈,也的确不像之前是自由身。她诚恳道:“当真没有。”

关景丞不置可否:“无所谓。”他问:“你不再喝些茶?”

苏若看向面前的茶杯,忽然反应过来,关景丞泡了茶,自己却一口没喝过,这茶水显然是为她准备的。可楚寒云为她准备茶水,是出于体贴关心,关景丞此举,却更像是程序性的礼仪。苏若端起茶杯再喝了几口,这才道:“好了。”

关景丞点头,站起身。他行到窗边,朝苏若道:“过来。”

苏若站去他身边,也朝窗外看去。灯火通明的奉夜城尽入眼底,而更远处,是无边的黑夜。繁华与荒芜泾渭分明,而这片令人醉生梦死的天地,是他的城。

关景丞的声音传来:“我28岁结婴,39岁化神,50岁踏入炼虚期……至今停留在炼虚期,已经四十年有余。”

苏若扭头看他。城中不知何人在放烟火,千树绽放星如雨落,将关景丞的侧颜也映出了一丝烟火气:“我父母资质普通,我20岁时,他们先后重病,我担心他们安危,道心乱。30岁时,我遇到了比我更有天赋的修士,他将我打败,我无法接受,道心乱。40岁时,奉夜城初具规模,我见到这城中万象,不明白自己缘何修行了无情道,道心乱。”

苏若拧眉思索,忽然了悟:“道心乱后,你勘破了,便也突破了。”

“正是。”关景丞的语气不急不缓:“这四十年来,我悉心经营奉夜城,见到了更加骄奢淫逸的众生百态,道心却沉稳如山。”关景丞扭头与她对视:“可你抱我之前对我笑,我心乱了。”

一阵夜风吹来,拨乱两人的发,发丝纠缠,不分你我。明明说着好似表白的话,关景丞的眸中却依旧一片冷清。他抬手,微凉的指尖落在苏若的脸颊:“苏若,你想办法让我动摇,助我修行突破,我便留下你。否则,我不留你,清凌道亦不留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星河史图在线阅读杀人技!虎鹤双形!【新书求鲜花评价收藏打赏】

    支线任务刚发布下来,王百万便是双眼一眯,当下看到一身材高大魁梧的男子手中拿着两个甜筒一脸笑意地走向仙蒂,后者见之顿时露出出水芙蓉般的笑容。我靠,这任务来的太实在了吧,怎么随便就给我增加难度呢?没办法,有难度也要上了。“王先生!我在业界混的很开的,只要你点下头,我分分钟让那小子滚蛋~”金经理看了看王百

  • 我无所不能第4章在线阅读

    第8章又升级了陈雨琪笑盈盈地站起身来,靠近叶青仔细打量了一番,满意道:“嗯,确实是一表人才,既然你没有ying疾,是个正常男人,也配得上我!”“这样吧,改日我和碧君商量一下,把你娶过门吧!”“卧槽!”叶青差点破口大骂。“你想得美,我可不会和你结婚!”叶青想也不想就拒绝。陈雨琪顿时一愣,然后双眼红了起

  • 我的老师是神算第二章在线阅读

    白云潜独坐屋顶,把下面众人的反应瞧了个真切。等到时间差不多了,这才冒出来,朝下面打了个招呼:“嗨!”众人:“……”薛管家都要疯,这也太吓人了,还以为真被毒死了呢。不过这到底是喝了多少啊,一整壶么?也就他们这种静王府的下人了,一瞬间是大松一口气,颇为有些觉得劫后余生的感觉。这会儿新王妃别说是喝酒爬屋顶

  • 网游之龙行五虎在线阅读第八节

    龙啸云骇然发现,仅仅一招,他体内的真元力,竟然就被抽取了三分之一,也就是说,他只能全力使用三次七探蛇盘枪?当年赵子龙,一枪刺出,几乎没有一回合之枪,一枪就要了别人的命,他哪里会受伤啊?可惜啊!赵子龙有自己一套的运气办法,全力刺出长枪后,通过调戏,片刻就恢复了功力,但是龙啸云还没有厉害的功法,仅仅一枪

  • 神界代理人之探魂(7)

    晌午时分,晓星尘于惜福镇最西边一家小巧的木屋中落座,招待他的正是昨夜带走桃桃的大汉李勇。薛洋是鬼魂不能进屋,就在外面屋檐下席地而坐,竖起耳朵关注屋里的动静。叫李勇的魁梧大汉是镇上的木工,而立之年,威武壮实,他找个干净的瓷碗给晓星尘端上一碗水,拍了拍身上永远拍不干净的木屑,大大咧咧道:“仙长,我媳妇儿

  • 重生之武道之巅第十章在线阅读

    上午的课程结束,明织邀请边慈去学校外面吃牛肉面。店面开了几十年,环境简陋,但是味道特别好,一到饭点,店门外就会排起长龙。同行的还有卢凝思和佟默,边慈跟他们不算熟悉,好在有明织在场,她擅长调动气氛,一顿饭四人行,谁也没有落单。卢凝思是个八卦小能手,上到校长有过几段婚姻,下到门卫大叔暗恋高二某个语文老师

  • 超体之战神崛起中元节

    “八月十号……八月十号……”他惊慌失措的反复念叨着这四个字。“八月十号,不对,不是八月十号,是七月十五!是七月十五啊!!!”说完,他颤抖着双肩,把手机调到日历界面。果然,农历七月十五,中元节…………中国古来有三大鬼节,按日期从前到后排列,分别是清明节,中元节和寒衣节。农历七月十五,恰好就是今年的中元

  • 仙不语第3章在线阅读

    胡一菲眼睛直直的盯着坐在前面的人,像是要盯出一个洞,陆一玖倒不慌张,从头到脚顶着被打量的目光,还在若无其事地喝茶。半晌,她收回目光,放松了身子,懒懒地倚着沙发靠背,“不玩了不玩了,小玖,你就不能给点反应。”有些好笑的说道。反应?抿了抿唇,把手中的茶杯放到桌上,看向正在假寐的人,“要笑的?”。闻声而起

  • 公子别走开第三章在线阅读

    一旁的铁匠不管三七二十一,迈着龙行虎步,到了小弈星跟前,伸出手去抓小弈星,一双手许是因为常年打铁,要比常人宽厚几分,格外有力,给人一种一掌可断山岳的感觉小弈星,闪转腾挪,可不管怎么躲,都躲不开铁匠的一双手,好似被这双手吸住了一般,终究是被提溜起来,扔进了鼎中而和尚在一旁双手合十,突然念了句:“饿了我

  • 我把师兄拉下神坛后在线阅读第6节

    伊磊一路上疯狂地跑着,路过的都是一副看智障的眼神看着伊磊背影,可只有伊磊知道,晚一步就是五条命啊!徐思琪、千颂歌、李思、范文、张佳佳!这五个人中伊磊只知道徐思琪一个人,但!伊磊猜测她们五个就是系统所提醒的那五个要被污染的女生。虽然那五个女生的妆容很浓,穿着也很朋克,但不难看得出,这几个女生实际年龄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