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我有十八骑在线阅读再次来到禁忌之森

2021/4/9 12:13:24 作者:军魂的寒号鸟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有十八骑
我有十八骑
作者:军魂的寒号鸟来源:飞卢小说网
不同位面不同的故事,主角带着十八骑征战不同位面,贯彻主角的正义,从骑砍开始,在骑砍中满级为神但是不会武功招式只能平砍,再去武侠习武,再去玄幻历练,等等等等(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从禁忌之森出来,已经是几天之后了,我慢慢朝道家走去,背后的阳光照不进眼底,愉快的心情渐渐低落下去,高高的城堡式建筑有如一个巨大的黑洞,深深的,狠狠的,似乎要吞尽一切!

我重重甩了甩头,迫使自己变得清醒下来。

“少爷。”马孙担忧地望着我,声音里除了焦虑听不出其它。

微微勾起一个看起来不太僵硬的笑,我握紧拳头:“我没事,我们走吧,马孙。”

“……是!”马孙仔细端详了一阵我的脸,然后便斩钉截铁地应道,那双红色的眸好像有什么闪亮亮的东西出现,不过,正在郁闷的我并没有做多想,因为!我已经看到了前方道圆那张让人愤恨到发狂的超级无敌BT脸了!

“莲,你回来了。”他冷淡地开口,黑洞洞的眼中是一片虚无。

点点头,我硬着头皮走到他面前,同样是冷淡地口吻:“我回来了,老爸。”

“那么。”他的手忽然抬到半空中,接着,重重的,重重地将我提了起来,那动作几乎一气呵成,完全不给我以喘息的机会,就像他现在森寒的声音突兀地响起一般。

“莲,接受你应该得到的惩罚吧。”

垂下头,我在暗中苦笑:果然……现在还是太弱了吗?连道圆这样的动作都无法反应……

可恶!我死命咬住嘴唇,任由他拖着我将我关进了那所熟悉的监狱,然后再无情离去,看着他的背影,我忽然觉得他这样做的时候似乎不是对着自己的亲生儿子,而是对着一个在战场上俘虏回来的囚犯。

心,有些许凄伤闪过,我把头埋到胸前。

“莲,你没事吧?”

突然,温柔的女声从铁栏外传来,我震惊地抬头,对上了一双深碧色写满了担忧的眸子。

“姐姐。”

我听见自己有些喑哑的声音飘散开来,空气中,似乎有什么暖暖的东西在流动。

“莲,你这几天去哪里了?大家都很担心呢。”道润看着我,语气有些微的不忍,“爸爸怎么把你关在这里呢?不如我一会去请他放了你。”

勾唇一笑,我被反绑的手臂有些酸痛:“没用的,你不用担心我,姐姐,这些都是我应得的,因为,我违背了禁令。”

“禁令?”道润疑惑。

“啊……是啊,我进入了禁忌之森。”看她一眼,我望着窗外,回想起那个雾气凝成的人影狂傲绝美的气质,眼里有着迷茫的光,“姐姐,你说,道家以前究竟做了什么样的事呢?”……可以让人那样的憎恨……

“什么样的事?”道润讶异地重复,清雅的脸上浮起丝回忆,“记得我以前在书上看过,我们道家是由于掌握了太多也拥有了太多,所以被古代的皇帝给排除,不过,我们对别人做了些什么事我就不清楚了……”

“是吗……”我点点头,“姐姐,你先出去吧,不然说不定老爸会把你也关起来的。”

一愣,道润善解人意地一笑:“好吧,那我先出去了,莲,我会向爸爸求情的,一会再来看你。”

“好。”冲她微微笑笑,我注视着她慢慢走出去的背影,本来被道圆变得冰冷的心逐渐恢复了丝暖意——

原来……在这样的世界里还有人会关心我……

所以!

反绑的手握成拳头,我看着窗外的天空在心里发誓——

为了保护这些我想要保护的人,我一定要变得更强!

禁忌之森……从这里出来后还是再去一次好了,反正,结界已经被好SAMA打破了不是吗?哦,好SAMA,你真是太伟大了!

风,缓缓从窗外吹过,半空之中,坐在火灵身上的好忽然打了个喷嚏,一旁的欧帕奇担忧地问:“好大人,您怎么了?”

好淡淡冲他安抚一笑:“没什么,只是打了个喷嚏而已。”

**************************************************************************

漆黑的夜幕渐渐笼罩这个拥有无数传说的古老的大地,一个小小的黑影从巨大的城堡式建筑里冲了出来,月黑风高,今夜正是出逃的夜。

蹑手蹑脚地跑到林中,黑影警惕地四下一顾,再三确定了没有跟踪而来的人时才轻轻舒了口气。

月光从云层里露出头,柔柔地洒在男孩帅气的脸上,为这张线条坚硬的脸镀上丝柔和的边,男孩闭眼出声,声音里有种傲慢。

“哼,总算出来了。”

——没错,这个人就是我,道莲!

话说在道润离开之后我就想到了要再来一次禁忌之森,于是,心动不如行动,说时迟那时快,趁着道圆有事出去之际,我在经过几次三番的威胁加拜托之后,总算得到了看守牢房的部下的许可,呵呵,当然,就光明正大的跑了出来。

深吸一口气,我朝前继续走去,风,轻轻从身边拂过,一股寒意从脚底上窜上来,我这才发现自己由于是被关进牢房此时只穿了一条长裤。

可恶的道圆!

抱紧双肩,我硬着头皮朝禁忌之森而去,要知道,从上一世起我就一直很讨厌寒冷,没有为什么,只是单纯的讨厌,就像有些人讨厌黑暗一样,而每次在冷的时候,妈妈就总会给我穿上她为我买的羽绒服,厚厚的,让我从心底感到温暖,可是,在这里……妈妈已经不在了呢……

这样想着,我慢慢接近了禁忌之森,进了结界内,没有雾气的笼罩我才发现禁忌之森竟是这样的悲哀,是的,悲哀,而且是浓浓的悲哀,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想,也许,一般来说,森林最多都只会给人以一种生机或是荒凉的感觉,悲哀,只应该存在于有生命的东西身上,可是,确确实实的,我感到了悲哀。

抱紧双肩,我蹲坐到地上,泪水竟在不知不觉间充盈了眼,然后,一串串的水珠不受控制的从脸上落下,漾在地上划出一道道的水痕,看着地上的水,我震惊地睁大眼——

我……是哭了吗?怎么……会哭呢?

月光如水,漫天的星辰若隐若现,本来的月黑风高早已被掩盖得踪迹全无,一抹白色的影子悄无声息地靠近,伴随着几天前那抹让我难忘的狂傲。

“道家的小鬼,你又来此有何贵干呢?”

慢慢抬起头,我来不及擦掉脸上的泪,就这样狼狈的在从前的敌人面前出现了。

“你……”那人似乎怔了一下,绝美的脸上有着难以置信的神情,“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感受到我们的悲哀,你,你究竟是谁?”

摇摇头,我迅速擦掉脸上的泪,但它却又不受制的滚落下来,暗自戒备,我的声音闷闷响起:“不是告诉你了吗?我的名字是道莲,道家下一任的家主。”

他再次愣住,纯白的眼凝视着我,那里边的神情瞬息万变,嘴角勾勒起柔和的弧度,那人的声音第一次失去了狂傲带着股浓浓的怀念。

“真是没有想到,我注定了要交托衣钵的居然会是道家的人。”

一怔,我诧异:“交托衣钵?你不是已经被好大……好的火灵给吃了吗?”

他笑了笑,笑声荡漾在黑暗里,我忽然觉得这个人真的与好SAMA很相似,于是,我选择了沉默,因为我知道,他也是个拥有故事的人,而且拥有着极为悲伤的故事,因为,只有经历过极至的悲,才会有这样如雪般的眼。

他笑了笑,坐到了我的身边,开始叙述那个绵长而又动人的故事。

“我的名字早已随时间而被遗忘,你听说过吗?道银这个名字……”

道银?我愣了愣,似乎在道家的家史中曾经看过,但是,我没有发话,只是继续听他说下

去,他满意地一笑,那笑容如同初雪般耀眼灿烂,我忽然觉得他与那天那个狂傲的他仿佛是两个人,两个极端,一个是天使,而另一个,是恶魔。

故事,继续讲下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对象全靠自己追,一追发现不是A(女A男O)在线阅读第十章

    薛浩宇上任后的第三个月,公司业绩同比去年翻了一番。他对于市场的敏感和项目价值的判断让原来的经理自叹不如。冷静,果断,对于他不看好的项目根本都不给谈判的机会。加上本人不苟言笑,即使才22岁,生的白白净净一脸书生气,也压不过冰山总裁的气场。每个季度下属公司都要往总公司送财务报表和项目进度,这种事当然是不

  • 一寸铁血之第十章(10)

    第二天清晨,整个《英雄奇迹》项目组都炸了!编辑器没了!一夜之间,全没了!编辑器这个东西有多重要?从项目设立之初到现在,所有的英雄都是根据编辑器来创建和调试的,相当于是英雄系统的基础构架,要是编辑器没了,他们还做什么英雄!“去修复啊!紧急修复!都要上线了出什么幺蛾子啊!”张老板知道这件事后,简直要气疯

  • 寄生谎言在线阅读第3节

    该怎么告诉权至龙怀孕的消息呢?这个问题黄宝灿并没有纠结很久,因为在结束时装秀的第二天,在隔壁洛杉矶开演唱会的权至龙就推掉了所有的聚会,连夜赶来了纽约。算算时间两个人自从蜜月回来后,应该有将近一个多月的时间没见了,权至龙揉了揉自己在外面被风吹的有些冷涩的脸,对着手机理了理自己前面的刘海,然后扬起灿烂的

  • 三生无虞之完美人鱼(1)

    蔡靖邦是美籍华人,他父亲年轻时便在美国打拼,中年结婚,晚年得子,蔡靖邦是家中的小儿子,上面还有个哥哥,所以家里比较溺爱他,年轻时也比较爱玩。在他上大学时认识了自己的前妻,前妻也是华人,他们是同班同学,因为性格比较合拍,所以两人在大学期间也是甜甜蜜蜜的,大学毕业后便结了婚。只是婚姻毕竟不只是爱情,它还

  • 解除黑暗束缚在线阅读第1章

    “玄臧,你终于来了。”他看着我,淡淡微笑,有如莲花徐徐开放。“是的,悟空,我们一起上路吧。”我轻轻抚去他头上堆叠的层层落叶,看到灰褐色毛发间那三根闪着耀眼金光的毛发,幽幽笑了。悟空,是我错了,而你为什么不说?

  • 最美的景色不过井然在线阅读任务前

    葱翠的山野里一条蜿蜒的小路通向远方,小路上每天无数人马疾驰而过因而黄土成沙、极易袭人而去。一个白色身影骑着一匹白色的马,清丽的容貌被一袭薄纱遮掩,手里紧握着慕剑,头上青丝因长途颠簸垂下几缕,一眼望去漏出的少许肌肤甚是白皙。尘客派在这条路上设营驻马,可不是为了招待客人。华山论剑前,带着帮众们拿盗匪土寇

  • 前妻,复婚吧第六章在线阅读

    “我给你签名,你不能告诉别人我在这里哦。”佘桔将签好名的小本子递给认出自己的粉丝,并这样说道。兴奋的粉丝强压激动,用颤抖的气音连声说道:“好的好的。”然后又问:“我能发微博说我见过你吗?”佘桔想了想:“可以是可以,但别人要是不信怎么办?”粉丝本来就处于思绪混乱的边缘,此刻直接就大脑短路了。佘桔笑道:

  • 蛇女配的目标人生在线阅读野心

    天啊,这是学校吗?!阎霏随同来往的学生一起走进教学楼,不说教学楼有多豪华。就说这教学大厅楼里。柱子似乎是象牙石雕刻的,八个大柱子支撑起教学楼大厅,一直沿上屋顶。阎霏顺这柱子,看向屋顶。屋顶繁复的雕刻,让他眼睛有点花。好像古欧洲时期贵族女子裙子上的传统蕾丝花边,将它用象牙立体雕刻在上面。精致的让人感觉

  • 我捡到了一个世界在线阅读第7章

    生活就是这样,总在我们措不及防的时候,和我们开一些我们根本想不到或者说是不曾想过的玩笑。也正是这些让人哭笑不得的小玩笑造就了历史上一名又一名的英雄,它也无情的打破了人们对于人生的规划,让你的心底犹如一团乱麻。当克里姆斯和艾尔莎结束了祭祀之后,卡莫找到了他们并且告诉他俩,他们的儿子拥有潜力十分强大的魔

  • 牛人二顺寂寞是回忆里的殇

    雨一直在下,七七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麻木了,失去了直觉。一个人影向这边走过来,七七知道,那是言之。言之手中撑着一把黑伞,看着全身都被雨打湿的她皱眉道:“为什么要来?”七七这才发现,一个美丽的姐姐挽着言之的手。“言之,她是谁?”漂亮姐姐问道。“我的妹妹,七七。”言之温柔地对她说道。“哦,你好,七七,我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