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问鼎九天无上神通

2021/4/9 12:31:41 作者:许墨白 来源:纵横中文网
问鼎九天
问鼎九天
作者:许墨白来源:纵横中文网
斩天斩地斩山河大地,灭神灭鬼灭阴阳五行!这是场属于君子与小人间的无休止争斗,也是一位矢志青年在寻找自己失踪已久的父亲过程中,问鼎九天的不朽传奇。

一道金光熠熠的浩然拳罡,划开大地,洞穿一座座大山,势若破竹的降临。

一拳,轰击在妖圣呲铁妖躯之上。

“吼………”

痛苦的惨叫声惊天动地的传开。

一拳之下,妖圣呲铁堪比灵宝的坚韧身躯,当场炸裂,半个身子炸成了血渣,撒落在天地之间,徒留下只剩半个身躯的妖圣呲铁不断发出凄厉无比的哀嚎声。

之前受到的两次重创也罢,被一刀两断的妖圣英招也罢,受伤都是在刹那之间,妖圣更是连一息都没坚持住就被砍成两半,所以受到的痛苦并不重。

可是这次却不同,半个身子被打爆,即便可以恢复,这种疼痛感,也绝非等闲生命可以忍受。

起码,妖圣呲铁就忍受不了。

呲铁的嚎叫声太过凄惨,以至于一直没什么存在感的妖圣商羊都有些听不下去,素手一挽,一支翠绿竹笛,出现在手中。

竹笛搭在嘴边,一首轻柔的小调,缓缓被吹出。

随着小调的散开,一枚枚如小精灵一样的音符蜿蜒在半空中漂浮,最后没入呲铁的身体中。

而后,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呲铁身上的伤势,居然在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恢复着,血肉重新生长,妖血再生,没几个呼吸的功夫,已经恢复如初。

呲铁身体恢复,却没有第一时间道谢,而是一双凶狠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拳罡传来的方向,愤怒咆哮道。

“这一次,又是谁!!!!”

有没有搞错,有没有搞错!!

为什么每一次都是他,他妖圣呲铁招谁惹谁了,一次次被重创,每一次都伤的不明不白,这一次,更是直接被打爆了半个身躯。

积怒已久,这一次,呲铁彻底爆发了!

他还真不信,还能再冒出来一个大罗至尊!

大罗至尊,整个洪荒都不多见,区区一个人族,如果接二连三出现,那他还不如直接找个地方撞死算了。

“踏、踏、踏………”

单调而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一道身影,仿若化作一道闪电,极速在天地间穿行着。

没过多久,就来到战场的中间,傲然而立。

看清来人,一直处于观众模式的燧人氏,忍不住惊叫出声:“皇天,是你!”

说实话,就算是再出现一位类似那炎帝一般的大能,燧人氏也不会感觉惊奇。

反正这个人族都不像他认识的人族了,再多几个大能也没什么不好的,反而还利于人族繁荣昌盛,何乐而不为呢。

但是,就算燧人氏思想再怎么跳脱,也绝对没有想法,来人居然是皇天。

同属于人族数一数二的高手,燧人氏对于皇天那是相当熟,熟悉到什么地步?

皇天家里烧菜用的火,都是他亲手钻出来的。

这关系,够亲近了吧。

所以,燧人氏对于皇天是相当熟悉和了解的。

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一直熟悉,一直都很了解的皇天,啥时候这么猛了??

一拳打爆了大罗妖圣的半个身躯,就算是寻常的三品大罗,恐怕也没有这么猛的吧??

所以说,皇天突破了?!

只是,一个刚突破的皇天,真的能强大到一拳干爆老牌大罗妖圣半个身躯??

燧人氏陷入深切的思索和自我怀疑中。

这个人族,已经越来越不像他熟悉的人族了。

莫非,他所在的是个假的人族?

而他,也是个假的人族始祖??

皇天负手而立,没有率先关注几个妖圣,而是首先看了漂浮在半空中,像极了一团水的玄水小界,然后又看了看四周被破坏的破烂不堪的人族疆土。

最后,皇天长叹了一口气。

本来,他是不打算出手的,化身降临的瞬间,他得到了化身的部分力量反馈,这股力量并不多,只有炎帝化身的十分之一。

十分之一确实不多,但是,那也要看来源于谁啊!

炎帝堂堂大罗至尊,即便十分之一的力量,也绝对超越了巅峰级别的九品大罗金仙。

有了这股力量的灌输,困扰皇天的境界屏障轰然破碎,皇天本来打算借助这个机会直接突破再说。

然而就是他也没想到,妖族会这么疯狂,居然直接派出九位妖圣,甚至还有一位妖师,以至于逼迫的他不得不出手。

对于炎帝化身能不能打败妖师鲲鹏,皇天倒是丝毫不担心。

毕竟,炎帝的强大,只有他自己才清楚。

身份:第一化身

名称:炎帝

修为:武道十重天绝巅(大罗至尊)

神通:万极崩、雷幻身、炎帝印、大天修冥掌、黄泉法、无尽火域

无上神通:佛怒帝莲(可成长)(目前完成度5%)

单是神通,就足足有六种,每一种都强大的可怕。

最重要的是,居然还有一道无上神通!

虽然只是不完整的无上神通,且完成度并不高,但是再不高那也是无上神通。

何为无上神通?至高无上,无可匹敌的至强神通!

每一种,都拥有鬼神莫测之位,便是圣人,也极难习得。

洪荒诞生不知多少万万年,最为广为流传的,也不过是三种无上神通罢了。

元凤的涅槃重生,始麒麟的七色磷光,以及祖龙的真龙神通。

不需要过多说明无上神通的强大,单单只是这几个拥有无上神通的主人名讳,就能借此窥见无上神通的恐怖一角。

当然,身为穿越者的皇天也明白,真正的无上神通,必然不止这几个,只是,这也不能抹消无上神通的恐怖之处。

……………………………………………………………………………………………………………………………………

关于技能名字的问题,一来,为了避免出事,大家应该懂,二来,也可以看作是进阶版技能,还请理解。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不起眼坦克培育法之入学(4)

    “我非常讨厌你的父亲。”戴蒙神情显得有些发呆,仿佛是陷入了沉思。欧文没有预料到外公上来就语出惊人。“但是那个小子总是能让人佩服,我讨厌他因为他夺走了我的宝贝女儿雪莉。我佩服他的是当初他大闹文献馆,当着我和一众守卫文献馆的魔导师面带着我女儿私奔时还只是一个魔导士。”戴蒙嘴角扬起笑容,开始了往日的回忆,

  • 都市之地球掌控者开局成了卧底(1 新书求数据)

    九十年代的老港,暮色落满了尖沙咀。餐厅内。江晨看着面前的男人,神色有些复杂。“江晨,你好,我叫曾思明,是三合会调查科的现任警司。你的资料我研究过很多次,准确的说,你是我从诸多档案中亲自选出的。”“你父母不是老港人,三年前他们死于一场车祸,所以你现在称得上是孤家寡人。”“去年你要参加警校的报考,以你的

  • 抛冬[娱乐圈]求助

    对于好闺蜜的恼羞成怒,萝拉不由得大笑起来,她很少看见瑞贝卡这么不淑女的样子。“怎么,康拉德教授又做了什么让你哭笑不得的事情了,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呀!萝拉,你变坏了!老实交代,你真的是在学习吗?不会是在偷看什么不正经的书吧?”“什么啊,怎么可能?走吧,到食堂再说!”说完,萝拉站起来,一手拿起手

  • 魔主他马甲过多之超甜

    是个周末,曲棋昨晚打了会游戏,睡得不早,精神不足。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了,她翻了一下衣柜,换上衣服朝外面走去。程尧今天有事便早起了,难得见曲棋睡懒觉,也没有喊她。吃完早餐后便在客厅看新闻。瞥见一块迷迷糊糊的小饼干走过去,程尧放下手机,“过来。”曲棋下意识地朝着声源处看去,程尧今天换了风格,不像是平

  • 都市:我只想打工第六章在线阅读

    ———机缘因为贪玩成绩也一直不好。但,我知道要读书。这个世界要有文化。怕考不好成绩没个好学校上。于是,我去了鸡鸣寺烧香。不管信不信有没有用且烧个高香,希望佛祖能保佑我有考一个好成绩。今天,就在今天,我遇到了我的大徒弟姑且这么说吧她一心想做我的大徒弟。现如今已先世二十多年了。就是被王莉一家害的。当时,

  • 都市:全民卡牌时代在线阅读第四节

    紫竹林很静,无虫鸣鸟叫,只有风过竹间的沙沙声,逾加显得旷古幽林的静谧感。竹林的下面铺了很厚一层竹叶,眼力若好能清楚的看见竹叶毯下面那些忙碌的小生命。或许是出于对生命的爱护,竹林主人在离地四五寸的地方铺架了一条一尺宽的小径。这里就这一条路,顺着这路便到了一座不大庵堂。庵堂无有名姓,在门口挂了一对楹联,

  • 追踪之水落石出在线阅读第一章

    只有我知道你的痛楚你的不安以及你的孤独只要此刻是属于我们两人然后只要是你所愿无论多少次我都愿意说我决不会背叛你------《无法逃离的背叛》。“我们分手吧。”滴滴滴滴——时间如同水一样,流逝流逝。离原睁开了眼,发丝上滴着水珠。他轻叹了一声,剩下的只有水流哗哗的声音……“阿原,我想我们不适合。”离原不

  • 下一曲 我们是朋友任务系统开启(求鲜花打赏收藏评价票支持)

    一阵眩晕感过后,王晨感觉自己落在了实地之上。抬起头,一个光屏正漂浮在他的左上方。“设定华夏xx为直播间管理员,设定华夏xxx,xx为可发言状态……”按照提前给出的名单,王晨设定好了直播间的权限。直播间的左上角,观看人数正在不停的飞涨。王晨没管直播间,确定自己暂时处于安全位置后,摸了摸后腰藏着的手枪,

  • 第一散修[修真]第7章在线阅读

    20米长的黑色林肯跑车,就停在他们的身边。怎么会?又怎么可能?这有钱人会找他们?他们是打死都不敢相信会有这种事!看到穿着黑色燕礼服,花白头发,特别有绅士风度的,瘦高的老头子亲自下车,然后走向林肯车的最后座,打开了车门,接着用戴着白手套的一只手按住车门口的上方,让一个风度翩翩,至少看起来还是一个帅的一

  • 网游之不再平凡在线阅读第8节

    这篇小说在去年就已经开始想写了,只是一直托到现在,其实我也是刚刚上架写作的,所以在很多写作方面不是很透彻,也许可能会让大家看不懂,但我会尽力写全面点,也希望读者们可以支持我,小说前章有一部分重复的,在上传中可能没整顿好,但我会尽快修改,最后还是想请读者们给点意见指教,我真的很想知道这部小说在读者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