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陌上寒烟芳几许扬名时机至,族比即将来!

2021/4/9 12:19:21 作者:浮生若舟 来源:纵横中文网
陌上寒烟芳几许
陌上寒烟芳几许
作者:浮生若舟来源:纵横中文网
前世是他负了她,本想着今世好好爱她,无奈身不由己无能为力。她容易动心,爱得疯狂,也爱憎分明,直来直往。他爱得深沉,却苦于没能好好爱,也许假装不爱是最好的选择。微虐微甜啦!抑寒烟:花尘陌,我们打个赌吧!输了你是我的,赢了任你处置。花:好。良久。柳:我输了,你说该如何罢。花:邀你与我共度黄昏,永世缠绵,可否?柳:好呀▲

林星看过后觉得这个世界真的是匪夷所思,心中有所感触,在以往的认知里,人是这个世界的主人,可现在了解到的则彻底颠覆了他的世界观,不知今后的路该如何去走,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自己又该扮演着什么角色。却不知在即将到来的危险中,让林星彻底的见识到了这个世界的残酷。

又是一个秋去春来,转瞬之间林星来到洪荒已经一年,身体已经完全康复,也渐渐地熟悉并习惯了这里的生活方式,每天不是在锻炼自己的体魄,就是在不断的学习这里的知识,要么就是和朱家的人玩闹,呃,主要是和骊姬打闹或是帮着义父处理一些家中事务。每日的生活是即舒适又安逸,过得好不快活,而林星待人极好,朱家的下人们也习惯了有这么一个少爷,而林星在义父的悉心教导之中,也渐渐的壮实起来,本着有现代的学习方式,和先进科学的锻炼之法,身上生存的本事也和常人无异,甚至还犹有过之。

清晨,刚起的林星正在院子里晨练跑步和基本的格斗术,便看见有一朱家下人走了进来,此人正是朱家的管事,名叫福康,五十来岁,大家都管他叫康伯,从小便在朱家长大,是朱襄的得力助手。康伯一进院子见林星正在晨练,也不打扰,待林星晨练洗漱后开口:“星少爷,老爷吩咐,有事找您。”林星闻言:“你怎不早说,怎么能让义父久等呢?快快带路。”康伯身子微微一服,一边侧着身子带路,一边回答道:“不妨事,不妨事。”两人便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两人到了朱襄住的院落,见朱襄正坐在院中晨读,一向大大咧咧的林星抢过身去,对此早已习惯的康伯也不说什么,就退出院子,去忙了。“义父,这么早叫我来是有什么事吗?有什么事不能用过早饭再说嘛!刚晨练完,身子正饿着。”林星人还未到,声音就传到了正在看书的朱襄耳里。“为父也是高兴,见你这状态愈发生龙活虎了,我没什么可担心的了,这段时期你的勤奋,刻苦为父是看在眼里,还有你自创的那个什么搏击术也是极好,为父有意将你这搏击术推广至众部族,可惜一直没有什么机会,而今机会到了,前日我与各长老商议今年的夏猎比武的日期,今晨刚定下来,我就叫你来了,定在了十日后,这可是你露面的好机会,我见识过你的实力,第一不敢说,但前五是有把握的。不知你一下如何啊?”林星一听,知道这是义父在有意让他在人前崭露头角,好完成这认父之约,况且这约定不光义父觉得憋屈,就是林星也不止一次埋怨自己为什么要一时口快立下,惹得自己在外人面前名不正言不顺的,只能在这朱家憋着,这下好了,有了这样一个机会,可以看看这外面的世界了,林星哪里还会拒绝,“义父这般为孩儿着想,孩儿无以为报,只愿这微末的搏击之术能够帮的上族人就好了。”林星欣喜的对着朱襄说道,心里却在想,这文明地球的华夏军体拳没有用处是不可能的,要不是之前在高中军训的时候,教官看我身体弱,便教了我,让我能够强身健体,也能不被欺负,只是那时候认为学习重要,而耽误了练习,怎么会是那副病恹恹的样子。

朱襄见林星答应的这班痛快,也不由哈哈大笑,“好,就看我儿如何在比赛中大获全胜,为父就等着吃你的庆功宴了!不过庆功宴还早,还是现下的肚子重要,走吧,一起去前厅用膳,骊姬已经等了好久了,再不去可要出大事喽!”看着义父是真心为自己着想高兴,林星也是感动,下定决心一定要取得好成绩,让自己的搏击术传播众族,有了功绩,证明自己没有异心,就能名正言顺的认下义父,也能了却义父的一桩心愿。

“你们怎么才来啊,我都快饿死了,爹爹你也是的,非订这个人齐才能用膳的规定。”林星二人刚走进前厅便听见骊姬在哪抱怨。“莫要胡闹,无规矩不成方圆,再说了,这不是都来了吗?好好吃饭。”朱襄一本正经的教育道。“知道了”骊姬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只是今日见二人来的晚了些,自己也是饿了许久才抱怨的。这朱家虽是地位斐然,但这朱襄确实极简,平日里吃穿用度都是能省则省,从不铺张浪费,早饭更是稀粥腌菜。林星自小便是穷苦出身,有的吃就已经很满意了,之前倒是林星养身子的时候,朱襄吩咐要每餐必有荤食,可前些日子身体痊愈后便主动让朱襄取消了,说是不好为他一人坏了规矩,朱襄听后也是倍感欣慰,就作罢了此事。

用过早膳后,林星刚要告安回去读书,便听见朱襄传来:“星儿,族比之事为父对你有信心,但还需谨慎,殊不知小心使得万年船的道理,所以,我今日便吩咐下去,在族中找几个成年好手,再好好调教调教你,回去好生准备,你且去吧。”林星闻言也是倍感无语,只是似乎觉得好日子到头了,但也知道义父是为了他好,所以就没有说什么,应了一声,便回去了。

林星刚走,听说他要参加族比的妹妹骊姬兴奋的对朱襄说:“什么,爹,星哥要参加族比,我刚才太惊讶了,没有反应过来,太好了,以他现在的身手,绝对能让人大吃一惊,爹爹,族比的时候我也要去看,好不好,为哥哥加油!”“你呀,什么事都要掺和,行,既然你要去,那便去散散心也好,整日让你憋在家里,你怕是也憋坏了,不过你要帮着爹爹督促你哥哥,这族比可不是小事,往年也有伤残之人,让他千万别以为现在有点实力就骄傲自满。”朱襄对着骊姬担忧道。“放心吧,爹爹,星哥不了解比赛,我还是了解一些的,我会嘱咐的。我也吃好了。”说完,便起身朝着林星的院落走去。朱襄见该嘱咐的都嘱咐了,便也起身出去处理族中事务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那年,我们青春正葳蕤在线阅读第十章

    翌日,我醒来,看了看握在手中一夜的笛子。穿好衣服洗梳一番,在路上吃了早点,赶到图书馆找了一些关于笛子方面的书看。自从我练了《天地心经》后就有了过目不忘的本领,于是很快的就记住了一些关于笛子的知识,和一些基本的吹笛技巧,指法等。同时也知道妈妈送我这笛子乃是上上品。首先看到笛管竹质坚实(竹纹老),竹纹细

  • 旧事旧约在线阅读第1节

    十二月二十二日,冬至,大雪飞扬。秦宅门口,衣着单薄的少女抱着一个深褐色的盒子,与面前数人僵持。“倾葵!你存心气我是不是!”温碧云站在台阶上,脸上满是愠色。三十五岁的她化着精致的妆容,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了十岁,一身华贵,十足的贵妇气派。倾葵刚满十四岁,面黄肌瘦,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说只有十二岁也是有人

  • 我与春风皆过客之客人(4)

    “结婚半个月,没有发生任何性关系,这肯定不正常。”黄思雅看着脸色越来越难看的艾星,肯定地说道。其实她们都心知肚明,别说新婚夫妻了,现在哪还有恋人婚前没有发生性关系的,就是大学生情侣之间,也是不可避免的,这是表明彼此爱意的一种方式。艾星失魂落魄地回到家,家里一片黑暗,宋原还没有回来,说好了要加班。她有

  • 谁都别打扰我学习所谓的“和睦相处”)

    啪一本笔记冷不防拍上楚云幽的后脑勺。搞什么?她吃痛的转过头望向始作俑者。韩志毅丝毫不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抱歉他以命令的口吻说道:帮我抄笔记。我为什么要?楚云幽老大不爽的将其丢了回去。她又不是吃饱没事干。别忘了我们要和睦相处。韩志毅星眸半眯威胁的意味再明显不过。这算哪门子的和睦相处他这根本是在变相欺压嘛。

  • 这婚真的不能离之彭格列之炎(9)

    橙子记者:你好,彭格列之炎,我们的采访即将开始,你准备好了吗?彭格列之炎:好,好了(深呼吸。。)橙子记者:【问题】1.这个还是照样,你对橙子的印象是什么?彭格列之炎:V587的大姐头,四处都能够看到橙子姐所散发出来的闪耀(尤其是在论坛)橙子记者:【问题】(好吧,我这么强大?好吧!!)2.我刚刚呢去你

  • [诛仙青云志]情无言之我有个大秘密(求鲜花收藏)

    “好呀,谢谢郑阿姨。”李青阳可不知道郑红心里的心思,甜甜的应了一声。又看着她道谢,这个看起来还不到三十岁的女人居然还是个教授,李青阳还挺意外的。“不客气,真乖。”郑红亲了一下他的小脸蛋,喜爱之情溢于言表,忽然又问:“你小小年纪为什么喜欢看《史记》?这种书不适合你,长大了再看最好。”周馆长也在一边点头

  • 论继承人的培护计划在线阅读第四章

    在执行任务······)入夜,已是冬季。大街诶上空无一人,摊位全都关了门,使原本寂静的夜,有增添了级分寒意。突然一股诡异的狂风席卷而来。片刻之后,那阵狂风消失了,是整个镇子死寂得仿佛狂风不成来过。“他们怎么死的”年轻的紫发女子蹲在地上,看了看死者。“姐,我已经看过了,整个镇子没有人幸存下来。”婷“没

  • 陨石的消灭在线阅读第10章

    比赛开始。裁判员拿着篮球入场之后,两组队伍便分开了。一场大战,即将爆发!“小星,你跑得快,等会发球的时候,我会先抢到球然后传给你的!”林封站在叶星的身边小声说道。“好!”叶星点了点头,摸了摸如意戒,这就像刚买的新手机一样,自己总得先熟悉熟悉操作功能吧。同样的道理,这神仙的宝贝如意戒,还不知道效果如何

  • 失*在线阅读第六章

    目前粉丝收藏数量不多,本来想放弃,但是大家的鲜花和评价票很给力,还有小农兄弟的打赏,非常感谢。别再打赏了,免费的票投一下就行。接下来终于要进入正文了,摸鱼,遛狗,逗猫,打野,养野生动物,布置舒适的家居生活。我给主角安排的身份,意义在于有钱保证可以以后在农村随便浪,还不用担心官面上的事。女主呢,一个就

  • 红楼之瑞大爷之从两年前说起

    时光闪回,两年前。天空下着稀疏的小雨,我背着行囊跨出了军区大门,面对眼前这个崭新的世界,由衷地呼出一口长气,然而还是紧张得要命。一个月前我还跟老爹打电话说我要提干,老爹在电话那边高兴得不得了,但是一个月后,我却因为违反纪律,办理了退伍,这真是我的错吗?因为球场的一句话不和,我跟连长大打出手,连长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