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或许柳暗花明第2章在线阅读

2021/4/8 8:50:00 作者:俊美的师弟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或许柳暗花明
或许柳暗花明
作者:俊美的师弟来源:晋江文学城
灯光,珠宝,美酒。新星大赛的庆功宴上,顾笙发觉这次的冠军总是盯着他看,于是他单手举起酒杯,向那个男孩微微点头示意。忽然发现这个男孩子好像有点眼熟。林桥:艺术和爱情真是伟大。即便遇见了你,我依然不敢侥幸,只能万分珍惜。生命这炽热、灼人的热度。(很小的时候写的,权当笑谈,鞠躬,祝新年平安喜乐)

“赵斌啊,磨蹭啥呢,快背如玉回家啊。”

“是不是背不动,大家快过来帮他扶一把。”

河边洗衣服的几个女人手忙脚乱的将人扶到赵斌干瘦的背上,赵斌吭哧吭哧的弓着腰将人背回了家。

到了前院,一个穿着大襟外衫裹了小脚的老太太迎了过来,看到宝贝孙女湿答答的被人背回来,她扯着嗓子哀嚎,“我的小玉呀,这是咋弄的?”

手上拿着烟斗的老头,也厉声质问,“赵斌,小玉出啥事了?”

赵斌喘着粗气,艰难的回道,“她掉河里了。”

“快放炕上去。”

钱有财和老伴看到宝贝孙女全身湿透,脸色苍白,吓的脸都绿了,老太太抽泣着,爬上炕,找了干衣服出来,将老头子和赵斌打发出去,给她换了衣服,然后将人塞进热乎的被窝里。

院子里,一个绑着蓝色头巾的妇人,牵着个脸上脏兮兮,眼睛却很明亮的小女娃,从后院急切的走来,焦灼的问,“爹,小玉怎么了?”

“落水了。”

钱有财将手上的烟斗在土墙上磕了磕,瞪着混浊的眼珠子,朝还在喘粗气的少年再次质问,“我还没问你呢,赵斌,怎么回事?是不是你搞得鬼?”

“跟我有啥关系!”

赵斌稚气未脱的俊脸满是阴沉,想辩解,却笨嘴笨舌的不知该说啥,他冷哼一声,钻进了后院。

见公公又将矛头指向了自己的儿子,杨雪琴陪着笑脸,忙解释,“爹,你别跟孩子置气,他不会害他姐的。”

冻僵的钱如玉直到被老太太换好衣服盖好被子,她脑子还是懵懵的。

如果刚才看到陆景,她感觉是在做梦,可此时感受着身上真真切切的冷意和奶奶粗糙干枯的手在她肌肤上留下的触感,以及奶奶絮絮叨叨的埋怨和哭泣声,她的内心再也无法平静。

她缓缓的睁开眼,望着两鬓虽然斑白,但比上一世年轻很多的老人,牙齿打着颤,轻轻出声,“奶奶……”

老太太听到孙女的声音,抹了把眼泪,急忙拉住她的手,“小玉,感觉咋样?咋就掉河里了呢?你不知道自己从小怕水么,不让你去河边你非不听,真是担心死奶奶了,你要有个三长两短,我和你爷爷可咋办哩?”

“奶奶,我没事,您别担心。”

老太太不放心,又是摸她额头,又是试她心跳,嘴上还唠叨个不停。

钱如玉呆呆的望着黑乎乎的屋顶,任由奶奶在身上忙活。

这一切都那么真实,不像是梦,更不是回光返照。

所以,她这是……

重生了?

因为这个认知,她错愕的张了张嘴!

掉进河里……

陆景抢救她……

这一幕,似曾相识!

难道,她重生在了九六年掉河里被陆景拖上来施救,因为做了人工呼吸,被长辈们窜撮着订了婚的那个当口?

可刚才,她和陆景也没亲密接触啊!

她在被窝里暖了好一会,才觉得身体有了着知觉,说话也没那么费劲,“奶奶,我没事了,你和爷爷别担心,对了,你把赵斌给我叫进来一下。”

刚才是她后妈的儿子赵斌背她回来的,具体落水的细节和施救之人,赵斌都是目击者。

具体怎么回事,问他便知。

提到赵斌的名字,老太太明显神色不悦,“你叫他干啥?他是不是欺负你了?你不用亲自收拾他,我出去找他算账。”

听闻奶奶的话,钱如玉越发感觉自己真的回到了以前在村里的时候。

那个时候,她被爷爷奶奶惯的嚣张跋扈,唯我独尊,可不就每天欺负那个内向又自卑的继弟么?

不但她欺负他,爷爷奶奶也不待见他,老是对他横眉竖眼的。

“没有,奶奶,你就听我的吧。”

钱如玉身体还有很虚弱,在热乎乎的炕上躺着,都感觉一阵一阵的发冷,可她急切的想弄清楚此时的状况。

过了好一会,奶奶连骂带吼的将板着一张小脸,穿着打了补丁,洗的发黄,并不合身的军装外套的少年推搡进了屋。

边往屋里走,老太太边骂,“小玉找你是看得起你,你小子还不情不愿的板着一张死人脸给谁看哩?”

钱如玉看到小时候蔫蔫巴巴的赵斌,心情复杂。

她瞅着奶奶对赵斌恶劣的态度,莫名心酸,这孩子也是和苦命的娃,她急忙出声制止,“奶奶,你别骂他了。”

钱如玉此话一出,老太太和赵斌都错愕的转头看向了躺在炕上的女孩。

别骂他了?

因为他背她回来吗?

接触到他们怪异的眼神,钱如玉嘴角微抽,怕自己变化太大,无法解释,于是只能板着脸,学着以前凶巴巴的语气询问,“赵斌,我问你,刚才在河边,是谁救的我?”

“陆景。”

“他都怎么救我的?”

“拖上岸,清理口鼻,控水,胸口按压。”

赵斌好歹是个初中生,没有一句废话,字字清楚。

“没别的了?”

不是应该还有人工呼吸?

另外,他怎么没背自己回来呢?

赵斌冷着脸,鼻孔里哼道,“没了。”

“他怎么没送我回家?”

赵斌心底冷哼,你算哪根葱,人家送你回家!

嘴上不敢得罪她,只能不耐烦的回道,“不清楚。”

钱如玉有些茫然。

她冲一脸不耐烦的赵斌开口,“刚才谢谢你,把我背回来。”

谢谢?

赵斌下意识的掏耳朵,见鬼似的瞅着她,“……”

他没多停留,转身出门,却不小心撞在了门框上。

老太太毫不客气的张嘴开骂,“路都走不稳,真是个窝囊废。”

“奶奶,把镜子给我。”

对于钱如玉变成这副德性还要照镜子的行为,老太太丝毫不感到惊讶,她知道孙女一向爱美。

她从瘸腿的木桌上拿了个红色塑料圈镜子,拿到炕头,对着侧卧的钱如玉那张俊俏的小脸,“如玉,脸干净着呢,头发湿了,我给你擦了擦,暖会就干了。”

钱如玉冻的手不敢从被窝里往外伸,奶奶拿着镜子,她往里瞅了瞅。

果然!

就瞅到了自己十八九岁时的嫩模样!

她的心,激动的从嗓子眼往外跳。

“奶奶,我想休息会。”

“好,我去给你熬花椒水喝,驱寒,让你爷爷烧炕,可不能感冒了。”

奶奶踩着小脚出去后,钱如玉裹在被窝里,脑袋昏沉沉的,她撑着眼皮打量了一圈墙上糊着报纸,没什么家具的土屋。

从眼前发生的一切来看,也许她是真的重生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红颜乱:蛇蝎妃子帝王心第八章

    倪佳期站在电梯口等,数字停在26层迟迟未动。她抬手腕看时间,电梯已经静止3分钟了。她来回走动以消磨时间,再次抬腕,又已过去了两分钟。倪佳期觉得不对劲,掏出手机打电话给物业,刚刚拨通,还未张口。叮!电梯门打开了。“我是25层的物主,不好意思,问题已经解决,打扰您了。”她一边挂电话,一边快步走进电梯。“

  • 穿越农女:捡个相公来耕田之富饶的晋阳县(6)

    薛立拿到了钱就准备叫上李武这个家伙一起去,反正店子里的事情已经忙的差不多了,有李掌柜看着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但是害怕被责骂还是小跑去跟自己的叔叔说了一声,不过他叔叔的态度让李武还是很欣喜的,没有说什么便同意了,只是告诉李武让我们办完事情早些回店。这个躯体原本的薛立就是一个书呆子,所以对于晋阳不是

  • 福运郡主达成成就,超神抽奖!

    賈艿靓一脸诚恳的模样,邀请江河留下吃饭。毕竟他帮了个大忙,按照华夏的优良美德,这也是正常之举。而賈艿靓又作为整个节目组里最大的咖位,邀请一个人,也是没有太大的问题。“江河哥哥,你留下吃个晚饭在走吧!”杨眧悦一脸激动的附和道。开玩笑,她早就想留下江河了,只不过碍于节目组,她也不好说出口。现在賈艿靓亲自

  • [快穿]悲惨人生拯救系统之第五章

    虽然说,相泽空拿出来的那个白苹果效果强悍的出乎意料,兄弟俩也有志一同的进行了保密。本来相泽空就每天被人变着法儿的挟持、绑架,这如果透露出去,他能够让人永久性增强体质的东西,那每天恐怕遇见的就不只是一个了,而是一群。再说了,就那个金絮其外败絮其中的白苹果,那个味道,吃了一口这辈子就不想吃第二口,拿出去

  • 小王子嫁人以后在线阅读第七节

    “不知道不知道孙先生打算何时开始教导他们医术呢?”冯筱开口问道。孙辉捋了捋胡子说道:“明日便可开始了,今天老夫回去准备准备也好。”“也好,孙先生暂且稍候,我已命御膳房备好酒菜,主菜乃是自常思群岛运来的两尾玉鲈鱼,此时已经在准备了。”冯筱对着孙辉说道。常思群岛位于东方,地域辽阔,其地域大小与这北域灵原

  • 洪荒之万界大教主月魂

    云凡爱不释手地摸了摸魂珠递给了谢煜,谢煜接过来之后,又把他好好的放回了原地,动作很是轻柔。“我这个是什么系的魂珠?”云凡摸着月牙配饰疑惑地看着谢煜。“准备的来说,你这个不属于魂珠,最多算是魂珠的残片,但是能用魂珠做成这样的,但是我真找不出个人来”谢煜也百思不得其解,魂珠本是魂兽魂力浓缩到一个地步之后

  • 公主变心殿在线阅读第五节

    “爱染是初次出阵,加州你多照顾着些,万事慎重小心。”审神者说着这话的时候,一如以往的淡漠。不过这不妨碍加州和爱染的心情。爱染是看清楚了,主人虽然说话听起来冷冷淡淡的,但是行事作风都无一不显示出她是关心在乎他们的。只要有刀剑出阵,审神者就会呆在手入室对面的走廊上,身边是狐之助蜷缩着睡着午觉。审神者的担

  • (家教)Who am I在线阅读第三节

    “啧啧啧,搞不懂白一航个傻缺,或者说搞不懂原本这部小说作者傻缺,为什么刻画那么一个优秀的女二,却将其制造成为了一个悲剧人物?”白一航从人群中出来,一眼望去就看到了道路旁两个身影。一个就是这部小说原定的女主沈幽月,是一个长相甜美,有些天真可爱的清纯女孩,宛如一朵出水芙蓉一样,出淤泥而不染的赶脚。然而,

  • 王爷高冷不过三秒在线阅读第10节

    “啊!这……”李建成瞳孔微缩,颤道,“那刺客,竟如此歹毒!无痕兄弟,你不要紧吧?”“快坐快坐,快穿上衣服,你大病未愈,莫要受了凉!”长孙无痕闻言,便穿上衣服,施施然落座,将面前的酒水一饮而尽。这酒……淡出个鸟来了。这特么也能叫酒?酒精兑水都比这好喝!他真是对大唐的物质条件无力吐槽了。“这可真是……飞

  • 清穿之鳌拜之女第四章

    海蒂站在门口,显然迈不开腿。她哪怕现在还没进去,就已经看着好些半裸甚至□□的男女披着浴巾谈笑着走进去。这真是太羞耻了,里面还能听见好些人的欢声笑语,没人把男女混浴当一回事。可她在现代文明里活了几十年,现在真放下道德感走进去,实在是不太可能。达芬奇以为她有什么难言之隐,只安抚了几句,径自走了进去。海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