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重生九零土豪影后之欲见姑姑孩童心思,长景去身心逢春喜

2021/4/8 9:20:02 作者:苍幸 来源:晋江文学城
重生九零土豪影后
重生九零土豪影后
作者:苍幸来源:晋江文学城
被捧在掌心的玛丽苏人生。重生后,青夏成了镇里暴发户钱旺财的掌上明珠,作为暴发户唯一的女儿,青夏上头还有三个在国外生活的哥哥,哥哥们遗传了母亲的美貌,一个比一个唇红齿白,温文尔雅。无人看管的青夏性格乖张,桀骜不驯,和道上的小混混作伴混得风生水起,今天上树掏鸟蛋,明天下地追猪跑。三个家教良好的哥哥:……嫌弃自带系统空间的青夏一心想重操旧业,走出小县城过上纸醉金迷的好日子,炒房产,投资玉石古董,赚他个盆满钵盈。青夏:爸,我想去演戏。钱旺财:要多少钱?卖掉家里的十头猪够不够?食用小提示:重生+随身空间+

她来到了当地有名的城馆,据说这里正在比墨弄诗,正好她摸了摸身上,一丝银子都没有了,来赛赛诗夺个彩头,将那名贵的金牌给赢了来。

说做就做,上面正在问谁还敢应答,蓝若倾举手接下了挑战。

“如此就请姑娘上台吧。”此番比试众人文采实在没有一个得他的意,看到蓝若倾上来时他已经不抱上面希望了。

这男子虽然生的胖乎乎的,但是肚子里赏文弄墨的本领还是不小,只因他小时候最爱看那些武侠类小说,如今开了酒馆,却偏要众人斗时助兴,这其间有不少人都是农家出身,哪里说得上上面惊人之语,无非以小草小花,老牛老羊那些生畜为对。

“俗,俗,俗。”他连说几个俗字便无人敢应答了。

“请先生出题。”蓝若倾说道。

胖老板即兴在白板上写道:青颜。

“嗯?”众人不禁想,这是什么题目?

那老板又说:“请姑娘以此为题,做一首七律四行的长诗。”

“好。”蓝若倾爽快答道,她拿起笔思虑片刻,在案板上写道:

天碧穷云万泻青,百花名聚数倾城。

临海摇姿盛世好,冰荷莲动抖苍灵。

雁过觅影蜂伫上,葳蕤涛涛拂画墙。

山中一动湘雨落,手中一碗锉千伤。

“好,好诗。”老板拍手大赞,诗中写了天青色,草青色,海青色,荷青色,竹青色;人颜美,花颜醉,莲花泪,还有大雁留影,蜜蜂停花采蜜,风声动,草声动,于花墙之处停止,荷花动,竹叶动,一碗青竹酒,拂去心头千万愁。这可不是青颜吗?既有花草荷竹的青颜,又有美人倾城的青颜,还有杯中之酒倒映的青颜。

“美,美,美,绝。”他对若倾的诗赞不绝口。

“姑娘当真是隐世高人,不知姑娘芳名?”

“蓝,蓝若倾。”

“如此这块金牌便是姑娘的了。”若倾欣然接过。

一个月后,于府大门内,“爹爹,听他们说我还有一个姑姑,可为何不见她?”

“衍儿,你听谁说的?”

“就是那些伺候的下人啊,爹爹,姑姑是不是就是爹爹的妹妹啊?”

青衣男子将衍儿抱坐在怀中,虽然他很不想提那个女人生的孩子,不过既然儿子问了,他便点了点头,“你问这个做什么?”

“昨日我在院中玩耍,在杂物房中无意翻出一幅画,那画上的女子好美,除了娘亲,我还没有见过这么美的女子呢,小玉说那是姑姑。爹爹,是不是真的啊,衍儿好想见姑姑一面。”

听到儿子这样说,于灏诧异了片刻,他那个妹妹,确是有叫人过目难忘的本领,不过他不想认她,因为这是他与那个女人的惩罚,那日见老爹身死,他虽于心不忍,动了恻隐之心,可她负气离去,他便从此放下,不再深究,却不想血脉相承,反倒令六岁的儿子心心念念。

“爹爹,你在想什么?”于衍语气稚嫩,孩童心思,又怎么明白于灏的心之症结。

“衍儿,爹爹恐怕不能完成你的心愿。”

衍儿想再问,可看到爹爹眼中的落寞已无法开口,纵使时过境迁,那些人,那些事留下的伤痛却永远无法释怀。

于漱洁用了一个月的时间,从于宴城走到了长须关,一路走来听行人所说,这附近坐落着几个小镇,有几个还特别有名,不远处抬头即可望见山,这里倒像是一个牧场,四野空旷,几棵参天古老的大树坐落在风野之地,扑簌簌吹响着彼此的身躯,以清铃之音鼓荡在周围。这便是长须关的入口,四镇的中心之地。

于漱洁仔细看了看,向南城走去,南边,当是最著名的桠溪,据说,那里有这方圆千丈唯一的一条水流,是顺着不远处的折墨山脉一路流经下来的,折墨山四季常青,却很难找到入口,至今为止,只有三人安全进出过。

出来时身上没有一分金钱,只凭着一腔孤勇在文人雅客摆下的擂台中赢下每天必须的一餐,除此之外,仍是两袖清风。

身上换洗的衣服也是猜对子猜出来的,莫囿这偏僻之地,又该如何是好?

刚入城便见河水环绕,溪流肆跃,树木更是被养的翠绿无比,一股清雅淡洁的香气缓缓飘来,融入鼻中甚是沁人脾胃。应当是桐花无疑,桐树威武,在春阳的照耀下宛如时光中的仙子,泽披大地,绵延亘古。据说混沌初开,得天地轻清上浮之气,凝聚了这一身的精华,在这偏远乡隅得此般畅意抒情,轻摊双臂,徜徉在天地之间,何等的潇洒恣意,纵那般枉屈,也不由放下心房,与四时同乐,与这景,这天,融为一体。

衍儿欢乐的在院中玩耍,他抱着草草开心的坐在院中的大银杏树下。草草白色的毛发很是可爱,这可是衍儿最喜欢的小狗了。

禹城看到他又坐在那里摆弄草草的毛发,笑着走到他的身边蹲下来,“衍儿,在干什么?”

“禹城叔叔,你回来了?”

“你看我的草草怎么吃都吃不胖,你说我是不是该给他多吃一些好吃的,”他摆弄着草草的耳朵。

禹城笑了笑说道:“草草它还小呢,而且就算长大了也不会变得很大,它的母亲也就比它只大了这么点。”禹城比划了一下。

衍儿惊讶道:“原来它根本长不大啊!”

禹城靠在他身边坐下,银杏树叶是不是小落下几片叶子,现在还是新发的青叶都长出来了,黄色的叶子再也抵不过春天的魔力,稍稍风一吹,挂在上面一角的叶子就完整的飘了下来,在青黄之间美不胜收。

禹城说道:“从前小姐也最爱草草的母亲,她养了卷卷七年,那天卷卷去世的时候小姐可伤心了呢。”

“禹城叔叔,你说的是姑姑吗?”

“是你姑姑没错,她和你一样,特别喜欢小动物。”

“我好想见姑姑啊,”年幼的衍儿天真烂漫,心底的真心话都一一说了出来。

“为什么姑姑要离开?”

他问到这个问题,禹城反而不知怎么回答了,他揉了揉衍儿的小脑袋,“大人的事,你以后就明白了。”

禹城总不能说他爹爹的不好吧,希望小姐在外面一切安好。

衍儿将草草放下,他摇着禹城的手臂,“禹城叔叔,你看我最近新练的武功。”

小小的人软软糯糯的,出拳却带着剑风,他在禹城的面前将他所学的一套武功细细练来,他虽动作缓慢,但是出招颇有力度,一招一式都比划的有模有样。

禹城这个唯一的观众当然得好好捧场了,“衍儿真棒,走,叔叔奖励你吃糖。”

“哦,有糖吃了,太好了。”他小小的身子抱住禹城的双腿,禹城一下子将他抱起来,“走,出发喽!”

他们一大一小,好不开心活泼。

禹城将糖递给衍儿,衍儿又反手给了他一块,问道:“甜吗?”

禹城毫不犹豫的点头,“甜。”

“哈哈哈。”衍儿就是这样容易满足,小小的心愿全都迫不及待的完成。

“等爹爹回来了我们吃露天宴好不好?今天晚上就吃好不好?”

“那得问你娘亲。”禹城说道。

“娘亲肯定同意,”衍儿立即回到。

“好,那我去准备。”

“快去,快去。”衍儿高兴极了。

每次露天宴都可以吃到涮肉,涮肉色香味俱全,肉嫩多汁,那滋味实在是太美了,衍儿想想就高兴的流口水。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小吃货。

为了可以一举成功的得到爹爹的表扬,衍儿特地去练习了下功课,满满的一张纸上写着自己新练习的字,要是爹爹看到后表扬了自己,那明日就可以和禹城叔叔一起出去玩了,衍儿高兴的再添上几笔。

“你这小人,人小鬼大,等着套爹爹的话不是?”看到衍儿那可怜巴巴的模样,于灏终于同意了他明天可以出府上街。

“太好了,爹爹。”他抱着爹爹左摇右慌,禹城一下子将他提起放到椅子上,“快点,热乎着呢,趁热吃。”

衍儿抓了筷子使劲的夹着碗中的肉,不一会儿吃的满脸都是,白鸢阳无奈的笑了笑,拿过手帕给衍儿细细擦拭。

衍儿接过手帕又在脸上胡乱抹了几下,“娘亲,明日你同我同去可好?”

白鸢阳笑着摇了摇头,“不行,明日是祭祀之日,你且去玩,明日娘亲还要去祭拜你外婆呢。”

“哦,”衍儿点点头,于灏给他又夹了一些肉。

上巳节的当天颇为热闹,好多寺门大开,香火鼎盛。人们在这一天祭祀宴饮,曲水流觞,郊外游春,兰汤沐浴,于宴城一片热闹的景象。

“据说上巳节是纪念轩辕黄帝的日子,人们在这一天以兰草为汤,进行沐浴,是为‘祓禊’。”

“禹城叔叔,什么是‘祓禊’啊?”衍儿不解的问道。

“‘祓禊’呢,就是在水边举行祭祀典礼,洗濯去垢,消除不祥,衍儿今天不是用兰草熬成的汤沐浴过了吗,那个是更加简便干净的做法,你看寺庙里,是不是都在做法事?”

“他们都在纪念轩辕黄帝吗?”

“有的是,有的却不是,整座城纪念轩辕黄帝的只有香橼寺和黄帝庙,其它的寺庙主要是满足个人为亲人祈福。”

他们已经走到了香橼寺,盛大的祭祀典礼已经开始,衍儿拉着禹城的衣袖,“禹城叔叔,我们进去看看吧。”

他牵着衍儿的手走进去。

许多人围在一起,就连城主于嘉义也在一旁观礼,“禹城叔叔,你看,我看到爹爹了。”

禹城急忙捂住衍儿的嘴,“嘘,正在祭祀中,你不要大声张扬。”

“哦。”衍儿小心的点了点头。

男子们也在城郊开始了流觞曲水,一男子说道:“可惜这次于家大小姐没来,否则凭她的诗才,这次还得让她给夺了桂冠去不可。”

另一男子走过来,试弹了几下琴弦,不由调侃道:“你呀,每次都怕人家夺了你的风头,这次她不在了你反而挂念上了。”

“那当然,她可是难得的对手。”

几位世家大小姐也都在此,紧接着开始了一年一度的斗诗大会,你来我往好不尽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初见 天翼族

    在半空中猛地扭身几个翻腾,暴虎重新落回二楼走廊,黑着脸!冲着楼下就破口大骂:“都给老子闭嘴!本大爷怎么可能输给这么个小杂碎,你们瞎嚷嚷个屁啊。”“小心!”他这边正冲着楼下喊的起劲,就听见有人提醒他,忙要转头看,就感到一股劲气迎面袭来。一拳狠狠落在暴虎脸上,看着他吐血翻飞着砸塌楼下一张方桌,姜兴骂了一

  • 大明惊天局第九章在线阅读

    初夏在爸爸妈妈面前当乖女儿,韩烈将开奶茶店的琐碎工作交给手下小弟,他去应酬了。短短八年从白手起家到身家几十亿,这经历听起来顺风顺水,然而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旅游业的蓬勃发展、榆城旅游城市的名气是韩烈的天时地利,做生意的人脉是韩烈自己一点一点养起来的。周六,韩烈从他真正的别墅出发,开着他的黑色跑车轰

  • 逃不掉的红颜之护花使者

    气氛有点尴尬,白落落和刘婷婷都不说话,特别是坐在白落落旁边的那个白净男生,搞不清状况。男生看了看他们,一脸茫然不知道什么情况。他就吃个早饭而已,但是总感觉气氛不太对。他就瞥了白落落一眼,然后就被对面的沈青辞漫不经心的瞧了一眼,这一眼看的他有点心慌。好像他做错了什么事似的。男生端着碗加快了吃东西的速度

  • 玄幻:我站在大道之上在线阅读第三节

    程泽熙就躺在地上,青石板路上一层薄薄的雨水浸透了本就单薄的衣服,他也顾不上了,看着眼前的一幕,像是个傻子一样呵呵笑着。那双眼睛,即使少了几分桀骜,更多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迷蒙,可是只要一眼,他就认出来了。或者说,这个人,即使化成灰,他都能第一眼认出来!南宫凰。“三年未见,程公子的迎接方式倒是……让本小

  • LOL:我能收集愤怒值美人非人

    陈府将他们安排住在后院的两间房中,房间简洁大气,里面的摆设大部分都还是崭新的。枫璟安引着两只活尸进了房间,刚刚关上门,屁股还没坐热,突然响起敲门声。打开门一看,来者居然是白箫。将人迎进来后,枫璟安看了眼他身后:“澜尘呢?”“被我留在房间里。”白箫转身关紧房门,才进去坐到他旁边,轻声问道:“师兄,你方

  • 星际海盗之失策第一章在线阅读

    耳畔一片嘈杂,似乎有哪家的三姑六婆在旁边撕扯哭喊的声音。浑身上下也瘫软到毫无一丝的力气,腹中满是冰冰凉的,有种撑到想吐的感觉。这般浑身不适的状况之下——甚至竟还有那么几分想要立马翻起身来冲进厕所的感觉是怎么回事??“醒了,她醒了,清竹醒了!”眼前人物渐渐清晰的同时,还听到杂七杂八有人庆幸有人惊呼的声

  • 海底深深奇遇记第9章在线阅读

    路西法脸色一沉。米迦勒听到这句话挑了挑眉:“诡计之神?”洛基抬起下巴,眼神轻蔑。几个人类也悄悄竖起了耳朵。他们一直好奇这两位的身份,奈何之前怎么问他们都不开口。网络上也查不到资料,他们一度怀疑这两人是跟洛基和索尔一样的外星生物。“我叫米迦勒(Michael)。”米迦勒温和地截断了路西法即将说出口的话

  • 变O后我靠美食改变帝国在线阅读第九章

    玉牌碎裂的一瞬间,唐天心有所感,看着粉碎的玉牌,唐天不得不惊叹:“虽然无相生只是一条狗,但是擅长易容偷袭和逃遁,能这么快解决这个开元境的狗,看来散功说不太真实啊……”“不过你万年不出,想来也不会在这个关头出来吧,人呢?最怕没有了入世的勇气”。唐天暗自推测道。只要这个传说中的人不出手,或者没有能力出手

  • 朕的子民真不是NPC在线阅读第九章

    慧静看着自己的手上的伤慢慢的复原,眼中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周围被自己摧毁的一切也一一还原,没有一处被自己损坏。慧静惊呆了,“太神奇了?”以沫早已习惯了,刚刚进入战斗模式。虚拟化的游戏世界,看见的一切都是假的。不过感官体验非常真实,没有什么区别。系统给了以沫大量的奖励,等级由零升到七级。获得了一把黄金剑

  • 这个沙雕我要了第五章在线阅读

    张灵抓起敏知的头发直接径直向厕所拖去,敏知慌恐的大叫着:“放开我,放开我!”一边抓着张灵的手一边挣扎着!厕所里,宋洁关上了门,而方舒直接抓起敏知的头发将敏珠的脑袋按在厕所的马桶里并按动抽水,敏知的脸在马桶里被水冲刷着,双手不断四处挥舞着,冲水过后,把敏知的头从马桶里拽了出来。“怎么样?知道自己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