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纯情(原:昭瑛郡主)在线阅读人当诗意的栖居

2021/4/8 8:39:36 作者:木鱼疙瘩 来源:晋江文学城
纯情(原:昭瑛郡主)
纯情(原:昭瑛郡主)
作者:木鱼疙瘩来源:晋江文学城
女主任性、自私、心狠、防备心重、孩子气重...——----————————————————————————————她不是个强大的人,也不是个有野心的人,她只想跟她喜欢的人开开心心在一起,守一点家产,远离纷争,平淡快乐地生活,可以撒撒娇,可以耍耍脾气,可以无拘无束。太后:“阿瑛是皇祖母的小棉袄。”泰王:“本王的女儿只有欺负别人的份。”男主:“大哥会一直把阿瑛当孩子宠的。”哦,这一切太完美了!—————————————————————————————————————————————那啥,文名确实不大

良久,室外敲门声起,刚才那位离去的道士隔门告知,观外的不轨之人已经下山离开,可以出来了。

迈出简陋的房门,看着这周围奇骏山色。峰峦秀美,群山拱卫。一切都是如此生机勃勃,一切都是如此和谐美好。心中不由冒出一句诗——人当诗意的栖居!

紫黄大殿上,老道士口中念念有词,拜了三拜叩首礼将点燃的檀香插到香炉正中,我和小孩赶紧上前也依样磕头拜首上香,礼毕一起退出大殿。

出门的时候看到围廊四周一圈的功德碑,我们都掏出钱包来想捐些香火钱,没想到被老道士止住了,指着四周数百块刻着不同名字和数字的功德碑说到,“这些都是数百年来曾经为本观修缮铺路有过大恩的善人的名字,我们非常感谢,日夜吟诵。现在观中物资充足,建设完整,暂无钱帛之需,你们的善愿发给其他更需要的地方吧”。说完径自领着我们一直走到山腰停车场附近的那颗大树下,从随行的“年轻”道长手里接过短刀,自树上截下两根一寸长短大拇指粗细的青枝递过,道:“此桂树有一千四百多年历史,乃本观第一代圣祖所栽,已生灵性,缘有因果业有归期,今日相赠灵树高枝,也许日后还有用处”,说完返身离去。

拿着枝条的我俩一头雾水,正想问问“年轻”道士,没想到他也弯腰施个手礼转身走了。

古刹麓深禅幽。

没办法,我们只好一路把玩手中的树枝一边讨论下山的去处安排。路过观音阁,之前那位老婆婆还在二楼观音禅阁上,我连忙走过去,还没来得及开口施礼,没想到老婆婆便居高指着我们手中的枝条大声说道:“不必多礼,这是大师赠予的么?看来你们和本灵山有缘呐,那么如果未来某一天碰得难解之惑或可记得携枝还愿,切记”,说完挥挥手让我们继续下山去。

朝筐梁,暮武当。梁山美景果然名不虚传。下山的风景跟上山很不一样。上山时纵观层层云海,下山只聆阵阵松涛。

可能是因为刚才道观的经历拉近了彼此的距离,小孩不再心存戒备,主动开口告诉了我的一些基本情况。

他名叫高林,父亲是近年本市招商过来的一家南方沿海某大型集团公司老总。他们公司总部有两位员工为了跳槽到竞争对手那里,盗走了技术部门的部分专利技术资料,被他父亲的公司起诉了,并索天价赔偿。那两个人为了逼迫他父亲撤诉,铤而走险跑到这个内陆城市乘其上学与保镖送校离开的间隙,抢走手机把他挟持到这个偏僻地方准备谈判,遇见的时候,正是他刚刚利用其中一个人下车打电话,伺机逃脱四处躲藏之际。出于安全原因,他的电话有GPS定位,保镖也是训练有素,遇到不测家人应该很容易找到自己。他来这边读书一直被要求不要轻易跟外界接触,甚至连同学之间也没有太多联系,每天都是寓所学校两点一线或者回老家休假,所以他今天脱险之后没有第一时间借电话求救,也没有报警。由于他成绩一般,读完高三就会被家里送到国外,也许未来不会再过来了。

两人素昧平生。年龄相差十来岁,话题不多,我也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然后两人便默契往山下一路狂奔。

才到山脚,果然一个保镖模样的人带着一群官员和警察熙熙攘攘朝山门涌来,远远看见高林更是大呼小叫好一顿热闹,还没来得及交换联系方式,我俩就被人群冲散了。

再次回到深圳已是五月,大盘还是一直不温不火。闲暇之余我们偶尔会申请个马甲在股吧或者评论区胡侃一些真真假假的消息来打发时间。

我们最近的工作也没有什么实际要求。前期随着股价的反复起落,我们已经收集了沐阳股份很大比例的流通筹码,盘中成交更加清淡,甚至有时候不得不账户之间互相买卖倒手操作。只不过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盘面有些压不住了,每天的价格都在一步一步抬高,成交量也在温和放大。有些先知先觉的人和资金慢慢从技术形态和基本面变化里拼凑出了沐阳股份的一丝真容。特别是那些趋势性技术指标开始呈现出明显的上涨特征。随机震荡和相对强弱类指标也都收敛到蓄势形态,形成即将突破加速临界点状态。这是技术分析流派的主要参考依据。

这个月最后一天,沐阳股份发布重大事项提示性公告,申请临时停牌。第二天沐阳股份正式发布股权转让公告,第一大股东将其所持有百分之三十一的股份转让给深圳正方投资有限公司。并因此构成重大资产重组,申请停牌一个月。

这次肖远没有安排我们回科技园。他自己要和公司高管们忙着跟独立财务顾问、审计、评估、律师事务所等中介机构,开展对标的公司的尽职调查和资料整理等相关工作。便安排我们和其它城市团队所有人到号称“北方**”的大连度假。

临走的那天早上,唐风特意开车送我去机场。

深圳仲夏的雨真是又急又大,哪怕雨刷已经舞的飞快,瓢泼大雨还是像瀑布一样把视线倾泻的模糊不清。我们一路开的很慢,唐风神情有点严肃,好几次像是有什么事情想跟我说,但又没有开口。

我以为是关于股票的事,就开口安慰道:“这次股票是真的要涨,你放心,没事”。

他看了我一眼,摇摇头道“不是因为股票,但我确实有个事想找你商量一下”。

“说,咱俩谁跟谁”我不满地看他一眼。

“嗯。。。我考虑换个工作”,他组织一下语言,然后一字一句的说。

我惊讶的望着他,不解他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我知道你现在很意外,但你得听我解释”他在一旁补充道。“我是董事长保镖你是知道的,虽然兼着公司安保部门领导职务,但那只是形式上,大多数时候都是副手在负责管理;更主要的是我这个职业是一个吃青春饭的工作,随着年龄增长会越来越没有价值,而且它也没有发展空间,如果考虑前途的话,我应该乘着领导现在对我还有欣赏的情感,找合适的机会跳出去,哪怕职位低一点,挑战大一点也无所谓”。

我没有说话,从心底上我认可他的说法,甚至有些佩服他的勇气。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个人都能清晰认清自己知道想要什么,和怎么才能实现自己想要的,特别是当你需要舍弃一些当前利益的时候。得到后再失去,远比一无所有要痛苦的多。

“恐怕你还有别的理由吧,或者说你现在已经有了好出路?”我考虑了一会儿追问他。

“嗯,两种情况都有。”他如实回答。

“司徒玥和我的关系你其实有些疑惑是吧。虽然我每次都没说清楚,事实上我和她确实好很长时间了,可我一直没敢答应她。你知道我只是一个从穷县城走出来的普通退伍兵,连大学学历都是在军队里考的,而她家里背景是你我无法想象也无法企及的存在,可以说我们是生活在两个世界里的人,只不过是因为工作环境才有了交集。虽然她每次都说不在乎也不要求我成为什么,但那种本质上的差距却是无论如何也回避不了的。何况她本身也很优秀,未来生活中面对情趣、精神世界的差异,我可能恐怕会力不从心。我不忍伤害她,可我又不甘心放弃她。所以我只能选择改变,让自己成长、强大!”他一口气说了很多,仿佛想把所有肚子里憋过的郁气一次性吐个畅快。

“而且现在因为公司上市,集团正在战略层面做调整,确实有一些合适的机会我可以出去试一试。”他又加了一句。

我彻底沉默了,看着他每天人前人后的光鲜模样,哪知道背后也有这么多压抑悲苦的心伤事,我理解他心底那种悲哀,这些无谓挣扎可能在很多现实面前根本是无解的。就像窗外这一排排万千霓虹的高楼大厦,它的恢宏绚丽其实只是属于这个城市少数人的财富和荣耀。大多数人的命运仅仅是在光鲜背后的夹缝中,求得一丝生存的栖息地而已。人生最可怕的不是失败,而是一边后悔一边生活。

机场里停好车,唐风一起陪我拿着行李向航站楼走去。到安检口的时候,我停下来帮他拍了下肩头的水渍,郑重的说道:“无论未来如何,我都支持你!”

他闻言,开心的咧嘴一笑,重重地在我肩头锤了一拳“保重!”

不知什么时候,外面的雨已经小了。清晨阳光透过薄雾洒在候机大厅的玻璃上,折射出一道道五彩圆晕,就像神光一样一圈一圈地在我们脸上播散开来。。。。

历史曾反复证明,旧的腐朽落后的思想总是会对新生力量,怀着利己的态度和挑剔的眼光去反复试探,甚至在威胁到他们历史使命和地位的时候给与摧毁和抵抗。只是它们忘了人类自己繁衍生息的目的是不断走向更高阶的生存之道和实现最终理想的野望,所以当我们专注着生活的空虚并考虑荣华富贵空幻无常时,也许正走在阿谀奉迎自己堕落的路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异世之无限抽奖第1章在线阅读

    初秋的午后,顾蓝只背着一个快比她半个人大的背包,脖子里挎着一架单反相机,肩膀上还扛着一个半人高的支架站在会场外等人。日头晒的她难受,往场馆下的凉荫处挪了挪,将头上的渔夫帽掀了掀,总算稍稍有了凉意,她深吸了一口气,望着场馆内,“晚晚怎么还不来啊。”眼睛都望的酸了,还没能望见人,顾蓝只深吸了一口气,将肩

  • 无限中的绿帽颁发者第十章在线阅读

    “你到底是什么人,啊,敏”画面突然严肃,傅敏顿住了,她不想骗她这个从高中起的好朋友,但却也没法解释,于是便沉默了,过了好久“我不会对你造成伤害的。”明月忽然笑了“你不想说就算了,谁没点秘密啥的啊。而且,我相信你。”不仅仅是信她,更是相信她的爷爷,她曾经将傅敏带回家玩过,当时她家就做生意已经做得很大了

  • 三十八岁小保姆第八章在线阅读

    地面震颤,在迦叶殿上方,腾焰飞芒。阵阵龙吟声,音浪如同涟漪一般,砂石掺杂,树干手腕粗细,尽应声而断。铜塔后方有插屏峰,壁立千仞,其东罗汉壁也是悬崖万仞。在那深渊底部,烈风凛凛,一股巨大的冲击波动流窜,想要冲破束缚,离开地面。悬崖边有黑影攒动,猛然升起两颗灯笼,碧绿幽光,仔细翘望,竟然是两颗硕大的眼睛

  • 与武郎将的闲适生活疑团重重

    早上五点,太阳刚刚升起没多久,李阿已经惬意的骑着自行车在山上逍遥驰骋,后面跟着负重行走的张悼灵和唐晨。张悼灵有点叫苦不迭,李阿一脸轻松,是因为山坡并不陡,他骑车往来,依然不需要花费太大的力气。唐晨脸上连汗都没出,不必多说,他是个成年人,身体素质本来就好,何况据他所说,这种事他以前也常做,现在再来做一

  • 众生大道之第九章

    赵碧晨乖乖的跪了下来,她知道自己今天的做法不够妥当。可是,她不后悔这么做。“知道我为什么叫你跪下来吗?”赵旭东足足沉默了三分钟。“碧晨知道,我今天做事情太过鲁莽了。”赵碧晨何尝不知道父亲的苦心。面对像张大婶那样的人,讲理是完全不管用的。她就是个小人,赵碧晨气不过。“你啊!从小就聪慧懂事,我和你妈妈对

  • 系统商店之邪神宗之送饭

    几日后。傍晚之后,空气中的燥热终于伴随着太阳落山下去了一些。市重点中学已经下了课,学生们三三两两从学校走出来准备回家吃饭再来上晚自习,有些人自带了饭盒的,就直接坐在教室里凑到一块吃。各个班级教室里的人都快空了,多媒体教室却还塞得满满当当的……无论是教室里面还是教室外面。教室外的人大多都是女生,稚嫩的

  • 洪荒:至尊天帝在线阅读第十章

    八分二十秒,优秀评价,离任务所需的七分钟还差了一分二十秒,一分二十秒看上去很少,但想要突破这一分二十秒,有一定难度。幽影狼掉落了一把匕首,一双靴子和一些银币。幽影匕首攻击距离:0.2力量+2敏捷+2出手速度+5%幽影靴敏捷+3移动速度+5幽影靴常言和极光之弧可以装备,幽影匕首五人都无法装备。“幽影靴

  • 神使降世在线阅读第四章

    这次黑色烟雾渗入身体白羽没有选择闪躲,等待黑色烟雾完全渗入之后,白羽看了眼更加泛红的砍刀,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看来自己已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只要不存恐惧,一直把怪物杀死,自己就有可能见到家人。一如既往的操作,点燃树枝,架起恐龙腿,因为上次的经验,这次白羽干脆把两条恐龙腿一起烤,这样可以省下休息的

  • 堕影在线阅读第六节

    “妈妈,我出门了!”“嗯,路上小心哦。”绿谷出久与往常一样走在学校的的路上,在经历几天的特训后,虽然不是很大的变化,他也能感受到自己的体力比以前好多了。就照这个势头,朝着雄英的方向前进吧——本来是这么想的。有在半路上突然被一个人拉到小巷子里随后发现那个是自己的幼驯染并且对方一脸狰狞的用脚踩在墙阻止自

  • 神级天才在都市在线阅读转变(捉虫)

    “澜儿,你不伤心吗?”望着叶玲兰远去的方向,谢玉华问道。叶凰澜耸肩,“为什么要伤心?谢瑞那种人,不要也罢。”谢玉华点头,随即目光黯淡下来。“娘,你怎么了?”叶凰澜有些莫名的恐慌。“娘的身体……怕是撑不过今年了。”谢玉华脸上满是苦涩,她的身体她自然是知道,就连能不能活过第二天都是未知数。她唯一放不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