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一切从急诊科医生开始在线阅读第2章

2021/4/8 8:09:14 作者:小护士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切从急诊科医生开始
一切从急诊科医生开始
作者:小护士来源:飞卢小说网
迷迷糊糊中醒来,他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急诊科里。他原本以为这只是一个急诊科医生的世界。可随着各种医术的增强,他发现这个世界,有着更多的医学题材的电视剧。(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2 妹妹

热!好热!感觉身上黏糊糊的,一股子燥热从心中迸发出来!人也慢慢转醒,明明记得老爸说小面包车的暖气是坏的吗!难道给他修好了?老爸真天才!接着一束白光袭来,刺眼得很,心里暗骂:哪个缺德的,会不会开车啊!车灯是照路的不是找人眼睛的,整一个交通杀手嘛!并且习惯性的一个侧身避开亮光……

“嘣!”我与地板有了个亲密接触!我有点懵了!俺不是在小面包上吗?怎么一个翻身翻到地板上了?就算再破的车也该有个车门啊!我愤恨的睁开眼!

一堵白墙近在咫尺,离我的鼻尖估计只有3CM,上面有个窗户,窗帘紧紧的闭着!缓缓的从地上爬起来坐着,此刻我的脸上一定是疑惑的表情!(切~这个时候还能镇定那就不是人!)我怎么回到原来的老房子了?不是搬家都5年了吗?嗯!嗯!我一定是没睡醒,下意识的催眠自己。重复闭眼、睁眼5次以后(也就眨眼睛!),我决定怀旧一下,毕竟机会难得!

这是我住了10年的小卧室,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地方:一张双人的绷子床摆在房间中间,使得房间略显拥挤,床上是夏天常用的老式竹席,席子上还印着“**界培训学习班赠品”,那是老爸年轻时出差学习的时候带回来的,虽说样子不怎么好看,但夏天睡觉挺凉快!床的左边是一个小型的床头柜,柜子上有一个蓝色的小台灯和一个上发条的旧闹钟,台灯被要得很低,是我晚上偷看小说、漫画的必需作案工具;而那闹钟历史悠久,传说是爸爸妈妈结婚时买的,年纪比我都大!是我上学的必需起床用具,一直到大三住校后,我才舍弃它,没办法带去寝室怕拿不出手~现在它应该在哪个不知名的箱子里压着才对了?!咋又重出江湖了呢?床的右边正对这个衣橱,中间有个刚好一人宽的过道方便拿取衣服,我记得这橱里的衣服90%以上都不是我的,里面多装着老妈心血来潮买了又不穿的旧衣服!衣橱的中心有面落地镜,正照着我的上半身!!!!

可我咋变小了呢?嗯!婴儿肥没错!大眼睛也没错!可明明都蹦三十的人了,眼睛里应该是一片浑浊,毫无生气才对啊!用宝玉弟弟的话:就是一双死鱼眼!怎么现在从眼中看见了纯真、稚气外带眼睛还闪光呢??最让我抑郁的是镜子里的我是短发!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娃娃头!啊~~~我的一头披肩的卷发没了啊,才做了半个月,连烫卷带染色花了我3百多~555~我省吃俭用了2个月才换来的啊~这就没了…果然我在做梦!

不服气的头偏向左,镜子里的人也左偏,我向右偏她也右偏!靠!我跟你卯上了!“啪”我右手的一下子拍在额头上,结果还没等我去关心镜子!一阵痛传来!555~我才发现额头上有个包…含着泪我轻轻的揉着额头上的可疑隆起!后知后觉的想:NN的,做个梦也能疼啊!!!

不对!!做梦不会疼!这个认知让我心慌!难道真的穿越重生了???

于是我一个鲤鱼翻身猛的站起来,紧接着一个青蛙跳水蹦上了床,趴到了镜子面前仔细瞧!额头的包很明显长在右眉弓上,触之则痛;眉毛很粗,没刮过;鼻子不是草莓鼻;耳朵也没扎耳洞;胸前也没有我的75B;个子也没我高,还不近视!总的来说:人还没长开,没发育!萝莉一只!(别问我为什么才发现自己的这么多不同,哎~我从小到大就没长变过,所以分别的时间就增长了…)

我郁闷了!睡个觉而已啊,这也能回童年?老天爷不是玩我吗?!虽然我没心没肺的活了27年,全身上下找不几个优点,可是就这样把自己活着的岁月给抹去了,我还是觉得有点可惜,毕竟再活一回是件麻烦且浩大工程,是一件浪费国家资源的工程,我还真从来没想过!我可不可以把这个名额让给其他的热爱重生的MM们啊?不行不行这太突然了,我那粗大的神经第一次被刺激到了!于是我咆哮了……

“啊~~~~~” ……

可咆哮的后果是让我见到了这辈子最挂念的人!我的妹妹!

“姐姐,怎么啦!怎么啦?”房门一下子被推开,满含惊慌、无措的表情映入眼帘,那是妹妹幼稚身影,却带动了我内心深处最痛的那根刺!鼻子一酸,泪水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

“萍萍!”我慢慢的走过去,头抵着着她的头,抱住她失声痛哭,把心中的惶恐和深深的愧疚有宣泄了出来…

妹妹王晓萍不是我的亲生妹妹,是我5岁那年,妈妈下夜班时从医院的走廊上保养的弃婴,我现在依然能清晰的记得妈妈打来层层破烂的被褥,把她抱出来洗澡的样子,瘦弱娇小,一碰水就大哭!妈妈说,以后她就是你妹妹了,以后跟你做伴,你要好好疼她!小时我不懂,老担心她抢走我的东西,再后来她被送到乡下奶奶那里养,再接回来时连爸妈都不认识了…

我觉得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她,曾经无数次的想,如果我不那么自以为是,如果不嫌她烦,如果我真心平等待她,如果我们能成为朋友样无话不谈的姐妹,如果我接纳她进入我的生活,带着她学习、玩耍,如果我在她犯错误的时候耐心纠正,在她做对的时候表扬她,如果我能收纳自己的脾气,没有打骂她,如果…如果…也许她就不会觉得孤独,不会那么决绝,不会在知道自己是领养的后,自杀未遂…离家出走…放纵、堕落被人保养…吸毒过量而死亡…

我没有尽到一个姐姐的义务,间接的害了她…之后家里也尽量忽视她的存在,家人也避免提起她,一心要忘记她…因为爸妈认为她是我们王家的耻辱…

爸妈出身农村没什么文化,不懂教育,只知道往死里打骂,除了学习成绩他们什么都不管,家里孩子是没有发言权的,给你什么你就要接受什么!在成长中我学会了沉默、冷漠和无视!最终错过了一个将拥有我同样记忆的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云上十二星在线阅读第一章

    “坏我好事,你们俩个给我教训教训他,出了事算我的。”“好的,老大!”俩个人一脸痞子样的青年回答了一句后就狞笑着走向房间里的第四个人,一个被绑在椅子上,连嘴都被堵住的青年。被绑在椅子上的是张跃,而最开始说话的人叫焦卫兵,俩个人是高中时的同班同学,不过因为俩个人的家境差距过大,高中毕业以后从来没有联系。

  • 凌记在线阅读第九章

    看着湿答答的衣服,流年抬头看向来人,是一名小护士,长相清秀,她的手里端着一个空盆,显然她手里的盆子原先并不是空的,而是满的,而原先那一整盆水都倒在了流年的身上。她的嘴上虽然说着对不起,可表情哪有半点歉意的样子。而在她的身后站着另外一名小护士,样貌可爱,见走在她前面的小护士绕过流年走到了病床前,她也随

  • 人与人在线阅读城内追击

    见金子汧不屑得搭理自己,魏无羡哈哈的干笑,只得转而询问后面的小辈:“你们是怎么聚到一起的?结伴出来夜猎?”蓝思追带着蓝忘机也靠的近了一些,听此疑问,便开口:“我们……”金子汧言简意赅:“是被引过来的。”“啊哈?”魏无羡一脸懵逼。蓝忘机略有所思,警觉道:“既是知晓有人引你们前来,为何还要以身犯险?”蓝

  • 梦醒终须灭之第一章

    公元970年,圣仁帝登基,建立弥国。大弥,冬十一月。千乘县内,一位粉裙女子从白茫茫的寒街走过。柔肩上,执一把红伞。小市收起摊铺。邻里街坊,也紧扣了门扉。仅有几个稚童,在一座府邸门前的两尊石狮中间踢毽子。而后,无声。白日垂落,一片萧索。约莫走过几户人家,伞下的咬唇女子往路边一看,不由驻足怔望。一位高挑

  • 娇医有毒第十章在线阅读

    “一千万?”贺言阴冷的勾出唇角,“看来这几年你也没有什么长进?”自己在她的眼里只值一千万吗?“贺先生,应该说你在别人的眼里就值这么多,如果多要了,人家未必肯付。”安然反讽着,却不敢和他对视,他此刻阴狠的眸光就像一把利剑,闪着寒光让她有些害怕。“你错了,在我心里贺言就是我的全部,不要说钱,就是用我的生

  • 极度灰暗居然还是直播的?!

    “少吃点,小心变成小胖猪,到时候你姐姐就不喜欢你了。”接过铁罐罐,杨白捏着女孩的脸颊,笑呵呵的说道。事实上,里屋放的那些零食本就是他做来给学生们吃的,他一点都不介意。“不会哦,穗穗很喜欢莲儿的,跟小白一样!”小女孩鼓着的脸颊又被杨白这么一捏,连说话的调调都变得糯糯了几分。“莲儿,他不是你老师吗,你为

  • 我的来头大的惊人在线阅读拜访若府

    “在我身上啊,沈某早晨起来发现衣物不见,焦急万分,所以迫不得已穿了小兄弟的衣服,虽然有点小,但沈某可以将就,不牢小兄弟还得为沈某衣物所费心”。沈相言一脸傲娇。墨雨听后气的插着腰骂道:“我呸,墨爷爷好心照顾你,你还偷你墨爷爷的衣服,真是好心没好报,你赶紧脱下来,墨爷爷就饶过你,不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 破天弓第1章在线阅读

    从艺苑走出来,唐珊让任乐山先在她宿舍楼下面等着,自己回宿舍换件衣服,任乐山只在下面呆了三分钟就呆不下去了,她们宿舍楼下面全是一对对恋人在亲吻拥抱,这对他这个只知道跟书本谈情说爱的人来说,简直比看到僵尸都恐怖。任乐山找了个角落躲了起来,为了不让自己的脑海中浮现出刚刚看到的画面,他开始背起了温庭筠的诗。

  • 我有一座天空之城第二章在线阅读

    他们,是传奇,超人的智商,过人的身手,神秘的背景……公主介绍:姓名:欧阳樱性别:当然是女的了!!!性格:冷冷的爱好:杀人。飙车。打枪。养动物。调酒姓名:南宫幽性别:同上性格:可爱爱好:飙车。调毒。弹钢琴姓名:冷冥雪(冥)性别:同上性格:看不出来……爱好:飙车。扔飞镖。拉小提琴姓名:冷魄雨(魄)性别:

  • 我在生死边缘反复横跳[无限流]在线阅读第5节

    天色慢慢的暗了下来,由于今天才刚签合约,王诚没有让陈纪东立马拍戏。简单的在外面吃了一些,陈纪东就迫不及待的回到自己的房间。看着桌子上厚厚的一叠剧本,陈纪东仔细的翻开。他必须在所剩不多的时间里,将这些台词熟记于心。虽然说,在演技磨练场里,霍云耀的一生都已经印入骨子里,但这毕竟是陈纪东第一部电视剧,他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