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体坛:网球之神第四章

2021/4/8 16:49:21 作者:鞠小依 来源:飞卢小说网
体坛:网球之神
体坛:网球之神
作者:鞠小依来源:飞卢小说网
林逸穿越了。带着一个网王技能系统闯荡网坛。【恭喜宿主获得A级技能:不二周助的飞燕还巢】【恭喜宿主获得S级技能:迹部景吾的冰之世界】【恭喜宿主获得SSS级技能:亚久津的第八识·无没识】......德约科维奇:“只要有林逸参加的比赛,我的目标就只能是亚军......”费德勒:“他的进攻力太强了,无论怎么警惕,无论怎么防备,我还是会失分......”桑普拉斯:“见识过林逸的比赛后,我终于明白了何为网球之神!”(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间,新学期已经开始两周了。

“呕——”一个明黄色的纤细身影蹲在滨大校园最常见的木棉树下干呕个不停,看起来很辛苦的样子。

“同学,你还好吧?”刚从寝室取东西出来正准备去足球场和韦浩宇他们会合的韩源本着关心同学的原则走了过去。

“我没事,谢谢——”那人抬起头来,居然是胡蝶菲。

“真的没事?”韩源有点不放心:“你脸色看起来很差,要不要我送你去校医院看看?”

“不用,我刚从那里出来。”胡蝶菲说着扔了张诊断书到韩源怀里,笑着说:“恭喜我吧!”

“这是什么?”韩源好奇地打开来看,然后露出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居然是怀孕通知单,这女人动作好快,真不愧是当初冲着滨大的托儿所来的。

“你什么表情啊,说句恭喜很困难吗?”胡蝶菲对韩源惊诧的表情颇为不满,“人家这可是蜜月宝宝呢。”

“你是说你已经结婚了?”韩源实在没法把眼前娇俏可爱的小女生和已婚妇女这四个字连在一起。

“对啊。”胡蝶菲很坦然地点了点头,“我已经满十八岁了,结婚有什么好奇怪的。”

“不奇怪,不奇怪。”韩源笑着说道,同时开始考虑要怎样通知可怜的鲍鱼同学节哀顺变,他锁定的目标已经是别人的老婆了

“开学那天你老公跑哪儿去了?”真是不负责任的男人,居然让自己老婆一个人拖着那么重的行李来报到,韩源心里犯着嘀咕,想起了那一大箱让他的手痛了整整三天的书。

“没办法啊。”胡蝶菲无奈地耸耸肩,“都怪度蜜月的时候玩得太High了,别说婚假,我老公今年的年假都用光了,所以——”

“是这样啊,那你先回去休息吧,路上小心点。”和胡蝶菲道别后,韩源并没有继续朝球场走去,而是往寝室方向飞奔。

在哪里呢?到底在哪里?他明明记得老妈有往他包里塞这玩意儿的,怎么会找不到,到底跑到哪儿去了,看来那只耗子说的没错,东西永远都会在你需要用到它的时候失踪。

在把自己和韦浩宇所有的东西翻了个底朝天后,韩源终于找到了他想要找的东西——验孕试纸。

时间暂时倒回到两个月以前,那天是韩源同学的十八岁生日,为了庆祝他终于达到法定的饮酒年龄,一帮中学时代的损友联手把他灌了个七荤八素。

后来发生了些什么事韩源自己也记不清了,他只知道他是被因为不满十八岁所以那天晚上没有喝酒的韦浩宇给弄回家的。

第二天中午,韩源揉着宿醉之后痛得要命的脑袋在韦浩宇床上醒来,却诧异无比地发现自己居然浑身□□,未着寸缕。

韩源和韦浩宇打从出生就认识,可谓标准的“发小儿”,一起睡觉、一起洗澡之类的事情从小到大干得多了,对方的身体也不是没见过,所以这倒也不算什么。

可是自己身上那些青青紫紫的痕迹又是怎么回事啊,韩源有点懵了,到底是他酒后乱性,把人给怎么怎么了?还是他命犯衰神,被人给怎么怎么了?

无论事实是哪种情况在韩源看来都是极不可思议的,他和那只有事没事就爱装酷的耗子真的存在友情之上的感情吗?韩源不敢肯定,却也不能否定。

他们太熟悉了,熟悉到在彼此面前没有任何秘密,熟悉到只是再简单不过的一个表情,一个动作,甚至一个暗示,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要做什么。

这样的感情究竟是爱情,还是友情,抑或亲情,韩源始终没搞清楚过,但他知道,韦浩宇也有同样的困扰。

韩源一直很想问韦浩宇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却始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他怕他一开口有些东西就会改变,他不知道这种改变是不是自己所希望的。

就在韩源差点要忘掉这件事的时候,胡蝶菲同学怀孕的事情却及时提醒了他,这种事情在自己身上也是有可能的,虽然他一点都不想。

要不要看呢?要不要呢?时间已经到了,韩源却一直闭着眼睛念念有道,就是不敢睁开双眼,直到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你在搞什么玩意儿?拿个手机这么磨蹭,我们等你好久了,还以为你又迷路了呢。”居然是韦浩宇,他怎么回来了,韩源一惊,手中的验孕试纸掉到了地上。

韩源还傻傻地愣在原地,韦浩宇已经疾步走了过来,并且蹲下身体,捡起了掉在地上的试纸。

“哈……哈哈……”隔了好半晌,韦浩宇才爆发出一阵夸张的笑声,而且越笑越厉害,就连眼泪也差点笑出来了。

韩源极其不爽地白他一眼,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就算真有了,我也要把你儿子拿掉,看你还有什么好得意的。

韦浩宇根本不看结果就在韩源狐疑的目光中直接把试纸扔进了垃圾桶,好半天才悠哉游哉地开口:“你还真以为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难道没有?”韩源一脸的不信,不会吧,那他身上那些青青紫紫的痕迹是怎么回事,千万别告诉他说是蚊子叮的。

“有没有难道你自己不知道吗?”韦浩宇故意反问道,一脸促狭的笑意,摆明了就是不想告诉韩源。

“废话,我要知道我还问你干嘛。”韩源再次赠送韦浩宇一记大大的白眼,心中忿忿不平,你逗我玩还玩得挺开心是不是。

“当然没有。”韦浩宇笑得一脸坦然,“有人睡得跟头猪似的,我还怎么做啊。”

“你说什么?”韩源猛地窜了起来,听到韦浩宇前面那句话时刚刚平复下去的情绪一下子又翻腾起来,敢情是有人作案未遂啊。

“要不是你主动邀请,我才没‘性’趣呢。”韦浩宇的态度透着那么一点点的不屑,看得韩源牙直痒痒,我靠,居然敢对他没‘性’趣。

(难道你很想人家对你有兴趣吗,-_-|||)

韩源猛然抓住韦浩宇球衣的领口,低吼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点给我说清楚。”

韦浩宇拂开他的手,慢条斯理道:“其实也没什么的,那天你不是醉得一塌糊涂吗,我怕你回家被阿姨骂,就把你弄到我家了,谁知道……”

“又怎么了?你倒是说啊?”韩源着急道,又不是在说评书,这小子给他卖什么关子啊。

“谁知道袁阿姨正好就在我家,我们一进门就被逮了了正着,你偏偏还口口声声的嚷着自己没醉。”韦浩宇耸耸肩,接着说了下去。

韩源无语望天,他们两家就住对门,他妈每天能上韦家串十八趟门,碰上一点都不奇怪。

“她们倒也没生气,只是把我们两个一起反锁到浴室了。”如果韩源注意观察的话,他能在韦浩宇的话语中找出一些和平时不同的情绪。

“浴室!还一起!!”韩源瞪大了眼睛,他老妈想干嘛。

“对啊,因为你不仅吐了自己一身,还吐了我一身,所以……”提及那天晚上的狼狈情景,韦浩宇的语气颇有些不善,喝醉酒的韩源可不是一般的难伺候。

“然后呢?她们总不会一直不开门吧。”略带歉意地一笑,韩源继续追问,这只耗子也真是,明明一次就能说完的,他非要给分成几段,这不存心吊他胃口吗?

“这倒没有,我们一洗好她们就开了浴室门,接着就把我们反锁在了我的房间。”大概是为了配合气氛,话到这里的时候韦浩宇的神情也有几分无奈。

“OMG!!”韩源彻底无语,他到底有个什么妈啊,当然,小耗子他妈也没好到哪里去。

“锁门之前你妈还特意给了我一瓶润滑剂,说是要送你一份特殊的成人礼。”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韩源总觉得韦浩宇说这话的语气分外暧昧。

“你不是说你对我没‘性’趣吗?”韩源差点疯了,他妈这哪是送他礼物啊,她分明是要把自己儿子送出去。

“我本来是对你没什么兴趣的啊。”韦浩宇再一次强调自己的立场,“谁知道袁阿姨和我妈一走你就主动扑了上来,在我身上又啃又咬,热情地不得了。”

“不会吧?!”这种丢人的事情怎么会是他干出来的,韩源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所以你就盛情难却了?”

“废话,你都这么主动热情了,我要还没反应就该怀疑自己是不是男人了。”韦浩宇回赠韩源一记白眼。

“后来呢?”韩源又开始怀疑韦浩宇之前的话了,如果自己真像他说的那么主动,他干嘛不做到最后,要是自己的话多半是不会放过这种好机会的。

“后来,后来有个白痴居然睡着了,我对奸尸又没兴趣,所以……”

想起那天晚上最后只能被迫冲凉水澡的情景,韦浩宇就郁闷到极点,什么叫嘴边的鸭子飞走了,这就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殿下万岁在线阅读第二章

    陈殊靠着身体残存的记忆拼凑出了原主的生平。他现在借尸还魂的身体原主名字叫做林辰疏,是京中林家的嫡子。林家在京从商,以绸缎起家,经过三代经营,到了林辰疏父亲林和鸣一代已经发展得小有体面,大宅门匾、坊间旺铺、良田地契一应具有,在京中慢慢有了自己的地位。只不过这些家底在“士农工商”的大环境下还是略过寒碜,

  • [综+名侦探柯南]黄昏挽歌美人(小修)

    苏梦带着资料,准备回家以后仔细的研究一下,想一想有什么对策可以顺利的采访到这个据说没人能采访成功的厉害人物,这也算是一种挑战吧。离开报社后,苏梦先寄了一封信,又给远在国外的许叔发去了电报,电报里没说太多,只让许叔能够安心。自己决定先不回去了。到安教授家接走了苏灿,吃过晚饭后,便带着苏灿到了空间里,苏

  • 柳絮散落飞在线阅读第一章

    第一章阮夜笙从出租车上下来,日光毒辣,晃得她抬起手遮在眉前。手指修长,指甲修剪得很干净,莹润剔透,细腕子上还戴着一块与她颇有些不搭的银色旧表。司机将零钱递过去,一直看着她。之前在车上,他就好几次从后视镜里打量她,犹犹豫豫的。阮夜笙也不在意,接了钱道声谢谢就要走,司机赶忙叫住她:“等等,小姐。”“什么

  • 顽劣夫君不好带第五章在线阅读

    母亲的来信让他十分痛苦。但是他心里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声音在说:“只要我活着,就不能答应这门婚事。”妈妈,乐乐,你们都想要骗我,虽然妈妈说没有事先和我商量就做了这个决定,你们以为这门婚事已经确定了。可是,用词过于甜蜜的这封信,为什么我却读出了另一番味道?为什么我的眼泪会不停地流下来?是的,妹妹嫁给这样似

  • 天启圣皇第5章在线阅读

    金色榜单摊在陆明的面前,金色的光芒闪耀,玄妙的气息在这方世界扫过,定下了此方世界的神道。陆明却没有因此而满意,眉头一挑,付出千万的能量,将玄妙的气息扩散到陆明之前的世界,扫过那方世界的众生,扫过那方世界。不同世界,有着不同的规则,想要将一个世界的力量引到另一个世界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世界本身的力量不

  • 黄尚传奇之屠龙计划之简直狗腿(8)

    李云深阴沉着个脸在心里将作死的徐魏紫骂的狗血喷头,但手上动作却堪称轻柔的将谢青吾小心放到了床榻上,除了尚带着自己体温的狐裘把人严严实实的捂起来又拉起锦被在在外面团了一层,然后一边揉搓着谢青吾冻僵的手给他回温,一边怒道:“还愣着干什么?去把本王房里的银霜碳拿来,多拿点——别让人看见。”虽然完全不知道王

  • 月是海上明在线阅读第6章

    脏老头面色阴沉的抱着楚天一步步沉重的向森林外走着,运气也是好就连一个剑神门的弟子都没碰见。到了中午的时候脏老头走的有些累了,便抱着楚天坐在一个大树桩上。“小子,你说我怎么就摊上你了,我逍遥一生没有老伴儿现在却多了一个仙门婴儿!”脏老头眼神有些无奈。“呜,呜,哇!”婴儿此刻不知为何开始大声啼哭。“不会

  • 反派渣男洗白行在线阅读第6节

    “本人长得帅,本人长得好看,刚才那一位姑娘,肯定想要得到我,果然,这人长得帅也是一种错误呀!”等待诸葛大力走出了公寓,张伟也是在脑海当中暗暗的想到。没办法,经历事情实在太多太多。并且所经历的每一件事情,几乎都泡汤,这也让张伟感觉快怀疑人生。不过当才那一个叫诸葛大力的姑娘,长相还真是挺不错。叮!检测到

  • 网王 第一夫人第九章在线阅读

    佟年自打多了个男朋友,心情愉快,走路都是轻飘飘的,任谁都能看出来,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佟家父母了。佟妈妈正拉着佟爸爸在厨房嘀咕呢,佟爸爸被念叨的头疼了,灵光一闪,“哎呀,你在这跟我两人瞎琢磨有什么用?正经的还是赶快找年年问。你是她妈妈,年年最喜欢你了,你去一问不就都知道了!”佟爸爸为了脱身,把佟妈妈忽悠

  • 我在异界当拳皇逸尘vs天宏老者

    逸尘看到的不是别的,就是那名从神识中感应到的元婴期高手就是那名白袍老者,如果老者只是元婴期的话逸尘还是可以对付的,就算是对付不了他相信,他要是跑的话白袍老者也留不住他,但是他错了。这名白袍老者的气息,现在可是元婴后期!如果是中期逸尘还可以放手一搏,但是到了后期只能等死了。逸尘决定搏一把说道“你叫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