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女配解锁各种(快穿)情起(1)

2021/4/9 3:38:59 作者:栾好好 来源:晋江文学城
女配解锁各种(快穿)
女配解锁各种(快穿)
作者:栾好好来源:晋江文学城
闻歌被一间书屋系统“绑架”了。每攻略完一本就会解锁出现第二本。注意,必须攻略成功,才会拿到下一个世界的钥匙书。①炮灰丫鬟(已解锁)②流量小花(已解锁)③留守儿童(异世界,已脱离)④重生妻子(已完成)

春去秋来,铃在枫的村子里已经生活了七个年头。

铃今年已经十六岁,去年已经成年。

女孩子终于长大成了美丽的少女。

自从铃在这里的第一年,之后的每一年,杀生丸都会给铃送新的和服。虽然也会送其他东西,但唯有和服,是他在西国经过精心挑选才送的。

杀生丸送的和服颜色偏艳丽,铃年纪还小,照理说不适合穿太过艳丽的衣服,但随着她一天天长大,天真稚嫩的五官长开,就像含苞的花朵一朝盛开,与美丽的服饰相互映衬,显得明媚动人。

衣服不仅不会喧宾夺主,反而更好地凸显了少女姣好的五官和玲珑的身段。

今年,杀生丸给铃送来了一件红白相称的和服,大片的白色配上大红的底色,衣袖上绣着五瓣花纹,在娇俏中带着华美。

正如铃跟杀生丸的组合。

铃永远是村子里最惹人羡慕的孩子。

不过她跟杀生丸的关系也曾一度让人们不理解,一开始她甚至受到众多孩子的排斥。人们会为自己感到担心,谁知道那个大妖怪会不会有狂性大发的一天,把所有人都杀了呢。

除此,他们也曾为铃感到担忧,一个女孩子跟一个妖怪在一起也实在不妥。

后来他们看到铃一直好好的,不禁感到疑惑。在他们心里,妖怪行事诡异莫测,做事情都必定有动因,要么是为了生存,要么是为了更强的妖力,可那个妖怪把一个女娃子养得那么好,到底是为了什么?莫非铃身上有什么秘密?

因此,村民们有时会排斥铃,不让她跟自己的孩子接触,有时又会对她投以怜悯的目光。

自从那回鲤鱼妖事件后,人们才开始转变对他们的想法。

有些女孩子甚至羡慕起铃,能有这么一个强大帅气的大妖怪护着疼着,别提有多幸福了。

除了七宝和弥勒犬夜叉的孩子们,铃在村子里,也有好些同龄的朋友。

少女情怀总是诗。

女孩子长大了自然就有小秘密,不便跟大人倾诉,也不便跟小孩子说。这时候,同龄女孩子就成了最好的倾诉对象。

跟铃特别要好的女孩叫做樱子,比铃大一岁,在十五岁那年已经许了人家。

在村子里,像铃那么大的女孩,大多已经早许了人家。

只有铃,没人敢给她拿主意,便一直拖着。

两人忙完活,坐在草地上,樱子手撑着地半躺着,问铃:“呐,铃,过几天的樱花节你要去吗?”

铃抱着膝盖,摇摇头:“上个月杀生丸大人没来,这个月说不定哪天就来了,我不想错过。”说起这个,铃就有点闷闷不乐,以前杀生丸大人来得都很准时,可最近不知道怎么了,来的次数越来越少,有时候两个月来一次,有时还会半年才来一次。

她现在不再是小孩子了。

以前的铃会恨不得整天黏在杀生丸大人身上,那是一种很小孩子气的依赖。现在的她虽然还是希望跟他在一起,但她会更加理智,懂得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让思念过于左右自己的生活。

而且这么多年过去了,杀生丸大人一直在践行自己的诺言:他答应过会来看她,从未食言。这也给了铃最大的信心。

杀生丸大人绝对不会故意不来看她的,他肯定是被事情耽搁了。

那么……杀生丸大人到底会被什么事情给耽搁呢?

事情很难办吗?

遇到的妖怪很厉害吗?

还是……受伤了呢?

“又是杀生丸大人,那个强大的大妖怪。”樱子叹道,“你整天待在这里等也不是办法呀,再说了,樱花节那天他也不一定会来。那你不是白白错过一年的樱花节了吗?”

“那万一那天他来了呢?”

樱子挠挠头,托着下巴想了一会儿,然后凑过去低声问道:“铃,其实你有没有想过自己跟那妖怪的关系?”

铃清了清嗓子,正色道:“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不能喊杀生丸大人妖怪,要叫杀生丸大人。”

“知道了知道了……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你有没有认真想过自己跟杀生丸大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铃托着下巴,望着天空想了半会儿,“杀生丸大人救过我,是我的恩人,也是我最重要的人。”

“枫婆婆也帮了你,照顾了你那么多年,也算是你的恩人,那她是你最重要的人吗?你跟枫婆婆相处了七年,可你跟他不过才相处了一年不到。如果让你选择,你会选择跟谁?”

铃低下头,苦苦思索,“枫婆婆是铃的恩人没错,但铃……最想的还是跟着杀生丸大人,那是铃一开始就定下的愿望。在这里有犬夜叉大人他们,枫婆婆不会感到孤单,但杀生丸大人一直都很孤独。”说到最后,铃的脸像火烧似的,不知道是因为对枫婆婆感到愧疚,还是别的什么。

“就只是这样吗?”

铃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嗯?还有什么?”

樱子叹了口气,“那我换个说法问好了。那你,想成为杀生丸的什么人?是亲人,还是朋友,还是……爱人?”

“应…应该…应应该……是亲人,嗯,朋友?不,亲人,应该是亲人……”

“可你们并没有血缘关系,难不成你把他看做父亲?听说他的妖龄足足有四百多岁呢……”

铃猛地打断了她:“当然不会!”

“那么激动做什么?”

铃低头对手指,“才没有。”

“你自然不会把他看做母亲,那便只剩兄长了,对,你应该是把他当兄长吧?”

闻言,铃竟然松了口气,“嗯……应该是的。”

樱子已经嫁做人妇多年,又怎会看不出她违心的回答,还有心里的小心思。她在心里偷笑,暂时不点破,这种事,得让她自己一点点体会。

回去的一路上,铃的脑海里都在不停回想樱子的问题,还有自己的回答。

自己把杀生丸大人看做兄长吗?

就像犬夜叉少爷和他的关系一样?

她回想杀生丸和犬夜叉平时的相处,发现他们俩似乎并没有和平相处的时候,在有限的回忆里,两人都在不停地打架,打架,吵架……弄得她一度以为这样才是兄弟相处的正常模式。

她尊敬杀生丸大人,她把他看做神,他强大,温柔,无所不能,而她只能仰望。

但她不想只能仰望,她想要离他近一点,再近一点……

铃低着头前行,不意撞上出来寻她的戈薇,戈薇摸着被她撞疼了的肩膀,嗔笑道:“走路都心不在焉地,在想兄长吗?”

四年前,戈薇从那边回来,一年后就和犬夜叉正式成亲,又一年后生了个可爱的小男孩。除了平时在家里带孩子,戈薇偶尔也会同犬夜叉出去除妖。

有了戈薇,犬夜叉和杀生丸的关系也缓和了许多。

一开始,戈薇按照自己老家的习惯,尝试亲切地喊杀生丸大哥,但被那两兄弟鄙视了,后来犬夜叉跟她说,不用叫那家伙大哥,反正叫了他也不会认。

于是戈薇便改口叫了兄长。其实她也不喜欢这种文绉绉的称呼,但是没办法,入乡随俗嘛。

杀生丸对此,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到全然无视,反正无论怎么纠正,她也不会改。

兄长这两个字在铃的脑海里的跑马灯似的,转啊转的,冷不丁被戈薇说出口,她当场便愣了好久,然后就像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一般,肩膀都垮了下来。

戈薇看她小脸垮了,天生上挑的眼尾也垮了,就像犬夜叉生闷气时的样子,从头到脚都散发着失落的气息。

她不禁担忧问:“你怎么了?是不是兄长上个月没来,不开心了?”

铃摇头。

戈薇说完才觉得后悔,自己干嘛要哪壶不开提哪壶,自己不开心是一回事,不开心的原因从别人嘴里说出来,会更不开心吧。

大哥也真是的,不过来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

不过铃现在可真像为情所困的小女生呢。

啊咧?为情所困?

难道铃她……

戈薇见证了这两人相处点滴的三分之一,以她细腻的心思以及过来人的经验,她早就对他们的关系做了猜测:这两人之间有着无限可能。

以前是铃还没长大,全然没有那种心思,现在女孩长大了,杀生丸又是那种特别招女孩喜欢的类型——她指的是外貌上的,性格上……她可真是不敢恭维。但是,嘛,大哥在铃面前就不是外面的杀生丸了呀。所以,铃怎么可能不没有感觉。

现在只要让铃明白自己的真正心意,两人的发展,指日可待!

善良可爱的铃,温柔强大的杀生丸……想想都觉得很幸福呢。

“……啊我今天做了样新菜,想喊你们过来尝尝,枫婆婆已经到了,让我出来喊你呢。”

戈薇的眼里已经散发出熊熊的八卦之光,只是铃心不在焉的,并没有发觉。“好的,那我们走吧。”

犬夜叉是个典型的爱妻狂魔。

经过三年的分别,和戈薇重新在一起后,他就每天担惊受怕的,生怕哪天戈薇又不见了。尤其在吵架的时候,往往只要戈薇说一句:我要回娘家!犬夜叉就会立刻弃械投降,比“坐下”还管用。

虽然食骨井已经没法再开,但既然戈薇能从那边回来,说不定哪天又开了呢。

为此,他真的是受尽折磨,寝食难安啊。

哪怕戈薇时常跟他保证自己绝对不会离开,他也还是无法安心。

三年的孤独和思念,他受够了。

他绝对不会允许戈薇再离开他!

戈薇离开还不到一刻钟,犬夜叉就出来找了,他自然也看到了戈薇脸上猥琐的笑容。“戈薇,你笑得那么猥琐做什么?”

铃走在前头,没留意两人故意落后了。

戈薇收住笑意,端着脸,“犬夜叉,兄长那么久没来了,你就没想过去看看他吗?”

“纳尼?他来不来关我什么事,况且那家伙从来都是行踪不定的,我怎么知道去哪里找?”

“也对,”戈薇苦恼地托着脸,“如果这里有电话就好了……不过就算有,他应该也不会接的——钢牙的狼群遍布各地,说不定能提供有用的线索,对,我去找钢牙好了。”

“喂戈薇,你找钢牙做什么……喂戈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婈舒仙途在线阅读第2章

    拂晓,星光初隐,山雨方晴,山风带着花草的清香吹拂大地,落雁山脉中的万物似乎尚未苏醒,一处崖石上却传来嘿哈嘿哈的练武之声.每日丑时一过,必定可以看见赫衍凡在这方崖石上打虎啸拳.这方崖石临崖对涧,视野开阔,在此处练晨功,每日可观日出雄壮,又得山风凛冽熬练筋骨,按萧小鱼的话说此处远眺近看皆有意境,可练心胸

  • 绝世帝仙在线阅读第十节

    和马尔福的交易尽管对哈利如今的境况有雪中送炭的意义,但是哈利很清楚这只是一件对双方各取所需的事情。哈利回到宿舍,把课本坩埚之类的东西放到书桌上,同时把房间不该有的东西收拾好,然后走到床边对还赖在他床上的小蛇说道。【安妮,你出去玩去行吗?等会儿这里会来人。】哈利对小蛇温声提议。【不要,不过妮妮保证不出

  • 异世之无限抽奖第1章在线阅读

    初秋的午后,顾蓝只背着一个快比她半个人大的背包,脖子里挎着一架单反相机,肩膀上还扛着一个半人高的支架站在会场外等人。日头晒的她难受,往场馆下的凉荫处挪了挪,将头上的渔夫帽掀了掀,总算稍稍有了凉意,她深吸了一口气,望着场馆内,“晚晚怎么还不来啊。”眼睛都望的酸了,还没能望见人,顾蓝只深吸了一口气,将肩

  • 无限中的绿帽颁发者第十章在线阅读

    “你到底是什么人,啊,敏”画面突然严肃,傅敏顿住了,她不想骗她这个从高中起的好朋友,但却也没法解释,于是便沉默了,过了好久“我不会对你造成伤害的。”明月忽然笑了“你不想说就算了,谁没点秘密啥的啊。而且,我相信你。”不仅仅是信她,更是相信她的爷爷,她曾经将傅敏带回家玩过,当时她家就做生意已经做得很大了

  • 三十八岁小保姆第八章在线阅读

    地面震颤,在迦叶殿上方,腾焰飞芒。阵阵龙吟声,音浪如同涟漪一般,砂石掺杂,树干手腕粗细,尽应声而断。铜塔后方有插屏峰,壁立千仞,其东罗汉壁也是悬崖万仞。在那深渊底部,烈风凛凛,一股巨大的冲击波动流窜,想要冲破束缚,离开地面。悬崖边有黑影攒动,猛然升起两颗灯笼,碧绿幽光,仔细翘望,竟然是两颗硕大的眼睛

  • 与武郎将的闲适生活疑团重重

    早上五点,太阳刚刚升起没多久,李阿已经惬意的骑着自行车在山上逍遥驰骋,后面跟着负重行走的张悼灵和唐晨。张悼灵有点叫苦不迭,李阿一脸轻松,是因为山坡并不陡,他骑车往来,依然不需要花费太大的力气。唐晨脸上连汗都没出,不必多说,他是个成年人,身体素质本来就好,何况据他所说,这种事他以前也常做,现在再来做一

  • 众生大道之第九章

    赵碧晨乖乖的跪了下来,她知道自己今天的做法不够妥当。可是,她不后悔这么做。“知道我为什么叫你跪下来吗?”赵旭东足足沉默了三分钟。“碧晨知道,我今天做事情太过鲁莽了。”赵碧晨何尝不知道父亲的苦心。面对像张大婶那样的人,讲理是完全不管用的。她就是个小人,赵碧晨气不过。“你啊!从小就聪慧懂事,我和你妈妈对

  • 系统商店之邪神宗之送饭

    几日后。傍晚之后,空气中的燥热终于伴随着太阳落山下去了一些。市重点中学已经下了课,学生们三三两两从学校走出来准备回家吃饭再来上晚自习,有些人自带了饭盒的,就直接坐在教室里凑到一块吃。各个班级教室里的人都快空了,多媒体教室却还塞得满满当当的……无论是教室里面还是教室外面。教室外的人大多都是女生,稚嫩的

  • 洪荒:至尊天帝在线阅读第十章

    八分二十秒,优秀评价,离任务所需的七分钟还差了一分二十秒,一分二十秒看上去很少,但想要突破这一分二十秒,有一定难度。幽影狼掉落了一把匕首,一双靴子和一些银币。幽影匕首攻击距离:0.2力量+2敏捷+2出手速度+5%幽影靴敏捷+3移动速度+5幽影靴常言和极光之弧可以装备,幽影匕首五人都无法装备。“幽影靴

  • 神使降世在线阅读第四章

    这次黑色烟雾渗入身体白羽没有选择闪躲,等待黑色烟雾完全渗入之后,白羽看了眼更加泛红的砍刀,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看来自己已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只要不存恐惧,一直把怪物杀死,自己就有可能见到家人。一如既往的操作,点燃树枝,架起恐龙腿,因为上次的经验,这次白羽干脆把两条恐龙腿一起烤,这样可以省下休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