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把你们班主任叫来恐怖蛋糕7

2021/4/9 4:23:15 作者:经年虚设 来源:晋江文学城
把你们班主任叫来
把你们班主任叫来
作者:经年虚设来源:晋江文学城
下一篇写:经纪人上位后[娱乐圈]求各位路过的小天使们戳我作者专栏收藏一下,我在这里给大家卖萌啦~昔日经纪人,如今叶影后,论女演员萧奕的这些年。【神剧专业户N线女明星X经纪人出身拼努力影后】★☆★☆★☆★☆★【从班主任暗恋语文老师开始写,甜文作者,全程无虐,就是在一起的有点晚,不过没设防盗,小可爱们可以翻到从后面,从在一起了开始看_(:з」∠)_】学生上课时太闹怎么办?白子叶:“把你们班主任叫来!”顾如:“哎!媳妇我来啦~”某天顾如试图让白子叶自己管学生,然后……白子叶:“他们气你媳妇你管不管?”

程锦拍下了胡威的照片,拿出手机打电话:“喂?葛阅,我发了张照片到你手机上,让你的人帮忙问下江蜜她有没有在哪里见过这人。”

等待回复时,他对状况外的叶莱他们解释:“我让葛阅替我们看着江蜜,虽然她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但保险起见,还是麻烦一下葛阅吧。”

葛阅和安全部的关系挺近,让他帮忙办事的好处在于不必担心他会被打压受连累。

葛阅很快传回消息:江蜜说她在忘忧草俱乐部见过胡威。

叶莱道:“老大,去抓胡威?申请搜查令,把他家挖一遍?”

程锦像是在走神:“齐全仁应该快到了,郑州过来,开车的话,八、九小时也就到了。”

大家都沉默。

程锦又道:“这事没这么简单。一开始,谢局就说不记录在案,胡威大概有恃无恐,估计就算我们证据确凿,他也能逃脱。”

“他是什么人?为什么……”

程锦在想事情,一心两用地随口回应:“安全部嘛,大概是利益交换之类的。”

小安嘀咕:“咱们是安全部里最纯洁的人。”

韩彬道:“要怎么做?”

程锦看了看桌上那些小吃,应该已经凉了。

“拿去热一热,都吃了,别浪费。”

“……”

大家苦着脸站起来,凉了的食物再次加热,就不是那个味道了啊。

程锦道:“吃完后闭牢你们的嘴,手痒脚痒的可以去设备室领手铐脚铐,别出去惹事,听清楚了?”

“……是。”陆陆续续有不情愿的声音响起。

下班时,程锦再次道:“别惹事。你们刚才可都答应我了。”他和杨思觅一起走了。

步欢摸了摸下巴:“如果惹事,后果会有多严重?”

“很严重。”叶莱道,“小安,我们走,今晚我去你那睡。”两人携手走远。

步欢嘻笑着看向游铎和韩彬:“你们有谁要我陪.睡吗?”

韩彬道:“有人来接我。”

他手机响了,他低头看手机:“来了,我先走了。”

游铎道:“我要去实验室,有个实验要做,也先走了。”

步欢:“……”

晚上,程锦和杨思觅换了身衣服,定制西装——都是杨思觅的,两人身材相仿,衣服能混穿。

都准备好之后,杨思觅拉住程锦的领带把他拉近自己,程锦捧住他的脸亲了亲:“该走了。早点去我们才能早回来。”

他们要去忘忧草,现在胡威是重点嫌疑人,程锦想弄清楚他是怎样的人,背后是否有什么背景——至少要清楚支持他的人到底是什么级别的,这样才好采取相应的对策。

胡威的日常生活很正常,没什么把柄,但他却会去忘忧草——这种地方享乐与危险共存。如果胡威身份很重要,那在这种场合肯定会有人保护他,找到保护他的人,就知道他背后的人是谁了。

杨思觅修长的手指在程锦脖子上轻划:“我们可以晚点再去。”

程锦感觉到痒意,把杨思觅的手拿下来握住:“和江蜜说好了时间的,也不好意思让葛阅久等。”

葛阅在楼下等他们,江蜜也在车里,看到他们后,她愣了一下,表情为难:“你们,你们太打眼了……我带你们进忘忧草后,别人肯定会注意到你们,到时怎么办?”她是在担心自己被连累。

程锦迟疑,被注意到也不一定就会有危险,只是太显眼肯定很引起很多人的警觉,或许会引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葛阅看了看程锦和杨思觅,再问江蜜:“你是说他们太帅了?怎么现在才想到这个问题,你白天不是见过他们?”

江蜜无语:“抱歉……”

杨思觅道:“你带我们到外面就行,我们自己想办法进去。”

忘忧草对外就是正常营业的俱乐部,但它还有里间,那里才提供各种特殊服务。

江蜜点头,杨思觅又问:“忘忧草不限性向吧?”

江蜜虽然不解,但没多问:“没有限制,大部分人都男女通吃。”

她很好奇,到时他们到底要怎样进去?总不会是利用忘忧草的客人带他们进去吧,可那些客人……真怕他们会被吃得骨头都不剩。

到忘忧草后,江蜜忍不住说:“你们小心一些。”

“别担心。”程锦笑了,这姑娘倒也有几分可爱。

程锦他们和江蜜错开了地点下车。

进俱乐部后,程锦用眼角余光看到江蜜走向了最后面那边的通道,那里有人守着。

杨思觅冲程锦露出笑容,倒退着把他拉向吧台方向,他笑得很张扬很引人注目,程锦也笑:这是要角色扮演?

杨思觅点了酒,两人边喝边靠在一起聊天,动作暧昧,因为外形出众,有大半人都有意无意看向他们。

进入“禁区”的江蜜去更衣室换了露背长裙出来后,发现有很多人聚在一起看监控显示屏,那屏幕上显示的画面是外面的顾客区——这是为了满足某些人喜欢偷窥的小爱好。

她问旁边的服务员:“怎么了,今天这么多人看热闹?”

服务员撇嘴:“外面来了两个美男,不知是不是刚勾搭上的,正干柴烈火着呢,给他们张床,他们肯定会马上就滚上去。”

江蜜忙挤到人群中,视频上的人正是程锦和杨思觅,他们的领带扯松了,领口扣子也解开了……她看得心扑通直跳,连忙移开视线看向周围的人,发现好多人都是一副口干舌燥的模样。

有人一口吞下手中酒杯里的酒,喊道:“老板!这里怎么没有这种货色!你们提高点质量好吗?!”

有人道:“啊,好像往这边走来了……”

江蜜抬头看屏幕,程锦和杨思觅确实往这边过来了,与他们只有一墙之隔,两人互相搂着,衣服有些乱,却更显性感,程锦在笑,手里擒着半杯酒,杨思觅随手抽了张卡塞给门边的保安,然后低头拉过程锦的手,喝了口酒,偏头吻住程锦喂到他嘴里……

保安有些尴尬,要进“禁区”确实是要留下信用卡用以扣除消费金额,但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禁区”的,这两人明显是生人,还不是由熟客带过来的,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要不要放他们进去,为这种小事去请示老板会被骂个狗血淋头啊……

这时,门从里面开了,里头有几个熟客喊道:“让他们进来!”

保安也就顺水推舟,恭敬地请杨思觅和程锦进门了。

杨思觅朝那几个帮忙说话的人挥了挥手,然后就拖着程锦去后面找房间……

众人大笑,吹口哨,鼓掌,欢腾得很。

杨思觅和程锦穿过一个又一个房间,沿路的人们有的纠缠在一起没空搭理他们,有的朝他们抛媚眼,有一对还邀请他们一起玩。

程锦婉拒:“下次吧。”

终于到了一个空房间,两人往沙发走去,杨思觅被什么东西绊了下,低头一看,桌下躺着个人,光着身体,全身发红,估计是嗑药嗑多了。杨思觅扯了桌布把那个人一裹,拖到门外扔了,把门反锁上,回来扑到程锦身上,程锦带着他后退两步躺到沙发上。

程锦笑着打量四周:“这里没有摄像头。”

不过,看这里的样子就完全没下限,客人肯定不会愿意被拍下来,店家应该不敢犯众怒。

杨思觅扯开程锦的领带扔到一边,吻上去。

程锦摸索着把领带抓回来,塞进自己口袋,这是警察的职业病,不能乱丢东西。他在亲吻的间隙道:“刚才我看到胡威了。”

“嗯。”杨思觅含糊地应了声。

程锦把杨思觅的头托起来,看着他的眼睛问:“你以前来过类似这样的地方?”杨思觅不但知道要怎么进来,对里面正发生的事也毫不意外。“你以前到这种地方做什么?”

亲不到人,杨思觅很不满,想都不想就道:“杀人。我很少做其他事。让我来出任务,他们得做好死人的准备。”

程锦看了看杨思觅,把他拉近,亲了亲他的额头:“你是不是头疼?不该让你喝这么多的。”

杨思觅自然不是因为喝多了才情绪不佳,不过他沉默着没有解释。

程锦道:“算了,我们回去吧。”

杨思觅偏头看他:“你还要查东西。”

程锦笑道:“不查了。办法多得是,为什么要挑你不喜欢的这种,对吧?”

杨思觅的嘴唇扬起了好看的弧度:“我比你的案子重要。”

程锦摸摸眼前人会发光的眼睛:“当然,你比所有东西都重要,所以别不高兴了。走吧,带你回家。”

门外有人在笑:“我真是听够了。别急着走啊,来都来了,聊聊吧。”

钥匙开门的声音响起,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走了进来,英俊整洁,衣着有品味,一副雅痞的模样,他手指一拨把门关上,在门边的椅子上坐下来,长腿交叠在一起,往后靠到椅背上:“嗨,杨思觅,好久不见。程锦,你好,我和你男友以前共事过。”

程锦笑道:“你好。”

杨思觅对程锦道:“他叫姚千。”他看向门边的人,“你在第7局,那这事怎么会扯上第2局?”

他没有明说是什么事,但姚千似乎心中有数,他转动着手上的银戒,道:“谁知道呢,水浑点有什么不好?我还在想你怎么转性了,会来管闲事,原来是程组长要来。”

他嘴角上扬:“程锦,你怎么受得了他?刚刚我在外面听到了,他和你的案子争风吃醋呢。要我说,总是工作最重要才是,特别是在我们的工作关系国家安危的情况下。”

“我们会平衡好工作和私事。”程锦用开玩笑的语气道,“再说,我们有弱点,你们才会轻视,我们的工作起来才能轻松一点。”

姚千配合地大笑:“我记得是杨思觅学过心理学吧,啊,对,你在大学时肯定也选修过。”

他虽是说笑,却也有点心惊,因为程锦说得没错,确实有人会或多或少地轻视他们,包括他本人。

在他们这行里——出外勤的安全部员工,大家都不屑为情所困,就算不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至少也不执着于此。

杨思觅一直是反面教材,以前他目中无人、不识人间烟火,大家虽然敬畏他,但是难免要说他是正常人类范畴之外的生物。

现在他落入凡尘了,大家又想:杨思觅再厉害又怎样,还不是儿女情长,居然辜负自己的天赋,跑去一个破案的破组里,以后还能有什么作为。

至于程锦,评价其实还好,首先他是从别的系统中调过来的,大家觉得应该是有过人之处才会被挖角,而且韩彬步欢他们愿意服从他,就又侧面说明这个人确实有能力。

再后来听了他的作风,发现这人在某些方面很强硬,大家还挺惊讶,心想没事还是别惹这个人,毕竟连景行止都会中枪。

但再后来听说他和杨思觅一起了,一方面大家觉得这个人果然厉害,杨思觅会喜欢的人恐怕不会是很正常的人;另一方面又认为他是因为痴迷美色才进的安全部,会为个男人放弃自己原本事业的人,就算厉害,那也是有限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娱乐之我能无限升级不想起标题

    超人是一个对信任的人藏不住情绪的人,当他信任的这个人是蝙蝠侠的时候,就更藏不住了。所以蝙蝠侠就看见超人一见他就不自觉心虚。蝙蝠侠在脑子里快速回忆了一番最近超人的情报,一如既往和卢瑟相爱相杀(并不是),被氪石粉末阴了一把,当场呼吸困难。出任务一如既往不知道点闪避只知道当T,战损一如既往的高,魔抗一如既

  • 都市异能王者之有缘!(第五更,一千鲜花加更~)(10)

    “搬不了,我闺女要上学,现在租的学区房。”刘宏扬脸上带着郁闷,“房费刚交,交了三年的,好不容易才找到,是在不好换。”“有点惨……”楚歌咂咂嘴,忽然想到件事儿。“对了,学区房……你查一下紫韵轩,那个地方和新办公场所近不近?”“不用查了。”刘宏扬摊手,“那里我熟,近到是挺近的,问题就是没房,我一开始的打

  • 去吧呱呱佐助第8章在线阅读

    张忌峰笑道:“姑娘,在下有要事在身,此刻不便奉告,恐失师父他老人家的名声!待在下哪日学艺精湛了,再来告诉姑娘。”武成亦忙上前,抱拳道:“张少侠,多谢你出手相救,否则今日小妹及我非遭毒手不可!不若这样,此刻已近正午,小弟做东,请少侠到本地最有名的‘醉仙楼’里喝酒,如何?”武真拍拍手,道:“这主意好!张

  • 签到:开局奖励十栋楼!关于经纪人的心思

    淡蓝色窗帘被拉开,阳光立刻直扑扑地盖过来,将她整个人都笼罩在夏日的烈阳里。夏橙立刻把窗帘拉得严严实实,这才稍微喘了口气。转身坐在沙发上,打量眼前的一切。她还没能出院,来这里只是突发奇想。这是她的公寓,不算小的两室一厅,整体布局没太大变化,墙上大相框上的灰还没擦,茶几上放着的反季鲜花还充斥着鲜活的气息

  • 我的世界冒险记第四章在线阅读

    十几棵不知名的花树分散种在院中,这些花树常年盛开,花瓣飘飘扬扬的飘落在地,有一方石桌位于一颗很大的花树下,石桌上有着不少飘落而下的花瓣,此景美轮美奂。陌卿把书放在石桌上,也不管那些花瓣,就这样坐在石凳上看起书来。.......................霞光照射在坐在石凳上看书看的聚精会神的少女

  • 乱世雄枭之六国一统 : 变故

    古风和李震天行走了大概两个钟头后就进去了繁华大街中,时间已是晌午之时大街两处的酒楼客栈兵器店丹药阁等等……卖什么的都有,还有地摊小贩儿的吆喝声,一眼看不头的人流非常的热闹。李震天开始的时候还充满好奇之心,可没过多久就有种心烦气躁的感觉,从小就在山谷中清净的日子习惯了,在这繁华的城池里反到有些不适应。

  • 我!能无限登录在线阅读第十节

    司马回雪独自一人,漫步在御花园的小径上。这条小径弯弯曲曲,两旁植满湘妃竹,即使在盛夏烈日当空之际,亦是凉风习习、遮阴生凉,令人心旷神怡。但这里却只有司马回雪一人会来而已,即使皇上都立意不踏入此地一步——并不是因为他不敢,而是因为他对司马昭仪的嫌恶。因为上个月,司马昭仪在晋升为“九嫔”之首后,本来大家

  • 永夜黑光在线阅读第5节

    “主播,你这星空三件套不好使啊,还是得用恍惚,这星空套可是比恍惚少了接近百分之20的伤害呢。”天赐黑皇一副高人的样子发起了弹幕。“说的就是啊,不过我也是在慢慢刷呢,说不准今天就直接毕业了呢。”许夜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好似在开玩笑似的说道。“哈哈,做啥梦呢,还今天毕业,你要是能在这一管疲劳刷完之前毕业恍

  • 异能医妃超凶萌威胁!?(求收藏,求包养!)

    “嗯?”看着帝伽走了出来,魔神艾能美那眸中流露出一抹诧异。“竟然是光之国的战士,还是以战斗为主的红族?”喃喃一声,魔神艾能美那开始沉默了。一个帝伽她不怕,可是光之国可是这片星域的霸主,随便一个强一点的战士,都能把她捏死。“呜呜……”而德班看见帝伽,仿佛看见救世主一样,快速的朝帝伽小跑过来,途中还摔倒

  • 海贼之三头六臂收服暴鲤龙

    第三章收服暴鲤龙阳光落下,叶羽已经从上游,又走到了下游,这边看到的比起上游更精彩一些,跳跃的高度起码有三米了吧,这个瀑布和下游的落差虽然不高,但也没有太小。“有活力的家伙啊,到现在已经三个小时了吧。”叶羽看着鲤鱼王再次落下,游出去一段距离又冲刺回到瀑布前边跳跃。“高度变低了,上不去了,这个家伙也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