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诊所异事录之番外:桓晏(三)(2)

2021/4/8 12:49:12 作者:诡医 来源:纵横中文网
诊所异事录
诊所异事录
作者:诡医来源:纵横中文网
脱下白大褂焦枫非常潇洒地走出医院,找了个自认为很不错的地方,在清水河边开了个诊所,开启了自己当院长的日子。原本只是想给乡邻们看个头疼发热肚子疼的小病,轻轻松松舒舒服服地过小日子,真是人算不如天算,诊所刚开业一个星期,一个个稀奇古怪的病号接踵而来。一时间忙的焦枫焦头烂额晕头转向,心中无比郁闷,怎么比哥在医院上班还要辛苦数倍,要知道这样哥就不脱了裤子放屁了。“大姐,我真的不看妇科!”“对不起,我也不看乳腺科!什么,你长了三个乳腺,副乳啊!这个简单。”老天爷,哥只是个医生,不负责捉鬼,就算你们真的阴魂

兄长进来的时候,桓微手脚皆是颤抖的,掩在素白的衣袖中,低了眉不忍看他。

“父亲。”

桓晏仍不明所以,恭恭敬敬地行了礼,同时,掠了一眼沉默侍立的妹妹。

“喏,子羡来得正好。”桓泌略显疲态的脸上露了一丝慈爱的笑,示意他上前来在案边坐下,“这是你妹妹近来酿的青梅酒,阿父已饮过了。剩下这杯,你便饮了吧。”

抬手一挥,那侍立的小黄门已经奉着酒上前。古朴高卓的青铜爵,碧玉色的酒液,外带小黄门恐惧垂着的一双眼。桓晏一下子便收入了眼底。

他再度看向桓微。

她不能饮酒,也自然不会酿酒。何况如今正是国丧。

“阿微?”

他轻声唤了她一声。

嗓音柔和,如二月春意浓时,将融冻雪下潺潺的一抔水。

桓微垂着眼睑,浓密的眼睫乖顺地搭在洁白如瓷的脸颜上,神情淡漠,眼角微红,自始至终都没有抬头。

他心底忽然便失望不已。

桓时死时他便料到的。飞鸟尽,良弓藏。他不是桓家子,桓泌属意要越过礼法立小皇孙为太子,便决然不会留下他。

他已经写好了辞表,打算离开廷尉回彭城为太子立祠庙守丧。却没有想到,这一日会来得这样快。没有想到,桓泌竟是如此的轻视他,轻视到连悉心织就一个过得去的谎言也不屑。

只是借她之名,赐下毒酒。

阖宫皆知她是他的软肋。唯她不知,不信,不屑。

气氛一时陷入了短暂的僵持,年迈的皇帝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沉重得如有千钧。而他还未能等到回答。知道今日的一劫逃不过,他轻叹了口气,撩袍屈膝郑重跪下:“谢父皇恩典。”便要伸手去端那盏鸩酒。

“阿父,你放过他吧。”

手忽然被拦住,一直默不作声的桓微终究开了口。她语声柔静,眼角已如桃花飞红,哀哀的:“彭城王当年已经让出了皇权,只认自己是桓氏子弟。现在阖天下皆知他是您的儿子,您难道,要让后世史书责怪您为孙杀子么?!”

心里那一点隐秘的心思叫女儿毫不留情地戳穿,桓泌霍地怔住。脸上随即腾起怒色,暴怒喝道:“什么为孙杀子?逆女!是谁教得你在朕面前胡言乱语!”

谢瑍还在自己的手里,桓泌属实没有想到女儿会冒着如此风险直接忤逆犯上,原是作假,此刻也真的泛起了怒意,当即便要叫人将她拖走。桓微却异常固执,挡在兄长面前据理力争道:“女儿知道父亲在担心什么,彭城王近年来已改过自新,即便您仍是信不过他,大可废其爵位将他逐出京城,为什么一定要赶尽杀绝呢!”

“女儿已经失去了一个兄长,不想再失去一个了。”

她面容温婉,眼角微有泪痕,像露湿牡丹,雨浥红药,却始终不肯退让半分,沉静坚定地看着暴怒又怔住的父亲。

桓泌遭自己的儿女如此忤逆还是头一遭,竟是振袖而起,勃然大怒地拔剑指向女儿:“忤逆!国家大事,岂容你一妇人置喙!”

剑尖寒芒如银龙出水,陡然刺至面前来,桓微身形却一动也未动,坦然直视着父亲的剑锋:“儿纵是妇人,也知虎毒不食子,更知晋献公之杀申生,以致晋国内乱。孙权无故废杀二子,以致党争。”

“此二人者,皆因无故杀子致使国家动荡,饮恨青史。父亲说过,我是桓氏的女儿,绝不能让您背负如此恶名!”

二人距离极尽,她颈间的辛夷幽香幽幽地扑至桓晏鼻端,令他一时恍惚。她有多久,不曾和他如此亲密了?

自他剖开自己阴私的心事始,她见他,眼睛里总是带了三分防备。

可纵使是前世清冷如雪的她,也分明曾偎在他怀中泣不成声的。那时的她虽对他未有一丝一毫超出兄妹范畴的感情,却是如此的信任他,永不设防。

如今……她终于肯再护着他了啊……

就如当年初见时一样。她永远是他暗无天日的世界里唯一的光。

桓晏眼睛里掠过一丝哀伤的笑,突然轻轻地推开她:

“我本就是与天乞命。陛下养我二十余载,悉心栽培,我心里早已斗胆视陛下为父。子为父死,无所恨。如今,我愿意一死。还请陛下不要再迁怒阿微。”

他对着桓泌郑重行过拜礼,再度要去拿那杯酒,原先怔住的桓泌却似有些无奈:“谁说朕要取你性命?”

“此酒乃是泰山泉所酿成的酒酿,本是为太子备下的庆功酒,如今……”

苍老的帝王露出丝寂寥的笑,弃了剑,身形微幌,似要起身。桓微忙去扶他,也被挥开。桓泌缓步行至桓晏身前,把酒端给他,面上显了些哀伤笑意:“来,吾儿当为尧舜。”

最后这一句宛如响雷在大殿内炸开,兄妹二人尽皆震住。桓泌手持青铜爵,满布细纹的眼静静凝视着这个从未投注一分一毫感情的儿子,长叹出声:“朕今日叫你来,的确是当着你妹妹的面试探于你。朕时日无多,事关国家承继,纵使你不是我亲子,朕也愿意信你。朕问你,你可愿改姓为桓,承我宗庙香火,守我桓楚江山么?”

“朕只有一个要求。善待阿桐。”

桓晏仍是未从巨大的震愕中回过神来,愣怔了好一会儿,忽地接过那杯酒一饮而尽,咬牙应道:“儿自出生以来便只认您一个父亲。倘若父亲肯信儿,儿上当仰光七庙,下当俯济苍生,绝不会负了您今日的殷殷苦心。”

“至于阿桐,我定会将他视作自己的儿子,百年之后传位于他,倘若有负今日誓言,便叫我天打雷劈五马分尸。”

他说完便郑重地磕了一个响头,额头同青铜爵触至地上,铮然有声。桓泌双目微阖,点点头笑了一声,“很好,小儿辈大有可为也。起来吧。”

他转过身,在那小黄门的搀扶下颤颤巍巍朝内殿走。桓微嗫嚅着唇,愣愣地唤:“阿父……”

时至如今,父亲已当着她的面承诺要立次兄为太子,金口玉言,她却仍是不敢置信。

三兄犹在,父亲竟会舍他而立外人子!

桓泌却似乎累极了,颓然摆摆手,“回去吧。我去看看阿桐,瑍儿我晚些时候叫人送回来。”

“我儿,不要忘了今日之托。”

他苍然颓唐的声音消失在素帷之后。

桓微眼中极突兀地溢出两行清泪。

父亲今日叫来她,不是要借她之手杀了次兄,而是要她日后护着侄儿。他今日所作的一切,都是在为桓氏和阿桐考虑。

可她却误会了他……

“阿微……”

一声轻唤,将她从出神中唤回。桓微怔然转眸,兄长漂亮的桃花眼中似有清盈月光跃动,微启了唇,似想说些什么。不及他开口便漠然打断他:“你不必感激我。”

“我承认,我仍视你为兄,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去死。但也仅此而已。今日救你的是阿父,不是我。望兄长来年龙飞九五不要忘了今日之诺。妹先拜谢了。”

她眉眼清冷淡漠,迤迤然福了一礼婀娜离去。桓晏唇角却漫上一缕温柔笑意。

这个小骗子,她心里终是有他呢。

次日,乾元殿中传出诏令来,立彭城王晏为皇太子,天下震动。

与此同时,桓泌又晋豫州刺史晋陵郡公谢沂为大将军,统管天下兵马,位在丞相之上。内秉国政,外则仗钺专征,是为牵制太子所立。这一回,谢沂没再推辞。

次年七月夏四月丙午朔,桓泌崩于乾元殿,时年五十七。上谥曰宣武皇帝,庙曰太|祖。

四月丁巳,皇太子晏即皇帝位于太极殿,立兄子恺为太子,大赦天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傲世邪神.夫妻

    让仆从去查看自家熊崽子们的相关情况,贾代善端茶抿了一口,侧眸看着高悬着的【待漏随朝墨龙大画】,望着那在海潮云雾中威风凛凛的巨龙,不受控制的就想到了现今的朝局,眉头拧了拧,愈发觉得自己现如今这心飘荡荡的。正思忖着,贾代善听得堂屋外响起的脚步声,尽量面色和缓起来挤出些微笑,看向被丫鬟婆子拥簇而来的妻子—

  • 江湖笑谈壮我中华(上)

    这个鬼子军官石根松原被余九爷触决了,也是人生一大快事。从此这个恶霸在当地被除名,成为围场县的一大英雄。这场战役日本鬼子的一个少佐兵力被消灭,但是学生军也牺牲不少人,几十人的学生军只剩下十几个人。而余府上下的人二百多人只剩下几十人,“哎,这场仗打得不值啊!”余九爷看了看身边的几十人叹了口气说道:“如果

  • 队友他又菜又甜[电竞]第十章在线阅读

    这边,搞定了邬童后,接下来就是陶西。本来,班小松已经打算放弃陶西这个废柴教练,可新来的安主任说,根据学校规章,所有社团都必须由教师提出申请。他又找了班主任白舟,可是白舟说自己对棒球一窍不通,如果他申请的话,一定会被“教条”的安主任否掉的,所以班小松还得去找陶西。班小松有点儿怵。邬童不知道,陶西对棒球

  • 萧真分身修仙传在线阅读第2节

    “看来这一切都是真的,姜瀚辰看着菠萝手机的屏幕一顿傻笑,可这时姜瀚辰不争气的肚子咕咕叫了起来,因为经济上的原因,姜瀚辰已经接近一天没有吃饭了,既然现在有钱了当然不能亏待自己的肚子得去好好庆祝一下。”“随后,便在街口拦了一辆出租车,向百大商城赶了过去因为那里是北林市比较高端的商场,吃喝玩乐应有尽有,以

  • 无限之超神时代在线阅读第8节

    张闵二人正在洞中苦思脱困之法,不觉间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那洞内更是昏幽晦暗。司马云衣本就胆小体怯,此刻更是心神惊惧,不由得靠在张闵身上,呜呜而泣。张闵忙温言抚慰。就在此时,只听得外面一声长啸,接着便是群兽耸动之声。有狮吼虎啸,又有虫鸣鸟啼,那声音此起彼伏,恍若异世。张闵大惑,起身偷移至洞口,向外察看

  • 年轻就该放肆在线阅读第十章

    本来我在眼观鼻,鼻观心,一心一意念请神咒语,忽然,脑海中蹦出一个问题:这里除了我,就没别的正常人了,如果请来了神,该上谁的身呢?这么一想,我便犹豫起来,睁眼一看,发现王乐已占了上风,王旭已被他死死压制住,而且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显然吃了不少亏。不过,这小子平日里老是欺负他弟弟,这时挨两拳也不亏。我见

  • 天地齐鸣之神印第10章在线阅读

    “叮”“营救赵轻语任务变更”“任务奖励:两年修为”“任务说明:杀掉魔修钱千和地府出逃的阴兵恶鬼”“任务失败:赵轻语死亡,水城医院所有人死亡。”——赵轻语呆坐在地,满是泪痕的脸上充满死寂与绝望,这一刻她多么希望会有人来救她,她希望有一个脚踏七色云彩的人突然出现,打败眼前的妖魔鬼怪救她脱离这人间炼狱。“

  • 我在异界有座岛被赶与丢失

    民国3年,北方奉城,名门望族,深夜。。。。。。。富甲一方的高姓老爷高鸿顺偶然得知自己的两个孩子不是自己亲生的,虽有万分不舍还是痛下决心决定将这个不守妇道的女人扫地出门,这个女人他不想多看一眼,一纸绝情书交到了自己姐姐钱红的手上,并嘱咐自己的钱不允许带走一块银元。。。。看完了这封绝情信,女人发了疯的要

  • 网游之天神降临在线阅读第4节

    书房中一个少年坐在案桌后,仔细听着面前暗卫的报告,指尖随着少年的思绪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木叶,有什么情况吗?”少年思索了片刻问到“启禀大人,木叶自从五年前被九尾入侵后,就没有什么大事发生。不过……”“不过什么?”“…………”“说!”“是!”看着少年锐利的双眼,暗卫不禁感到刺骨的寒意从脚底直冲而上,在

  • 平安夜的孤儿之龙吟九嶷

    九嶷山又名苍梧山,属南岭山脉之萌渚岭,纵横两千余里,南接罗浮山,北连衡岳。这里峰峦叠峙,深邃幽奇,令人神往。《史记·五帝本纪》:“舜南巡崩于苍梧之野,葬于江南九嶷。”《水经注》云:“苍梧之野,峰秀数郡之间,罗岩九峰,各导一溪、岫壑负阻,异岭同势。游者疑焉,故曰:九嶷山。”事值秋分,时近晌午,日当正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