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斗罗大陆之宠妹的日常操作第7章在线阅读

2021/4/8 13:53:11 作者:徒步八万里 来源:17K小说网
斗罗大陆之宠妹的日常操作
斗罗大陆之宠妹的日常操作
作者:徒步八万里来源:17K小说网
斗罗同人文~~~主角稍稍妹控,成长的很大动力就是为了保护妹妹,保护身边的人~~穿越党,但无洞察走向的优势~暂不确定是单女主还是双女主,但不可能再多了~

楚尤嫤被刘柔君身边的婆子背回了院子,婆子轻手轻脚的将楚尤嫤安置在床榻上,之后便在旁边安静的守着,等着另一个去叫郎中的婆子。

出了松寿院的刘柔君此刻也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未等郎中过来,楚尤嫤就睁开了眼。

“婆母怎么过来了。”

“傻孩子,我要是不过来,还不知道你竟受了这等委屈。”刘柔君拉着楚尤嫤的手说到。

“劳烦婆母忧心了,尤嫤并无大碍。”彭老夫人那一棍子虽然力道中,但隔着厚厚的棉衣,还不至于打一棍子就能让楚尤嫤晕过去,闭眼晕过去,不过是自救罢了。

“你安心养伤,这事婆母定然给你讨个公道,不能让你平白受人冤枉。”

“不必了,清者自清,尤嫤身正不怕影子斜,婆母信尤嫤便好,至于其他人怎么想,尤嫤并不在乎。”楚尤嫤反握刘柔君的手,真心实意的说到。

这件事要给她讨回公道何其容易,彭老夫人在辈分上压了她这个婆母一头,虽说刘柔君有心维护她,可辈分终究是低于彭老夫人,这件事,要处理不好,不孝的名头说不准何时就落到了她这个婆母身上。

刘柔君待她真诚,她也不能坑害她。

“委屈你了。”刘柔君歉意的说到。

她原本以为自己的儿子当初求娶楚尤嫤是处于喜欢,可是自楚尤嫤嫁过来的这些日子,她算是看明白了,经历了那一场权势之争,她这个儿子是变了,她这个为娘的现在是看不懂了他了。

“你好好休息,婆母不会亏待你的,在彭家,只要有我在,这种事情我是不会允许有第二次的。”刘柔君看着虚弱的楚尤嫤眼神坚定地说到。

“多谢婆母。”楚尤嫤笑着回道。

……

刘柔君出了楚尤嫤的院子直奔彭煜的书房而去。

---

“那老不死的下手也忒狠了些,看看女郎这背,都被打成什么样了。”善书看着善画给楚尤嫤的背擦药,气不过的在旁边说道。

只见褪去衣衫遮挡的背部有一条明显的青紫痕迹,原本光洁无比的背添上这一片青紫,显得尤为吓人且惹人怜惜。

“善书,慎言。”趴在床榻上的楚尤嫤听到善书称呼彭老夫人为老不死的,心中吐出一口恶气。

但还是提醒善书,让她慎言,不然说不准什么时候就祸从口出了。

“嘶,善画轻点,疼。”

善画手中不停,擦药的力度不减。说道“这淤血要揉开才好,不然还不知道几天才能好呢。”

楚尤嫤说不过她,忍着疼痛只得任她去了。

就在楚尤嫤龇牙咧嘴嫌疼的时候,门被打开了。

从门外进来一男子,看见来人后,惊的屋子里的众人连给楚尤嫤盖上被子都忘记了,任由楚尤嫤露着背,而楚尤嫤就算是想给自己盖上被子,也是有心无力,她一动背上的伤就疼痛不已。

谁都没料到,这位男君在多日不踏足这处院子后,在今夜未提前告知的情况下,突然造访。

后来还是善画先反应过来,给楚尤嫤盖上了被子。

可终究是晚了一步,该看的,不该看的,彭煜全都收入眼中。

不动声色的走到楚尤嫤的床榻前,沉声说道“我来。”

“你干什么,没看见擦药吗,出去。”楚尤嫤不想看见他,态度不算好的赶他走。

“给我。”彭煜装作没听见她说的,看向善画手里的药,伸出手说道。

善画犹豫着不想给,但架不住彭煜的威严,最后还是给了他。

“出去吧。”拿到药的彭煜继续说道。

楚尤嫤气笑了,扭头看着他,一个字一个字的咬牙说道“该出去的是你,彭大将军。”

今夜的彭煜也不知是耳朵不好使还是怎么回事,楚尤嫤说的话似耳旁风一般,就是到不了他的耳朵里。

无奈之下,楚尤嫤僵持不过他,让善书善画退下了,今夜她还想早些歇息,不想与他白白耗着。

楚尤嫤揪着被角,到了抹药的这一刻,她却有些想要退缩了,死拽这被角,无声的抵抗。

可楚尤嫤那点劲怎么能比得过彭煜呢,最后还是被彭煜沉默的拽开了。

抹药的时候楚尤嫤受不住了,男人的手劲也忒大了些。

“彭大将军可知何为怜香惜玉?”楚尤嫤不想在他面前喊疼,只得跟他迂回。

彭煜看着那如上好的羊脂玉般的背,面无表情的嗤笑了一声,喉咙却不自然的滚动了两下。

“呵”楚尤嫤没得到回应,只听到了从背后传来的一声轻笑。

这声带着轻蔑的笑彻底的激怒了楚尤嫤。

可是反抗又反抗不过,楚尤嫤只能在口头上出出气。

“彭大将军攻打青州可还算顺利?拿下青州是不是指日可待?”

彭煜凭借着从她父亲那里接过来的兵力顺利的在彭城站稳了脚跟,经过一个月的操练兵力,彭煜现在正向青州进攻,且在楚尤嫤的印象中,彭煜这次攻打青州并不顺利,甚至比较艰难。

他既然不让她好受,那她也不能让他顺心。

彭煜今夜是彻底的不打算理她了,不管楚尤嫤说什么,只管听不见。

擦完药后,直接脱了衣袍,撩开了楚尤嫤的衾被,直接躺下了。

楚尤嫤这下是忍不下去了,更不愿跟他绕弯子了,气呼呼直接推他“你走,这是我的屋子,你回你的书房去。”

彭煜本是背对着她的,被她推搡的烦了,直接将她裹在怀里。

一团火热伴着浓烈的男性气息朝楚尤嫤袭来,楚尤嫤不自在的挣扎了下,没挣开。

楚尤嫤被强势的抱着,推搡的动作也惊得停了下来。

彭煜垂眸看她。

红润的小嘴不再叭叭的赶他走了,彭煜满意一笑。

彭煜看着怀里的安静下来的小女人,凝神细看她的面容。

澄澈的剪水秋眸里倒映着彭煜的面容,女人悄悄染红的小脸似寒冬中含苞待放的娇艳红梅,肌肤赛雪,螓首蛾眉,艳涟绝色。

不过,没等彭煜欣赏个够,那张小嘴又开始不停地说,彭煜有些气躁,直接拉过被子将那个扰人心神的脑袋捂了起来。

来了个眼不见,心不烦。

不过,彭煜没敢用力捂。

楚尤嫤说的正起劲呢,眼前突然一黑,啥也看不见了,意识到自己被捂被窝里了,楚尤嫤当然不能安分的在被窝里待着。

楚尤嫤扒拉了几下就从被窝里挣出来了个头,红着眼红控诉彭煜。

“彭煜,你混蛋 。”

彭煜颇为有韵味的看着那颗从被子里冒出来的那颗脑袋,眼色逐渐深沉。

只听那个发丝凌乱,耳朵通红的女人嘴唇一张一合的骂他混蛋。

彭煜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成混蛋了,遂合着自己的心愿,张嘴咬上了那个泛红的嫩耳朵。

楚尤嫤这下是真的不知所措了,呆愣的看着他。彻底的安静了下来。

这还是两辈子中前所未有的亲密,若是前世,她定会欢喜,可现在,楚尤嫤冷冷的推开他,背过身去,不再挣扎了。

彭煜被推开后,干巴巴的说了句睡觉,也安静了下来。

不过,因着靠的近,背后男人胸腔里有力的砰砰声清晰的传到了楚尤嫤耳中,楚尤嫤听着嫌烦,往里挪了下身子。

正因如此,楚尤嫤错过了男人瞬间沉下来的脸色,以及男人耳朵上还未来得及消散的红色。

相安无事的度过了一夜,彭煜张开眼睛时,昨晚睡在他身边的小女人已经不在床榻上了。

因着睡了个好觉,彭煜心情颇好。

眼神在屋子里环视了一圈,看见那抹在梳妆的身影。

不过当彭煜意识到自己竟然在自己不待见的女子屋里睡了一觉后,彭煜变了脸色,二话不说穿上自己的衣服大步走了出去。

临走前看了眼那个正在梳妆的人一眼,暗骂一声惑乱人心,别开眼不再去看。

察觉到身后人的动静后,气得楚尤嫤将手中的梳子摔在了梳妆台上。

什么玩意,之前看上这么个东西,可真是她楚尤嫤不长眼。

昨晚彭煜的反常她看在眼里,他来这里,定是婆母去找过他罢了。

楚尤嫤不屑一笑,心中暗道,谁稀罕他来不来,她现在巴不得他不来。

……

彭煜在楚尤嫤的院子里睡了一夜的消息不知怎么传到了雪玉院中。

气得正在用早饭的归梦女直接摔了手中的勺子。

归梦女捏紧了手中的帕子,用力的撕扯着,平日里柔柔弱弱的面孔因着嫉恨看起了也狰狞了许多。

“楚尤嫤。”三个字从归梦女口中低低的吐出,伴着无边的恨意。

若不是楚尤嫤横·插一脚,最后与煜哥哥结为百年之好的人肯定是她,都怪楚尤嫤,都怪这个贱人,破坏了她跟煜哥哥的好姻缘。

手中撕扯手帕的力道不断加大,最后帕子不堪受力,竟被撕·裂成了两半。

她到松寿院诉说楚尤嫤的恶行,本意是想让她在外祖母那里受些责骂的,当然,挨了打更好,可谁料到,她被打,竟然还惊动了彭煜去看她,彭煜还在她那里睡了一夜。

楚尤嫤,简直该死。

归梦女恶狠狠的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阿星洛在线阅读第7节

    路上,艾丽卡不断跟人点头示意,年纪轻/轻就是米兰社交的名媛小姐。而且,看她的身材,似乎发育的太过头了,该大的大,该小的小。相当完美,让人根本猜不到她今年才十四岁。两人走进人迹略少的街道。艾丽卡也终于有时间跟凌云聊天。“让我跟你一起,难道不会被别人说闲话吗?”凌云问道。“不认识我的人只会以为你是我的下

  • 从女儿国之中走出的强者之秦鸿羽的过去

    “我去,新手村野怪?”秦鸿羽不由的吐槽了起来,元卫级别,元气并不浓郁,所以,元气是无色的,也没有多大的属性区别,只有跨出了这一步,才能拥有属性元气,但这寒冰兔确实有些过于逆天了,居然在元卫级别,就掌控了元素攻击!“元兽是唯一一个能在元卫级别使用元素攻击的种族,少爷不用少见多怪!”雪影的声音在秦鸿羽的

  • 都市之最强医圣之班导选定(6)

    从梦魇打败校内排行榜第六十名夜云后,全校高年级在查询梦魇身份。随后三天学生会公布,打败夜云的为新入高级教师。学会会长向学院提议建设老师专属修炼区,以免老师占用修炼区台后,剩下的学生不好修炼。于是学院委员会同意了学生会会长请求,决定在教师住宿区北部建设。于今年六月份建成并投入使用。这一个月来,梦魇在原

  • 造梦侍者之第四章

    张无忌看着这些文字和壁画后,一眼就觉得这一定是和郭大侠有关的壁画,张无忌之所以怎么认为是因为其中一幅画上面写着襄阳两字,而且还有一个人拼死守卫襄阳城的样子,还有一个人在制造刀剑的样子,他从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这是记录着郭大侠制造倚天剑和屠龙刀的故事,他真是佩服系统,系统竟然让他带着父母还有义父来看这个

  • [*******卫第八章在线阅读

    两个人都沉默了良久,都有话想说,却又不知道从哪里说起。最后,碧瑶还是受不了这么诡异的气氛了,当先开口道:“喂,到底死了没有啊!没死你倒是给我说句话啊,就是死了,也给我吱一声!”“吱!”曾书书在一边十分无良的笑着,很是顺从的应了一声……碧瑶一愣,然后狠狠的白了他一眼,很是哭笑不得,却不知道怎么回对,最

  • 无限影视之小号狂魔在线阅读第1章

    骄阳似火,酷暑炎炎,正是五黄六月时节。在树木葱翠的林道上,行人寥寥,谁都不愿在这火毒的日头下赶路。忽然,从远处传来阵阵急促的马蹄声,一匹枣红马疾驰而来,马上乘客是一位四十多岁的汉子,此人生的白面无须,相貌儒雅,看上去文质彬彬,但此刻被人追赶甚急,因此额上汗珠颗颗滴落,满脸焦急之色。他胯下的枣红马奔驰

  • [综漫]他们都以为我看不到弹幕突变

    “小子,兽皮怎么卖?”来往人群中下来一人,背着一个鼓鼓囊囊的行囊,在摊位前停下了脚步,一双眼睛里透着商人的市侩。“便宜的很,80钱一张。”裘晏陪着笑,将兽皮抖擞起来,整张兽皮在阳光下泛着微微的光,是上等的皮料。“这皮料80钱贵了些,60钱一张,你这些我就都要了!”温文吱唔了半天,没有说出话来,裘晏看

  • 偷脸在线阅读‘真’赦‘假’赦

    我是一个现代人,前20年我叫郑赦,虽然同学老爱让我帮他们震慑他人,可我觉得我的名字挺好的,这是我爷爷查了老几天的书才定下的,说是保佑我和我命合。我现在想对我爷说,爷你是不是,把奶奶让你给我算命的钱拿去买酒了,没钱才自己上啊,你可把你大孙子害惨了。郑赦真觉得自己冤,因为他已经从真的变假的了,虽然成为大

  • 古墓迷津第9章在线阅读

    看到马丁玲生气的,走出拉批条大门,说在外边等着徐狗。徐狗也不敢继续扯皮了。对着拉老道说明自己的情况,拉老道听到徐狗说的地址,摇了摇头,说自己曾经去过,但是依旧没有解决,让徐狗另请高明。当然临走的时候还是问出来,拉老道道袍,道靴的出处。出门之后,看着在门口等着,自己的马丁玲,说了下拉老道也没办法解决。

  • 辣手狂医在线阅读第10节

    “快来啊,呆在那里干嘛呢?”少女清脆的声音召唤着远边的少年。睁开双眼,看到了涛涛江水,柳枝飞扬,秋日的夕阳,这一切都很美,可却及不上你一个小小的微笑。“我就来。”许兵小跑着追上少女,眼前的她活泼可爱,又是那么的圣洁,只要能远远的陪着她我就满足了,许兵笑着想到。“你怎么那么慢啊,快追上来啊,不等你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