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天月盟合租吧青年

2021/4/8 20:00:46 作者:封剑望江湖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天月盟
天月盟
作者:封剑望江湖来源:飞卢小说网
杨天意痴恋天下第一美女、大夏国公主明月星,自知碌碌无为之身,难以匹配,决定于姑苏起事,建功立业,后在姑苏机缘巧合下救下李伯升,李伯升遂奉其为主。不久,周芷若找到杨天意,告知薛翎被百里山庄之人擒去,乃前往营救。百里山庄内,为救一婢女,失去自身自由,后在少林派苦苦相逼之下,对其许诺,约定两月后孤身赴少室山领死。杨天意救出薛翎后,见明月星最后一面,孤身赴死。后为紫衣少女相救。但自身自由已失,生死系于一发。杨天意最终能否活下来,并完成自己的梦想?天、月终成眷属还是阴阳相隔?(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

《同性婚姻法》通过的第三个月,社会各界的议论之声非但没有丝毫消减,倒是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新闻媒体各大版块仿佛被LGBT群体包了年:“×××当红小鲜肉公开出柜”“×××与×××今日领证”“××和××当街拥吻”……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只要有爆点,能收获高点击量,谁还在乎真相是什么?

时值初秋傍晚,骄阳褪尽,夜色已缓慢降临。

黄景瑜窝在客厅的沙发上,对面墙上的电视里是当红小生陈城和陆枫眠手挽手接受采访的画面。液晶屏微弱闪动的蓝光照在怀里熟睡的人脸上:细密卷翘的睫毛微微颤动,鼻翼有规律地一翕一张,嘴角轻轻扬起,似乎是梦到了什么。黄景瑜保持这个姿势已经两个小时了,手脚已经木得几乎丧失知觉,却丝毫不敢挪动一下,生怕搅扰了怀里人易碎的美梦。

“万一梦里有我呢?”他这样想着,却又不敢笃定。

想着想着,思绪就飘回了八年前。那时候,两个人还是初出茅庐的愣头小子。黄景瑜接触陌生环境时常常会很沉默,生性沉稳,加之在社会摸爬滚打多年,一双眼睛看遍了世间冷暖善恶,使得他并不轻易对外人敞开心扉。而许魏洲则刚上大三,毛头小子一个,随时揣着一股用不完的劲儿。见黄景瑜不爱搭理人,欠欠儿的没事就去捉弄他两下。常言说“不打不相识”,于是一来二去地在剧组俩人很快就熟络了。当然多数情况下都是许魏洲单方面挨揍,毕竟体型压制......黄景瑜当然也不真打,玩儿似地拍他两下,力道轻得怕是连蚊子见了都无动于衷。

于黄景瑜而言,许魏洲恐怕就是一道光,一点一点融化了他内心的防线。要命的是,不知道从哪天开始,这道光自己撺成一团儿,赖在他心窝子里不出来了。你说把他揪出来吧,心里好似没了着落,自己平白地掉了十几斤肉。所以黄景瑜只好任由其在自己心里住下了,这一住就是八年。

八年,一路上流言蜚语,毁誉詈骂,栽赃构陷,两人都手挽手肩并肩走了过来,并且各自在娱乐圈里占据了一席之地。

然而一年前那件事却在两个人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这一年里,谁也不提,谁也不问,可种子却没有一天停止生长,悄无声息地生根、发芽,最终长成一根浑身带着尖刺的藤蔓,紧紧缠绕着五脏六腑,搅动着血肉,直至叫人再也不堪忍受这份锥心的痛苦。

黄景瑜轻叹口气,怀里的人似乎醒了,蜷起毛茸茸的猫爪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抬头看见黄景瑜紧锁的眉头,伸手抚了上去,带有薄茧的拇指从眉心划过眉尾,一遍一遍,抚平了黄景瑜眉间的虑色,却如何也驱不散自己内心的阴霾。

良久的沉默以后,黄景瑜终于开口打破了静滞的空气,声音有些沙哑,略显出些疲惫:

“你……真的决定好了吗?”

“嗯。”

许魏洲在他怀里重重地点了一下头,眼神坚毅,没有闪出一丝犹豫。这让黄景瑜的心底又荡起一层苦楚涟漪,从心头一直蔓延至四肢,刚舒展的眉头复又蜷曲了起来。纵使有万般不舍,也说不出一句挽留的话,他清楚许魏洲的脾气,一旦做了某个决定,就是天王老子也别想改变。

夜里,沉睡中的黄景瑜摸了摸身边空荡荡的被窝,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地猛然惊醒。

阳台上,许魏洲正站在落地窗旁吸烟,琥珀色的月光洒在他赤/裸的上半身,像披着一层朦胧的薄纱。一点昏黄的火星在暗夜里明灭闪烁,身旁的木架子上放着一个透明的烟灰缸,里面已经积满了如山的烟头。

黄景瑜轻轻起身拿着毯子走了过去,从背后包裹住了他,摘掉了他手里吸了一半的烟,轻轻按进烟灰缸里,一缕青烟缓缓轻扬,盘旋,转淡,继而消散在寂寥晦暗的秋夜里,不复存在。

黄景瑜将头埋在许魏洲颈窝,汲取着脖颈处传递而来的如梦似幻般的热度,缓缓地吐气:

“洲洲,最后一晚了,好好陪我睡好吗?”声音里透露出道不尽的落寞。

许魏洲转过身子正对着他,任他抱着自己,感受着头发搔弄颈肩的酥痒,奇怪的是,这酥痒再也撩拨不动他的心旌,他的心,好像已经不会跳动了。

“可能站得有点久,感觉都变迟钝了吧。”他苦笑。

“走吧,回去睡吧。”他抬起僵硬的胳膊,拍了拍黄景瑜的肩膀。

“嗯。”

黄景瑜松开了怀抱,手臂仍是死死圈住他的脖子,分毫不舍得将视线从许魏洲脸上移开。他恨不得将他的面容镌刻在瞳仁里,记得死死的,再也不能忘。夜越静谧他的心就越是清明,令人窒息的恐惧感也就越发真实。他害怕,害怕以后再也不能这样近距离肆无忌惮地看着眼前的人;害怕他越走越远,最终永远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内。

八年啊许魏洲,你怎么就舍得?

黄景瑜和许魏洲再次见面,已经是一个月以后了。

这一个月期间,娱乐圈像是快餐店里翻滚了的油锅,炸了一遍又一遍。两人每日包圆了热搜前五,三方粉丝更是乱作一团,各路媒体记者日夜蹲守在两人工作室楼下,经纪人电话从早到晚就没一刻停过。

然而这两人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再次出现时,已经是《合租吧,青年》的节目录制现场了。

这是一档明星合租的真人秀节目,一共七个明星,一个素人。除了黄景瑜许魏洲之外,还有前段时间刚公开恋爱关系的陈城和陆枫眠,人气小花旦王慕木,当红/歌手李俐,老戏骨沈玉,最后的素人是去年因着别具一格的手艺走红网络的匠人白杨。

《合租吧,青年》是苹果台推出的年度重磅节目,周一周二录制,周六周日在黄金档播出,两周一更。一改常规节目提前录制好几期的惯例。虽然节目制作周期大大缩短,但是因为拥有强大的后期制作团队,所以出来的最终效果并不逊色于那些常规流程的真人秀节目。因为录制时间与播出时间相近,大大增强了观众的参与感,能实时参与讨论。节目组也会根据观众的即时反应迅速调整各种方案,以此不断维持节目的新鲜度。

加上剪刀手的神剪辑,期期都有大爆点,而且热衷请一些大热cp,顶级流量,饱受争议的人物,前两季的收视一直居高不下,远远甩出第二名十几个点。本来苹果台的收视持续低迷,电视台都快垮了,主持人跳槽的跳槽,转行的转行,台长才四十岁脑门就愁得比电视台的台标还光亮。结果就凭着这个节目,愣是让台里起死回生了,可想而知这台节目受重视程度有多么深。

为了提高收视率,导演陈方前两季也曾多次找过黄景瑜,但每次都被婉拒,本来这季他也没抱什么希望,谁成想这回黄景瑜居然主动联系他要上节目,还要当常驻嘉宾,不仅如此,还要带上许魏洲!幸福来得太突然,陈方几度兴奋到晕厥,隔两分钟就得掐下实习导演,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实习导演被他掐得没辙,寻思着你他妈做梦掐我干啥?

黄景瑜和许魏洲曾经在巅峰之时被打入低谷,两人又凭着各自的努力从最底层一步一步爬升上来,经历的磨难自不必多说。随着他们的实力越来越强大,在圈里的热度日益增高,坊间对他们关系的猜测也逐渐增多,已然成了娱乐圈的十大未解之谜之一。

有人说他们是竞争对手,关系相当恶劣,甚至曾经互相派杀手暗杀对方;也有说他们两个合伙卖腐,吸引cp粉;还有说他们私下里一直在一起;更有甚者说他俩曾经在一起过后来分手了,黄景瑜只分到一个滑板……

八年来,两人从未同台,也从未在公开场合提起过对方的名字,更没有任何狗仔手里有关于两人的实料。所以坊间的传闻始终是传闻,所有人都在静静等待着真相被揭露的那一天。

总而言之,只要有他们两个在,这季的收视必爆无疑。

黄景瑜前脚刚到录制现场,就看到许魏洲工作室的黑色保姆车开过来了。一个月没见,理智早已被思念吞噬,经纪人叫了他好几声,他纹丝不动,直直的盯着许魏洲从车上走下来。

怎么穿这么单薄?还好,没瘦,应该有好好吃饭,黑眼圈重了点儿,最近没休息好吗?一连串的关怀想问,到头来却只化作了一个礼貌的微笑,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许魏洲有些恍惚,眼前这个人憔悴的有些不像样子,瘦了很多,颧骨都有些突出来了。眼眶红红的,眼皮又双了好几层,看来没休息好,虽然化了妆仍是掩饰不住倦意,明明脸上在笑,看向自己的眼神却透着一股哀伤劲儿,看得许魏洲心里一阵绞痛,扭过头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朝屋子里走去了。

已经快八年没见过他这幅样子了,再多看一眼恐怕就会动摇自己做过的决定。

“黄景瑜啊,你又何必再这样折磨自己。”

这是许魏洲三年来第一次上综艺节目。

三年前的一场演唱会上,许魏洲结束一曲黑暗边缘,向粉丝们宣布了一个重磅消息。

“吭……”他清了清嗓子,露出了标志性的甜笑,两只小虎牙若隐若现,眉眼一弯,卧蚕鼓的像两个小山包,还是当年那个俊秀美好的少年。

“好久不唱黑暗边缘了哈……差点没吼上去,科科科科。”

“额……其实呢,今天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跟大家说。”

听到这句话,台下即刻炸开了锅:

“卧槽,难不成他要宣布自己结婚了?”

“不是吧”

“啊,别,不要啊呜呜呜呜”

“不,洲洲只能跟我结婚!”

“操!难道他真跟老黄领证了啊?”

“你也真敢想......”

“……”

“嘘……”许魏洲食指放在嘴边,示意大家安静。

“你们还记得我刚出道的时候说过要拿事业供养音乐吗?今年是我出道的第五个年头了,这些年来我一直忙着工作、拍戏,一场一场赶通告,参加不完的活动,接受不尽的采访。其实呢真的没有太多的时间玩音乐,就连弹吉他的水平也退步了一大截。关于音乐,关于初心,我好像已经把他们遗忘在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蒙尘了。怎么说呢,有点本末倒置了。这段时间我想了很久很久,果然我还是没有办法放弃追求音乐的梦想啊。所以,最终我做出了这个决定:最近几年我不会再接戏了,节目也尽量不上,准备潜心搞音乐。”

这次台下并没有像上次一样轰动,反倒都安静下来了,这个消息让粉丝们有点出乎意料地难以消化,反应过来以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偷偷抹眼泪。粉丝们当然支持他做的每一个决定,只不过一想到以后见到新鲜洲的机会少之又少,难免有些不好受。

许魏洲强作镇定的笑了笑接着说:“哎呀,虽然以后你们不会经常在荧幕上看到我了,但这不代表我就消失了嘛。”

听到这,台下抽泣的声音越来越响,这时候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

“许魏洲,你个大猪蹄子,就这么抛下我们跑了,我们想你了怎么办?!!”惹得粉丝们又哭又笑。

许魏洲故作轻松地冲声音的来源方向摆了摆手:“放心吧,退居幕后只是暂时的,等乐队重组了,有了更多的音乐作品,大家就可以经常看到我的演出啦。我向大家保证,这个时间不会太久的,好吗?”

“好!”台下异口同声的回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无所不能第4章在线阅读

    第8章又升级了陈雨琪笑盈盈地站起身来,靠近叶青仔细打量了一番,满意道:“嗯,确实是一表人才,既然你没有ying疾,是个正常男人,也配得上我!”“这样吧,改日我和碧君商量一下,把你娶过门吧!”“卧槽!”叶青差点破口大骂。“你想得美,我可不会和你结婚!”叶青想也不想就拒绝。陈雨琪顿时一愣,然后双眼红了起

  • 我的老师是神算第二章在线阅读

    白云潜独坐屋顶,把下面众人的反应瞧了个真切。等到时间差不多了,这才冒出来,朝下面打了个招呼:“嗨!”众人:“……”薛管家都要疯,这也太吓人了,还以为真被毒死了呢。不过这到底是喝了多少啊,一整壶么?也就他们这种静王府的下人了,一瞬间是大松一口气,颇为有些觉得劫后余生的感觉。这会儿新王妃别说是喝酒爬屋顶

  • 网游之龙行五虎在线阅读第八节

    龙啸云骇然发现,仅仅一招,他体内的真元力,竟然就被抽取了三分之一,也就是说,他只能全力使用三次七探蛇盘枪?当年赵子龙,一枪刺出,几乎没有一回合之枪,一枪就要了别人的命,他哪里会受伤啊?可惜啊!赵子龙有自己一套的运气办法,全力刺出长枪后,通过调戏,片刻就恢复了功力,但是龙啸云还没有厉害的功法,仅仅一枪

  • 神界代理人之探魂(7)

    晌午时分,晓星尘于惜福镇最西边一家小巧的木屋中落座,招待他的正是昨夜带走桃桃的大汉李勇。薛洋是鬼魂不能进屋,就在外面屋檐下席地而坐,竖起耳朵关注屋里的动静。叫李勇的魁梧大汉是镇上的木工,而立之年,威武壮实,他找个干净的瓷碗给晓星尘端上一碗水,拍了拍身上永远拍不干净的木屑,大大咧咧道:“仙长,我媳妇儿

  • 重生之武道之巅第十章在线阅读

    上午的课程结束,明织邀请边慈去学校外面吃牛肉面。店面开了几十年,环境简陋,但是味道特别好,一到饭点,店门外就会排起长龙。同行的还有卢凝思和佟默,边慈跟他们不算熟悉,好在有明织在场,她擅长调动气氛,一顿饭四人行,谁也没有落单。卢凝思是个八卦小能手,上到校长有过几段婚姻,下到门卫大叔暗恋高二某个语文老师

  • 超体之战神崛起中元节

    “八月十号……八月十号……”他惊慌失措的反复念叨着这四个字。“八月十号,不对,不是八月十号,是七月十五!是七月十五啊!!!”说完,他颤抖着双肩,把手机调到日历界面。果然,农历七月十五,中元节…………中国古来有三大鬼节,按日期从前到后排列,分别是清明节,中元节和寒衣节。农历七月十五,恰好就是今年的中元

  • 仙不语第3章在线阅读

    胡一菲眼睛直直的盯着坐在前面的人,像是要盯出一个洞,陆一玖倒不慌张,从头到脚顶着被打量的目光,还在若无其事地喝茶。半晌,她收回目光,放松了身子,懒懒地倚着沙发靠背,“不玩了不玩了,小玖,你就不能给点反应。”有些好笑的说道。反应?抿了抿唇,把手中的茶杯放到桌上,看向正在假寐的人,“要笑的?”。闻声而起

  • 公子别走开第三章在线阅读

    一旁的铁匠不管三七二十一,迈着龙行虎步,到了小弈星跟前,伸出手去抓小弈星,一双手许是因为常年打铁,要比常人宽厚几分,格外有力,给人一种一掌可断山岳的感觉小弈星,闪转腾挪,可不管怎么躲,都躲不开铁匠的一双手,好似被这双手吸住了一般,终究是被提溜起来,扔进了鼎中而和尚在一旁双手合十,突然念了句:“饿了我

  • 我把师兄拉下神坛后在线阅读第6节

    伊磊一路上疯狂地跑着,路过的都是一副看智障的眼神看着伊磊背影,可只有伊磊知道,晚一步就是五条命啊!徐思琪、千颂歌、李思、范文、张佳佳!这五个人中伊磊只知道徐思琪一个人,但!伊磊猜测她们五个就是系统所提醒的那五个要被污染的女生。虽然那五个女生的妆容很浓,穿着也很朋克,但不难看得出,这几个女生实际年龄不

  • 大唐西域少年行在线阅读绝代有佳人

    那一年林青媛只十三岁,她的美丽在雍国已是无人可及,所有前来参加雍国百年建国庆典的人,不管是雍国内的高官世子,还是来自周边各诸侯国的国王亲贵、王孙公子,在见到她的第一眼都是惊呆,然后再也移不开目了。他们纷纷打听,那个衣着最精致,仪容最优雅,神情最可人,美得光明夺目,让人神往痴迷,最美丽、最纯洁、最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