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与小怪物一起逃生之战斗型女汉子

2021/4/8 17:31:07 作者:烦龙龙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与小怪物一起逃生
与小怪物一起逃生
作者:烦龙龙来源:晋江文学城
新文:不当抱枕就得死【狼人杀】,腹黑鬼畜芝麻馅汤圆攻X直觉强超有钱多才多艺画家受,希望喜欢,鞠躬!规则是,带着绑定的小怪物,通关游戏九次即可重生。向迦聪明反被聪明误,被小史莱姆绑定。副本中,小果冻轻松干掉高级怪,得意邀功。向迦默默鼓掌,对着熊孩子捧得更加真心实意。然而,熊孩子越大,破坏力越强。向迦面无表情:我刚放这里的晶体呢?潇洒帅气,肩宽腿长的帅哥立刻变回原形,试图卖萌:“我,我吃了。”啪啪啪!史莱姆大哭:“迦!迦!你为什么要打我脸!”向迦:…………你臀.部在哪里?史莱姆委屈屈的转身,露出另一

如果不是纪齐辰和叶子轩的姓氏不同,我真要怀疑他俩是亲兄弟了。

不但吃饭选得饭店一样,就连点的菜都差不多,这是打算害死我呢?还是打算馋死我?

上来十多盘菜,基本全部都带着红艳艳的颜色,看的我是心越来越凉。

菜一上齐,大伙拿着筷子就开始乐呵的开始吃起来。

我这眼睛瞅了半天,才默默的在一片通红中找出了个开水白菜吃。看着旁边吃的红光满面的同事们,我深深的感受到什么叫同人不同命。

“这道辣子鸡丁挺不错,小西你多吃点啊!”陶园园热心的帮我夹了几个辣子鸡丁,我看着香嫩可口的辣子鸡丁,正犹豫到底是要命好还是满足食欲好的时候。

“大家都别拘束,这顿饭吃的最少的,今晚回去陪我加班。”纪齐辰此话一出口,效果十分显著,平日里一上饭桌就跟拼命似的撸袖子开吃的女同事们,瞬间都自动切换成了淑女模式,一个个细嚼慢咽,恨不得今儿只看着不吃了。

一顿饭吃下来,在座的女同事几乎都没吃多少,只有我拿出了舍命陪君子一扫千军的豪迈,一举将眼前所有的菜消灭干净了。

吃饭的时候,不知是谁问起了纪齐辰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的问题,我正低着头扒虾,没理会纪齐辰回了什么,心里倒是不耽误感叹着这帮女人的直接大胆。

想想我那个时候那么疯狂的迷恋纪齐辰顶多也就在他四周收集点情报,真凑到他面前,反而问不出什么了,只是一双眼睛盯着他那张脸,就能花痴几个小时。

还真是没见过市面的很啊!

正当我感慨人生的时候,突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到了我这里。

我小心的擦了擦唇上沾到辣椒油,心下正琢磨着,这帮人干嘛突然用一副看伟人的眼神看着我的时候?

陶园园啪的一声拍的我整个后背都瞬间麻痹了。

“莫小西,没看出来啊,你还是和纪总经理一个大学毕业的校友呢,真是厉害啊!”

我抚摸着我受伤的后背,干笑了两声,敷衍道:“不过是运气好罢了。”

“莫小西就是谦虚啊!”旁边一个同事笑呵呵道。

我没再说话,倒不知道纪齐辰怎么突然把我们是校友的事儿说出来了。

从我这个角度看去,西装革履的某人坐在人群中也是很容易一眼认出,还是那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那唇角勾起的笑意带着几分疏离,看到我之后,很自然的夹了一口菜,好像我们之间真的就只是曾经的校友那么简单一般。

我记不清是哪本小说里写过这么一句话,薄唇的男人多薄情。

大约纪齐辰也是这样吧?只是从前情人眼里出西施,我便只顾着看这张脸,哪里注意那双唇的薄厚?

李月颖常说我大学的时候之所以最后被纪齐辰嫌弃并且抛弃掉,主要原因就是我总是如狼似虎的盯着他的脸看,纪齐辰多半是被我看的怕了,所以最后才会选择弃暗投明。

这个说法我确实没法反驳,倘若说高中的时候我还尚且存着一点对纪齐辰文采头脑以及内涵的崇拜,而到了大学以后,连升学压力都没有了的我,没直接吃干抹净纪齐辰已经算是矜持了,哪里还顾得上眼神?再说了让一个饿了好几年的人,整天盯着那块朝思暮想的肉,琢磨着红烧好,还是清蒸好,眼神哪能不如狼似虎?

“哎,对了,既然纪经理和小西是一所大学毕业的,那纪经理听说过小西的那位极品前男友吗?”正当我觉得大家注意力终于要离开我的时候,陶园园这一句话,就跟一个棒槌一样,瞬间砸在了正在吃小龙虾的我的脑袋上。

我把头低的不能再低,心里恨不得把陶园园这个祸害千刀万剐。

“前男友?没有听说啊。”纪齐辰面不改色的模样,让我自己都忍不住怀疑,我的前男友是不是真的另有其人。

“好可惜,我还以为纪经理你认识呢,今天听小西说了不少,但后来再想问,小西又不肯说了。”陶园园满脸失望的说。

我心里直擦汗,抹黑纪齐辰,分分钟我能说出三百六十种方式,七百二十个花样,九九八十一样不同的悲惨结局,实在不是我不想说,只是我的心里素质还没有好到当着当事人的面去抹黑他。

“那个,我身体有点不舒服,先走了,你们继续吃吧。”没等纪齐辰再说什么,我像是逃命一样的离开了。

如果李月颖在这儿看到我这么慌不择路的跑出来,一定会大骂一声怂货。

其实当年没遇到纪齐辰的时候,我觉着我离怂货这两个字还有一段距离,起码也是女生中的女汉子,女汉子中的战斗型女汉子,也算是手能挑,肩能抗,危急时刻还能耍上几把刀的人物。

不过自从听说纪齐辰喜欢的类型是小鸟依人,我对这些身外之物的高端技能就看淡了,安安分分的以170的身高艰难的装起了小鸟依人。

装怂装的时间长了,也就变成了习惯,以至于到后来的某一天我突然发现我真怂了。

知道纪齐辰劈腿的消息以后,若是按照我从前的战斗女汉子性格那就应该扯着纪齐辰的衣领狠狠的抽他几个耳光,然后甩给他几个硬币,潇洒的对他说上一句:“不用找了,你虽然不值这个数,但姐姐今儿高兴,剩下的钱赏你了。”

可我怂惯了,最后竟然就灰溜溜的走人了。

枉费上帝给了我长得跟个馒头一样的脸,却成天装包子,倒也活该被狗咬了。

刚走出饭店大门,我的肚子就突然开始疼了起来,我捂着肚子挪着走了几步到了饭店旁边的角落里,才蹲下身子,就觉得整个胃都火辣辣的,连带着牙也开始隐隐作痛了。

看样子这家的辣椒不是假冒伪劣产品啊!我疼得快晕厥的时候还不忘在脑海里给予了这家店一个大大的赞。

“当啷。”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一元硬币。

一个小孩蹦蹦跳跳的跑回到他妈妈身边:“妈妈,妈妈,我刚才给了那个乞丐一块钱。”

乞丐?!

我虽说没穿金戴银,但也不至于算乞丐吧?

我挣扎着拿起地上的一元钱:“喂,我不是乞丐,你的钱赶紧拿走!”

我刚要站起来,胃像是被刀活生生割开了一般,让我瞬间没了力气,硬币落在地上,我也不得不蹲下身体,捂着肚子。

“你这是兼职?”一只手拾起了硬币,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的样子,让我想起了从前。

当初在高中的时候,我每日望榜兴叹,想着怎样才能打破君住长江头,妾住长江尾的局面。

那一天又是每月一次的发大榜日子,我手拿着一张试卷正考虑是不是能贿赂一下倒数第二那位,哪怕让我上一次位也好啊。

纪齐辰忽然走到了我面前:“老师说要先进带后进,你有什么需要问我的吗?”

我拄着下巴本来是想要问纪齐辰你介不介意你女朋友是倒数第一?但又怕这么唐突的问过去会让纪齐辰一个没有情感经历的优秀少年不知所措。

于是善解人意的我果断的决定换一个比较符合我积极向上的少女身份的问题,低头看了看自己满江红的卷面,想起了这次位居纪齐辰下面的那位考了98分。

“你说怎么才能得98分?”

纪齐辰挑眉,没费多少时间:“答错一个选择题就可以了。”

当年学霸和学渣好像已经奠定了如今上司和职员的命运?

从记忆里走出来,我在内心叹了口气。

“如果我说其实这才是主业,当职员才是兼职,你信么?”忍着肚子的疼,我看向纪齐辰,昏暗的路灯照在他的脸上,我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究竟是嘲笑还是可怜,不过到底是什么我也不那么在乎了,我现在只希望他赶紧离开这里。

没有哪个前女友愿意在前男友面前丢脸,即便是我这个脸皮比馒头都厚的人也是不愿意的。

正当我以为纪齐辰终于离开了的时候,眯起眼睛想要瞧瞧他离开的背影。

“打算几点下班,然后去你兼职的地儿加班?”

几年不见,当年的学霸变成了苛刻的资本家,也学会了无耻的打压劳动人民了。

“你……”还有没有人性了?!没等我把话说完突然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唔……”

吐的时候我有意的往纪齐辰身边凑了凑,意思就是希望他能有点自知之明赶紧离开,却没想到他却出奇的意志坚定压根动也不动,我却没时间再回到原来的位置,再忍不住,豪爽的吐了个干净。

等到吐完,才看到纪齐辰那白色的衬衫上被溅到了不少秽物,我心底虽然有种大仇得报的小快乐,但忍不住又有一点担心。

纪齐辰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毛病,就是洁癖。

还记得我千方百计跟父母表决心后终于如愿以偿跳级到了纪齐辰班上的那一年,正赶上学校每两年举办一次的运动会。

那时候我刚跳级到纪齐辰的班级,正预谋着怎么对纪齐辰开展有效的攻势,然后扫除所有挡在前面虎视眈眈的女生并且一举拿下他。

隔壁班的班花就已经按耐不住经常隔三差五的过来找纪齐辰,其实我更喜欢用“骚扰”这个词来形容这个女生来找纪齐辰这件事,总之那次运动会她似乎有了想要一举拿下纪齐辰的意思。

那次运动会,那个班花报了800米的长跑。一路跑下来,却没接别人的水,直直的走到纪齐辰旁边,伸手就要拿纪齐辰手里的水:“口好渴,能借我喝一口么?”

那运动后微红的面颊,如同初绽的玫瑰,怕是任何人看了都会忍不住怜香惜玉吧。

就在我抑制不住想要用身边浇花的水管将这个女生冲跑的时候,纪齐辰掏出了10元大钞,指了指不远处的小卖店,那个班花面色瞬间黑了下来。

而后呢,班花之所以为班花,当然不止是胜在一张脸,还是要有锲而不舍的精神。

拿着一瓶水回来的班花,几步走到了纪齐辰身边,佯装被东西绊倒,顺势就要往纪齐辰怀里扑。

眼看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我的心也不由的吊了起来,恨不得张开双臂大喊一声:“放开他,让我来吧!”

千钧一发之际,纪齐辰一皱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起身让出了位置,直接让班花稳稳的摔在了地上,那摔到地上后发出的声音非常实惠,让我不由的怀疑那位班花的尾椎会不会骨折。

说起来那个班花也算不屈不挠,前两次的失败愣是没阻止住她作死的脚步,运动会初秋的天,她就穿了个小吊带在操场上走来走去,倒是吸引了不少男生的眼球,却独独少了纪齐辰。

走了半天,见纪齐辰的目光并不在她身上,班花咬了咬唇,又凑了过来:“好冷啊!”

我觉得就这么一句,如果是别的男生就算不脱衣服给班花,起码也会邀请班花坐过来,顺便搂抱一下吃点豆腐。

而纪齐辰看了一眼班花,把自己放在袋子里的衣服往自己身上一穿,一句话也没说,就任凭班花在旁边风中凌乱。

大概那个班花到毕业也没想通自己的魅力为何在纪齐辰身上失灵,其实真正的原因,不过是纪齐辰有洁癖,不喜欢把自己的东西外借,更不愿意让一个刚跑的满身汗的人倒在自己怀里。

想起从前那个班花只是想倒在纪齐辰的怀里,就被摔的那么惨。

这次我把纪齐辰的衣服弄的这么脏,他现在是不是已经在考虑要把我五马分尸,然后在弃尸荒野?

正当我暗暗思考是不是要跟纪齐辰求个安乐死什么的。

旁边传来纪齐辰的声音。

“我送你去医院。”

“我没事,一会就好了,你先走吧。”我蹲在地上,不去看纪齐辰。因为我觉得在我把他这么大大方方恶心了一番后,他还会那么好心送我去医院,而不是直接去火葬场,这反常的现象实在太让我放心不下了。

“如果你真没事,不需要去医院,我们就去加班。你最好快点决定,不然今晚的工作可能要通宵。”

“……”

大概是疼得太过厉害,我心底竟还有那么一丝幻想,比如纪齐辰强硬的给我来个公主抱把我抱上车什么的,可是我却万万没想到纪齐辰会说出这么一句丧心病狂的话来。

周扒皮其实是他亲戚吧?

******

最后我还是选择了去医院,最起码我临死前还能跟医院里的医生和护士说说临死感言,而不是跟纪齐辰死磕到底。

“咱们能不能换个医院……?”到了医院,我抬头一看诊所名字:中元医院。

忽然想起李月颖说过叶子轩在那家诊所是兼职牙医,真正的本职是在中元医院当医生,这要是被叶子轩看到我现在这副模样,我都可以想象出他要怎么挤兑我了。

估计第一句就是:“想我就过来呗,何必把自己弄的这么惨。”

纪齐辰显然是不能理解我的心里,一挑眉:“想去别家的话,至少要开半个小时的路,你付油钱?”

我翻了个白眼,本来也想豪迈的把钱包往纪齐辰脸上一摔,老娘,有的是钱,请你喝油都没问题。

可刚把手往兜里一伸,才想起今天出来就带个公交车钱,为了一会能顺利回家,我也就只好悻悻的放弃了拿钢镚砸纪齐辰的想法。

跟着纪齐辰往医院里走,心里暗暗祈求着,老天爷保佑,叶子轩一定不要在啊!

可惜,怕什么来什么,才刚走两步,就听到对面一声:“莫小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国:从亭长开始打卡之第七章(7)

    动不动就亲一口,苏晚晚不放心特意嘱咐了姜承湛几句:“湛宝,一会到我父母家,不能老是抱着我,更不能亲亲,知道吗?”姜承湛挠了挠脑袋,有些小委屈:“你不喜欢湛宝亲你吗?”“不是啊,”苏晚晚舌头不太好使,这事当着外人的面怎么说啊?可是不说一会就到父母家了,哪里还有机会叮嘱。“那个,李叔叔,”苏晚晚忽然跟前

  • 清醒梦之逆袭抖M大少爷(五)(5)

    “易姨娘,到了。”翠儿的声音让瑾瑜收回了思绪,看着面前的大厅。正厅的主位上只坐着一个长相温婉的女子,川府的当家夫人,温兰。已年过四十的温兰,脸上看不出一丝岁月的痕迹,保养得非常好,反而多了几分成熟优雅的韵味。另外在靠近正位的左手边也坐着一个女人,如果说温兰是养在温室中的兰花,那么这个女人就是长在山野

  • 他携漫天星光而来之神兽蛋(跪求收藏与鲜花)(7)

    “第二件拍卖品黄阶上品武器赤胆银枪,此加成火属性武技,提高攻击力,具有破防之效,增加武者自身战斗力,拥有此枪越阶挑战也不无可能…”花不语再次介绍道。凭借诱惑魅力与其出色口才,台下又是一片骚动,竞价声络绎不绝,最终以3200金币被一个大胡子用枪的成名高手拍下。接下来黄阶中品功法《烟波寒霜》被三大家族之

  • 论骚,我是认真的在线阅读第九章

    就在克莱夫一步一步被拖往海里的时候,一双大手抓住了他的腰克莱夫回头看去,惊讶地发现来者是萨卡斯基这是他没想到的,而在他身后的则是波鲁萨利诺三人一同用力,才堪堪与那只海王类达成了平手,互不进退泽法见此也是拦住了正欲上前的多拉格还有其他学员,然后对着三人笑着说到“你们!要是被鱼拖下去的话,回去训练照着地

  • 重生空间之如意妾在线阅读第8节

    此时公交车也紧急的刹车,让杨辰一个踉跄差点摔下了座位。“大....大家快....”公交车司机的声音响了起来,不过还没有完全说完血肉撕裂和玻璃破碎的声音响了起来。一大滩鲜血出现在了公交车的车前。那是一只什么样的利爪!足足几十厘米长的狰狞骨刺长在爪子前面,探进公交车的手有两米长。而那只利爪直接将司机的身

  • LOL之我是厂长之第九章

    楚一将马车停在了悦来客栈前,对迎出来的小二丢下一锭金子,面无表情的道:“客栈被我家小姐包下了,不要让人打扰,伺候好了,还有你的好处。”马车内的楚悦兴致勃勃的听着外间的事,想着:我这算是装逼呢装逼呢还是装逼呢?小二瞅了瞅手中的金子,哎呀妈呀,还真有人用金子呀!!!又瞅瞅柜台后的老板。那老板盯着金子两眼

  • 念及而热疾驰的人

    我在跑。跑过士兵们的时候看到他们脸上的泪。这让我的心情忽然很好。我应该没有做错事。教官,你平时为人真有人缘。·加速的感觉并没有那么难。就像是运动会上起跑那样,只是,我的目标是慢慢落下的刀刃。穿过一排排几乎静止的士兵们,让我感觉到好像在看兵马俑。我越过士兵,直直地跑上高台。看到刀刃带起来的绳子在半空中

  • 腹黑哥哥惹上奇葩妹妹在线阅读第一节

    大燕王朝三十六郡,每一郡的地域都有万里之遥,能够担任每一郡的郡守与郡尉的皆是当世最顶尖的大儒以及最强横的武道修炼者。大燕外有四敌:东夷、南蛮、西戎、北狄。内有佛道昌盛,蛊惑百姓,藏匿大量的逃亡武者;又有世家大族与朝廷分庭抗礼,把握本地的权力;还有无数武者视朝廷于无物,祸乱天下。立国千年的大燕王朝已经

  • 曲中人在线阅读第2章

    “挖槽,不是钱啊这,0.7节操币,这踏马可以用来干嘛?”孟宇大叫起来。财神:咦,这里怎么有个不认识的人东海龙王:凡人么,怎么可能进到我们神仙聊天群孟宇:挖槽,我就点了个更新就进来了,不关我事啊财神:小伙子手速蛮快,竟然抢得过我们神仙孟宇:那是,哥天天练习练出来的(滑稽)财神:加个好友?孟宇:哇,神仙

  • 请对我负责GL伏羲女娲到来,吾要创人族(求鲜花求收藏)

    三个葫芦就这样被三个洪荒大能瓜分了,留在原地的是那株叶子都全部掉光的光秃秃葫芦藤。王凯想了想爬行过来,用自己的尾巴将葫芦藤蔓取了下来。又想了想再次将先天葫芦藤根部挖了出来。那三个葫芦因为要成熟,死命的吸收葫芦藤的养分,导致这葫芦藤根部也是枯萎的差不多了。王凯倒不是觉得这葫芦藤根部价值连城,而是那葫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