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娱乐:我老婆真是大明星第三章

2021/4/8 18:08:23 作者:向往小白白 来源:飞卢小说网
娱乐:我老婆真是大明星
娱乐:我老婆真是大明星
作者:向往小白白来源:飞卢小说网
身穿,江曲重生平行世界,成为了千达,企鹅,阿狸的背后掌权人。一次意外,江曲代替朋友相亲结识陈玉琪,激活男人公敌系统。从此之后江曲走上了让男人羡慕嫉妒,让女人爱慕眼热的公敌之路。从《倚天屠龙记》开始,江曲和陈玉琪组成的“曲琪CP”公然洒狗粮,秀恩爱,让观众直呼我不活了,要杀狗了!!江曲爸妈:儿砸,你小学同学前天都结婚了,你找到女朋友了吗?江曲:老爸老妈,明天我就带你们儿媳妇回家吃饭,我女朋友她是大明星……”(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KP] 我roll个点看看那个班主任多少岁。

<骰子女神> r1#1d60~30 班主任

<骰子女神> 结果:[36]

[KP] 那一个穿着高跟鞋的女老师匆匆赶了过来,年龄30多岁的样子。

[KP] 她看见你就在班级门口掏出猪肉炖粉条吃着菜,脸上对你露出了一丝嫌恶的表情。

[KP] 就连看似宠辱不惊的黄粱都对你的行为感到了奇怪。

[巣土朝] 我不理她,我要把猪肉炖粉条吃完。

[KP] 女老师很快收起了她多余的表情,原本想朝你伸手的动作又收了回去,并且默默退后了两步。

[KP] 她保持礼节性的微笑:

[女老师] “你就是校长的子侄巣老师吧?”

[KP] 你要继续吃你的猪肉炖粉条吗?

[巣土朝] 我随便肯定了一下因为我还没吃完。

[KP] 行。那你看见黄粱朝班级里挥了挥手,迎来了班级女生们的惊叹后,礼貌地朝你们告别。

[KP] 他本来想对你说什么,看在你在吃东西,于是就离开了。

[KP] 女老师在等你吃完。她很想把你丢下不管。

[KP] 但你是校长的子侄,关系户,她没法子。

[巣土朝] 行,那我吃一口把剩下半锅都吞了

[KP] 她看着你嘴边的油渍,看起来对你更嫌恶了。

[巣土朝] 擦擦嘴问她是谁。

[KP] 她向你递出了一张纸巾。

[巣土朝] “谢谢漂亮姐姐。”

[KP] 她硬邦邦地告诉你她姓高。

[KP] 她看起来并不想理你。

[KP] 但是还是出自于对于丢失饭碗的担忧,简单告诉了你,她是一个语文老师,作为她的助教你需要做的作业批改和课程备案试讲的相关工作。

[巣土朝] “我新手上路很多事情需要老师担待担待呢。”

[巣土朝] “我想了解一下班上学生的情况高老师您看方便吗?如果可以想看一下班级名册。”

[KP] 高老师看起来并不是很乐意,但还是带你到了办公室。

[KP] 你们的办公室就在这一楼。

[KP] 她掏出了班级名册给你,这个班级人数并不多,只有二十个人的样子,并且还有三五个人请了病假。

[KP] 你可以扔一个侦查,但我觉得你不行。

[巣土朝] 俺要roll侦查。

<骰子女神> KP 进行侦查鉴定

<骰子女神> D100=11/25 困难成功!

[KP] ??????????????

[巣土朝] 我可以。

[巣土朝] 谢谢骰子女神。

[KP] 我服了。

[KP] 那你看到,这个班级名录册显然是新打印的,散发出一股油墨味。

[KP] 除去了标注病假的学生,这个名录册上面没有常见的成绩、点名签到等数据。

[巣土朝] 那我想询问一下成绩的计算方式。

[高老师] “我们是注重德智体劳发展的全面学校,所以我们不会记录和公布成绩。”

[KP] 高老师客气地告诉你,看起来她还是对于你站在班级门口吃猪肉炖粉条的行为耿耿于怀。

[KP] 这叠班级名录册后面还有一些学生的相关个人信息,比如身高体重联系方式家境等等。

[巣土朝] 那我问她要不要来一点猪肉炖粉条。

[KP] 她婉转地拒绝了,并且你敏锐地察觉到了她对你更加疏离了。

[KP] 而且你还注意到,右上角有一个填表人。

[KP] 那个填表人的名字是一个学生,叫做何文虹。

[巣土朝] 那我要问一下这个学生在班上是什么身份?

[KP] 高老师的脸色在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转好了很多:

[高老师] “啊!你说何同学啊!他是我们班的班长,一个非常热心的好孩子。”

[巣土朝] 俺要瞄一眼他的个人信息,一边听高老师讲。

[KP] 你有没有什么相关的技能?

[KP] 高老师可能不会让你翻阅具体某一页。

[巣土朝] 这么严格的吗。

[KP] 因为高老师对你的观感很不好,要不是你是校长的子侄,你已经被她喷的狗血喷头了。

[巣土朝] 我还要请她吃猪肉炖粉条呢,怎么能这样呢?

[KP] 哪个实习老师这么干的啊。

[KP] 你投个幸运,看高老师会不会察觉到。

<骰子女神> KP 进行幸运鉴定

<骰子女神> D100=23/60 困难成功!

[KP] ????????????

[KP] 骰子女神你背刺我!!!!!

[巣土朝] 骰子女神我爱你!!

[KP] 于是你偷偷翻到了班长的那一页,高老师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于是她没有发现你的小动作。

[巣土朝] 赞耶。

[KP] 你看见黄粱同时是这个年级的学生级长,成绩优异。

[巣土朝] 赶紧瞅瞅。

[KP] 上面有贴他的照片,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文质彬彬的男生。

[KP] A屁屁我想想……大概也要有60多了。

[KP] 他的家境也很好。你懂的。

[巣土朝] 星,玛德有钱人。

[KP] 上面有他的电话,你记忆力咋样?投一个智力吧。

[巣土朝] 我康康。

[巣土朝] 80。

<骰子女神> KP 进行智力鉴定

<骰子女神> D100=90/80 失败!

[KP] ??????

[巣土朝] ???

[巣土朝] 世界真奇妙。

[KP] 那你没能记住他的号码。

[KP] 高老师已经挂断了电话。

[KP] 现在是午休时间,你还要做什么吗,不然高老师就要礼貌地请你在自己的办公桌待着,她要去吃饭了。

[巣土朝] 那我随便答应了她一下。

[巣土朝] 俺要留在办公室看看有什么宝贝。

[KP] 她把你手上的小册子拿走了,并且锁了起来,拿走了钥匙。并警告你不要乱翻乱动。

[巣土朝] 那这时我在办公室。

[巣土朝] 我要

[KP] 你要做什么?

[KP] 我警告你,办公室还有别的老师在。

[KP] 虽然都是马赛克脸。

[巣土朝] 我要找个老师问问学校食堂有没有猪肉炖粉条。

[KP] ?????

[KP] 你确定吗?

[巣土朝] 确定啊。

[KP] 你随便找了一个马赛克脸的老师,问他食堂有没有猪肉炖粉条。

[KP] 他奇怪地看了你一眼,你不用roll心理学都能感觉到他在心底骂你这是一个神经病吧。食堂有卖什么就不会自己去看吗。

[KP] 他告诉你有的,然后礼貌地请你松开手,他有别的事情要做。

[巣土朝] 那我也要去食堂恰饭。

[KP] 妈的你不是吃过了吗。算了算了。

[KP] 正当你准备找人问问食堂在哪里的时候,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小姑娘跑了进来。

[KP] 她跑到了高老师的座位上,探了探头,巡视了一下好像办公室里面没有看见高老师。

[KP] 于是就把手上的一沓作业就放在了高老师的桌上。

[KP] 她看到了你,“咦”了一下,跑过来问你。

[小姑娘] “不好意思,老师您是刚刚在我们教室门口由学生会长带过来的那位老师吧?你是我们新来的语文助教老师吗?”

[巣土朝] 我点头称是并询问对方身份。

[KP] 她朝你开朗地笑了笑。

[小姑娘]“我是我们班的学习委员啦,也是高老师的语文课代表。”

[梁玉] “我叫梁玉,怎么称呼老师呢?”

[KP] 你记得梁玉这个名字在刚才的名册上看到过。

[KP] 要得到进一步的信息,灵感。

<骰子女神> KP 进行灵感鉴定

<骰子女神> D100=6/80 极难成功!

[KP] ???

[KP] 差一点大成功,吓死我了。

[KP] 那行吧。你不但回想起了刚才黄粱在门口挥手的时候梁玉也挥手回应了。

[KP] 你还觉得梁玉的脸和黄粱的脸有些相似。

[KP] 并且想起你随便一瞥看到了梁玉的资料里面相关的家属列表,有黄粱的名字。

[KP] 他们是亲兄妹。一个随父姓,一个随母。

[KP] 你意识到黄粱说自己对高二c班并不了解这件事情一定是谎言。

[巣土朝] Yadaze !那我要打电话威胁他!

[KP] ????你要做什么??

[巣土朝] 我要先询问梁玉有没有兄弟姐妹,因为她让我想起了我的妹妹。

[巣土朝] 如果不是出车祸应该和她一样大了吧。

[KP] (无中生妹可还行。)

[梁玉] “……啊,我很抱歉,老师这么帅的话妹妹也一定是个美人吧。”

[KP] 她看起来有些歉疚,对于让你想到了一些伤心的回忆。

[梁玉] “我有一个哥哥,老师也见过他了,要不要猜猜看他是谁?”

[KP] 我假装试探着说出黄粱的名字,并确认是不是。

[梁玉] “!这么容易发现的吗!”

[KP] 她看起来有一点点沮丧,随即狐疑地看着你:

[梁玉] “老师你该不会是演我吧?早就知道了?”

[巣土朝] 我说他们长得很像,然后说你们俩名字也很有共同点呢,老师想起皮皮鲁和鲁西西里父母也是以类似的方式给孩子命名。

[巣土朝] 老师只是看见你们可爱的名字猜的啦。

[KP] 小姑娘听到了以后松了口气,然后告诉你因为哥哥太优秀了,所以让她这个妹妹很苦恼。

[梁玉] “每年我都要替他转交一堆情书!”

[KP] 梁玉看起来有一点生气。

[梁玉]“大家都是因为哥哥才想和我做朋友!”

[巣土朝] “哈哈,真是青春的感觉呢,”我关切地看着她,“怎么会呢,虽然你哥哥的确很优秀,可你这么可爱,高老师也器重你,也一定有很多男孩子喜欢你吧。”

[巣土朝] 我要问她她和哥哥相处的怎么样,关系亲密吗?

[梁玉] “老师别误会,我并不讨厌哥哥。说是亲密……亲密这个定义也很难讲吧?毕竟家里很有钱,我和哥哥也没有什么权利上的冲突,这对我们这样的家庭来说,能够称得上关系亲密吗?”

[梁玉] “肯定和老师和老师的妹妹不一样。”

[巣土朝] “哈哈,亲密是要互相之间的牵挂哦,就像老师这么长时间也忘不了老师的妹妹——没有矛盾是很好的,不过梁玉有什么烦恼也可以和老师讲哦。”

[巣土朝] 我要告别她去上厕所。

[KP] 她乖巧地答应了,并且和你告了别。

[巣土朝] 我要走进男厕隔间,掏出锅还有匕首——真是受不了这具化身啊,一直叫嚣着饥饿和想吞噬,刚才一直被各种各样的事拦着早就要受不了了,差一点就想直接吸收了面前的蝼蚁呢。

[KP] ????????????

[KP] 您要干嘛?

[KP] 您他妈是谁?

[巣土朝] 随手把拿出的物件塞进身体里。

[KP] 靠。

[巣土朝] 物件被吞噬到虚无里面了,但还不够。

[巣土朝] 按那封来信说的——蝼蚁会给我最棒的祭祀……真是期待啊。

[KP] 您克苏鲁神话不是0?

[KP] 您别给我玩神,万一崩了我这里得改设定您是啥。

[巣土朝] 你日语读一下我名字。

[KP] ????

[巣土朝] 第一个字不知道怎么读的话。

[巣土朝] 第二个字音读。

[巣土朝] 第三个字训读。

[巣土朝] 巣(す) 土(と) 朝(あさ)。(发音为:斯托阿撒)

[KP] 阿撒托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在地球当岛主残酷现实

    雄鹰翱翔于万里晴空,透过白皑皑的灵气,俯瞰可见整片魂王大陆那壮阔的山河。谁都不知道这片土地经历了多少年之久,只知道这片大陆分为三大帝国。分别为东夏帝国、罗欧帝国、圣堡帝国。三雄分据,偶然会有大小战争,各国关系分为紧张,三国之间乃是一片荒芜,荒无人烟,有的只是四处流浪的野兽与战争留下的尸体。受上古诸神

  • 穿书不易拉练

    “学姐,你认识淼淼吗?”柳娅大概是走得无聊了,找个话题问着平歌。平歌看她:“嗯,认识。”柳娅拍拍自己胸口,笑道:“我和她是一个宿舍的。”“她发,”平歌只说出这两个字,本来是想问她发烧的,结果就听教官那边吼了一嗓子,看样子是要唱军歌。一时间,带头起调的,合唱的,歌声此起彼伏。五连教官从队里叫出一个高个

  • 坐等病娇反派死后守寡[穿书]在线阅读长琴和他的小懒

    夜色深沉,天空乌云密布,一阵狂风灌进街边的客栈里,冲开了几扇窗。“要下雨喽”掌柜的停下盘算账目,一一合紧了窗扇。文石仙端坐在客栈的一角,悠闲地抿了口酒。亏得下界前恰听到天界同僚几句闲话,道今夜雨神在此布雨,这才延了归程,在此处落脚。文石仙乃天界仙乐府一乐师,虽法力不算高强,但于乐理颇有造诣,故而常伴

  • 第二银河之起源在线阅读第4章

    春寒料峭的夜晚,建康城的公主府,却是烛光盈盈暖意浓。缭绕着莹白雾气的温泉池子旁,躺着个赤/身/裸/体的娇人儿。凝脂肤理腻,削玉腰围瘦。一身儿羊脂玉一般的好皮子,慵懒地躺在美人榻上,任由身后的婢女,将耗费了好大心血提炼出来的香膏子,一丝不苟地往美背上涂抹开来。婢女看着重华一身儿骨是骨肉是肉的身子,双手

  • 财迷小狂妃在线阅读获救

    通过与父亲的通话柳陌才知道,这场大雾似乎并非简单的天气变化,因为在不断的报道中证实,大雾引起了很多恶劣影响,比如说以前温顺的小动物们,现在竟然变得异常暴躁,已经出现了数百起宠物袭击主人的案件。伸手不见五指的大雾中,柳陌迷茫的行走着,没有了影息器的定位,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走的是直线,而且漫天大雾里根本没

  • 附身关羽召唤猛将在线阅读第五节

    “时间差不多了嘛,写上名字交给我吧。”所有画被摆放在地上,森山大气凌然地踩着桌子,居高临下指挥着部员将他所指的画捡起来。将看中的第一张拿到手,看到右下角的名字时,他飙泪了。“植草桑,你的只学过一点可真是……太打击人了。”正将画具还给近江,明沙迷茫看着他,“嗯?”森山露出见鬼的表情:“你不会真以为自己

  • 妃临天下之我有密集恐惧症

    肌肉男也不是傻子,心中多少有些计量。可不明所以的门卫老大爷不高兴了:“看见没有?他可比你强多了。”“大爷,人不可貌相,你可不能以貌取人。”段枭趁着和门卫大爷聊天的功夫,还顺便朝旁边看过来的一位美女眨了眨眼。“我懒得和你废话,你现在立马给我滚,再不管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门卫大爷从腰里拔出警棍,指着段

  • 以父之名在线阅读善意的谎言【求收藏!】

    “放这里!”身份即将被识破,北修明额头上冒出豌豆般大小的汗珠。要快点想个好理由,守护住自己的普通人的生活。“那就不打扰您用餐了。”李宏正小心的退后两步,生怕影响到北修明用餐的心情。当他走到刘少阳身边时,一把抓起:“你小子,以后给我注意点,在深都你刘家还说不上话。”注视着刘少阳被一个大叔拎出包厢,蓝梦

  • 快穿之我被攻略了???在线阅读第9节

    逃过白桦树林,又跋山涉水。虽然是游戏里,但是沾了树叶的泥土的衣服,脏兮兮的脸,疲惫的精神,依然能感觉两人身上的风尘之意。连褚语那把战术刃上,都多了几个缺口。看样子再不找NPC维修一下。就要报废掉了。这是到了吗?伤痕有点不相信,两整天的跋涉,终于看到了暗红色的土地和巨大的灰色石砖围墙。嗯,到了。恍然间

  • 殷迹青铜鼎里的石头

    王二麻从供销社回到家,桌子上已经喝出来一瓶白干了。王二麻一脸通红的打着酒嗝。往炕上一躺含糊不清的说:“从后天开始老子就再也不用过这种苦日子了...”说着说就睡下了。一直睡到天黑,直到王二麻迷迷糊糊的听到像有人喊了几声自己的名字才慢慢睁开眼。一看天早已经黑了,王二麻闭上眼又要睡。这时一声清楚的叫声“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