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综漫—星辰在线阅读第七节

2021/4/9 2:17:10 作者:雪白的记忆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综漫—星辰
综漫—星辰
作者:雪白的记忆来源:晋江文学城
麻仓好:你永远是属于我的,不论是千年以前还是现在。你都是我心里唯一的纯洁。伏地魔:如果你所在的是天堂,而我只能在地狱,那我便把你的天堂变为地狱。蓝染:如果失去了你,那么毁了这个世界又如何。阿天:你是我唯一承认的主人,也是我的妹妹,我会尽一切来守护你。……………她,重生于这个动漫的世界。没有什么伟大的理想,只想尽力保护身边爱她的每一个人,可她总带有一些天真与顽皮。在前世经历了疾病的折磨后,只想享受人生。本文于五月五号开VIP,谢绝转载,请以前转载走文的朋友,立即删文、撤文,谢谢支持!完结文:新坑:

覃乐风听他说封子瑞的邀请,问郁南:“宝贝,你想不想和他一起去?”

郁南关心的是展览本身,并不在意和谁一起去。只不过他周四本来就要去兼职,一方面宫先生时间宝贵,另一方面他也不是个言而无信随意请假的人,便摇头:“你忘了,我周四下午要去给宫先生画画。”

郁南也这么回复封子瑞:“谢谢学长,可是我周四有兼职,不能和你一起去了。”

封子瑞笑了下,不以为意:“打个电话请一天假怎么样?这次机会难得,能学到的东西肯定比你兼职来得多。”

郁南还是拒绝了。

封子瑞在电话里沉默了一会儿,给自己解了个围:“也怪时间太不凑巧,行,我和别的同学去。”

那边似乎传来一群人的哄笑,有人在喝倒彩。

郁南不明所以。

这周过得很快,中间小周打电话告诉他事情处理后续,又不容拒绝地要了他的账号,将严思尼赔付的医药费等损失转了过来。事情处理得很是干净漂亮,覃乐风又提了一次要他请宫先生吃饭的事,像是生怕他在雇主面前欠人情,郁南准备今天就提。

谁知到了下午,他刚出学校不久,陌生的号码便出现在他手机上。

“您好。”郁南礼貌接听,“南风工作室。”

“看你左边。”却是宫丞。

男人嗓音通过手机介质显得更加磁性而低沉,一周不见,骤然听到宫丞的声音,郁南心头重重一跳。

他往左边一看,路旁有一辆黑色的车正缓缓降下后座车窗,露出宫丞英俊的脸庞,高鼻深目,好似广告上的成熟男模。

“等着。”宫丞说完这句便挂了电话。

郁南听着盲音,手足无措地将手机揣进裤兜里,有点傻了。两人方向相反,眼前的情形倒有些像宫丞来学校接他,而他差点错过一样。

那辆车沉稳地在路口调了头,缓缓驶到他的面前停下。

驾驶室下来一位司机,毕恭毕敬地替他开了车门:“请。”

郁南生平第一次有这种待遇,对方还比他年纪大,有点受宠若惊:“谢谢!”

这下他确定宫丞是来接他的了。

司机从善如流:“应该的。”

随着车门关上,热潮被完全隔绝开来,车内冷气十足,仿佛到了另一个世界。

郁南闻着车内淡淡的香气,分不清楚是车载香水的味道还是宫丞身上的味道,触手可及之处皆是柔软的皮料包裹,后座空间大得可怕,而宫丞近在咫尺,无形中给人一点压力。

“南风工作室?”宫丞先开口,“是什么?”

“是我们开的小店,有时候会接约稿。”郁南有些不好意思直视对方,“我不知道是您。”

他与覃乐风一起开了个网络店,偶尔接一些板绘,诸如头像、漫改的小业务,赚一些小钱。因为两人常常都不在线,所以他们均留下手机号码,有时会有陌生电话打进来约稿。

宫丞之前从未用给他打过电话,两人也只有对方的微信而已,聊天记录还只有一句“你忘了这个”提醒他忘记带伞,他们之间一向保持着很好的距离。

宫丞道:“我的私人号码,你存一下。”

上次宫丞说下次再有什么事就打他的私人号码,原来是真的。郁南乖乖用手机存了,发现宫丞一直看着他,他的心就跳得更快:“宫先生,您怎么会在这里?”

宫丞衬衣领口随意解开了两颗,显得有几分上位者才有的雅痞,仿佛年龄对他来说不过是个数字,那都是岁月的沉淀。

两人中间隔着一道扶手,宫丞修长的手指在后座扶手上敲了下:“带你去看展览。”

郁南惊讶:“看展览?今天不画画了?”

“画画可以改天。”宫丞道,“怎么,你不是喜欢余深?”

郁南在任何场合都不吝于表现对偶像的崇拜,宫丞的画廊有余深的作品,他大概是对着宫丞吹过余深的彩虹屁。

“您是说树与天承的藏品展?”郁南没想到宫丞会想去展览,“会不会耽误您的时间?”

每次两个小时的画画,错过了就会拖延进度。

宫丞随意道:“没关系,提高你的审美对我的画像也有好处。下次你补上就可以,我会让小周安排。”

郁南放心了些,有点高兴地点点头:“没想到今天还是去看展览了,说不定还能遇见我的一个学长。”

宫丞对小孩子家家期待的巧遇没有兴趣,用招呼宠物一样的语气说:“过来,我看看伤怎么样了?”

郁南把头稍微偏了下给他看:“已经差不多全好了。”

宫丞却已经抬手,郁南霎时屏住呼吸。

他的额头冒有一层细汗,在细腻的皮肤上晶莹剔透。男人微凉的手指刚触及他额头的皮肤,他的睫毛就立刻重重颤抖了一下。

少年人愈合能力快,那伤口不过才一周时间就剩下了一条愈合的缝,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相信再过一段时间就能彻底消失。看完额头之后,宫丞又说:“裤腿撩起来我看看。”

司机忍不住从后视镜里朝后面看了一眼,很快又目视前方,不敢冒犯。

郁南除了小时候受伤不敢回家告诉大人,已经很久没这样被检查过了。他愣了下,这次没有挽起裤腿:“膝盖也好了,您不用担心,我每天都好好擦药的。”

宫丞忽地轻笑一声:“是好了。”

郁南反应过来自己正穿着破洞牛仔裤,两个膝盖恰好都破了一个大洞,白皙的膝盖是什么样早就一览无余,特别显眼。这貌似正常的对话好像又哪里不对,让郁南瞬间就面红耳赤,不知道再说点什么好。

很快到了树与天承,进了藏品展,人们均身着正装,即使不打领带也断然没有穿T恤牛仔裤的,男士们西装革履,女士们长裙极地,不像是画展,倒像是上流社会的酒会。

这里的人谈吐不凡,无一不是各大领域的名人,郁南一眼就看见好几个叫得上名字的艺术家。

难怪展览仅限邀请,看来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来参观的。

郁南这身太过格格不入,有人朝他投来好奇的目光,他懊恼:“糟了,我好像穿错了衣服,现在回去换还来得及吗?”

“不用在意别人都穿什么。”宫丞走在他身侧,面不改色,“做你自己就行。”

“真的?”郁南忐忑,他是个很愿意配合规则的人。

宫丞扶他后背一把:“有我在,怕什么。”

果然,宫丞一跟他说话,那些目光就都收了回去。偶尔有人大着胆子凑过来与宫丞打招呼,都只称呼“宫先生”,并不敢过于打扰。

郁南眼中的宫先生是开画廊的,认识一些艺术领域的人也不奇怪,当然在被主办方邀请的范围内,他是沾了宫先生的光了。

顺利进入会场,郁南一下子就忘了不合时宜的穿着,眼睛发亮:“怎么办,我恨不得长十双眼睛。”

宫丞没有笑话他,摸摸他头顶:“长那么多眼睛干什么,你慢慢看,没有人催你。”

这个下午过得很快,从战国时代的藏品到近现代的超现实主义作品,郁南目不暇接。

两人一路看过去,郁南一遇到艺术品就秒变话痨,大约和宫丞讨论吴冠中徐悲鸿孰对孰错的时候差不多,不管是“以形写神”还是“以神绘形”,都能让他侃侃而谈。

面对无数珍藏,他不时诉说自己所知道的小知识,不时又安静长达十几分钟。他专注的侧脸柔美,修长的脖子微微弯曲,眼神低垂,像温顺的天鹅。

有人询问宫丞身侧的是谁,大约以为他是宫家那位小纨绔宫一洛,宫丞均淡淡一笑,不予多说。久而久之,人们识趣而退,两人倒是清静了些。

“喜欢这个?”宫丞问。

郁南正盯着柜中一个青面獠牙的古代傩戏面具看得出神,小时候他跟着父母随团演出,曾看过剧团的大人们表演过傩祭。本来早就跟随年纪增长忘记的画面,到看到面具时又想了起来,他曾经也戴着一个大红色的面具骑在父亲肩膀上。

郁南不是喜欢面具,便摇头。

宫丞只道:“这是美协那群人做着玩儿的,那边还有许多,一会儿走时可以领一个。”

郁南便有点兴趣了,问:“有没有大红色的?”

宫丞失笑,只当他小孩子心性。

看完西厅的展览,他们又去向长廊,那边有不少名家画作。郁南虽然学习油画,但是涉猎很广,从国画到水彩都有了解。一看到画,他便更加如鱼得水。

这是一幅翠绿色调的画,尺寸不小,外行来看的话,会觉得是一片雾状的朦胧。

“好漂亮,这是余老师的作品吧。”郁南仰着头,神情虔诚,不知不觉又开始吹彩虹屁了,“您看,余老师结合了国画的手法,线条是从这里开始的。这幅画叫《潮》,他是抽象派,其实就是树林草地……色块的叠加很美,真的是大象无形。”

身旁忽然有一个人说:“太过夸奖了。”

郁南回头,对方是一个端着保温杯、戴黑框眼镜的糟老头子,说是机关门口看饮水机的大爷也有人信。

此人正是余深。

乍见偶像出现,郁南惊讶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余深已笑了:“听宫先生说,这位同学是我的小粉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男人不是女人的事业在线阅读第五章

    “开启语正确,学霸系统学海无涯真诚为您服务。”“恭喜宿主!成功触发支线任务——我去上学堂,奖励学霸指数10。”“请顺利通过入学考试,走上民国女学霸的必经之路——逢考必过。”“警告!警告!学霸指数为负不可超过四个月,超出指定时间将收回宿主一项已获得特殊奖励。”“宿主目前学霸指数为-765,可动用学霸指

  • 国公夫人娇养手册楔子 英雄落幕

    在无垠的宇宙中,有一颗不起眼的星球,上面由海洋接连着五块大陆,这五块大陆组成了一个统一的国家,名为‘月陨帝国’。月陨帝国设有国会,表面上由众多议员集体决策出国家各种事物,实际上把握着实际权力的却是由帝国元帅所统领的军方。帝国元帅古擎天为了稳固统治、增加自己的集权;大肆插手议员的选拔,导致整个国会贪腐

  • 藤萝蔓生在线阅读婚礼。结束

    迎着众人满是祝福的目光,婚车慢慢停了下来,只不过,除了叶枫,谁也不知道这次来的,是和婚礼完全无关的人。只见两侧车门先后打开,靠进来宾的一侧,看上去有点呆萌的展博先下了车;而另一边,被车身挡住的宛瑜虽然只露出了半张脸,但那白净的皮肤所归属的人,明显不会难看(一白遮百丑嘛,更何况宛瑜本来就漂亮)。展博和

  • 末代两仪在线阅读第九节

    圆周率输入以后,和王风预想的一样,屏幕似的墙壁上又出来了请确认,王风毫不犹豫的点了下去,然后。然后出现一行行的字,当然是大帝所留:“欢迎你的到来,小家伙,你猜的不错了,我也是来自地球。”“是不是很有感触,不得不说真的是造化弄人,当然你是幸运的,因为有我在你前面开路,当初我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充满了孤独

  • 主角统统是反派大佬之傲视苍穹

    再次消灭了几群吸血蝙蝠,西元终于看到了其他生物。一只残废的机关兽正靠在墙边,两只齿轮不停的在手上转动。嘴里念叨着“发现可疑目标,强度c级,攻击方式不祥,请求支援,请求支援”然后警惕的看向西元。西元乍看到机关兽时,也是一惊,没想到巅峰的世界如此先进,这么强悍的技术也存在。一人一兽就这样对看起来,西元是

  • 次弈直接跳的吗?

    “意外?呵呵!流氓!”诸葛大力瞪着眼前的张伟,开口怒斥道。想她诸葛大力,智商超群,天才少女,又怎么会相信张伟的鬼话呢?张伟看上去很老实,可现在,诸葛大力却是不这样的认为,老实?只是张伟的伪装罢了!“姑娘,你放心,有我在肯定会保护好你,不会让你受到这个流氓的伤害。”诸葛大力怒视着张伟,快步来到咖喱酱身

  • [综英美]安妮的城堡第9章在线阅读

    “emm,这是哪?”少女看着有点陌生的天花板,挠了挠头。“完了,我不会被绑架了吧!”少女猛然坐起来,看了看周围一片粉红,“我不会被强盗抓去当压寨夫人了吧?别呀,我还小,你们这是违法的!”“我得想想怎么逃出去。”她试着去开门,结果发现门被反锁了。“那就只能从窗户出去了。”确认了自己的想法,少女拉开了窗

  • 穿回来的佛系娇妻在线阅读重生-虚假的盛宴

    村树穿好拖鞋,从记忆中知晓,一会儿父亲要给他一把木吉他。一早打好领带,新的开始。想一想,这时已经和春约定好了吧...下到二楼,熟悉的画面,开着电视,父母两人对坐。村树笑着迎接下去,“hi,回来了。”。父亲看着村树也是一脸高兴的起来,将木吉他放到了村树的面前。“啊!这是个好吉他啊!”村树这样赞叹道。“

  • 穆先生滚远点第五章在线阅读

    一整天课上空条乔娜都很心不在焉的,就连课间也一直盯着自己的笔记本发呆。邻座的巨田花子实在好奇她在看什么,在快放课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偷看了一眼乔娜的笔记本。是一个从来没见过的美男子肖像……咦?!自从那一晚见到了银发华服的妖怪之后,乔娜就一直对那妖怪绮丽的容貌难以忘怀,虽然森绿之女的精准度不如白金之星,

  • 我在阿卡姆读大学[克苏鲁]第7章在线阅读

    见到杨天中招,李莫愁格格娇笑道,“杨小子,冰魄银针的滋味如何?”“你……”杨天想骂一声卑鄙,却发现着实是自己太大意,摇头叹了口气,不再答话。李莫愁这招指缝夹银针,在对付黄蓉的时候便用过,怪只怪杨天自己太过得意居然给忘了!不过以一个现代人的角度来讲,杨天能做到这样已经相当不错了,虽说一直向往武侠中的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