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黛玉有锦鲤体质[红楼]云梦江氏

2021/4/9 0:41:57 作者:媱小七 来源:晋江文学城
黛玉有锦鲤体质[红楼]
黛玉有锦鲤体质[红楼]
作者:媱小七来源:晋江文学城
黛玉忽然获得锦鲤体质,于是乎~体弱多病的林家夫人忽然吃嘛嘛香了!穷困潦倒的寒门学子喝了林家井中水立马高中了!——————————贾母:“我的儿,快来贾府住,外祖母想死你了!”王夫人:“林姐和我儿果然天赐良缘!”———————————黛玉:“娘亲,女儿觉的外祖母家不宜久住。”锦鲤大神一转身,贾府便凉了……周三V,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么么啾

蓝忘机缓缓转身,看向方才说话的人。

黎明明跟着转过去。

那个一脸正气的男子意识到自己与身旁那人交谈的声音被听到了,也便趁势向前一步,介绍了自己一行人。

“在下云梦江氏,家主江枫眠之子江澄江晚吟。家姐江厌离,师哥魏婴魏无羡。久仰蓝二公子大名。”被点到的两人一左一右站到他身边,三人领着身后的随行弟子一同向蓝忘机作揖。

后者淡淡地回礼。

“过奖。”

然后向黎明明的方向微微伸出手:“黎明明,字莫黯。”

听到蓝忘机介绍自己,原本站在一旁不知所措的黎明明连忙伸手行礼。想不出这时候应该说什么,只好脸上带着笑,一言不发。

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其他世家的弟子呢。

相互介绍完毕,江晚吟解释了他们遗落拜帖的原因,并表示能否通融一下,放他们进去,毕竟天色不早了。

“没有拜帖,不得入内。”蓝忘机毫不通融,这让黎明明感到一丝头痛。

蓝湛这个小古板呐!

“蓝二公子,我们一路自云梦而下,连续舟车劳顿,终于在日落之前赶到了云深不知处。你就因为一张拜帖把人拒之门外,也太过于刻板了吧?”

黎明明看向说话的人,是那个魏婴魏无羡,说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异常丰富,这倒让她起了兴趣。云深不知处的人永远都是规规矩矩的,脸上的表情要么是恭敬,要么是微笑,要么是严肃,要么就是没有表情——

黎明明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灵动的脸!

不过,若是她能经常注意注意自己,就会发现,自己的表情比魏无羡还要丰富许多。

“没有拜帖,不得入内。”蓝忘机还是这句话。

“蓝二公子,我们是不小心丢的,绝对不是故意的!通融一下吧!”

“找到再来。”在这个小古板面前,哪来的通融?

天渐渐暗了下来,黎明明替这群人感到可怜,可怜他们碰上的偏偏是蓝湛蓝二公子。她扯了扯蓝忘机的衣袖,小声道:“蓝湛,天快黑了,晚上山间也挺冷的,要不然,你就放他们进去吧?”

“对啊对啊,蓝二公子,”耳尖地听到了黎明明的话,魏无羡连忙附和道,“这彩衣镇离云深不知处二十多里,你现在叫我们回去拿,也太强人所难了吧!”

沉默片刻,蓝忘机转身就走,没有半点犹豫。

“明明,走了。”

魏无羡着急地又向前走了两步,伸着脖子喊:“唉唉唉!蓝二公子!实在不行我们内个——唔!唔?嗯嗯嗯嗯!!!”

继自己之后,终于又有一个人被蓝湛禁言了!黎明明实在不想幸灾乐祸,但就是忍不住。

她憋住笑,看着蓝忘机逐渐走远的身影,留下一句,“我再去帮你们争取一下!”便小跑着追了上去。

“黎姑娘,云深不知处禁止疾行!”看门的弟子看得心惊肉跳的,忙提醒道。

黎明明差点一脚踩空,马上放慢了速度。

出门太久竟然又把这条家规给忘了!

看着离自己还远的蓝忘机,黎明明边向他走,边喊他:“蓝湛!你走慢点!等等我!”

看门的弟子不忍地叹了口气:“黎姑娘,云深不知处内禁止大声喧哗……”

黎明明与蓝忘机两人的互动,江氏的几个人看在眼里。不禁猜想这位黎姑娘与含光君的关系。

而被禁言的魏无羡还在“唔唔唔”地进行抗议。看门弟子告诉他,他已经被蓝二公子禁言了,非蓝氏之人不得解,要熬一炷香的时间方可解开。

多么令人悲痛啊。

不过,魏无羡的嗓门还真是大,黎明明跟着蓝忘机走了好远,都还能隐约听到他的声音。

——

蓝忘机让黎明明回屋去,自己则去与蓝启仁和蓝曦臣交付此次下山的收获。蓝曦臣觉得,弟弟下山多日应当十分劳累了,让他回去好好休息,凶尸的事情便交与他和叔父处理。

天已经全黑了,蓝忘机走近静室,发现屋内亮着烛光,推门而入,见到了坐在矮塌上读书的黎明明。

“咦?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放下手里的《蓝氏家规》,黎明明看着他向自己走来。

她以为他们会聊很久的。

“兄长叫我休息。”将避尘靠在一边,蓝忘机在她对面坐了下来,“为何不回明室?”

黎明明两手支着脑袋:“蓝湛,你真的不打算放江氏的人进来吗?我觉得这样会让他们觉得我们云深不知处很不通情达理呢!对蓝氏和江氏的友谊也有危害哦!”

看着她认真的神情,蓝忘机轻轻地叹了口气:“我已带他们进来,且安顿好住所。”

“诶?真的吗?你刚才去过门口了?”黎明明撑着矮桌,身子向前倾了倾,“啊好你个小蓝湛,既然要放他们进来,为什么不能当时就放行呀!害得我担心了好久嘞!那位江姑娘看起来身体不怎么好,晚风吹的凉飕飕的,很容易着凉的!……”

蓝忘机闭了闭眼,打断了她的念叨:“你来是为了此事?”

“啊、、其实也不只,”被噎了话的黎明明想起了自己的第二个目的,翻了翻乾坤袋,取出一条蓝色的剑穗,伸手递了出去。

“哝,这是我给你买的小礼物。”虽然买的时候他就站在自己身边,但送礼物的时候,气势一定要足!

做工精致的蓝色剑穗安静地躺在白净的小手上,蓝忘机盯了它许久,再看黎明明。

闪着光的眼睛充满期待地看着他,黎明明扬了扬下巴,示意他赶紧接下。

“……谢谢。”蓝忘机接过剑穗,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但是黎明明感觉到他的心里还是挺开心的。

嘛~喜欢就好!

她抓起靠在矮桌上的归一,向他展示了剑柄,红色的剑穗随着她的动作摇晃着,与雪白的剑身竟莫名地契合。

“你看,我也有一个,我给泽芜君还有蓝先生也买了,那个卖剑穗的老板手艺超好,做出来的剑穗都不带重样的!”

见她欣喜的模样,蓝忘机勾了勾嘴角,转瞬即逝。

他摸了摸袖中收着的东西,还是没有拿出来。

礼物送出去了,黎明明也该回去了,拿起归一站起来,对面的蓝忘机也拿着避尘起身。

“?你又要出门了?”

“今日是我巡夜。”

“……”

走在前头,跳过门槛出了屋,黎明明转身,看着蓝忘机走出来,关上门,然后跟上他巡夜的步伐。

没办法,她的活动范围还没有大到可以呆在屋子里任蓝忘机在云深不知处走一圈,要是不跟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要被忽然扯过去了!而且要是蓝忘机没有意识到的话,自己可能会被扯一路!

春季的夜晚凉风阵阵,云深不知处晚上没什么人走动又冷冷清清,黎明明几次起头跟蓝忘机聊天,都被他强行结束。心里郁闷得很。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自由的“驰骋”在云深不知处呢——

忽然,提着灯笼的蓝忘机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云深不知处入口的方向。

“怎么了?”黎明明察觉到了他的警惕。

“有人破坏结界。”

跟着走到门口处,若是有人进来,必定要翻过这排屋子,黎明明与蓝忘机就站在这里守着。

隔着栏杆探头向外看,黎明明看见一个白色的人影正在翻墙。

咦?这不是那个魏无羡吗?她疑惑地看向蓝忘机,轻声问:“你不是说江氏的人都已经带进来了吗?”

“他当时并未在场。”

好不容易翻身上来的魏无羡坐在房顶上,隐约听见说话的声音,转过头去一看,两个白晃晃的身影站在那里,着实把他吓了一跳。

接着就是满满的尴尬,他拍拍胸口,干笑了两声:“啊哈哈,这么巧啊,又遇到了。”

蓝忘机看着他,不语。

黎明明看见蓝忘机心里面那个小人不满地哼哼着,提着刚刚接过来的灯笼,也不敢说话,小小地和魏无羡摆了个手,算是打过招呼了。也不知道他看见没有。

“蓝、蓝二公子和黎姑娘,这么晚出来——出来……出来看月亮啊?”魏无羡不知所措地坐在屋顶上,手中的剑上还挂着两壶酒。

这个酒黎明明认识,那天在彩衣镇买东西的时候有人向她推荐来着,是姑苏有名的天子笑。

不过云深不知处不让喝酒,她个人对酒什么的也没有想法。

这么晚了,魏无羡打破云深不知处的结界,还翻墙,还带着酒……还被蓝忘机这个小古板看见了……黎明明为他默哀。

“蓝二公子,我是来找我师姐他们的。哦对了!那个拜帖我找到了,就在我怀里,我给你看!”说着,他就往怀里掏那张好不容易寻来的拜帖。

黎明明轻咳一声,告诉他他师姐他们已经在云深不知处中安顿好了。其实他不把拜帖拿出来现在问题也不大。

“破坏结界,触犯蓝氏家规,夜归者不过卯时末不允入内,触犯蓝氏家规,私带酒入内,触犯蓝氏家规。”待黎明明说完,蓝忘机冷冷地开口,将魏无羡所触家规一一列举了出来。

紧紧护着两壶天子笑的魏无羡感到委屈,表示自己也是第一次来,许多规矩也不太懂,但是他发誓下次绝对不会再犯!

“我这也不是着急去找江澄和师姐他们嘛!这样吧,你就放我进去看一眼,就看一眼!”说着,他挪了挪身子,起身作势要下去。

黎明明看到他在夜里也遮不住的笑脸,心中感慨——像蓝湛这样严守规矩的人,就算你笑得再灿烂,都是不可能逃过他的制裁的啊……别问她是怎么知道的!

果然,蓝忘机脚踏木栏飞身而出,只一瞬便出现在了魏无羡身边,避尘一半出鞘,拦住他的去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擎天之链豪宅命案

    2008年冬清晨5点,Z国首都某豪宅小区。一位清洁工大妈开着小扫地车慢慢清理路面,忽然一个黑影在树后闪过,此人身穿紧身衣,动作迅速干练的翻过小区的栅栏,身后只留下晃动的植影。大妈的扫地车开到66号别墅的时候,发现了别墅院子里躺着一个人,此人男性身穿西服,趴在院子里,身旁的奥迪车门驾驶位并没有关闭。大

  • 破茧(gl)在线阅读第7章

    落了锁的大门被人从外面生猛地踹开。“你!出来!”来人气急败坏,一米八几的个子一头板寸,浓眉大眼凶神恶煞,一看就是个暴脾气。锁定目标,看着地铺上抱在一起的两人,骨头捏得嘎吱作响,直指龚劲。“出来!别让我说第二遍。”龚劲一看这架势不对啊,再明显不过的“捉jiān在床”的戏码了。“唉不是,我说你是不是误会

  • 小娘[穿书]第1章在线阅读

    己亥年正月初六,有雪。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多了,揉了揉快要撕裂的脑袋,记忆中的最后一个画面是我端着酒杯勾着小胖的脖子指着对面已经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的林扬不停地嘲讽。他妈的!老子断片儿了!我靠!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才发现这分明是在酒店,厚实的被子下是我那叠成了两层的小型游泳圈。这是一间大床房,身边另外一

  • 魔道祖师之穿越成了夷陵老祖他妹天庭成立,千万功德加身!

    “予于天庭百万天兵天将,再给予其数十万仙仆,各位道友如有想要在这天庭任上一职,便可得天地功德。”鸿钧老祖话音一落天地为之变化,一瞬间南天门外凭空出现百万天兵天将,以及数十万的仙仆。数百万的天兵天将还有仙仆的出现,让所有前来围观的人都心升震惊。百万天兵天将气势磅礴,整齐无比的站在那里给人的感觉仿佛风云

  • LOL:魔王降临第6章在线阅读

    早课被这么一搅和,一刻钟不到便散了。蓝熹微坐在原地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有人来寻她,心里微讶,却还是起身往外走去。难不成蓝启仁对她说的言语认同?不可能的,若不是蓝忘机替自己挡了挡,下一个被骂的就是她。长吁一口气,蓝熹微正欲往后山去,被人叫住了——“蓝三小姐!”循声望去,是廊檐下站着的江氏姐弟。“江公子

  • 慢穿手札在线阅读第十节

    阳光明媚的清晨,街道上的咖啡馆、小店铺陆续开张。广场上已经有街头艺人支起画架,准备开工。城市中渐渐散发出灵动的朝气。远离闹市,杂草丛生的墓地异常宁静。前一夜被雨水冲刷的墓碑与平常并无二般,却透出比平日更加阴冷的寒气。在荒芜杂乱、诡秘阴冷中,有一抹娇艳的彩色温暖了克莱尔家族墓地的空气。戴维娜·克莱尔的

  • [清穿]再沐皇恩属下魔罗 敌人出手

    第四章属下魔罗敌人出手“记得在水星时,看过的那些洪荒小说中,冥河就曾将血海统一,自号为冥河老祖,打算向幽冥界进发。”“只是后来,先是祖巫后土身化轮回,成为幽冥界第一人,后又有西方佛陀命坐下弟子,地藏王菩萨进入幽冥界。”“可以说将整个冥河,压的喘不过气来。”“不过,现在……”冥河脸上露出了一丝冷意。既

  • 重生风琉在线阅读 罗兰之变

    一连几年时间,楚昊将自己关在了古塔中苦心修炼。在外围的弟子们起初对他感到无比好奇,印象中古塔几乎不会有人第二次进入,可是眼前这人显然达成了他们所有人都完成不了的事情,一时也闹得沸沸扬扬。不过时间一长人们也渐渐不再关注他的动向,继续自己的修炼。苏清心想塔中有两位长老教导楚昊也就放心了,加上自己事务繁忙

  • 我家公主是泪包在线阅读第8章

    “早。”司妤朝楼梯口招了招手,唇角勾出了一个完美的弧度。还以为是和自己打招呼,楚暮白心里的烦躁刚消减了大半,就听见身后郑成安等人的声音。“早安啊!”紧接着,几个人绕开了楚暮白,走到柜台前和司妤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林浩还调侃的说了句:“你们俩好像穿情侣装,为了搭组,衣服都提前配好了啊!!!”不说还不觉

  • 星火燎缘在线阅读第4章

    我走到医务室,看到了雨晨和允珂聊得很开心,我不忍打扰便离开了。我走到洛加利亚(花园的名字)坐在一座小亭,听着微风掠过的的声音享受樱花飘过耳畔的的缕缕诗意......“呵,曦颜璃大小姐被冷落了,有损‘曦颜璃’的美称啊!”一个既让我不爽的声音打破了寂静。我不转身“曦炎黎大少爷,拥有与我同音的名称你应感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