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校园混混王一刀两断,如意神剑!

2021/4/9 0:50:20 作者:寒风 来源:3G小说网
校园混混王
校园混混王
作者:寒风来源:3G小说网
“嘎嘎,校花?美女教师?不错不错。啥?还有萝莉护士?绝美警花?时尚女模?白领丽人?港姐花魁?歌坛天后?丫的,男主角也太他么的幸运了吧!这YY够要命的,光听着就让俺亢奋了……”“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们老大可是牛B冲天的混混王者,香都邪皇……”究竟男主如何构建倾城后宫?如何缔造黑道帝国?我们就一起踏上邪皇的霸世征途,去看看撒。。寒风号1274361657推荐浪荡花都,超级艳福行,都市艳福星

“一刀两断,如意神剑!”

汹汹火焰凝聚出一抹斩断苍穹的剑光,自挥落的剑锋席卷。

炽热的火浪咆哮间,面前的阿里蓬塔的头顶也出现了一道滚烫的金色剑痕。

一丝丝灼热的气息,自剑痕中彻底爆发。

就在陆宁面无表情转身的同时,身后的阿里蓬塔也终于承受不住体内滚烫的能量,整个兽躯轰然炸裂开来。

庞大的身躯,犹如史上最为可怕的炸药,酝酿着惊人的力量。

几乎就在阿里蓬塔身躯粉碎的那一瞬,无数汹涌的火光也同时点亮了苍穹。

耀眼光芒犹如天柱一般升腾而起,城市里的幸存者皆是忍不住充满敬畏地看向了那在火光中映照出来的巨大身影。

唯有习以为常的陆宁,只是一脸淡然从格兰索特的身体当中跃出,稳稳地降落地面。

地之魔动王,granzort(格兰索特)。

这是他所搭乘的机体的名字。

而在前世的天朝,它却有一个许多天朝人童年时铭记的称呼。

光能使者!

“阿里蓬塔......把Tac逼入绝境的大蚁超兽也不过如此。”

看也不看粉身碎骨的阿里蓬塔。

趁着战场中心已经杳无人烟,从格兰索特中降落的陆宁飞快地离开了现场。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他干掉的第一头怪兽。

仅仅只是今天,伽古拉就不知道发了什么疯,连续派出了好几只怪兽到处袭击。

而在此之前,死在他手上的炮灰和宇宙人,那就更是不止凡几了。

但依稀想起自己第一次召唤出地之魔动王格兰索特的场景,先前还一脸平静的陆宁,依旧有些忍俊不禁。

事情,还要从一个多月以前说起。

.......

“阿森,你确定这所谓的磁力测试仪.....和气象传感器两种仪器硬塞在一起,还能互不干扰地工作?”

有些疑惑地指了指松户森手中那造型奇怪的仪器,坐在松户森旁边的陆宁,脸上写满了浓浓的怀疑。

无他,只因对方手上那酷似雷达带天线的玩意,实在是像极了小孩子过家家时东拼西凑出来的道具。

“我松户森,可是小学时期就发现了混沌理论高次元定理的天才,你竟然还质疑我这暴风雨猎人的威力......”

察觉到到陆宁的质疑目光,坐在旁边的松户森登时涨红了脸,开始拼命解释。

见那模样,倒是颇有孔乙己辩解“读书人的事,能算偷么?”时的风采。

“........总而言之,你相信就是了,哪有那么多问题?”

“好好好,都信你都信你。”

瞥了一眼对方手上的奇怪机器。

尽管嘴上并不看好这有些简陋的仪器。

但对于松户森的发明,熟知对方究竟是怎样一个bug的陆宁,却是并没有真的小看。

因为前几日京都的吉利市中心屡次突发龙卷风,接着又有人拍摄到风眼处有巨鸟划过的影像。

因此他们现在,就是准备通过松户森的仪器对异常现象进行定位,从而提前找到下一次灾害发生的地点,并入手第一手的讯息。

然后借着讯息带来的热度和流量,将其转化为实际的经济效益。

事实上,对于ssp的行为,陆宁在前世就已经屡见不鲜了。

就好比前世的大天朝,不也有一些追求刺激与冒险的所谓网红、主播到处作死?

而他们的流程,一般都是夜探鬼宅、或者在楼顶进行所谓的极限运动,在数万人的直播面前努力博得他人的眼球,换来那一个个的666?

“虽然这些人下半辈子不是活在天国,就是活在医院就是了。”

摇了摇头,心知等会儿会出现的可不仅仅只是一场暴风,还有号称风之魔王兽的玛伽巴萨,陆宁的掌心难免有些冒汗。

四个普通人,开着一辆破车去近距离观测怪兽与龙卷风!

这已经不是光用一句找死就能形容得了的行为,这真的是只有不要命的狼灭才敢想出来的狠招。

但反过来,这又何尝不是一次近距离接触到红凯的机会?

“好不容易来一次奥特曼的世界,怎么能甘心只当一条打酱油的咸鱼?”

“无论如何,我也要试试登上0-50行星的战士之巅!”

不甘于自己仅仅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龙套。

至今尚未觉醒任何系统和金手指的陆宁,不禁攥紧了自己的拳头。

他深知,这是一个充满了怪兽和宇宙人的世界。

没有力量,就意味着你的生命与路边的弱不经风的草芥没有分别。

在等离子火花的能量已经稳定的现在。

进化成为光之巨人的方式,除了像是盖亚与飞鸟这样的幸运儿,又或者大古那样的dna继承。

唯一的机会,就只有像欧布或者上一代的罗布兄弟一样,登上战士之巅,获得欧布圆环认同!

陆宁也不知道自己这个外来户,到底能不能获得欧布圆环的认可。

更不知道红凯所攀登的战士之巅,究竟有着怎样的考验。

但他若想要真正拥有力量,这个战士之巅,他非去不可!

繁杂的心思虽然已经百转千回。

可表面上,陆宁却依旧是装作有些无奈地道:

“算了,谁叫我只是一个打工的呢,就当是陪你们疯一把好了。”

“诶?连陆宁你也这么说?”

见连陆宁都同意了两人有些“胡闹”的想法。

作为ssp队长,也同时兼具ssp“金主”,选择少数服从多数梦野奈绪美只得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

“.......好吧,反正再不疯一把,我们连房租都快要交不起了。”

无奈叹息了一声,奈绪美只得选择了认命。

可事实上,谁也没见到奈绪美那无奈的表情下微微上扬的嘴角。

“Somethingsearchpeople,出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病幻清除计划新人轮回者的梦魇

    楚漠忽然出现小巷中的李哥三人都是怔了怔,但当扫到楚漠手腕上表示轮回者身份的腕表时李哥神情一变,手中的手枪直接对准楚漠。“停下,若是在靠近一步,我就开枪了。”现在不过才两个小时,之前轮回者的数量已经是锐减了三分之一。之中十之八九,不是死在那些丧尸的手下,而是被其他轮回者杀死的。就连他们几个,中间在遇上

  • 姐姐生图超好看啊![娱乐圈]之剑宗浩劫(三)

    铸剑城数百丈外,一群人马隐于城外林荫之中。“冰灵将,剑城三门已失,再往前就进入敌方弓箭的射程以内,攻城人马和器械还在路上,是否……”冰绝抬手打断身旁裨将的汇报,抬头望向剑山之上,黑烟冲天映入眼帘,略微思索后说道“取长枪来。”“是!”身旁裨将得令,一时不知冰绝何意,叫来一背负四根长枪部将。“本将先行一

  • 穿越重生之纵横大帝国在线阅读第3节

    得到这本书也不知是她的幸还是不幸,身处末世,它给了她自保的机会,同时也带来了更多的能量消耗,从用上它那一刻开始,饥饿便如影随行。从来到这个世界开始,朱素就在刻意的让自己忘记过往,可惜有些东西就像是烙印,已深入骨髓,比如身体对于气息流动的熟悉。流动的脉络一旦打通,这东西就停不下来了,朱素只能让自己由一

  • 超能巡警之第三章(3)

    虽说黎清已经收拾好了行李,但怎么避开瑶光阁弟子的耳目,怎么不动声色地出去又成了个难题。“大哥。”黎清心里道。“我怎么去你说的那个主角燕离路过地方?”【简单,传送。】“传送?”黎清听到这里睁大了眼睛,还可以这么玩呢。“谢谢大哥。”【不客气,准备好了吗?】“嗯。”就在他心里说嗯的下一瞬,黎清就已经到了天

  • 腹黑当家倒插门在线阅读第2节

    “人类!”“我们要吃了他吗?”“人类和我们是朋友吗?”耳边一道道的话语声响起,这些话语声有些是动物,有些则是树木,万物之声,聆听万物的声音,还可以与他们对话。摇了摇头。秦峰眼中浮现出兴奋的神色,他没有想去和那些树木以及野兽对话,现在秦峰想要做的,则是试一试自己的另一种能力。木元素掌控。这个才是真正让

  • 救世秦皇之肖锋捕鱼

    不一会,锅里散发出香味,饭熟了,还不能吃,得闷一会,扒松扒松,再闷一次。“没菜,咋办?算了,将就一顿,晚上再想办法。”做为大吃货帝国出身的青年,再艰苦的环境也一定能找到好吃的。洗干净两只碗,两双筷子,土豆闷饭盛满,摆上小桌招呼妙华,“请坐,开饭!”妙华正在纠结,“正午时分就吃饭,咦呀~~~以前都没有

  • 绾得君心怎负卿变不变天知道

    第二天起床,虽说是腰酸背痛几乎连走路都困难无比,但看到三姐妹那不同于以往的眼神,我知道我昨天的努力没有白费,她们对我开始改观了。唉,不知道到她们完全接受我要多久呢?或许……我可以试着从夕梨那边下手?这三姐妹对夕梨那是一个呵护有加,要是我使用漫画中乌鲁丝拉用过的那招,表现出我对于夕梨和凯鲁王子二人的关

  • 聚丘在线阅读第十章

    赵雪芳关上客房门,准备歇息。门外一个人影闪过。虽然是一闪而过,但她却感到这个黑影是如此熟悉。不由心中暗道:“这么多年没有见她,她怎么知道我在这儿?想罢,她手持绿笛追了出去。那个人影掠过房顶,来到城外,在一处竹林旁停下。赵雪芳冷冷道:“你来到这片竹林旁,这么说你还没有忘记你是绿笛山的弟子?”那人慢慢转

  • [幻城]傻瓜雨冲棺

    前几天,我父亲去世了,下葬后没几天,突然一场暴雨,把我父亲的棺材冲了出来,之后觉得是位置不好也请过人重新选地方,可是之前前几个找的人,看见棺材直接就跑了,说什么大凶,让我另找他人,然后终于找到一个道士说明天就找好地方重新下葬,我叫你来是看你也懂一些,你明天跟我一起去吧,也帮我看看,李星陨说:那行吧,

  • 海怪联盟之跟班

    虽然这门婚事我并不甘心情愿,可生活再不顺也阻止不了我及时行乐,牌还是要打的。都说风水轮流转之前的好手气一去不复返,没一个时辰银子如流水一般哗哗往外流。牌品如人品,再输我也不会撂挑子虽然心里还是挺堵。“娘子大人喝口茶。”随着一道磁性的男声一杯茶已经递到我面前。顺着那纯白的宽袖往上看正好对上那双含笑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