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歪妖妖灵吗之第十章

2021/4/8 9:51:20 作者:初昀沐鹿 来源:纵横中文网
歪妖妖灵吗
歪妖妖灵吗
作者:初昀沐鹿来源:纵横中文网
妖妖灵,一个本想划水划到死的凌宇界小职员,意外救出一个位面孤儿王——白芷,平静的(贫穷的划掉)生活迎来的转机。“恭喜您,成为我店第两千个用户,奖励您洗衣机一台”“恭喜您,抽中价值十万元的足疗卡一张”“恭喜您,收到来自总部的电话,奖励异界外派n次”“等等!好像混进来奇怪的东西了”,从此妖妖灵一手带着幸运属性max的白芷,一手托着2米高的苦酒剑(棺材),开始了莫名其妙风中凌乱和自我救赎的过程中。“造孽啊……”

看到站在场地正中,护具穿得严严实实,手持竹刀的扫把头男正一脸得瑟地哈哈大笑着,尹鸢默默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自己的眼睛,顺手递了一张给云雀。

等了许久,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沢田纲吉不会来的时候,体育馆的大门被打开了,出现在门口的是一个顶着深棕色刺猬头,有着一双水汪汪的棕色大眼睛,兔子一样弱弱的少年。

尹鸢看看他脸上忐忑的表情和瑟瑟发抖的双腿——这就是平常的沢田纲吉啊,难道早上的他是被超级赛亚人附身了?

沢田纲吉真的很弱。看着可怜的少年被扫把头追着满场跑,尹鸢叹了口气,连一招都接不下,难怪咬杀狂都不屑于咬杀他。

算了,她何苦要浪费自己宝贵的午休时间来看这种节目,无聊到连饭后消遣都算不上。

忽然人群一阵哗然,尹鸢放下刚刚提起的脚,努力想看清楚发生了什么,无奈身高是硬伤,一眼望去全是后脑勺,她只好把希望寄托到委员长大人身上。

委员长似笑非笑地盯了尹鸢一会儿,才慢悠悠地说:“平地也会摔倒的草食动物,真是弱爆了。”

委员长可不可以不要抢我的台词。尹鸢无语了一会儿,猛地眼前一花,却是沢田纲吉一下蹦得老高,身上的打着补丁的校服再次裂成两片,露出他蓝色的大裤衩,然后,他就像吃了菠菜的大力水手一样三两下把扫把头打翻在地,最后……把扫把头扯成了光头。

好吧,尽管这么做可能不太厚道,可尹鸢还是笑了,她本来就不是什么厚道的人。

果然很奇怪啊。

弱弱的小兔子一下变成凶猛的大老虎什么的。

闹剧结束了,尹鸢打算溜号了。

“站住。”

“……”尹鸢再次停下脚步。

“去天台。”

“……我要上课了。”

“你下午第一节是英语课。”

这种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啊?!

逃一次被打简直比登天还要难!

傍晚,尹鸢步行回家,自从出现上次的事件后,她宁愿绕远一点也不想去走那些近道了。她揉着今天被委员长敲了好几下的胳膊走进电梯:啧,真疼,又要肿了。

电梯门“叮”了一声打开,掏出钥匙的尹鸢看清站在自家门口的人,她停下了。

“那个,小鸢。”提着两篮子东西的小姑局促地叫她,“都,都一个月了,我来看看你过得怎么样。”

看到尹鸢明显小了一圈的脸,小姑难过地咬了咬下唇:“怎么瘦了这么多,怪我,明知道你吃不惯海鲜……我应该早点给你带些东西来的。”

尹鸢从小就吃不惯海鲜,而且她是川人,众所周知,川菜的特点是口味重,以麻辣为主。尹鸢吃了十多年的川菜,一下让她到以海产品为主的岛国来吃清淡著称的和食,难免会有不适应。刚开始几天,嘴巴里淡出了鸟味的尹鸢还特地研究了辣椒酱怎么做,结果发现——就算她学会了做辣椒酱,用这里的辣椒做出来的味道也不是在家里吃的那种味道了。

嘛,都过去一个月了她还活得好好的就证明她不会因为东西吃不惯就饿死自己,所以小姑你来晚了。

至于为什么瘦了这么多,其实吃食方面倒不是问题,主要原因是她每天都要和委员长斗智斗勇,还要做免费人体沙包,脑力消耗与体力消耗并重,不瘦才怪好吗!

不过这些事情,没有必要告诉眼前这个人。

这个让她同样恶心的人。

“来,小鸢,这是姑姑做的一些川菜,有你最喜欢的水煮鱼片和回锅肉,是用托朋友从国内带过来的调味料做的,保证原汁原味,恩,调味料我也给你拿了一些过来。还有一些不是用海鲜做的寿司……”

小姑蹲下,取出篮子里的食盒,一一打开给尹鸢看,嘴上不停歇地扯着话题,却始终不敢抬头看尹鸢的脸。

害怕从她脸上看到那种排斥厌恶的表情。

但尹鸢半点回应的意思都没有,小姑实在找不到什么能说的了,最后只好尴尬地闭了嘴。

尹鸢抖抖手里的钥匙,从小姑身边挤过去,打开门,进屋,反手把门关上。

被彻底无视了。

不管她怎么讨好,不管她怎么殷切,这个曾经跟她好得像是亲姐妹的小侄女再也不会多看她一眼。

……也再也不会原谅她。

小姑怔怔地看着在她面前合上的门,心里的酸涩和悔恨如山洪暴发一样汹涌而出,她抬手捂住自己的脸,温热的泪珠成串滚落,难以抑制地发出低低的呜咽。

门内,换好脱鞋的尹鸢听着门外隐约传来的抽泣声,她的动作僵了一瞬,木着脸走进卧室,她拿下床头的相框,指尖停在照片上一个笑得精明干练,却美貌不再的女人脸上,然后她抱着相框,躺在了床上。

哭吧,当初我打电话求你的时候,哭得更惨更绝望。

哭过之后就不要再来找她了。母亲去世这种事情她都能熬过来,又怎么可能会因为东西吃不惯就活不下去呢。

关上热水器的阀门,尹鸢穿上睡衣,绞着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来。

“叮叮”几声,是有人在按门铃。

尹鸢不耐烦地撇了撇嘴角,走到玄关处,从猫眼看到站在外面的是穿着员工制服的清洁工,她忙调整了表情,把门打开。

“晚上好,打扰您休息真是不好意思。”门刚打开,戴着天蓝色帽子的中年妇女就笑眯眯地向尹鸢问了个好,她指着地上的篮子对尹鸢说,“请问这些东西是尹小姐的吗,还是这是需要清扫的垃圾?”

问完,她又自己猜测道:“这么好的食盒,应该不是要扔的东西吧?牛奶也还没有过期呢。”

尹鸢垂下目光,看着整齐放在墙边的东西,她轻声应了一句:“啊,是我的,您不用管它。”

里面的东西都还是原封不动的,就这么都扔掉会引起别人的怀疑,更重要的是,小姑特地跑这么一趟,应该不只是为了给她送吃的,这些东西还需要她检查一遍才能处理。

“我就说嘛。”清洁工阿姨理所应当地点了点头,离开之前还不忘提醒尹鸢一句,“那个,尹小姐,虽然我们大楼里治安好,但这些东西还是不适合放在门口了,要是被别人拿走了就不好了。”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

等清洁工走了,尹鸢揽着裙子蹲下去,翻看篮子里的东西。

如小姑所说,打开食盒,就闻到扑鼻而来的、辛辣的气息,这熟悉的气味让一度想川菜想得肝肠寸断的尹鸢立刻就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她马上把食盒盖上,把它推到一边。篮子里还有几瓶老干妈和饭扫光,能在日本看到这些东西,尹鸢眼圈都快红了。

另一个篮子里是一整箱牛奶和一些零食,尹鸢把零食全部拿出来,又把牛奶箱提起来,看到了压在最下面的一叠现金和一张银行卡。

尹鸢把银行卡和现金拿回家扔到抽屉里,换了一身衣服,梳理了一下乱七八糟的头发,拎着两个篮子下楼去了。

走到大垃圾箱前,尹鸢抬起双臂准备把篮子扔进去,突然——

“喵~”一只脏兮兮的小猫走过来在她腿上蹭了蹭。

流浪猫?尹鸢暗衬,这个小区管理得不错,她还是第一次在这里看到流浪的小动物。

看看瘦的皮包骨头的小猫,又看看自己手里的一大堆东西,尹鸢改变了主意,她从食盒里拿出几个寿司放在小猫面前。

小猫欣喜地“咪呜”了一声,低下头开始大快朵颐,看它风卷残云地吃掉了几个寿司,尹鸢又拆开牛奶箱子,在它吃空了的盘子里倒上牛奶。

最后,吃饱喝足的小猫慵懒地弓起身子,迈着优雅的小步子,赖着尹鸢不走了。

果然把这些东西扔掉还是有点可惜的。

伸手挠了挠小猫的脖子,尹鸢起身拎着篮子往外走去,如果她没记错,有一个地方总是聚集着一大堆流浪的猫猫狗狗。

来到目的地,尹鸢甫一打开食盒,食物的香气就吸引了一大群瘦弱的小猫小狗,围在她的身边,发出低低的叫声。

“好好,不要急。”尹鸢笑着摸了摸一只急得直用爪子挠篮子的小花猫。

小姑带来的东西很多,尹鸢用碟子分好,一一摆放在他们面前,又从零食袋子里翻出一些鱼干、鱿鱼丝什么的拆开,拿在手里喂它们。

“嗨嗨,不能抢哦。”尹鸢伸出手去拦下因为争夺一碟子食物将要大打出手的一猫一狗,她捏住小狗的后颈,把它提到另一个碟子前,“这边不是有吗?”

“哇哦,草食动物,在跟你的同类群聚吗?”

一个清冷的男声在尹鸢身后响起,让尹鸢的微笑僵在了脸上,她慢镜头一样一格一格地转过头来,看到站在莹莹灯光下,身披外套,长身玉立的委员长大人。

尹鸢欲哭无泪,她难得发个善心,怎么又和这尊煞神碰上了。

煞神,哦不,委员长大人看着蹲在前方的尹鸢,她穿着薄荷绿的连衣裙和同色单鞋,斜挎着一个白色的小包包,长长的黑发几乎要垂到地面,发尾还在滴水,莹白的灯光柔柔地笼罩着她,软化了她身上冷漠疏离的气息,使她整个人看起来充满了静谧而美好的古典韵味。

云雀往前走了几步,停在尹鸢身边。

像被雷劈了一样的尹鸢终于回过神来,看着云雀手里提着的袋子,眨了眨眼睛。

“你……”

“咪呜——”略凄厉的叫声打断了委员长的话头。

尹鸢忙低头看去,一只小猫估计是没有抵抗得住鱼腥味的诱惑,尝试着舔了一口水煮鱼片鲜红鲜红的汤汁,它浑身的毛炸起,往后跃了几步,拼命地抹脸吐舌头。

看来是被辣到了,尹鸢忍俊不禁地拆开一盒牛奶,倒在碟子里推到它面前。

委员长冷冷地瞪了某只舔牛奶舔得正欢的小猫一眼:草食动物,你知道打断我说话的下场是什么吗?

感觉到某人尖锐的杀意,小猫好不容易软下去了的尾巴又竖起来,尾巴上的毛炸起,活像一支鸡毛掸子。

尹鸢不满地瞪了云雀一眼,摸摸它的小脑袋。然后用筷子把水煮鱼片里的鱼肉一一挑出来,放在旁边的空碟子里,吃不得辣的过来舔了一口就跑了,只剩下几只能吃辣的围在碟子前。

原来生活在淡口味的地方的所有生物都是淡口味啊。尹鸢安抚地顺了顺又一只被辣得直舔牛奶的小猫的毛,那她大四川的小动物来到这里肯定也会和她一样想川菜想得肝肠寸断。

一个草食动物居然敢瞪他……委员长觉得自己的权威遭到了严重的挑衅,他眼睛一斜,目光落到尹鸢脸上,却注意到了她唇边的笑意。

嘛,算了。云雀和缓了表情,也蹲了下来,他把塑料袋放在地上,打了几声唿哨,不远处响起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又出现数只小动物,其中有几只小奶猫,是被猫爸爸和猫妈妈叼过来的。

尹鸢见状,又打开了几盒牛奶,云雀也把塑料袋里的东西拿出来,是用饭盒装着的鱼肉拌饭和肉丸子。

尹鸢诧异地看了看云雀的侧脸,难道这家伙不是偶然路过而是特地来给这些小家伙投食的?不不不,这不科学,这些小家伙不该是云雀讨厌到爆了的比草食动物更弱的生物吗?

云雀低头注视着正在享用大餐的小动物们,一向除了冷笑就是没有表情的俊脸上流露出了几分温柔。

……

是她出门的方式不对吗?还是灯光太美让她产生了错觉?

并盛咬杀狂的脸上就算出现一堆乱码也不可能出现“温柔”这种表情啊!

有没有人能回答她委员长大人是不是有一个双胞胎弟弟或者哥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第二银河之起源在线阅读第4章

    春寒料峭的夜晚,建康城的公主府,却是烛光盈盈暖意浓。缭绕着莹白雾气的温泉池子旁,躺着个赤/身/裸/体的娇人儿。凝脂肤理腻,削玉腰围瘦。一身儿羊脂玉一般的好皮子,慵懒地躺在美人榻上,任由身后的婢女,将耗费了好大心血提炼出来的香膏子,一丝不苟地往美背上涂抹开来。婢女看着重华一身儿骨是骨肉是肉的身子,双手

  • 财迷小狂妃在线阅读获救

    通过与父亲的通话柳陌才知道,这场大雾似乎并非简单的天气变化,因为在不断的报道中证实,大雾引起了很多恶劣影响,比如说以前温顺的小动物们,现在竟然变得异常暴躁,已经出现了数百起宠物袭击主人的案件。伸手不见五指的大雾中,柳陌迷茫的行走着,没有了影息器的定位,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走的是直线,而且漫天大雾里根本没

  • 附身关羽召唤猛将在线阅读第五节

    “时间差不多了嘛,写上名字交给我吧。”所有画被摆放在地上,森山大气凌然地踩着桌子,居高临下指挥着部员将他所指的画捡起来。将看中的第一张拿到手,看到右下角的名字时,他飙泪了。“植草桑,你的只学过一点可真是……太打击人了。”正将画具还给近江,明沙迷茫看着他,“嗯?”森山露出见鬼的表情:“你不会真以为自己

  • 妃临天下之我有密集恐惧症

    肌肉男也不是傻子,心中多少有些计量。可不明所以的门卫老大爷不高兴了:“看见没有?他可比你强多了。”“大爷,人不可貌相,你可不能以貌取人。”段枭趁着和门卫大爷聊天的功夫,还顺便朝旁边看过来的一位美女眨了眨眼。“我懒得和你废话,你现在立马给我滚,再不管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门卫大爷从腰里拔出警棍,指着段

  • 以父之名在线阅读善意的谎言【求收藏!】

    “放这里!”身份即将被识破,北修明额头上冒出豌豆般大小的汗珠。要快点想个好理由,守护住自己的普通人的生活。“那就不打扰您用餐了。”李宏正小心的退后两步,生怕影响到北修明用餐的心情。当他走到刘少阳身边时,一把抓起:“你小子,以后给我注意点,在深都你刘家还说不上话。”注视着刘少阳被一个大叔拎出包厢,蓝梦

  • 快穿之我被攻略了???在线阅读第9节

    逃过白桦树林,又跋山涉水。虽然是游戏里,但是沾了树叶的泥土的衣服,脏兮兮的脸,疲惫的精神,依然能感觉两人身上的风尘之意。连褚语那把战术刃上,都多了几个缺口。看样子再不找NPC维修一下。就要报废掉了。这是到了吗?伤痕有点不相信,两整天的跋涉,终于看到了暗红色的土地和巨大的灰色石砖围墙。嗯,到了。恍然间

  • 殷迹青铜鼎里的石头

    王二麻从供销社回到家,桌子上已经喝出来一瓶白干了。王二麻一脸通红的打着酒嗝。往炕上一躺含糊不清的说:“从后天开始老子就再也不用过这种苦日子了...”说着说就睡下了。一直睡到天黑,直到王二麻迷迷糊糊的听到像有人喊了几声自己的名字才慢慢睁开眼。一看天早已经黑了,王二麻闭上眼又要睡。这时一声清楚的叫声“王

  • 这个缠人的反派(快穿)第2章在线阅读

    震惊的看着屋子里的样子,狠狠的伸手掐了自己脸蛋一下。诶呀呀~张学涛疼的眼泪差点流了出来。揉了揉自己的脸蛋张学涛呢喃道:“我这应该是穿越了吧!真的假的,我这眼睛一闭一睁就穿越了?”一边揉着脸一边走到了窗前,透过窗户,看见了外面的世界,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大海。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让张学涛在梦里观看到的

  • 一头大蒜引发的分手在线阅读第六节

    “小天师,多谢你愿意帮我们老两口。还请您帮忙捎句话给那个不孝子,我们老两口在地府等着他下来。”“好,我会跟他说的。”周老头和周老头愿意放弃报仇的执念,在木不祥看来他们就是好鬼。生前没做坏事,死后没做恶事,就该得到好的回报,愿他们来生能投个好胎,生个孝顺懂事的孩子。随着老两口放下执念,木不祥看到了来接

  • 论如何建立一个宗门之N1:事件后(3)

    “局长?”季清苑才想起来自己许久没答话,下属于北辰站在那里,和以往一样惴惴不安。“哦,”季清苑迟钝地起身,抓起车钥匙和不知道什么文件胡乱往公文包里一塞,好像他还会在家认真办公一样,接着大步走出办公室,“我先下班了,辛苦了。”“局长,这是我认真排查之后得出的结论,这起连环杀人案……”季清苑扫了一眼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