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娇妻贵养在线阅读第1章

2021/4/8 11:41:57 作者:音音怪 来源:晋江文学城
娇妻贵养
娇妻贵养
作者:音音怪来源:晋江文学城
媒人来尤家替楼家二小子提亲,老大不要老三不要,最后摊在了中不溜的老二尤雅身上。刚穿来的尤雅一脸懵:为什么是我?姐妹美名其曰:老二配老二,天生是一对。尤雅:……一对二吗?打听了才知道,这小伙子虽然不错,可却爱慕县太爷的千金,为了救她差点丢了自己的命,十里八村都传他是人家的男宠。后来尤雅问他的时候,楼少意一皱眉:爱慕个鸡儿,那是我妹妹!尤雅又问,那你也愿意为了我不要命吗?却被他一把扣住手腕柔声道:爷就是死都得带上你一起!#活活冻死穿越而来体弱却七窍玲珑的女主##把妻子当成瓷娃娃小心娇养又略腹黑的男主

木下秀吉一脸困倦的在牙刷上挤上牙膏,开始刷牙,等口腔里慢慢的充满丰富的白色泡沫,才拿起蓝色的牙杯漱口。

镜中的人穿着浅蓝色的睡衣睡裤,睡意朦胧的绿瞳半睁着,及肩的褐发乱糟糟的,几根呆毛翘起。

木下秀吉将牙刷牙杯整齐的放在一边,拿起毛巾,打湿,“啪”的拍在脸上,冰冷的触感如声波般从头顶传到脚底,浑身一激灵。

整个人清醒了!

睡意小天使全都飞走飞走~~木下秀吉快速洗完脸,将杂乱的头发梳整齐,过长的刘海用纯白色发夹往两边夹住,容光焕发。

走出浴室来到床边,纤长的手指一颗颗解开衣扣,脱下睡衣,拿起昨天就叠放在凳子上的校服,穿上。在穿衣镜前抚平校服上的褶皱,系好蓝色领带,整理好衣领,又理了理头发。

右手抚着下巴,看着镜中精神饱满的自己满意的点点头。

拿起书包,正要走向卧室房门的脚步忽然一顿,转而走到书架前,抬起手,停在最顶端的一本书前。许久,才在书脊的‘笨蛋’两字上点了点,微微一笑,离开卧室。

从面包机里抽出还温热的一片面包咬住,又拿了一盒牛奶,木下秀吉走到玄关穿好鞋,对着空荡的房间叫了一声“我出门了[i ki ma si]”。

房门打开,关上。

“哼!才不要和秀吉一起去学园,不要[iya da]!”

由于昨晚上双胞胎姐姐木下优子强烈抵制,因此今天木下秀吉一个人走在去文月学园的路上,一路上碰到许多和他穿着同样校服的人。

对于周围惊艳的目光,自以为偷偷摸摸的打量,木下秀吉轻轻叹了口气,其实他也弄不明白,难道他穿的男生校服只是摆设吗!

仿佛有些明白木下优子的顾虑,木下秀吉心满意足的咽下最后一口姐姐大人做的爱心面包,咬住吸管大口大口喝着牛奶,不意外的听到一阵咽口水的声音。

木下秀吉气嘟嘟的鼓着腮帮子喝牛奶的样子简直秒杀路人!

「啊,又来了……」

木下秀吉猛地捏爆了手中空空的牛奶盒,扔进垃圾桶,快步往学园走去。

打开一年D班的门,看到教室里零零散散的坐着几个人,木下秀吉走到窗户边上倒数第二的位置坐下,将书包塞进课桌。

又进来了好多人,木下秀吉只是头朝着窗外,视线停在校门口。岛田美波、土屋康太、坂本雄二、吉井明久,好多……‘熟人’呢。

上课铃声响起,门被打开,一个戴着眼镜的男老师走了进来,点名确认所有人都到齐之后,从学号开始请同学上去自我介绍。

“下一个是,岛田美波同学。”

椅子向后挪动的声响后,坐在木下秀吉身后的单马尾少女走到黑板前写下自己的名字,然后转过身用怪异的语调说道:“我是岛田美波,请多关教。”

教室里安静得过分,木下秀吉抿着唇听向井老师解释岛田美波是从德国来的归国子女,希望大家多多照顾。

岛田美波紧张得手足无措,通红着脸擦掉黑板上‘岛田美彼’四个字,重新写上‘Minami Shimada’,匆匆走下来。

木下秀吉松开合着的双手,这时候鼓掌欢迎是不是会更让人尴尬?

继续走神。

恍惚间听到周围的人讨论一个叫坂本雄二的人,神无月中学的‘恶鬼罗刹’吗?噗,想笑。

木下秀吉终于将注意力集中在一点,站在讲台边的是一个看起来桀骜不驯的男生,红发红眼,表情有些不耐,领口大开,走下台时双手插在裤口袋,脊背微曲,看起来真的很像不良少年。

“下一个,木下秀吉同学。”

终于轮到他了,木下秀吉站起身。周围的空气一瞬间静止流动。

木下秀吉走到台上站定,不意外的看见好多男生都摆出一副猪哥表情,还有寥寥几人强作镇定。

忍住叹气的浴望,木下秀吉说了名字后就准备下去,却还是在最后补充了一句。

“……老朽是男的。”

「骗人!」所有男生都维持被雷劈的表情在心底呐喊!

「这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爸爸说,在日本没有可怕的事情也没有奇怪的事情。」岛田美波干笑着在心里想,之前的尴尬消散了几分。

就知道会是这样!木下秀吉不抱希望的坐回原位,继续听其他同学自我介绍。

好几个人过后……

“土屋康太,兴趣是偷拍……不、没什么[na ni mo na],特技是偷听……没有什么特别的。”

说完,土屋康太走下台,经过岛田美波时,上衣口袋里的相机掉在地上,岛田美波捡起来。

“你掉东西了。”

“把刚才看到的事情给我忘了!”

土屋康太维持着酷炫的表情劈手夺过相机,回了坐位。

留下岛田美波继续催眠自己——「这很普通对吧!是为了把课程拍摄下来要用的对吧!我可以相信爸爸的话对吧!」

但是,吉井明久的出现却打破了岛田美波美好的幻想。

“我是长月中学毕业的吉井明久,请多关照~。”

「我被骗了!我被爸爸骗了!」

文月学园上空久久盘旋着岛田美波内心的惨叫。

上身水手服下/身校裤的吉井明久,不单给了岛田美波致命一击,也对全班所有人造成了一定伤害。

全班介绍完毕,老师又说了一些注意事项,下课铃声就响了。

木下秀吉和岛田美波这一角落迅速围上了一圈人。

“岛田同学是归国子女吗?”

“是什么时候来日本的呢”

“在国外出生的吗?”

“很擅长英语吗?”

“不参加社团吗?”

“在国外有男朋友吗?”

“爱好是什么?”

“喜欢吃的东西是什么?”

“木下同学好漂亮,皮肤好好!”

“我是和木下同学一个中学的,木下同学认得我吗?”

“木下同学平时用的什么护肤品?”

“有男朋友吗?”

“怎么穿着男生校服?”

“喜欢吃章鱼烧吗?”

“三围是多少?”

“可以摸摸你吗?”

“请、请和我交往!”

围着两人的都是男女参半,只是话题完全不同,木下秀吉这边已经越来越限制级了。

木下秀吉冷汗,背对着窗正想说什么,一边的岛田美波忽然露出大大的微笑。

“给我闭嘴,你们这些蠢猪。”

今天早上在校门口她就看到一个女生只用这一句话就让人安静下来了,应该是“请安静一点”的意思吧。

木下秀吉一愣,发现周围的人全部反射性后退三步。双方呈对峙状态良久,上课铃声响起。

木下秀吉侧头看向岛田美波,后者一脸茫然,双手紧张的交握着,似乎已经察觉自己说错了话。

直到午休,两人身边都没人再围上来,难得的清静。

“岛田同学,一起去食堂吗?”

岛田美波微微一愣,在木下秀吉放慢语速又问了一遍后连忙点点头。

「木下同学好温柔。」岛田美波放下心,将桌上的东西放进课桌,起身和木下秀吉一起并肩走向食堂。

中途偶遇穿着水手服的不明生物和拿着相机不停流鼻血的怪人。于是队伍壮大到四人。

文月学园的食堂效率很高,一碗炸鸡盖浇饭、一碗乌冬面、两碗蛋包饭马上就好了。

“我开动了[i ta da ki ma su]。”四重奏。

木下秀吉夹起炸鸡,嗷呜一口,心满意足了。

咔擦咔擦咔擦,土屋康太闪电般在两秒内换了五个角度,在相机里留下数十张木下秀吉的照片,最后手一插口袋,将相机隐藏。

「果然不是为了把课程拍摄下来才带的相机!爸爸[o dou sang],你骗得美波好惨!」

又听咔擦一声,岛田美波深吸一口气,淡定的放下折断的筷子,重新拿了一双新的。

时间过得很快,放学铃声一响,教室里的空气都清新了。

木下秀吉整理好东西,跟岛田美波三人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教室。

岛田美波正要跟着走出教室,却被吉井明久拦住,明明午休时也没怎么在意,但是现在怎么看都觉得吉井明久身上的水手服很让人吐槽呢,忍不住就将心里的疑惑问出口。

“为什么,你的、衣服……”

“啊,这个啊,这个是、那个……因为今天早晨睡过头了,所以慌慌张张就穿成这样。”

「日本的学生如果慌张的话就会穿水手服吗?感觉好像需要很高水准的理解能力……」

坂本雄二突然出现,和吉井明久的争吵打断了岛田美波的思考,她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木下秀吉在校内绕了小半圈,走到一楼的公共厕所前,余光扫到了谁的身影,推开蓝色的厕所门走了进去。

岛田美波左右看看粉色和蓝色的两头门,跟着木下秀吉走了进去。

「原来在日本,女生厕所是用蓝色,男生厕所是用粉色表示的啊!如果没注意到,就要丢人了呢,幸好我看到木下同学了。」

“啊——,为什么会有两个女生进来啊!”

一阵乒乒乓乓的声响后,木下秀吉踹了一脚隔间门。

“男生都出去!”

“是、是!x3”

在男厕所的三个男生瞬间没了人影。

木下秀吉抬脚往前走,却发现后领被拉住。

岛田美波蹭蹭蹭的拖着木下秀吉跑到一边的楼梯。

“Sind Sie dumm!Trcten Sie nicht ins Badezimmer der Manner ein![你是笨蛋吗?跑进男生厕所里到底想做什么啊!]”

一激动,岛田美波开始说德语了。

“老朽是男的!”

“骗人!”

用德语教育了木下秀吉一番,岛田美波气鼓鼓的走了。

木下秀吉叹口气,一转身,再次走进男厕。

历史总是惊人相似。

“男生都出去!”

“是、是!x2”

于是木下秀吉淡定的走进一个隔间,半分钟后走出来,边洗手边第三次重复历史后,拿着书包离开了学校。

木下优子已经和新认识的朋友聚了餐,最后不忘给木下秀吉打包了一份晚饭,这时候天色已经通红一片。

“又被当作女生了吧?是不是在男厕所被赶出门了啊?”

木下优子幸灾乐祸的笑着,从小到大木下秀吉就没少遇到这种事。

木下秀吉匆匆咽下最后一个三文鱼寿司。

“姐姐[a ne wei],又被当成男生了……啊!”

闪过抱枕,木下秀吉飞速跑进卧室锁上门,只听噼里啪啦一阵响后,门外安静下来。

木下秀吉拍拍吃得饱饱的小肚子,走到书架前,最顶端好几本的书脊上都写着《笨蛋测验召唤兽》,抽出其中一本。

「上面画的都是真的呢,来自德国的岛田美波、笨蛋吉井明久、闷声色狼……」

不过,他最关注的只有一点,书上没写。

秀吉厕所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有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能联系过去之死在侍卫剑下的杀手。

    几乎几个呼吸之间,墨羽就又回了咸阳,王位他势在必得!此时咸阳秦王宫内亦是暗流涌动着,重华宫,楚阳太后,近年,这个高贵优雅,平日里一副漠不关己,实则韬光养晦的美妇人,面对着自己最疼爱的孙子成,脸上再无慈祥和睦之色,有的只有严肃二字。“蛟儿,决定我大秦命运和你的生与死的时刻到了,不管你父王遗诏决定是由你

  • 小花奋斗路第10章在线阅读

    叶朵儿站在门外一眼望进去,客厅一片漆黑,完全看不到半点小偷的身影——她的心“砰砰砰”地快要蹦跶出身体了。回家时没注意时间,现在需要光明时才猛然发现——天,竟然,如此应景的,黑了。叶朵儿一手紧紧握着防狼喷雾,一手顺着大.腿将脚踩着的恨天高用力扯了下来。扯掉恨天高的目的:一会儿和小偷拼搏的过程中,随时准

  • 和首富老公离婚后我爆红了之无缘,莫要强求

    咖啡厅里的灯光十分特殊,明明应该照的人们脸色暗黄,然而那光线经过了特殊的处理之后,反倒是衬得人的肤色白皙了些。许是害怕像自己这样的一个公众人物一旦被人偷拍了去会造成了什么不好的结果,白靖宇的那名心思颇深的秘书也是费足了心思。“我常到这一片来,想不到竟然一直是在白大哥的地盘之上。”这些年来,陈结生因为

  • 千世如厮之那片大海的记忆(上)在线阅读第7节

    无视掉文卿投来的怨毒眼神,严成渊上前几步,面色不改,视线只看向书桌后的少女,作揖行礼道:“殿下,微臣有事禀报。”但没等到宋棠开口,立于一旁的文卿就忍不住出声了,他的语调极其阴阳怪气,任谁听到都会觉得不太舒服:“严公子,尽管您现在是皇上面前的大红人,但凡事总有先来后到的顺序,若非要紧的急事,还是请您先

  • 《悲惨世界》幸福日常之明月照松间2

    酒坛已空,三人已醉,不过姬余之醉得最厉害,趴在了慕容泽的身上,似乎睡着了。慕容泽和冰玉壶两人虽已醉,却仍然有些清醒。慕容泽带着醉意,道:“冰师兄,你知道吗,听紫鸢师妹说,王师叔又从外面带了个女弟子回来,好像还是个大美女呢,不过紫鸢师妹还说,她好像有一定的武功基础,根骨极好,资质极佳。不知道师叔是在哪

  • 许你余生安和勿忘初心第8章在线阅读

    第六章第一次强化在此章之前,小已有些问题需要先补充下,不然到时各位看官大大说我逻辑不够紧密,不看我书,那小已可没处哭去。首先是为什么涟婧在一开始与寡*妇和法师的战斗中为什么不召唤出战马,还有为什么涟婧可以两剑劈死法师这么强还会陷入消耗战中。明明就可以顶着神圣之盾发动冲锋直接砍死法师啊!?这个问题关系

  • 余生不相忘之做个神豪好无聊

    绝美的女人。用不完的金钱。滔天的权势。这些普通人无法触及的东西对于陆风而言却是触手可得。作为一名从地球而来的穿越者,陆风来到这个平行世界已经23年了,这个地球比原来的大十几倍,人口将近1000亿,同样的国家、明星、科技也都有对应存在,只是稍有一些偏差。比如华夏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小膏药国和丑国都是

  • LOL之挂你一脸第1章在线阅读

    严寒已过,初春正暖。凉州,雁云郡。仙云阁门口立牌:落云宗论道会。颜如冠玉,目如朗星,林陆背负双手,站在门前,神情冷漠。即便一身普通的灰白色棉麻布衣,也像是从云端凡至的仙人,气度凌然。仙云阁之外,陈列着各种坐骑,三头赤鹰、紫金云貂……没有凡俗之物。修士身配名品仙器,超脱凡俗,往来不绝。当林陆的目光落在

  • CSI:犯罪现场LV Ⅱ在线阅读第5章

    第五章:下马威?干劲十足的玩家们!【新书求收藏求一切】此时此刻,城主府外的广场已经聚集了所有的内测玩家。“那位该不会就是城主吧?”而随着人群之中,这位长相不错的女玩家如此开口。顿时之间,所有玩家的目光全部朝林恩聚集而去。“我去?这游戏NPC建模也太真实了吧!而且还长得辣么帅!”“走,过去聊聊,看看能

  • 江了个湖之讨好的阿库娅

    回想起眼前的这个人就是被自己送来的,并且自己还骂过他家里蹲尼特族,阿库娅脸上冷汗直冒,却偏偏还强作镇定,保持着微笑,这让看起来,此时的阿库娅,真的非常诡异。“啊,当时可能是我酒喝多了,不过,伟大的冒险者苏浩先生,你肯定不会在意那些小事的对吧?”“哼,和真你过来一下”。苏浩见阿库娅这么说,向和真招了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