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下堂凰妃:陌上花落迟第三章在线阅读

2021/4/8 11:07:51 作者:半分姿态 来源:3G小说网
下堂凰妃:陌上花落迟
下堂凰妃:陌上花落迟
作者:半分姿态来源:3G小说网
她说,她这一生,只爱过两个男人。一个予她痛苦,一个予她欢乐。一个是她生命不能承受之重,一个是她此生无法失去之轻。一个风华绝代举世无双,一个俊美无铸让她情断心肠。她说,她这一生最后悔的,一个是遇见了你,一个是遇见了他。遇见你承受此生至苦,遇见他得到平生极乐。她说她爱他爱到无以复加,恨你却恨到骨髓深处。她说,你和他,一个愿今生来世地狱天堂永不复见,一个想时时刻刻生死之间如影随形。她说,她平生最幸,便是遇见了他。她说,她和你纠缠这十几年,唯一所愿,不过是今生,来世,生生世世,她都莫要将你遇见了罢。

"慢着,会议长."海伍德正说到点上,斯维因突然打断了他."照您的意思,我们诺克萨斯应该对他们见死不救么,要知道,”斯维因的声音突然十分阴冷,还用手轻敲着桌面.“强者帮助弱者是应该的吧!要不然弱者怎么做到他的力量做不到的事呢?"

听着斯维因的话,海伍德的脸色顿时苍白起来,额头上冷汗直冒,舌头又开始打结了."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既然不是,那便是同意我们诺克萨斯对艾欧尼亚伸出援手咯!会议长果然英明,等我回去一定会倾尽国力来帮助艾欧尼亚的."斯维因又恢复原有温和的神态,并特意提高音量地说着.

"哦!那就多谢会议长了,大伙,听到了没?"接着,德莱厄斯举起手中的利斧,适时的起哄.

诺克萨斯的使者团也欢呼不止,一齐喊着"倾尽全力,扶助他国"将首席位置上海伍德的争辩声压到几乎听不见.

"好整齐,好不要脸的口号!!!"

不知哪来的一声怒吼,场面又立马安静下来.

"是谁!?"听到这句话,德莱厄斯的脸想吃了翔一样瞬间垮掉,环顾会议厅四周想要找到那个不怕死的傢伙.

"是我,怎么了?"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在会议桌下方负责记录会议过程的一群召唤师中,一名年轻召唤师缓缓走出"诺克萨斯分明就是以强凌弱,公然入侵艾欧尼亚,居然还在这假仁假义的谈什么‘扶住他国’,哼哼,不是不要脸是什么,你们只不过是一群披着人皮的恶魔,刽子手!".

此言一出,气氛更是死静,而站在这个召唤师旁边的人也赶忙退开,生怕被牵连到似的.

"说得好!"艾瑞利娅高兴的说着,向那名勇敢的召唤师投去赞赏的目光.

整个艾欧尼亚使者团的人也纷纷拍手称快,但索拉卡却保持了冷静,向艾瑞利娅撇了一眼,示意她注意眼前的德莱厄斯.

这个被无视了的傢伙早已忍无可忍,阴沉的脸溢出一股杀意,回身将利斧准确的向着召唤师勾去.

一声金属相撞击的声音响起,随着火花的熄灭,人们才看清利斧攻击的轨迹被撞偏,从年轻召唤师身旁飞过,勾了个寂寞,同时一把灵魂之刃伴随着众人的惊呼华立地落回艾瑞利娅手中.

年轻召唤师回过神来,对德莱厄斯怒目而视,斯维因微微笑着,拉住了德莱厄斯继续的手"德莱厄斯兄弟,无需对这种乳臭未干的小子生气,让我来吧."

德莱厄斯一脸愤怒的瞪着斯维因,本想问问这个家伙为什么要妨碍自己,但看到这家伙脸上富有深意的笑容,不擅长计谋的德莱厄斯虽不明白他要干嘛,但也只能愤愤的坐下了,看看他究竟想怎么做.

而斯维因则拿起自己的拐杖,一瘸一拐的走向了那名与众不同的召唤师,其动作看起来有些滑稽,但在场的人没一个人笑得出来,因为谁都明白这个和善的瘸子有着无与伦比的破坏力,敢嘲笑这位大人的,意味着比死还恐怖.

这个瘸了腿走起路来还有点可笑的家伙可是几乎掌握着诺克萨斯的命脉,与诺克萨斯的杜克卡奥家族分庭抗礼,主宰着大多数人的生死.

这么一个可怕的人物对着那名年轻召唤师走去,不禁让索拉卡和艾瑞利娅都为他捏了一把汗,在如此诡异的气氛下,却从散开的人群后又挤出一个人来,下意识的挡在了召唤师身前,一脸笑容的对着斯维因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这家伙脑子有病,早上忘记吃药了,这才说了那些胡话,还希望您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哈哈."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斯维因反倒笑了笑"你是他的朋友么,我不想对他做什么,只是有几个问题想问下他."说完便绕开新出现的年轻人,对着那个不识时务的召唤师问道

"有趣的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老子裤子都脱了,你就来了这么一个问题。)√(─皿─)√

这倒是年轻召唤师没想到的,不过他仍旧镇定的回答"我叫新,是战争学院的初级召唤师."

"新,不错的名字,你为什么会对我们诺克萨斯有这样误解的呢?"斯维因拍了拍新的肩膀,一脸无辜的说道.

"误解?我说的都是事实,谁都知道诺克萨斯一直侵略他国扩张自己的势力,你还说这是我误解你们了!"新睥睨(什么意思来的)着眼看着斯维因铮铮的说着.

"新,不要说了...."刚刚那个替新道歉的年轻人在旁边小声的劝着新.

"狡不狡辩,英明的会议长自会作出裁决,说吧,海伍德先生,您最后的决定是什么,不用浪费时间了."斯维因又再次向海伍德施压.

斯维因的眼神让海伍德极度不安起来,他踌躇着,眼里不断闪过恐惧.

"你,你...们想怎样...就怎样吧!"

海伍德话音刚落,四周一片哗然,艾瑞利娅更是满脸的不相信,堂堂英雄联盟的领袖居然会抛出这种不负责任的话.而德莱厄斯也意气风发的站了起来,"哈哈哈....说了这么多,最后还不是一样.兄弟们,咱们现在就回去准备,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说完,他不屑地看了新和艾瑞利娅一眼.起身离去。

诺克萨斯的使者团像约好般,纷纷离座而去.

而斯维因玩味的看着眼前呆立着的新,品尝着新脸上的愤恨和不甘,之后也心满意足的转过身准备离开,不过他还是忍不住补充了一句"小伙子,话语权总是掌握在有实力的人手里的,所谓的正义!?哈哈哈......"但除了笑声外,这些话却只有新一个人能听见.

新从来没想过人的笑声能如此阴冷,让他有种说不出的恐惧,他由衷的发觉自己确实是太弱了,以至于和对方的差距如此之大.他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朝着那个扬长而去的身影发出了自己的誓言,一个难以实现却会用自己的一生为之奋斗的狂妄誓言.

"斯维因,我一定会让你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让你为你所伤害的人忏悔!!"

说完后,新只觉得自己的脑袋里嗡嗡作响,过于激动的他只能伏在地上大口喘气,同时也憎恨着自己,为什么这么无能,为什么面对着斯维因心里还会止不住的害怕.

但这就够了,新的声音吓不了斯维因,却回响在每一个为艾欧尼亚奋战的人身上,首席上头冒冷汗,莫名妥协的议长海伍德在挺身而出,即便畏惧也不退缩的初级召唤师新面前是个懦夫,仅此而已。

闹剧结束了,新大话似的承诺虽然鼓舞人心,但对现状却毫无改变,毕竟就他那个只能勉强站起来的怂样,要他拯救世界,基本没戏。

新慢慢平复着怒火,喘息着站直了身体,肩头却让人拍了一下,新很是不爽的转头想呵斥这个不懂礼貌的家伙,但映入眼中那张少女美丽的脸顿时让他失去了火气(所以说长得好看点,还是有用滴)^_^

“(*^__^*)嘻嘻没想到你倒是很勇敢的,敢跟斯维因叫板”

身旁这个穿着深红色铠甲,体态轻盈的黑发少女还是刚刚那个挑战德莱厄斯的女汉子,可转瞬之间气质上的变化却让新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只觉得不好意思。(闷骚的新爷,不解释)“没有,比不上敢跟德莱厄斯动手的你。”

……

另一边,刚缓过劲的海伍德羞愧地看着索拉卡“未能帮助贵国,真是万分抱歉。”

“您不必自责,斯维因的势力已经可以脱离战争学院的束缚,之所以开这个会议不过是为了找个堂而皇之的借口入侵艾欧尼亚,同时向世人表明战争学院已经授权给自己‘帮助他国’,以减少外界压力而已,说白了即使你反对,他还是对外宣告你已经授权,结果都是一样的”

索拉卡的话让海伍德心中发毛“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要来呢?”他十分赞同她的话,但对她的做法有所疑问。

索拉卡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如果我们不来,斯维因他们就会以此为借口入侵我国,况且我也希望斯维因能听我一句,事到如今,只有继续开战了,艾欧尼亚的人们虽然热爱和平,但也绝对不会放任敌人杀害我们的同胞,践踏我们的领土的。”所阿里卡说着神情变得坚毅而刚强,让海伍德更加羞愧。

(不要错把仁慈当成软弱)

“失陪了,海伍德先生,我们也得回去做好防备了。”索拉卡礼貌地道了别,缓缓离去。

而和新在聊天,咳!咳!谈公事的艾瑞利娅也匆忙跟新道别“你叫新是吧?很高兴认识你,我叫…”

“艾,艾瑞利娅…”新两只小眼睛不好意思的眨了眨,结巴了一下。

“!?你知道!?”(废话,作为LOL被削到人尽皆知的英雄,新如果不知道,还当什么召唤师。)“我保护索拉卡大人去了,期待和你的再见。”

望着艾瑞利娅远去的倩影,新呆立在原地挥着手。

而刚才替新道歉的召唤师,怪怪的看着新,“新,还好吧。”

“(好你姨丈)腿软了,扶着我。”(─.─|||

而另一边的另一边,刚出战争学院的斯维因等人。

“什么!!!”德莱厄斯气愤地将身边的一个小兵推倒在地上,扭头对旁边的斯维因叫着“老搭档,听到了没,杜克卡奥这个官痞竟然趁我们不在的时候说服了最高军统部的其他势力,中止了对艾欧尼亚的远征,而且进行了一大堆改革大有架空我们的趋势。”说到这,他将斧柄狠狠地砸在地上“可恶啊!军统部那些尸位素餐的蛆虫,有点利益就轻易的改变立场,完全不懂什么叫诺克萨斯的精神,总有一天,我要看下他们的脑袋。”

激动的德莱厄斯明显感染不了斯维因,他仍是平淡的听着这个对他极其不利的消息,双眼紧盯着战争学院雄伟的水晶枢纽,平静地说“我们没有输,谁挡道,就杀了谁。你看,战争学院如此不错,你甘心放弃???”

德莱厄斯摇了摇头“不行,先不说杀不杀得了杜克卡奥这头老狐狸,就算杀了他,他手下的那帮人怎么会罢休,卡特琳娜,泰隆,每一个都是我们损失不起的战力,一旦他们反水,后果更是棘手。”

“谁说杀人就一定要明目张胆,呵呵,你放心,杜克卡奥跟我作对不是一天两天了,杀他的计划我早已谋划好,不但要他死,还要他手下那帮人背离他的本意,为我卖命,你刚刚说他的改革是针对我们,其实不是,只是针对你,你忘了,我们的联盟是地下的,对外我一直宣布我是中立的,谅杜克卡奥再怎么精明,也想不到我这个老战友是个不折不扣的主战派。”斯维因饶有兴味的弄着肩上的乌鸦,仍是平静地说着。

德莱厄斯有点摸不着头脑了,论智力,他真的不如斯维因也正因为如此,他才和斯维因合作,希望打造一个更好的诺克萨斯。“你确定!?那下一步怎么办?”

“回去之后,我会利用一切权利,支持杜克卡奥。”斯维因转过身,刚刚那个满脸是笑的好好先生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满是杀气的脸“而且我还需要一个叛徒的帮忙。”

“叛徒!?”

“对,叛徒。”

日落西山,斯维因肩上的乌鸦在德莱厄斯等人不解却又坚信的神色中不安分地叫起来。

黑夜,好像近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萧真分身修仙传在线阅读第2节

    “看来这一切都是真的,姜瀚辰看着菠萝手机的屏幕一顿傻笑,可这时姜瀚辰不争气的肚子咕咕叫了起来,因为经济上的原因,姜瀚辰已经接近一天没有吃饭了,既然现在有钱了当然不能亏待自己的肚子得去好好庆祝一下。”“随后,便在街口拦了一辆出租车,向百大商城赶了过去因为那里是北林市比较高端的商场,吃喝玩乐应有尽有,以

  • 无限之超神时代在线阅读第8节

    张闵二人正在洞中苦思脱困之法,不觉间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那洞内更是昏幽晦暗。司马云衣本就胆小体怯,此刻更是心神惊惧,不由得靠在张闵身上,呜呜而泣。张闵忙温言抚慰。就在此时,只听得外面一声长啸,接着便是群兽耸动之声。有狮吼虎啸,又有虫鸣鸟啼,那声音此起彼伏,恍若异世。张闵大惑,起身偷移至洞口,向外察看

  • 年轻就该放肆在线阅读第十章

    本来我在眼观鼻,鼻观心,一心一意念请神咒语,忽然,脑海中蹦出一个问题:这里除了我,就没别的正常人了,如果请来了神,该上谁的身呢?这么一想,我便犹豫起来,睁眼一看,发现王乐已占了上风,王旭已被他死死压制住,而且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显然吃了不少亏。不过,这小子平日里老是欺负他弟弟,这时挨两拳也不亏。我见

  • 天地齐鸣之神印第10章在线阅读

    “叮”“营救赵轻语任务变更”“任务奖励:两年修为”“任务说明:杀掉魔修钱千和地府出逃的阴兵恶鬼”“任务失败:赵轻语死亡,水城医院所有人死亡。”——赵轻语呆坐在地,满是泪痕的脸上充满死寂与绝望,这一刻她多么希望会有人来救她,她希望有一个脚踏七色云彩的人突然出现,打败眼前的妖魔鬼怪救她脱离这人间炼狱。“

  • 我在异界有座岛被赶与丢失

    民国3年,北方奉城,名门望族,深夜。。。。。。。富甲一方的高姓老爷高鸿顺偶然得知自己的两个孩子不是自己亲生的,虽有万分不舍还是痛下决心决定将这个不守妇道的女人扫地出门,这个女人他不想多看一眼,一纸绝情书交到了自己姐姐钱红的手上,并嘱咐自己的钱不允许带走一块银元。。。。看完了这封绝情信,女人发了疯的要

  • 网游之天神降临在线阅读第4节

    书房中一个少年坐在案桌后,仔细听着面前暗卫的报告,指尖随着少年的思绪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木叶,有什么情况吗?”少年思索了片刻问到“启禀大人,木叶自从五年前被九尾入侵后,就没有什么大事发生。不过……”“不过什么?”“…………”“说!”“是!”看着少年锐利的双眼,暗卫不禁感到刺骨的寒意从脚底直冲而上,在

  • 平安夜的孤儿之龙吟九嶷

    九嶷山又名苍梧山,属南岭山脉之萌渚岭,纵横两千余里,南接罗浮山,北连衡岳。这里峰峦叠峙,深邃幽奇,令人神往。《史记·五帝本纪》:“舜南巡崩于苍梧之野,葬于江南九嶷。”《水经注》云:“苍梧之野,峰秀数郡之间,罗岩九峰,各导一溪、岫壑负阻,异岭同势。游者疑焉,故曰:九嶷山。”事值秋分,时近晌午,日当正空

  • 剑侠风流之心想

    待到中场休息时,舒漫施施然地走过来。她披在肩上的白外套随风摆动,脚下的高跟鞋发出清响。在楚南桥重生前,这位美女在拍完《余江淮》后便销声匿迹,两人也再没有任何交集。而此时,她走到楚南桥的座位前,对袁本鞠说:“袁导,能借一步说话吗?”袁本鞠拿着支破笔在纸上写写画画,“不能。”楚南桥坐在他旁边,将双腿交叠

  • 弑神诀策录之第四章(4)

    “下来!”谢翼莫名地看着像八爪鱼一样攀附住自己的小丫头,横眉冷对。“不下!”小姑娘第一次这么硬气。毕竟跟狗比起来,暴躁哥哥还是亲近多了。“你给我下来!”谢翼也气急了,这小丫头片子胆还挺大,敢跟他横上了。“呜呜呜呜……”枝枝又被哥哥凶哭了,鼻涕眼泪蹭谢翼一肩,她知道哥哥生气了,可还是紧紧抱着他。“我害

  • 金非赤在线阅读第七章

    时间飞逝,距离宗门大会只有不到五天时间,然而此时,整个剑宗周围都是修士。小无烟很害怕,被老仆严无咎带到了后山的铸剑塔里面。严无修怕接下来会发生一些不可控的事情,最好还是让老严带小需要避避比较好。现在要说剑宗最安全的地方,恐怕只有藏剑阁和铸剑塔了。在这里开启防御阵法,除非是神海境的修士来了,否则没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