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战神梦天在线阅读章琳琅山庄

2021/4/8 12:04:01 作者:超勤奋的猫 来源:纵横中文网
战神梦天
战神梦天
作者:超勤奋的猫来源:纵横中文网
“嗯?你有宝物?我便抢走!你有功法?我便掠夺!”“为何我要为人鱼肉?不,不!我命由我不由天!我要穿越,我要重生,在这个万世五界,我将卷土重来!上天的神,你看到了吗?我叫战神——梦天!”

渝阳县令刘宽之妻李氏如是说:

琳琅山庄坐落于渝阳县城西边的落凤山南麓,是一座颇具规模的平民宅邸。落凤山北接千山群山,南邻渝江,南麓是大片肥沃的田地,一直延伸到渝江南岸和渝阳县东部,众多村庄星罗于此。

琳琅山庄由于它的知名度,通常被山下的乡人简称为“山庄”,一说山庄,人们脑海中与之连结的概念总是富有、仁善、幸福、美满这样的词汇。

山庄主人佟百川的富有闻名整个渝江下游,他在附近的不少城镇有着为数众多的产业,从织造到印刷、从茶楼到酒肆均有涉及,他制造的绫有时可以作为贡品,名满天下的醉仙酒楼也属于他的名下。庞大的家业一方面是祖辈打拼的结果,另一方面也是佟百川自己多年的苦心经营和适当扩展。

琳琅山庄早先是某位大官的私宅,那官后代家境没落,将山庄挂牌出售,佟百川三十五岁时买下了这座宅邸,查阅无数资料亲自敲定改造方案,历时三年才成为如今模样。崇朔五年,佟百川举家乔迁新居,邀请到渝阳一带所有头面人物,宴请宾客三天,轰动一时。

佟百川不是园林专家,但在山庄的修造上颇下了一番功夫,只保留了部分屋宅以作主人和客人居住——佟百川家庭成员简单,夫妇两个又热情好客,其中大多数房间是留给未来客人的——其他全部推倒重建。从各地移来适宜的花草植物,精心栽植培养,又修建凉亭楼阁供游园时休憩,力求做到一步一景、移步易景,精致入微而不失典雅大气,很快在附近闻名遐迩,成为一座令人艳羡的名宅。

佟百川还是当地有名的仁义富绅,为人乐善好施。造桥修路、施粥舍饭、修庙建宇,渝阳每有这样的事,总少不了佟百川的参与。他出手慷慨,不计回报,在乡民中有口皆碑。

除此之外,佟百川个人的家庭生活也称得上使人羡慕。他年少时与青梅竹马的蒋氏女结为夫妻,近三十年来不纳妾、不二色,两人育有一子一女。长子佟江海,今年二十岁,儿媳孙氏,年前诊出已有身孕。次女佟毓秀,年方十四,正在与县城富商李家的公子议亲。

年前蒋氏有一桩头疼事,就是女儿的婚事。佟百川希望女儿尽量自己做主,所以每提出一家的孩子,都会暗中让女儿见见,如若她不同意,这门婚事便不作数。原本父母之命不可违,佟毓秀得了这么大的权限,就好似有些任性,接连看了两个,都只摇头说不要。

蒋氏告诉自己没什么好愁的,女儿年纪还小,一面却火急火燎地寻到发小渝阳县令之妻李氏,李氏说自家娘家有适龄的公子,一见之下,没想到佟毓秀竟同意了。一问才知,她与这位李裕早就在一场花宴上认识,彼此颇有好感,互通书信有一年了。

女儿的亲事定下,佟百川夫妇接下来的要务就是做好准备迎接第一个孙辈的降世。蒋氏每天对儿媳孙氏嘘寒问暖,一是怕她怀孕不适,二也是关心腹中胎儿的生长,一日三餐必得亲自下厨。蒋氏对李氏说:“江海的孩子,毓秀的嫁妆,事情真是一桩接着一桩,我都要操心死了。”李氏佯装打了她一下,“呸呸呸,大喜的日子说什么死字!”这天是崇朔十二年三月廿八,李家来山庄下定的日子。

好来客栈掌柜如是说:

好来客栈是渝阳县城的一家小客栈,平时顾客来得不多不少,掌柜的闲着没事儿干,最爱用手撑在柜台上托着脸,观察大堂里形形色色的人。

风尘仆仆的行人,佩剑的江湖侠客,彪形大汉,文弱书生,戴帷幕的女人以及她们的丫鬟,贼眉鼠眼的人——特别需要注意,颐气指使的人,与伙计起争执的人——呦,这得处理处理,等等等等。

掌柜的今天兆头不好,他早上查错了帐被老板发现,给骂了个狗血淋头。伙计们在一旁全都看着,也不敢上来劝,甚至惊动了客人出来观望……他一整天心情都不怎么样。

中午,一个伙计走到柜台,讪讪地笑了笑,“掌柜的,刚才邻居来说我媳妇儿生孩子,我得回去看看。”

掌柜的不耐烦地挥挥手,“去吧去吧,给你道喜。”

伙计点头哈腰地走了。

这时门外走进来一位客人,那伙计下意识招呼了一声,引得掌柜抬头观去。这人的相貌算十分可以,眉目秀气,肤色白皙,身材清瘦,十五六岁,不高不矮,一头短发,一身黑衣,配一把横刀,腰间系一圈布包,鼓鼓囊囊的。总体来说,江湖人无疑,生得挺好看,就是面无表情,让人觉得有点儿阴沉。

掌柜的看了一圈,伙计们都忙着,他只能亲自上去迎接,“客官来了。”

少年进来的时候嚼着什么东西,咽下去才开口说话:“掌柜是吗?要一间上房。”声音有些沙哑。

“好嘞,您来登记。”

苏明,京城人氏。

掌柜的心想这还不是一般人。掌柜带苏明上楼,途中攀谈了几句,他只说是出来游山玩水的,其余好似不愿多讲。江湖人就是这样,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会惹到麻烦,谨言慎行是好事。

掌柜的回到柜台,继续托着腮帮子看大堂里的顾客。直到很久以后,他都没把这个虽然面带阴郁却有礼貌的少年跟林琅山庄的惨案联系到一起。

佟毓秀未婚夫李裕如是说:

李裕这辈子,翻墙潜进别人家是头一遭。知书达理是一回事,抵不住美人相候,尤其还是今天就成为自己未婚妻的美人。李裕想,私下见见,只要不被发现,应该不会挨揍。

两个年轻人早已约定了翻墙的地点,在一处月季掩映的园子角落,十分不引人注意。李裕双脚落地,压低声音招呼了一声:“秀秀!”

“裕哥,我在这儿。”佟毓秀从月季丛中走出来,挑着一盏昏黄的灯笼,照了照自己的脸。柔和的灯光中,女孩儿笑靥如花。

李裕微微一笑,看了看天边的弦月,心想这也算是花前月下了。

两人来到凉亭坐下,李裕想靠佟毓秀近一点,被她躲开了。

“离我们成婚还有些日子呢,要谨守礼节,知道吗?”话虽含训斥,眉目却带着掩饰不住的笑意,以至于不仅没有达到效果,反而成了一种挑逗。

李裕抱住她,把头埋在佟毓秀颈间,“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

李裕的行为到此为止,没有再做过分的事情,两人坐在一起,仿佛有说不完的话。

李裕对佟毓秀形容早就为她准备妥当的婚房,里面的布置都是她喜欢的。李裕说今后会像她父亲待她母亲一样对她,永远不招惹别的女人。李裕带她畅想婚后的生活,从家长里短到琴瑟诗文,他说我们可以到江湖上去,做一对神仙眷侣,他说我们可以生几个孩子,好好教导他们……他说了很多,把佟毓秀都说醉了。

时至深夜,李裕恋恋不舍地离开。佟毓秀忽然想到一件事,不由皱起眉头,“城门已关,你住哪里?”

李裕笑着揉了揉她的眉心,“我住在城郊农庄上,不然也出不来啊。”

佟毓秀道:“倒是我傻了。你小心些。”

“你回去的时候也看着路。”李裕猛然凑近她,“小心有鬼来抓你!”

佟毓秀从小怕鬼怕得厉害,今天出来时心里兴奋不觉得有什么,被李裕这么一说直接急了,当即打了他肩膀一下,“你这张嘴!”

李裕哈哈笑着翻墙走了。

深夜的山林漆黑一片,李裕好不容易再次适应了完全的黑暗,慢而小心地走在山道上,耳边不时传来一些异响。

这山中没准真的有鬼,李裕当时百无聊赖地想,也许就在什么地方盯视着他,等待时机将他的头拧下来吃掉——他志怪小说看得太多了。

菜农齐三如是说:

齐庄是落凤山脚下的众多村庄之一,距离山庄最近,村中有一个种菜的农夫名叫齐三,每天天不亮定时往山庄送时新的蔬菜。

崇朔十二年三月廿九日早,齐三照旧挑着两框新鲜蔬菜上山,山庄的大门竟然锁着。没听说佟家举家去了什么地方啊,昨日佟毓秀定亲,家里还来了好些客人,这会儿是怎么了?

齐三走到后门,这两扇门也关着,不过一推就开。

齐三在此后的很多年,都会后悔自己推开了这道门。

晓色朦胧,勾画出堆叠着的人的轮廓,他们零散地或躺或倚在院子各处,其间偶尔能见到某些黑色的圆形物体,地面渗透着诡异的黑色污迹。

是血。是人头。是死尸。

渝阳县衙仵作林新如是说:

崇朔十二年三月廿九日上午接到齐庄菜农齐三报案,说琳琅山庄发生了杀人案,县令刘宽亲自带队赶到,立即展开侦察。

现场发现的尸体包括佟百川一家,当晚留宿的客人李氏及另外两人,以及一干家仆,共计七十五具,整座山庄没有活口。绝大部分人惨遭斩首,身上没有其他伤口。

其中佟百川和妻子蒋氏的死状值得一提。

蒋氏死于卧房地上,身中十刀后遭遇割喉,流血而死。

佟百川则比较惨烈,他被绑在卧房外的树上,从卧房到树前有拖行的血迹。他身□□计八十一刀,其中不少是死后留下的。他的生殖器在活着的时候被割去,像垃圾一样远远扔在一旁。他的双眼被戳烂,面孔被利器划坏,一把匕首穿透他的左眼眶钉在树上。

值得注意的是,现场发现了六名少年以及一名破衣烂衫的中年女子,没有在佟家的家仆名单上,暂时辨不出身份。这七具尸体有两个共同点,一是尸身完整,一刀毙命,没有受到折磨;二是罕见的美貌。

渝阳一带从没发生过如此骇人听闻的灭门案。依据现场的情况,怀疑是仇人寻仇。但死者佟百川在乡民中有口皆碑,谁也想不到他家会有什么仇人,尤其还是非灭其门不可的血海深仇。

案件发生三个月后,苏明抵达京城。路人偶有说起这桩案件,苏明只是默默地走,不时从腰包里拿出一颗丹色药丸填进嘴里。阿仁一直不想他吃这种玩意儿,苏明也试着克制过,但他觉得自己已经戒不了了。

永安坊十字街东的一户人家,就是苏明和唐昀的家。苏明敲了敲门,唐昀很快应了一声:“谁啊?”

“阿仁,是我。”

唐昀赶忙来打开门,一见苏明便问:“你去哪儿了?怎么招呼也不打一声?”

苏明眉眼间现出疲惫的神色,关上身后的门,向前一步轻轻地抱住唐昀,“我累了,让我休息一会儿。”

唐昀惊讶又不知所措地拍了拍他的肩。苏明从来没对他做过这样的动作。

唐昀拼命抑制着内心的酸涩。他等这一抱等了一百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国:从亭长开始打卡之第七章(7)

    动不动就亲一口,苏晚晚不放心特意嘱咐了姜承湛几句:“湛宝,一会到我父母家,不能老是抱着我,更不能亲亲,知道吗?”姜承湛挠了挠脑袋,有些小委屈:“你不喜欢湛宝亲你吗?”“不是啊,”苏晚晚舌头不太好使,这事当着外人的面怎么说啊?可是不说一会就到父母家了,哪里还有机会叮嘱。“那个,李叔叔,”苏晚晚忽然跟前

  • 清醒梦之逆袭抖M大少爷(五)(5)

    “易姨娘,到了。”翠儿的声音让瑾瑜收回了思绪,看着面前的大厅。正厅的主位上只坐着一个长相温婉的女子,川府的当家夫人,温兰。已年过四十的温兰,脸上看不出一丝岁月的痕迹,保养得非常好,反而多了几分成熟优雅的韵味。另外在靠近正位的左手边也坐着一个女人,如果说温兰是养在温室中的兰花,那么这个女人就是长在山野

  • 他携漫天星光而来之神兽蛋(跪求收藏与鲜花)(7)

    “第二件拍卖品黄阶上品武器赤胆银枪,此加成火属性武技,提高攻击力,具有破防之效,增加武者自身战斗力,拥有此枪越阶挑战也不无可能…”花不语再次介绍道。凭借诱惑魅力与其出色口才,台下又是一片骚动,竞价声络绎不绝,最终以3200金币被一个大胡子用枪的成名高手拍下。接下来黄阶中品功法《烟波寒霜》被三大家族之

  • 论骚,我是认真的在线阅读第九章

    就在克莱夫一步一步被拖往海里的时候,一双大手抓住了他的腰克莱夫回头看去,惊讶地发现来者是萨卡斯基这是他没想到的,而在他身后的则是波鲁萨利诺三人一同用力,才堪堪与那只海王类达成了平手,互不进退泽法见此也是拦住了正欲上前的多拉格还有其他学员,然后对着三人笑着说到“你们!要是被鱼拖下去的话,回去训练照着地

  • 重生空间之如意妾在线阅读第8节

    此时公交车也紧急的刹车,让杨辰一个踉跄差点摔下了座位。“大....大家快....”公交车司机的声音响了起来,不过还没有完全说完血肉撕裂和玻璃破碎的声音响了起来。一大滩鲜血出现在了公交车的车前。那是一只什么样的利爪!足足几十厘米长的狰狞骨刺长在爪子前面,探进公交车的手有两米长。而那只利爪直接将司机的身

  • LOL之我是厂长之第九章

    楚一将马车停在了悦来客栈前,对迎出来的小二丢下一锭金子,面无表情的道:“客栈被我家小姐包下了,不要让人打扰,伺候好了,还有你的好处。”马车内的楚悦兴致勃勃的听着外间的事,想着:我这算是装逼呢装逼呢还是装逼呢?小二瞅了瞅手中的金子,哎呀妈呀,还真有人用金子呀!!!又瞅瞅柜台后的老板。那老板盯着金子两眼

  • 念及而热疾驰的人

    我在跑。跑过士兵们的时候看到他们脸上的泪。这让我的心情忽然很好。我应该没有做错事。教官,你平时为人真有人缘。·加速的感觉并没有那么难。就像是运动会上起跑那样,只是,我的目标是慢慢落下的刀刃。穿过一排排几乎静止的士兵们,让我感觉到好像在看兵马俑。我越过士兵,直直地跑上高台。看到刀刃带起来的绳子在半空中

  • 腹黑哥哥惹上奇葩妹妹在线阅读第一节

    大燕王朝三十六郡,每一郡的地域都有万里之遥,能够担任每一郡的郡守与郡尉的皆是当世最顶尖的大儒以及最强横的武道修炼者。大燕外有四敌:东夷、南蛮、西戎、北狄。内有佛道昌盛,蛊惑百姓,藏匿大量的逃亡武者;又有世家大族与朝廷分庭抗礼,把握本地的权力;还有无数武者视朝廷于无物,祸乱天下。立国千年的大燕王朝已经

  • 曲中人在线阅读第2章

    “挖槽,不是钱啊这,0.7节操币,这踏马可以用来干嘛?”孟宇大叫起来。财神:咦,这里怎么有个不认识的人东海龙王:凡人么,怎么可能进到我们神仙聊天群孟宇:挖槽,我就点了个更新就进来了,不关我事啊财神:小伙子手速蛮快,竟然抢得过我们神仙孟宇:那是,哥天天练习练出来的(滑稽)财神:加个好友?孟宇:哇,神仙

  • 请对我负责GL伏羲女娲到来,吾要创人族(求鲜花求收藏)

    三个葫芦就这样被三个洪荒大能瓜分了,留在原地的是那株叶子都全部掉光的光秃秃葫芦藤。王凯想了想爬行过来,用自己的尾巴将葫芦藤蔓取了下来。又想了想再次将先天葫芦藤根部挖了出来。那三个葫芦因为要成熟,死命的吸收葫芦藤的养分,导致这葫芦藤根部也是枯萎的差不多了。王凯倒不是觉得这葫芦藤根部价值连城,而是那葫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