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那个半夜抓我手腕的男生第1章在线阅读

2021/4/9 5:20:20 作者:杞桉 来源:晋江文学城
那个半夜抓我手腕的男生
那个半夜抓我手腕的男生
作者:杞桉来源:晋江文学城
白千抓时随手腕不是一次两次了,俗话说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俗话又说事不过三,于是在第三次半夜抓我手腕时...我给了他一拳时随:不好意思崩人设了,重新来于是在第三次半夜抓我手腕时...我亲了他一下1V1,HE,校园文(校园也不多,主感情,篇幅不会太长)

翠日,当第一缕阳光划破黑暗,鸡鸣报晓着黎明的到来,新的一天即将开始。

清晨,淡淡的薄雾笼罩着这片山林,微风轻抚,带来阵阵凉爽之意。

“啪啪啪...”

一阵拳响声,只见一颗参天大树上密布着数不清的拳印掌印。

这树很是巨大,大约合抱起来有十来个人粗,谁也不知道历经了多少年,但每根树枝都显得苍龙有劲,枝繁的树叶遮住耀眼的阳光,丝毫没有老态龙钟之感。

只见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年,身着黑色宽袍,一头如墨般的长发,扎成一束至腰,略显瘦小的身材,带有几分白白的皮肤,一张颇为俊逸的脸庞。

有一双黑似墨石而深若星辰的眼眸,很是清澈,看不到一丝杂质。

这少年名叫鬼尘封。

只见他双脚插进土地里,冷汗横流,早已打湿了衣衫,嘴中还不停的喘着粗气,两条手臂已是垂放下来。

但双手却还微微的颤抖着,看样子感觉已经是麻木了,一点点力气都提不上来,仿佛双臂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清澈的眼眸中浮现一抹坚定,牙一咬,双手艰难的抬起,缓缓结印,将灵气硬压丹田,运用最后一丝灵力,身形陡然向大树快去奔去,右手成拳,带着丝丝的灵力,浑身气势暴涨,挥舞着拳头猛然向大树轰去。

“葬天十三拳。”

虽有些稚嫩,但却是很响亮的声音从鬼尘封口中喊出。

只见由数道金色的灵力凝成一个个拳印,金光闪闪,约有半丈大小的金色拳印,浮现在鬼尘封的身后,随后狠狠地砸向前方的大树。

“轰”

只听一声巨响,大树依旧稳然不动,只有几片落叶飘飘而下,但树干上却流下条条血迹,若是仔细看,还冒着余温,这血自然是鬼尘封的。

而此时鬼尘封却是疼痛不知,全身无力,双腿一软,躺在了草地上,连动动手指都极难。

双眼微闭,心中苦涩道:“都十四年了,怎么还没有突破先天境,这一道坎,仿佛是永远也跨越不了的深渊、沟壑,如今的姐姐都已到了淬体境大成了,而我还在后天境大圆满不停地晃悠,心里不由泛起一丝自嘲之意。”

星云大陆的修为最高也就是脱天境,而之后是怎样的存在就更是不得而知了。

脱天境之下分为:后天境、先天境、练气境、淬体境、神魂境、阴阳境、生死境、脱天境。

每境分四大小境:小成、大成、巅峰、大圆满。

每个境界都是天差地别,犹如是深渊,不可逾越。

光是后天境与先天境之间的差距可想而知,这一道坎,拦住了自古多少英雄豪杰,有的人则是一生都在后天境大圆满上,却始终跨不了那一步,坐空余生,百年之后化作一捧黄土,遗憾终生。

当然,也有很多人有着运气与天赋,仅三四年之久就突破先天境,之后直上青云,一生逍遥。

而更有一些人则是上天的宠儿,一生下便是先天境,在修炼一途上更是如鱼得水,将来注定与众不同。

就像自己的姐姐一样,就是上天的宠儿,如今更是达到淬体境大成,可说是天才了,放在任何一地,将来都是极为耀眼的存在。

想要与这些人平等,甚至超过这些天才,必须付出千百倍的努力才行,不然只有成为蝼蚁的命。

修炼一途是没有捷径可走,只能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否则将来成道时会留下隐患,到时再想消除,恐怕也是晚了。

“封弟,你躺在地上干嘛呢”?正当鬼尘封睡在地上想这些事的时候,耳边传来如银铃般的声音。

寻声望去,只见一位十五六的少女,身材火爆,凹凸有质,完美的曲线以及那水嫩嫩的皮肤,仿佛吹弹即破。

身上披着透明的白沙衣,一头如瀑布般的三千青丝垂到腰际,拥有一张勾人夺魄的瓜子脸,一双精美绝伦的大眼睛,很是妩媚动人。

纤秀的粉颈,傲然挺立的身前,修长的玉腿,婉若仙子下凡,让人忍住鼻血狂喷,这美女自然是鬼尘封口中的姐姐——鬼玉儿。

只见鬼尘封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玉儿的高傲双峰,眼冒精光,口水垂流三尺,却未反应过来。

不过玉儿却是早反映过来,绝美的脸上浮现两片淡淡的红霞,此时的鬼尘封见玉儿是这样羞涩,更是忍不住了,两鼻孔微微发热,鼻血竟然都流了下来。

玉儿见到鬼尘封还不反应过来,脸色微寒,随即身形一闪,瞬间来到鬼尘封的面前,突然抬起玉手,猛的向鬼尘封的脸下打去。

“啪”

只听一声清脆巴掌声音响起,玉儿羞怒道:“该死的小封子,敢偷窥姐姐我,看我不收拾你的”

看招,葬天修罗掌。

羞怒的鬼玉儿双手快速结印,一道黑色的灵力瞬间化作一只漆黑的大手,眨眼之间,便向鬼尘封毫不留情的拍去。

她的一巴掌下来,直接在鬼尘封的脸上印出五道清晰的手指印,此时的鬼尘封顿时醒悟,纵起身来飞快地逃窜。

头也不回的边逃边喊道:“姐姐,冤枉啊,这不能怪弟弟啊,只是因为姐姐太美了,所以弟弟刚才一时失神了。”

说完便是极速狂蹿,玉儿现在正在气头上,更是不会听鬼尘封解释了,不断的控制着修罗掌,在鬼尘封后面也是紧追不舍。

刚刚一点力气没有的鬼尘封,现在却将自己的潜能激发出来了。

见到玉儿不但没有停下的意思,反而更加厉害了,鬼尘封顿时感觉头大。

“现在姐姐根本就不听我解释,要是再这样下去,怕是真的要挂了啊,就算不挂也要脱层皮,看来逃是逃不了,看来只唯有硬拼了。”

一路狂奔的鬼尘封,身体陡然停住,眼里浮现一抹无奈,牙一咬,双手迅速结印,浑身涌起滚滚灵力,数道金色的灵力。

疯狂的化作一道道金色的拳印,一共十三枚拳印,转身朝着极速拍来的修罗掌,瞬间迎上。

“轰”

一声巨响,尘土飞扬,只见一道身影快速倒飞出去,借助余波,在地上滑出足有三四丈远的印痕,全身衣服破碎,嘴中不断喘着粗气,嘴角还挂着一丝鲜红的血印,看上去很是狼狈。

看着自己这样,鬼尘封心中暗暗想道:“姐姐的修罗掌果然厉害,才用了十分之一的力量就把我打成这样,要是再用上一层的话,哪怕是我的命再硬,也要在床上躺几个月了,诶,以后再也不敢招惹姐姐了”。

鬼尘封软软的站起来,刚刚真的是用尽了灵力,若是玉儿再来一次的话,恐怕自己真的就要认命了。

“姐姐,你怎么能下狠手啊,把我往死里整啊,我可是你的亲弟弟啊,要是把我打残了,谁以后给你端茶倒水,谁以后给你扇风揉背啊”,鬼尘封一副满是委屈的样子。

玉儿看了看一身狼狈的鬼尘封,想了想,道:“也是,你要是挂了谁给我端茶倒水,扇风揉肩。

‘“不过看在这是第一次的面子上,就饶了弟弟一条小命,若是再胆敢有下次,哼,”这时玉儿做出一个剪刀手的样子,恐吓着鬼尘封。

鬼尘封一脸愕然,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仿佛很怕玉儿又会翻脸,赶忙像小鸡啄米般连忙点头:“请姐姐放心,弟弟下次再也不敢了”。

这还差不多,玉儿嘟哝了一句。

鬼尘封看着玉儿脸上的怒气渐消,心中不由得暗想喜,自拍胸脯,幸亏我是她亲弟弟,若是换了别人这样,估计早就到阎王那里报到去了。

接着,一道碧影自玉儿的手中飞向鬼尘封手中。

“啪。”

鬼尘封手凌空一抓,只觉得手中传来一阵清凉之意,张开手一看,一颗大约有拇指盖大小的丹药,通体呈碧绿色,丹药上有一些复杂的纹络,正散发着幽幽的药香,原来是一颗复灵丹。

“还不快点吃下去,”玉儿随声吩咐道。

鬼尘封一听,不再犹豫,随即口一张,丹药顺其而下,一入口,便化作一道道灵气,仿若洪流,补充着鬼尘封身体丹田处缺失的灵力。

转眼间,微微苍白的脸上有了不少的血气,等到丹药全部吸收完了,鬼尘封脸上尽显红润,就连之前玉儿所打的五指印也是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鬼尘封吁了一口气,将浊气排出。

见到自己脸上的五指印没了,很快鬼尘封就向玉儿一阵挠头傻笑:“嘿嘿,还是姐姐的灵丹管用,一下子就让弟弟回复十之八九了。”

玉儿一听,自然乐的是一阵得意:“那当然咯,这可三级灵丹,还是我从爷爷那里好不容易要来的,若是以后弟弟乖乖的听我话,姐姐还是会慷慨解囊,给弟弟好处的,要是不听的话,连影儿你都看不到咯。”

鬼尘封对此很不满,这个鬼老头,居然这么小气,每次找他要几粒丹药都不给,还说什么丹药用多了会留下隐患,当真是狗屁,舍不得就是舍不得,还说那么的大道理,真是烦人。

玉儿一听不爽了,不许弟弟这么说爷爷,难道弟弟你又想被罚面壁了?玉儿吓唬鬼尘封道。

一听到面壁,鬼尘封还是知趣的闭上了嘴,显然对面壁还是有些害怕的。

玉儿这时拿出药瓶得意道:“若是弟弟表现的好,我还可以给弟弟几粒,若是不好的话,想都别想咯,说完还时不时的摇晃着药瓶”。

只见鬼尘封两眼又在色眯眯的发呆,直勾勾的盯住自己的酥峰,玉儿的脸色瞬间寒了下来,仿佛周围的温度此时也是随之下降,冷声的质问道:“小封子,你的贼眼往哪看呢,是不是那东西不想要了。”

听到玉儿这么一说,鬼尘封顿时浑身打了一个哆嗦,下意识的做着护裆的姿势,连忙赔笑说:“哪敢啊,哪敢啊,弟弟只是在想,改天我也去向鬼老头要几瓶来,这才失了神。”

是这样的吗,玉儿将信将疑的问道,见鬼尘封心虚的点了点头,也没有深究。

不知道姐姐来这里是有事吗,还是想弟弟了,特来看望这张迷死万千少女的脸庞啊,说完鬼尘封露出一副超自恋的神情。

看的玉儿一阵想呕吐,笑骂道:“少臭美了,谁会想你,不过确实找你有事来着”。

先前爷爷传念给我,叫我们去修炼殿一趟,至于什么事我也不知道,到了就知道咯。

“切,鬼老头肯定又想坑害我,不去,小爷我还要修炼,要准备突破先天境呢,哪有那些闲工夫听鬼老头瞎叫唤,”鬼尘封一副打死也不去的样子。

玉儿一阵无语,扭着鬼尘封耳朵,使劲道:“就你那停留了三年的大圆满,到现在也没有要突破的征兆,还想蒙我,走,先和我去趟修炼殿,回来再慢慢修炼。”

“诶.诶.诶.疼疼疼...要掉了,要掉了,姐姐轻的,姐姐说的对,正是因为我还没有突破先天境啊,所以我就更要留下来修炼了,姐姐说是不,”鬼尘封一边求饶一边厚着脸皮说不去。

一听这话,玉儿有些微怒了,扭的是更厉害了,“小封子,你行了啊,敢跟姐姐我叫板了不是,是不是再想尝尝被虐的滋味了。”

“疼疼疼...轻点轻点,不敢不敢,我去还不行吗,”鬼尘封无奈道。

见鬼尘封同意了,玉儿松了手,微微满意,“这还差不多。”

松下手的鬼尘封,一阵鬼喊的狂揉自己的耳朵,一边揉一边看见玉儿,见玉儿并未看着自己,立刻脚下生风,急速向自己的远方跑去。

见到逃跑的鬼尘封,玉儿没有生气,也没有去追,似乎是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只是淡淡的说了句。

“诶,爷爷本来是为你准备了礼物,想让你去的,结果你看你,像谁是要杀了你似的,既然不去,那就怪不得姐姐替你领了,到时候后悔可别怨姐姐。”

玉儿话音刚落,只听有道人影“刷”的一下,有出现在玉儿的身旁,厚着脸皮问道:“姐姐说的可都是真的?”

玉儿没好气的看了看鬼尘封,没有回应,转身就向修炼殿极速而去,鬼尘封见此,同样是对修炼殿疾驰奔去。

(未完待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江湖笑谈壮我中华(上)

    这个鬼子军官石根松原被余九爷触决了,也是人生一大快事。从此这个恶霸在当地被除名,成为围场县的一大英雄。这场战役日本鬼子的一个少佐兵力被消灭,但是学生军也牺牲不少人,几十人的学生军只剩下十几个人。而余府上下的人二百多人只剩下几十人,“哎,这场仗打得不值啊!”余九爷看了看身边的几十人叹了口气说道:“如果

  • 队友他又菜又甜[电竞]第十章在线阅读

    这边,搞定了邬童后,接下来就是陶西。本来,班小松已经打算放弃陶西这个废柴教练,可新来的安主任说,根据学校规章,所有社团都必须由教师提出申请。他又找了班主任白舟,可是白舟说自己对棒球一窍不通,如果他申请的话,一定会被“教条”的安主任否掉的,所以班小松还得去找陶西。班小松有点儿怵。邬童不知道,陶西对棒球

  • 萧真分身修仙传在线阅读第2节

    “看来这一切都是真的,姜瀚辰看着菠萝手机的屏幕一顿傻笑,可这时姜瀚辰不争气的肚子咕咕叫了起来,因为经济上的原因,姜瀚辰已经接近一天没有吃饭了,既然现在有钱了当然不能亏待自己的肚子得去好好庆祝一下。”“随后,便在街口拦了一辆出租车,向百大商城赶了过去因为那里是北林市比较高端的商场,吃喝玩乐应有尽有,以

  • 无限之超神时代在线阅读第8节

    张闵二人正在洞中苦思脱困之法,不觉间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那洞内更是昏幽晦暗。司马云衣本就胆小体怯,此刻更是心神惊惧,不由得靠在张闵身上,呜呜而泣。张闵忙温言抚慰。就在此时,只听得外面一声长啸,接着便是群兽耸动之声。有狮吼虎啸,又有虫鸣鸟啼,那声音此起彼伏,恍若异世。张闵大惑,起身偷移至洞口,向外察看

  • 年轻就该放肆在线阅读第十章

    本来我在眼观鼻,鼻观心,一心一意念请神咒语,忽然,脑海中蹦出一个问题:这里除了我,就没别的正常人了,如果请来了神,该上谁的身呢?这么一想,我便犹豫起来,睁眼一看,发现王乐已占了上风,王旭已被他死死压制住,而且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显然吃了不少亏。不过,这小子平日里老是欺负他弟弟,这时挨两拳也不亏。我见

  • 天地齐鸣之神印第10章在线阅读

    “叮”“营救赵轻语任务变更”“任务奖励:两年修为”“任务说明:杀掉魔修钱千和地府出逃的阴兵恶鬼”“任务失败:赵轻语死亡,水城医院所有人死亡。”——赵轻语呆坐在地,满是泪痕的脸上充满死寂与绝望,这一刻她多么希望会有人来救她,她希望有一个脚踏七色云彩的人突然出现,打败眼前的妖魔鬼怪救她脱离这人间炼狱。“

  • 我在异界有座岛被赶与丢失

    民国3年,北方奉城,名门望族,深夜。。。。。。。富甲一方的高姓老爷高鸿顺偶然得知自己的两个孩子不是自己亲生的,虽有万分不舍还是痛下决心决定将这个不守妇道的女人扫地出门,这个女人他不想多看一眼,一纸绝情书交到了自己姐姐钱红的手上,并嘱咐自己的钱不允许带走一块银元。。。。看完了这封绝情信,女人发了疯的要

  • 网游之天神降临在线阅读第4节

    书房中一个少年坐在案桌后,仔细听着面前暗卫的报告,指尖随着少年的思绪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木叶,有什么情况吗?”少年思索了片刻问到“启禀大人,木叶自从五年前被九尾入侵后,就没有什么大事发生。不过……”“不过什么?”“…………”“说!”“是!”看着少年锐利的双眼,暗卫不禁感到刺骨的寒意从脚底直冲而上,在

  • 平安夜的孤儿之龙吟九嶷

    九嶷山又名苍梧山,属南岭山脉之萌渚岭,纵横两千余里,南接罗浮山,北连衡岳。这里峰峦叠峙,深邃幽奇,令人神往。《史记·五帝本纪》:“舜南巡崩于苍梧之野,葬于江南九嶷。”《水经注》云:“苍梧之野,峰秀数郡之间,罗岩九峰,各导一溪、岫壑负阻,异岭同势。游者疑焉,故曰:九嶷山。”事值秋分,时近晌午,日当正空

  • 剑侠风流之心想

    待到中场休息时,舒漫施施然地走过来。她披在肩上的白外套随风摆动,脚下的高跟鞋发出清响。在楚南桥重生前,这位美女在拍完《余江淮》后便销声匿迹,两人也再没有任何交集。而此时,她走到楚南桥的座位前,对袁本鞠说:“袁导,能借一步说话吗?”袁本鞠拿着支破笔在纸上写写画画,“不能。”楚南桥坐在他旁边,将双腿交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