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武战穹宇在线阅读第十节

2021/4/8 23:19:22 作者:诛逆剑客 来源:飞卢小说网
武战穹宇
武战穹宇
作者:诛逆剑客来源:飞卢小说网
穿越来到《神雕侠侣》的世界,自己还竟然成了全真教小师叔,还是全真七子的小师叔。没关系,虚无系统在手,一切都不是问题!别人苦修几十年,我只要做做任务、抽抽奖,就可以升级。提升实力,从未如此简单!“本公子所到之处,众生尽臣服!!!”————南宫焱!南宫焱的目标很简单,主宰一切,掌控一切,以武入道,从神雕开始...(注:本书综武,不虐主)(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第十章 於菟

“你说的倒是诚恳,我且去看看再说。前面带路吧。”冰夷褪去鱼尾,化作两条修长的腿,琉璃色的鳞片化作衣衫,又捻了一缕水雾化为薄纱穿在外层,好一派风流公子的模样。

何稷之前褐褚和黍离化形,一闪而过就变成了人形。这还是第一次看到真正的化形现场。这一晚上见过的世面大概比其他人几百年都多了吧。何稷呆站在原处,愣愣的。

黍离见他一动不动的,用手指戳了戳何稷的胸口,问道:“你对他有兴趣?要不把你扔到黄河里做他的新娘?”

何稷摇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走了,走了。有好戏看了!”黍离拉着何稷,幸灾乐祸的跟在冰夷和泫语身后。

待他们走的不见影子。

黄河岸边一颗大树上挂着的黑影慢悠悠的爬下来,走到刚刚黍离他们待过的地方,捡起一个大石头,扔到黄河里。激起圈圈涟漪。

白兔在雒水阁的回廊上提示着:“冰夷大人,我们还是隐身进去吧。刚刚听小丫鬟说雒嫔在里面,可她现在是凡人,乍一见我们突然出现,怕是会吓着她。”

“嗯。”冰夷便隐去身形,变成虚无的透明体。

白兔和冰夷都透明了,我怎么办?我是个凡人怎么隐?何稷郁闷的看着黍离,你们别不把凡人当人啊!

黍离上前拉着何稷的手,说:“书生,你已经隐身了。”

何稷兴奋的看着自己半透明的身形,哇塞!黍离还有这样的功能!别说偷试卷了,偷窥都没问题!

正当何稷筹谋怎么作弊时,一个急切的声影穿过他的身体,向雒水阁跑去。

戴夫人不是说这个雒水阁没人进来吗?不是说一进来就会难受吗?不对,自己也没难受。何稷纳闷的看着依旧灯火通明的雒水阁,水雾不见了!

白兔继续跟在冰夷的身后蹦蹦跳跳:“冰夷大人,我们跟着那人一起进去吧。免得被人看到门突然被打开,又以为是闹妖怪了。我倒是没什么,可是不能连累了冰夷大人的名声。”

一人一鼠一鱼一兔跟着那人急切的步伐走进了雒水阁,蹬蹬蹬的向楼上卧室跑去。只见那人跑到三楼楼梯的转角处,略微停顿了会儿,便气急败坏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上去了。

后面的四只紧随其后,等何稷到了转角处,他也停顿了下。什么声音?这是什么声音?难道是?何稷内心暗叫不好。

等他们四只也跑到卧室,被眼前的连体婴似的三个人吓的瞠目结舌。何稷赶紧拉过身边的黍离,捂住他的眼睛,把他的头抱在自己胸前。

小叔?公公?那刚刚跑上来,现在站在一边不知是羞的脸红还是气的脸红的男人,就是正主!扒灰、养小叔、父,父子聚麀!天哪,这么□□这么脸红心跳的画面,可不能让小耗子看到和听到,这是要教坏小动物的!抬起眼皮看看冰夷,居然并没有太大的愤怒,是已经习惯了?被前世丈夫和现世丈夫同时捉奸在床,这雒嫔是有多倒霉?

“嗯?什么?”黍离不明就里的被何稷护在怀里。

何稷说:“没事,别看,恶心。”

那男人涨红了脸,咆哮道:“你们在做什么!”

吓得站着的小叔被咬了关键部位,跪着的戴夫人泪眼迷路,身后的公公大惊失色。

三人连忙从□□中惊醒过来,慌得你穿了我的衣服,她穿了你的鞋子。

男人痛苦的捂住心口,吐了一口血,直挺挺的就倒在地上。那公公和小叔见自己的骨肉被气得吐血倒地,也顾不上衣服是不是穿好,赶忙跑到男人身边。搭脉的搭脉,掐人中的掐人中,最后摇摇头。

那公公和小叔看那人已经救不活了,索性任由他在地上也不管,回到床边拿起地上的衣服穿好。

公公穿好衣服后,义正言辞的对还在震惊中的戴夫人说:“你这不守妇道□□!与人私通气死自己丈夫,还拦着我们放走你那姘头。这样的事儿传出去我们这个家的脸都怕是要丢尽了,真是家门不幸才娶了你这么一个狐狸精回来。从今天开始,你就在这雒水阁里画地为牢,终老一生,别想再出来作妖!”说完便让小叔背起男人,自己也拂袖而去了。

闹剧结束,衣衫不整的戴夫人不可置信的看着刚刚还和自己激情温存的两个男人如此冷酷的对待自己,呆呆的坐在地上,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伤心欲绝,却又一动不动。

“这叫诚心悔改坚贞不屈?”冰夷冷了一张脸看不出表情说,“雒嫔,永生永世,你都休想再回到我身边!”然后就消失在卧室内,只留下淡淡的水香。

水香减弱,一旁的白兔眯缝了眼睛,悄悄拿起身后的药杵,跳起来向何稷打去。

什么东西在发光?是书生胸前的这块黑石头!脑袋依旧被护在何稷怀里的黍离感觉眼前有东西在闪着红光,仔细一看,原来是何稷胸前挂着的的石头。他挣脱开何稷的手,就着拉着何稷的样子,把何稷护在身后,一脚踢掉泫语手里的药杵,又提起一脚顺着身后发出的一道红光,把泫语踹的撞到了屏风。

空无一人的房间,屏风突然倒了。戴夫人恐惧的爬上床,用被子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警惕的死盯着倒在地上的屏风。

本来护着黍离的何稷被突然扯到身后,就看到拿着药杵袭击而来的泫语被黍离踹翻了。今晚的事情发生的太多,以至于何稷感觉已经跟不上事情发展的节奏了。

躺在地上的泫语爬起来坐在地上,一改之前唯唯诺诺委屈巴巴的样子,恶狠狠的说:“呸!就知道杀不了你!该死的何隅形,继续做好吃懒做的废物不好?管什么闲事!”

何稷躲在矮他一个头的黍离身后,略显滑稽:“那个,白兔姐姐,我们没仇没怨吧?你杀我干嘛?”

泫语爬起来,召唤一声,掉落一边的药杵又回到了她的手上:“你碍着纯狐娘娘的事儿,就要杀你!”

“明明是我帮了你家纯狐娘娘,你不感恩就算了,还想杀我?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怕被我知道了吧?”何稷继续躲在黍离身后。她应该打不过黍离吧,那我就不怕了。他趴在黍离肩膀上,继续说,“你任务应该完成了,怎么没见你家纯狐娘娘来接你?该不会是过河拆桥忘了你了吧?”

“隅形,少挑拨离间。”一声温婉的女声出现在卧室,一个虚无缥缈的人影渐渐显形。

“纯狐娘娘!”刚刚还恶狠狠的泫语瞬间化身乖巧的玉兔,跳到纯狐的怀里,无比享受的任由纯狐抚摸。

你怎么现在不掉毛了!该死的伪善兔子。何稷在心里鄙视道。诶?这房间感觉有点不对劲?

黍离,这房间怎么不对劲?何稷在心里问道。

纯狐把这间卧室的时间静止了。黍离回道。

纯狐很美,是真的很美很美,和褐褚不一样的美。如果说褐褚是撩人心弦我见犹怜倾国倾城的美,那纯狐就是那种温婉大气冰肌玉骨拨人忘情的颜。

纯狐抱着泫语,走到黍离身边,勾起何稷的下巴说:“隅形,多年不见,你还是这么好看。皮肤还是这么光滑,真是让我羡慕。”

纯狐的手指在何稷脸庞划过,惹得何稷冒了一身鸡皮疙瘩。妈呀,上次褐褚的撩拨,顶多算是小妹妹捉小鸡;纯狐这指尖,触肤升温啊!何稷赶紧提起黍离的手擦擦自己刚刚被纯狐摸过的脸:“大姐,我们不熟,别动不动就摸脸啊!”

纯狐抱着泫语坐在桌前,翘了个二郎腿,好笑道:“天下不被我迷倒的,也就只有你了。”

何稷看看黍离,说道:“其实你不做这些事,雒嫔也回不了冰夷身边,你又何必从多此一举呢?”冰夷比起雒嫔,好像更喜欢黍离。

“隅形,你这就不懂了吧。”纯狐竖起食指在眼前摇晃,“绝望,才是最可怕的。”她放下泫语,站起身,走到窗前,伸出手在戴夫人脸上流转,“你看,这张花容失色的脸,多美!就是这样美丽的脸,让我的夫君离我而去。你说,她这么心存希冀,一心想要回到自己丈夫身边,不是对我太不公平了吗?我啊,可是已经没有夫君的身边可以回了。”

可是你有无数情人!黍离在内心鄙视。

“都过了这么多年了,她也诚心悔改了,何不选择原谅呢?”何稷无语了。嫉妒的女人是真的好可怕,希望以后我的公主不会这么善妒吧?

“她诚心悔改?隅形,你别笑死人了。”纯狐掩面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整个戴府,上至她的公公,下至管家家丁,还有平辈的妯娌亲戚,只要是个男的,就没有不和她厮混过的。就连你买小鱼干的那个掌柜的,也和她不清不楚。雒嫔啊,可是一个个性乖戾、骄傲,美而无礼、淫乐无度的□□啊!”

纯狐又过来伸手想要勾搭何稷,被何稷闪开了,她也不恼,继续道:“我喜欢,就正大光明的说我喜欢。可不像她那样装清高装骄傲,背地里净干些肮脏的勾当。你看你刚来的时候,不也被她弱柳扶风的手绢吸引了吗?”

何稷问:“事情都按照你想要的发展了,那你下来干嘛?”

“本来吧,有些事儿我不想让别人知道。不过一看是你,我就放心了。其他人知道了不行,可是你知道就知道吧。”纯狐又回到桌前,抱起泫语,轻轻抚摸,“而且啊,我还要接我的泫语回月宫呢。”

泫语在纯狐的手上蹭了蹭。

“泫语,你在人间待太久了,你看你眼睛都红了。来,把这颗药吃了,好褪去身上的浊气。”纯狐从怀里拿出一粒丹药,喂给泫语吃了,又把她放在桌上。

泫语趴在桌上,身上淡黄色的光环落在桌上,渐渐消失不见。

泫语的仙缘散了,不再是月宫捣药的玉兔了。那颗药,可以让她忘却前缘,变成了凡间最普通的白兔,而且只要这一世结束,她就会灰飞烟灭,消失在天地间。黍离用心声向何稷说道。你别出声,有什么事晚点说。

果然是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何稷开始觉得眼前的纯狐根本不是纯狐,这明明是蛇蝎美人!相比之下,只是威胁自己的褐褚真是太温柔了。果然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纯狐见雒嫔绝望的脸和化为凡兔的泫语,满意的笑笑,消失在卧室。

纯狐和书生认识?书生身上的石头又是怎么回事?黍离看着何稷,觉得这个书生全身都萦绕着熟悉而温暖的光芒。渐渐的感觉自己好困,好像自己还在变小。黍离在何稷惊慌的表情下,闭上了眼,化作原形落在何稷手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国:从亭长开始打卡之第七章(7)

    动不动就亲一口,苏晚晚不放心特意嘱咐了姜承湛几句:“湛宝,一会到我父母家,不能老是抱着我,更不能亲亲,知道吗?”姜承湛挠了挠脑袋,有些小委屈:“你不喜欢湛宝亲你吗?”“不是啊,”苏晚晚舌头不太好使,这事当着外人的面怎么说啊?可是不说一会就到父母家了,哪里还有机会叮嘱。“那个,李叔叔,”苏晚晚忽然跟前

  • 清醒梦之逆袭抖M大少爷(五)(5)

    “易姨娘,到了。”翠儿的声音让瑾瑜收回了思绪,看着面前的大厅。正厅的主位上只坐着一个长相温婉的女子,川府的当家夫人,温兰。已年过四十的温兰,脸上看不出一丝岁月的痕迹,保养得非常好,反而多了几分成熟优雅的韵味。另外在靠近正位的左手边也坐着一个女人,如果说温兰是养在温室中的兰花,那么这个女人就是长在山野

  • 他携漫天星光而来之神兽蛋(跪求收藏与鲜花)(7)

    “第二件拍卖品黄阶上品武器赤胆银枪,此加成火属性武技,提高攻击力,具有破防之效,增加武者自身战斗力,拥有此枪越阶挑战也不无可能…”花不语再次介绍道。凭借诱惑魅力与其出色口才,台下又是一片骚动,竞价声络绎不绝,最终以3200金币被一个大胡子用枪的成名高手拍下。接下来黄阶中品功法《烟波寒霜》被三大家族之

  • 论骚,我是认真的在线阅读第九章

    就在克莱夫一步一步被拖往海里的时候,一双大手抓住了他的腰克莱夫回头看去,惊讶地发现来者是萨卡斯基这是他没想到的,而在他身后的则是波鲁萨利诺三人一同用力,才堪堪与那只海王类达成了平手,互不进退泽法见此也是拦住了正欲上前的多拉格还有其他学员,然后对着三人笑着说到“你们!要是被鱼拖下去的话,回去训练照着地

  • 重生空间之如意妾在线阅读第8节

    此时公交车也紧急的刹车,让杨辰一个踉跄差点摔下了座位。“大....大家快....”公交车司机的声音响了起来,不过还没有完全说完血肉撕裂和玻璃破碎的声音响了起来。一大滩鲜血出现在了公交车的车前。那是一只什么样的利爪!足足几十厘米长的狰狞骨刺长在爪子前面,探进公交车的手有两米长。而那只利爪直接将司机的身

  • LOL之我是厂长之第九章

    楚一将马车停在了悦来客栈前,对迎出来的小二丢下一锭金子,面无表情的道:“客栈被我家小姐包下了,不要让人打扰,伺候好了,还有你的好处。”马车内的楚悦兴致勃勃的听着外间的事,想着:我这算是装逼呢装逼呢还是装逼呢?小二瞅了瞅手中的金子,哎呀妈呀,还真有人用金子呀!!!又瞅瞅柜台后的老板。那老板盯着金子两眼

  • 念及而热疾驰的人

    我在跑。跑过士兵们的时候看到他们脸上的泪。这让我的心情忽然很好。我应该没有做错事。教官,你平时为人真有人缘。·加速的感觉并没有那么难。就像是运动会上起跑那样,只是,我的目标是慢慢落下的刀刃。穿过一排排几乎静止的士兵们,让我感觉到好像在看兵马俑。我越过士兵,直直地跑上高台。看到刀刃带起来的绳子在半空中

  • 腹黑哥哥惹上奇葩妹妹在线阅读第一节

    大燕王朝三十六郡,每一郡的地域都有万里之遥,能够担任每一郡的郡守与郡尉的皆是当世最顶尖的大儒以及最强横的武道修炼者。大燕外有四敌:东夷、南蛮、西戎、北狄。内有佛道昌盛,蛊惑百姓,藏匿大量的逃亡武者;又有世家大族与朝廷分庭抗礼,把握本地的权力;还有无数武者视朝廷于无物,祸乱天下。立国千年的大燕王朝已经

  • 曲中人在线阅读第2章

    “挖槽,不是钱啊这,0.7节操币,这踏马可以用来干嘛?”孟宇大叫起来。财神:咦,这里怎么有个不认识的人东海龙王:凡人么,怎么可能进到我们神仙聊天群孟宇:挖槽,我就点了个更新就进来了,不关我事啊财神:小伙子手速蛮快,竟然抢得过我们神仙孟宇:那是,哥天天练习练出来的(滑稽)财神:加个好友?孟宇:哇,神仙

  • 请对我负责GL伏羲女娲到来,吾要创人族(求鲜花求收藏)

    三个葫芦就这样被三个洪荒大能瓜分了,留在原地的是那株叶子都全部掉光的光秃秃葫芦藤。王凯想了想爬行过来,用自己的尾巴将葫芦藤蔓取了下来。又想了想再次将先天葫芦藤根部挖了出来。那三个葫芦因为要成熟,死命的吸收葫芦藤的养分,导致这葫芦藤根部也是枯萎的差不多了。王凯倒不是觉得这葫芦藤根部价值连城,而是那葫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