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重生元神在线阅读第二节

2021/4/8 23:32:30 作者:颜晓柒 来源:17K小说网
重生元神
重生元神
作者:颜晓柒来源:17K小说网
因为一次任务的失败。。导致她的死亡。。虽人死可她的灵魂确穿越到了他的世界。。开始了一段曲折险阻的故事。。

青年走到法医旁边,法医正在检查那具在逃杀人犯的尸体,腐胺和尸胺气味明显。

法医纳闷:“腐烂太严重了,这人死了起码一个月以上……怎么可能呢?”

青年戴上手套,弯下腰查看尸体,法医见过他几次,知道他是上面派下来的,专门介入一些“邪乎”的事件,因此没有阻止。

法医偷偷看了青年一眼,他身上有一种特别的气质,让人不敢轻易拒绝,又忍不住想看。上过战场的军人或者行走在刀尖的特殊行业人员身上,法医才见过类似的气质,总之,让人想跪。

一个警衔最高的刑侦队队长走来,喊了声青年的名字:“书隼,这边。”

青年不紧不慢过去了,队长压低声音问他:“怎么样?有结论吗?”

书隼摘掉手套:“凶手被厉鬼附身,有尸臭,所以用香水掩盖,它手里的人命很多,吞噬人魂修炼,快要抵达血鬼级别,你们要追踪的连环凶手就是他。”

队长和净平局的人打过好几次交道了,见识了案件的邪门,书隼的本事,他从一开始的怀疑变成了现在的相信。

队长拧眉:“厉鬼是不是附到那个受害人身上了?”

书隼:“没有。”

队长点点头:“我去让人搜查方圆一公里的男性,看有没有人被附身。”

书隼:“不用。”

他走到刚才徐昊躺过的位置,示意队长看地上。

队长低头,用手电一照,看到了很多道长长的烟黑色痕迹,呈放射状散开。

“这是……?”

“厉鬼会留下这种怨气痕迹,说明已被消灭。”

队长不可思议道:“被受害人消灭的?”

书隼:“他是个普通人。”

队长:“……”

不管打几次交道,对方永远惜字如金,好在他习惯了。

队长想了想:“既然这样,我们的案子可以结了,剩下的交给你们净平局梳理。”

书隼没有说话,看着前方,一双黑眸难以猜透。

队长知道他还有话,耐心等着。

片刻后,书隼开口:“找人查一下那个水潭下面,嫌犯身上是湿的,他下过水。”

队长立即点头:“我马上安排。”

书隼:“再联系受害人在的院方,等他醒了,我要再确定一次。”

徐昊醒了。

他手上扎了输液针,头顶的吊瓶,天花板和窗子显示他在医院,他侧了侧头,病房里没有其他人,隔壁床上坐着个穿睡衣的小男孩,不超过八岁,腿一晃一晃的,小脸不太健康,不言不语地看着他。

徐昊抬起头,眼前猛地发黑,他平躺等待晕眩过去,视野方才稳定。

喉咙奇怪地火烧火燎,简直就像刚吞了一块炭。

他想喝水想的要死,但动一动就感觉要昏,徐昊沙哑开口:“小朋友,可以帮我倒杯水吗?”

小男孩点点头,跳下床出去了,过了会儿进来,拿着个热气腾腾的一次性纸杯。

他正要走到徐昊床边,突然转头看向门口,下一秒纸杯啪地落在地上,水洒了一地,小男孩原地消失。

一个蓝衣服的护工从病房门口走了进来:“哟,醒啦?”

徐昊:“……”

护工看到地板上一滩水,诧异道:“想喝水?放着别动,我帮你倒。”

她重新给徐昊倒了杯水,扶他起来让他喝水,然后拿了拖把过来把地板拖干净。

徐昊还处于虚幻的震惊中。刚刚那个小男孩是怎么回事?

“阿姨,隔壁床是不是有个小孩?”

护工听了随口道:“噢,上午刚走,治不好,手术费太高,父母放弃治疗了。”

徐昊呆住,说不出话来。

护工麻利打扫完,走到门口:“我去叫医生。”

徐昊记忆回笼,紧张追问:“我妈呢?”

护工笑道:“她守了你一晚上,有个小姑娘带她出去吃午饭了,待会儿就回来。”

徐昊摸了摸外套,看了手机,发现时间已经过了一天,现在是下午。

很快,医生带护士过来了,他检查了徐昊的身体,说:“等你妈妈回来就办出院手续吧,现在有个事得跟你说。”

徐昊心里一沉,以为医院查到了自己的病。

医生:“公安局那边来了人,要问你几个问题,可以吗。”

徐昊一怔,想到昨天离奇的遭遇,心知没法避免,遂点了点头。

护士出去了,过了会儿领着两个人走了进来,一个人穿着刑警制服,另外一个人个子很高,徐昊一眼认出,正是昨天那个青年。

他们一进来,房间里气氛顿时不一样了,医生和护士在刑警的要求下出去了,青年拉开床头柜旁边的椅子坐下,离徐昊很近,平视着他,徐昊一对上他的眼睛,登时没来由地心里打突。

青年近看五官更惊人,眉眼锋利不带人情味,皮肤干净细致没有一点毛孔,唯独气场慑人,自有种对周遭一切不放在心上的藐然,徐昊判断他身份不一般,反正普通人极少能见到这样的人物,徐昊就算常年在七星级酒店工作,迎来送往各种上流阶级,都没见过。

很危险,像一把出鞘的见过血的刀。

要不是他和警察同志一起来的,实在说不准他是正方还是反派。

青年目光落在正七上八下的徐昊脸上,徐昊似乎被看透到成了透明人,压下心头的不适。

书隼看着徐昊,他之前看过了公安查到的资料,徐昊的个人经历他全部知晓,从小到大都是平淡无奇的普通人,没有任何奇遇。

直到二十个小时之前。

这位普通人,从快要修炼到血鬼级别的厉鬼手里,神秘地活了下来。

徐昊长相说得上上乘,相当能拿出手,毕竟从事高级服务行业,几轮竞争激烈面试淘汰后硕果仅存的种子选手。

哪怕现在状态蔫蔫的,也不影响他的颜值。

眼睛天然棕色,头发是亚麻色,发型多半找专业造型师做的,随意又好看,五官端正清俊,看着没有任何杀伤力,让人一见就心生好感,亲和满分。

就连一旁的刑警见了,都不觉得他有何可疑之处。

书隼开了口:“昨天你被一个在逃凶犯袭击了,他是怎么袭击你的,讲一讲经过,越细节越好。”

他声音一如其人,凉凉的不带任何温度。

徐昊大致说了下,但主动隐去了那些不科学的地方。

“后来我就昏过去了。”他总结道。

一边讲话一边直视书隼眼睛,压力颇大,好在他在工作中千百次面对客户时锻炼出来了,心理素质过硬,一番话说得比较平稳。

书隼:“嫌犯跟你说过什么话没有?”

徐昊摇头:“我不记得了。”

书隼扯起一边嘴角,挑眉。

“你昨天全身是血,血是你自己的。”

徐昊心里一咯噔。

书隼盯着徐昊:“但你身上没有任何出血口。”

徐昊:“……”

他努力做出震惊茫然的样子,又恰到好处地流露出一丝不信邪的怀疑。

“我真不记得了。”徐昊重复道。

书隼毫不掩饰地看了他一会儿,目光透着嘲讽,徐昊顶着温和又人畜无害的神态,心里直冒冷汗。

这人真讨厌,徐昊觉得对方和自己不对盘。

他隐约有种感觉,对方很可能并不是便衣刑警之类,来找他问话,跟他遭遇的那些邪门事有关。

徐昊脑补了一大串看过的小说和电影,生怕自己被当成怪物关进暗无天日的地方,从此不能见亲人朋友。

徐昊小心翼翼道:“那个……警官,我没有犯法对吧,我现在想回家可以吗?”

旁边一直在做笔录的刑警笑了笑:“只是例行问话,你别紧张。”

书隼无动于衷:“我要给你做一点检查,请务必配合。”

徐昊顿时紧张:“怎么做?”

书隼:“别动就行。”

他折了下袖口,从手腕上摘下一个色泽高级的金属环,徐昊乍一看还以为是最近很流行的某奢侈珠宝出的钉子手镯。

书隼两指在手环上一抹,手环上的刻印发出淡淡的金色光芒,是一些梵文符号,徐昊瞬间瞪大了眼睛。

果然,对方不是寻常人。

徐昊立即作震惊状:“这是什么?!”

刑警出声安慰:“小伙子,冷静点。”

书隼起身,徐昊下意识往后缩了下,结果被书隼按住了肩膀,书隼手光洁修长,一按住徐昊,徐昊就动不了了,那手指铁笊篱似的摁住他,生疼生疼。

“别动。”书隼冷冷道,带一点嘲讽,居高临下看着徐昊,徐昊被迫仰视他,心底划过一丝雄性受到威胁却不得不屈服的不爽。

卧槽,这人真的讨厌!

心里疯狂腹诽,行动上战术性认怂。

徐昊一动不动,任由书隼揉搓。

当书隼拿着发光的手环靠近他时,徐昊心里不断祈祷自己千万别出现异状。

手环在他眉心,眼睛,心脏等地方掠过,金属质地碰触肌肤,徐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万幸,没有任何事发生。

书隼高深莫测地看着徐昊,两人对视少顷,徐昊硬起头皮道:“这位高人,可以了么?”

刑警同志在旁边噗地一乐。

书隼重新戴上金属环,拉下袖口,对刑警点了点头,就出去了,等他看不见了人,徐昊心里长松口气,再您的见!

随后,刑警问了徐昊其他几个问题,让他签了个字,也走了。

书隼回到自己车上,打了个电话:“把那个叫徐昊的,放在监控名单上。”

“为什么?不是没查出他有问题吗?”

“没有问题,才是最大的问题。”

“昊昊!”

一声熟悉的呼唤传来,徐妈小跑进病房,张开双臂,过来抱住了自己儿子。

徐昊被她温暖地抱住,鼻子差点一酸。

他回抱住徐妈,声音闷闷的:“妈,你没事吧。”

徐妈高声:“吓死我了!逞什么英雄呢你!”

她大为光火,把徐昊数落了一顿,急得不行,徐昊插不进半句话,连连败退,只得不停安慰着徐妈,直到她平复后怕情绪。

徐妈眼眶发红:“要是你有什么事,老妈怎么办?以后不准瞎乱来听见了没!”

徐昊怔住,胸口一阵钝痛。

哪怕劫后余生,也挡不住如影随形的阴影。

徐昊低下头,掩饰内心情绪。

徒步团导游小谢抱着一大捧花束,放在了床头柜上,开开朗朗道:“阿姨,人没事就好,我听公安局的人说,要把这个情况反应给民政部门,帮昊哥申请见义勇表彰呢!”

徐昊:“……”

哈?他的注意迅速被转移了。

小谢坐到了书隼刚才坐过的椅子上,主动握住徐昊的手,真诚道:“昊哥,真的太感谢你了,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男朋友特别感谢你,他在外地,赶回来了,我们想一起请你和徐阿姨吃个饭——”

徐昊被夸得不好意思,忙打断她:“没有的事!我还要谢谢你陪着我妈……”

两个人互相感谢一番,小谢热情地表示以后大家就是朋友了,陪着徐妈和徐昊办理了出院手续,双方这才道别。

徐昊正要离开,无意间回望了一眼,看到走廊尽头,一个小男孩站在病房门口,孤零零地望过来,神色落寞,缩了回去。

徐妈:“儿子看什么呢,电梯来了。”

徐昊喃喃:“妈,你等我一下,我好像忘了东西。”

他快步走过去,打开病房,轻轻关上门,小男孩站在房间中央,有点惊讶,有点高兴。

徐昊抑制住加快的心跳,慢慢靠近,蹲了下来,和小男孩互相看着。

徐昊胸口生出一股没来由的直觉,就像有什么东西,在他脑海发出一道准确无误的指令,告诉他就该这么做。

他试探地伸出手,放到小男孩肩膀上,小男孩没有反抗,乖乖地看着他。

徐昊朝他笑了笑,轻轻将他抱在怀里。

小男孩仰头看着他,朝他露出一个无声的稚嫩笑容。

徐昊摸摸他的脑袋:“小朋友,别怕啊。”

他闭上眼,捕捉那一丝直觉,胸口有什么东西蓦地被激活,一团黑色气状物,如混沌缓缓旋转,里头发出一缕金光。

病房变暗了。

金光从徐昊心脏处透出,散发到小男孩身上,小男孩全身被金光照亮,继而渐渐变为半透明,他就像重回了温暖的羊水中,蜷缩起瘦弱的身体,微笑合上双眼。

小男孩身影越来越淡,直到终于消失。

徐昊听到虚空中隐约传来了小孩子的声音:“哥哥,谢谢……”

房间重新变得明亮,徐昊摊开双手,反反复复地盯着看,心里掀起惊涛骇浪。

如果没搞错,他刚才的行为是……超度?

我、了、个、曹。

病房门被打开。

徐妈疑惑地走进来:“昊昊,你蹲地上找什么?”

徐昊赶紧转身起来:“没事,走吧妈。”

他把徐妈送回家,母子俩一起吃了晚饭,徐昊第二天还要工作,开车回了自己的单身小公寓,那边离他上班的七星级酒店近。

徐昊坐在沙发上,昨天到今天的遭遇在脑海里来回穿插播放。

他很确定,之前那个鬼物手里的黑色石子,现在以一种无形的形态,存在于在自己体内。

他盯着自己的双手,旋即闭上眼睛,试图唤醒先前那种直觉。

徐昊努力得都快憋气了,脸红脖子粗了十五分钟。

毫无动静。

半晌,徐昊放弃了努力,他皱起眉,在手机地图上搜索了一下静安寺的位置。

让那些正规的懂行的高僧看看,总没损失吧?到时候就假装说自己做了个梦?

起码人家不会把他当精神病。

徐昊想了想,微信上给自己上司请了一天延长的紧急病假,理由如实陈述,提供了刑警同志的联系方式,让他可以核实。

上司很快回了过来。

“假期生活真精彩,可以去写小说了。”

徐昊:“……”

过了一分钟,上司发了56秒语音过来。

徐昊厌恶皱眉,直接语音转文字。

他上司大概是真的打电话去问了,文字大意是请假需要报批,就算他说的是真的,也不符合酒店规定,只要人活着,明天必须来上班,后边就是一些阴阳怪气的话,徐昊深吸口气,扔开手机,揉着太阳穴,告诉自己别摔东西,家里东西摔坏了不值得。

他起身走向浴室,一路简单粗暴脱下衣服裤子,去洗澡。

打开花洒,热水均匀泼洒,冲刷掉疲惫与晦气,徐昊舒服地长吁口气。

没有任何预兆,徐昊突然倒在了地上。

视野从站立到一百八十度旋转平躺,他睁大眼睛,浑身抽搐,躺在浸满热水的瓷砖上,全身每根骨头都烫得要化掉。

一道环形气浪以他的小公寓为圆心,无声无息扩散开,直达方圆一百公里。

S市净平局科技处监控室,值班人员正坐在椅子上,时不时看一眼大屏幕,一条平缓的红色数据线陡然垂直上升,一秒抵达峰值,紧急的警示音持续响起。

值班人员:“……”

他一把抓起内线电话:“中心城区检测到异常能量波动,数值严重超过警戒线,请指挥中心指示。”

电话那头传来回复:“锁定源头坐标。”

值班人员一屁股坐回椅子,滑到操作台前,紧张着手处理,再给三十秒,他就能查出坐标,指挥中心便能派出外勤小组。

与此同时,徐昊觉得自己快死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殿下万岁在线阅读第二章

    陈殊靠着身体残存的记忆拼凑出了原主的生平。他现在借尸还魂的身体原主名字叫做林辰疏,是京中林家的嫡子。林家在京从商,以绸缎起家,经过三代经营,到了林辰疏父亲林和鸣一代已经发展得小有体面,大宅门匾、坊间旺铺、良田地契一应具有,在京中慢慢有了自己的地位。只不过这些家底在“士农工商”的大环境下还是略过寒碜,

  • [综+名侦探柯南]黄昏挽歌美人(小修)

    苏梦带着资料,准备回家以后仔细的研究一下,想一想有什么对策可以顺利的采访到这个据说没人能采访成功的厉害人物,这也算是一种挑战吧。离开报社后,苏梦先寄了一封信,又给远在国外的许叔发去了电报,电报里没说太多,只让许叔能够安心。自己决定先不回去了。到安教授家接走了苏灿,吃过晚饭后,便带着苏灿到了空间里,苏

  • 柳絮散落飞在线阅读第一章

    第一章阮夜笙从出租车上下来,日光毒辣,晃得她抬起手遮在眉前。手指修长,指甲修剪得很干净,莹润剔透,细腕子上还戴着一块与她颇有些不搭的银色旧表。司机将零钱递过去,一直看着她。之前在车上,他就好几次从后视镜里打量她,犹犹豫豫的。阮夜笙也不在意,接了钱道声谢谢就要走,司机赶忙叫住她:“等等,小姐。”“什么

  • 顽劣夫君不好带第五章在线阅读

    母亲的来信让他十分痛苦。但是他心里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声音在说:“只要我活着,就不能答应这门婚事。”妈妈,乐乐,你们都想要骗我,虽然妈妈说没有事先和我商量就做了这个决定,你们以为这门婚事已经确定了。可是,用词过于甜蜜的这封信,为什么我却读出了另一番味道?为什么我的眼泪会不停地流下来?是的,妹妹嫁给这样似

  • 天启圣皇第5章在线阅读

    金色榜单摊在陆明的面前,金色的光芒闪耀,玄妙的气息在这方世界扫过,定下了此方世界的神道。陆明却没有因此而满意,眉头一挑,付出千万的能量,将玄妙的气息扩散到陆明之前的世界,扫过那方世界的众生,扫过那方世界。不同世界,有着不同的规则,想要将一个世界的力量引到另一个世界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世界本身的力量不

  • 黄尚传奇之屠龙计划之简直狗腿(8)

    李云深阴沉着个脸在心里将作死的徐魏紫骂的狗血喷头,但手上动作却堪称轻柔的将谢青吾小心放到了床榻上,除了尚带着自己体温的狐裘把人严严实实的捂起来又拉起锦被在在外面团了一层,然后一边揉搓着谢青吾冻僵的手给他回温,一边怒道:“还愣着干什么?去把本王房里的银霜碳拿来,多拿点——别让人看见。”虽然完全不知道王

  • 月是海上明在线阅读第6章

    脏老头面色阴沉的抱着楚天一步步沉重的向森林外走着,运气也是好就连一个剑神门的弟子都没碰见。到了中午的时候脏老头走的有些累了,便抱着楚天坐在一个大树桩上。“小子,你说我怎么就摊上你了,我逍遥一生没有老伴儿现在却多了一个仙门婴儿!”脏老头眼神有些无奈。“呜,呜,哇!”婴儿此刻不知为何开始大声啼哭。“不会

  • 反派渣男洗白行在线阅读第6节

    “本人长得帅,本人长得好看,刚才那一位姑娘,肯定想要得到我,果然,这人长得帅也是一种错误呀!”等待诸葛大力走出了公寓,张伟也是在脑海当中暗暗的想到。没办法,经历事情实在太多太多。并且所经历的每一件事情,几乎都泡汤,这也让张伟感觉快怀疑人生。不过当才那一个叫诸葛大力的姑娘,长相还真是挺不错。叮!检测到

  • 网王 第一夫人第九章在线阅读

    佟年自打多了个男朋友,心情愉快,走路都是轻飘飘的,任谁都能看出来,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佟家父母了。佟妈妈正拉着佟爸爸在厨房嘀咕呢,佟爸爸被念叨的头疼了,灵光一闪,“哎呀,你在这跟我两人瞎琢磨有什么用?正经的还是赶快找年年问。你是她妈妈,年年最喜欢你了,你去一问不就都知道了!”佟爸爸为了脱身,把佟妈妈忽悠

  • 我在异界当拳皇逸尘vs天宏老者

    逸尘看到的不是别的,就是那名从神识中感应到的元婴期高手就是那名白袍老者,如果老者只是元婴期的话逸尘还是可以对付的,就算是对付不了他相信,他要是跑的话白袍老者也留不住他,但是他错了。这名白袍老者的气息,现在可是元婴后期!如果是中期逸尘还可以放手一搏,但是到了后期只能等死了。逸尘决定搏一把说道“你叫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