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列表
江湖情仇
  • “搬不了,我闺女要上学,现在租的学区房。”刘宏扬脸上带着郁闷,“房费刚交,交了三年的,好不容易才找到,是在不好换。”“有点惨……”楚歌咂咂嘴,忽然想到件事儿。“对了,学区房……你查一下紫韵轩,那个地方和新办公场所近不近?”“不用查了。”刘宏扬摊手,“那里我熟,近到是挺近的,问题就是没房,我一开始的打

    [ 2021/4/18 9:56:11 ]
  • 张忌峰笑道:“姑娘,在下有要事在身,此刻不便奉告,恐失师父他老人家的名声!待在下哪日学艺精湛了,再来告诉姑娘。”武成亦忙上前,抱拳道:“张少侠,多谢你出手相救,否则今日小妹及我非遭毒手不可!不若这样,此刻已近正午,小弟做东,请少侠到本地最有名的‘醉仙楼’里喝酒,如何?”武真拍拍手,道:“这主意好!张

    [ 2021/4/18 8:37:36 ]
  • 淡蓝色窗帘被拉开,阳光立刻直扑扑地盖过来,将她整个人都笼罩在夏日的烈阳里。夏橙立刻把窗帘拉得严严实实,这才稍微喘了口气。转身坐在沙发上,打量眼前的一切。她还没能出院,来这里只是突发奇想。这是她的公寓,不算小的两室一厅,整体布局没太大变化,墙上大相框上的灰还没擦,茶几上放着的反季鲜花还充斥着鲜活的气息

    [ 2021/4/18 7:58:58 ]
  • 十几棵不知名的花树分散种在院中,这些花树常年盛开,花瓣飘飘扬扬的飘落在地,有一方石桌位于一颗很大的花树下,石桌上有着不少飘落而下的花瓣,此景美轮美奂。陌卿把书放在石桌上,也不管那些花瓣,就这样坐在石凳上看起书来。.......................霞光照射在坐在石凳上看书看的聚精会神的少女

    [ 2021/4/18 7:25:46 ]
  • 古风和李震天行走了大概两个钟头后就进去了繁华大街中,时间已是晌午之时大街两处的酒楼客栈兵器店丹药阁等等……卖什么的都有,还有地摊小贩儿的吆喝声,一眼看不头的人流非常的热闹。李震天开始的时候还充满好奇之心,可没过多久就有种心烦气躁的感觉,从小就在山谷中清净的日子习惯了,在这繁华的城池里反到有些不适应。

    [ 2021/4/18 7:11:41 ]
  • 司马回雪独自一人,漫步在御花园的小径上。这条小径弯弯曲曲,两旁植满湘妃竹,即使在盛夏烈日当空之际,亦是凉风习习、遮阴生凉,令人心旷神怡。但这里却只有司马回雪一人会来而已,即使皇上都立意不踏入此地一步——并不是因为他不敢,而是因为他对司马昭仪的嫌恶。因为上个月,司马昭仪在晋升为“九嫔”之首后,本来大家

    [ 2021/4/18 5:55:02 ]
  • “主播,你这星空三件套不好使啊,还是得用恍惚,这星空套可是比恍惚少了接近百分之20的伤害呢。”天赐黑皇一副高人的样子发起了弹幕。“说的就是啊,不过我也是在慢慢刷呢,说不准今天就直接毕业了呢。”许夜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好似在开玩笑似的说道。“哈哈,做啥梦呢,还今天毕业,你要是能在这一管疲劳刷完之前毕业恍

    [ 2021/4/18 5:49:48 ]
  • “嗯?”看着帝伽走了出来,魔神艾能美那眸中流露出一抹诧异。“竟然是光之国的战士,还是以战斗为主的红族?”喃喃一声,魔神艾能美那开始沉默了。一个帝伽她不怕,可是光之国可是这片星域的霸主,随便一个强一点的战士,都能把她捏死。“呜呜……”而德班看见帝伽,仿佛看见救世主一样,快速的朝帝伽小跑过来,途中还摔倒

    [ 2021/4/18 5:08:36 ]
  • 第三章收服暴鲤龙阳光落下,叶羽已经从上游,又走到了下游,这边看到的比起上游更精彩一些,跳跃的高度起码有三米了吧,这个瀑布和下游的落差虽然不高,但也没有太小。“有活力的家伙啊,到现在已经三个小时了吧。”叶羽看着鲤鱼王再次落下,游出去一段距离又冲刺回到瀑布前边跳跃。“高度变低了,上不去了,这个家伙也开始

    [ 2021/4/18 4:29:41 ]
  • 蘑菇屋。大华和彭彭得知何迥他们回来后,连忙跑了过来,看到小迪后,都是松了一口气。随后,他们的目光很快便落在了一旁的叶辰身上。第一反应便是好帅!即便是他们,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少年长的实在是非常好看,却又不失阳刚之气。不过,这个人是谁?大华和彭彭两人满脸的疑惑。“介绍一下,这是刘先华,叫他大华就行。”何

    [ 2021/4/18 3:10:36 ]
  • 天狼帝国狼子野心,弹丸之地欲取泱泱夏华,简直以卵击石。让王林弄不明白夏华为什么不把他直接灭掉,只是将其圈养起来当成练兵场,这样是能提高士兵的素质,但是这个雷默能屡败屡战,是个不简单的人物。天狼国虽然是小国,但是只要一有契机就像燎原之火爆发到时候恐再收拾怕会一发不可收拾。林好只是邪魅的笑着,看不出来他

    [ 2021/4/18 1:28:49 ]
  • 所谓激流三部曲就是家喻户晓的《家》《春》《秋》,不得不说,巴金老先生确实很厉害很会写,让我一看就被完全吸引进去了,到现在高家的故事还一直在我脑子里上演,《家》《春》《秋》这三本书我看的非常深入,也非常快,久久不能自拔,所以我觉得我必须写点东西谈谈我的见解,感觉。看完这三本书的时候,我不知道那时的感觉

    [ 2021/4/18 0:21:08 ]
  • 无论说与不说,下场只有“死”!一时间,在场众人气氛压抑和窒息到了一个极点。他怎敢如此狂妄?王英是一条贱命,死不足惜,而那,司马静可是司马一族的后人,杀了司马静,能承受的了司马一族滔天的怒火吗?此时的王英,整个人剧烈颤抖,惊恐无边,他没想到,一时的冲动,竟,能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但,他依然是抱着侥幸的

    [ 2021/4/17 23:44:00 ]
  • 夜已深,微风徐徐,一处shan丘,一位男子瘫在一颗大树旁。他的一只手捂着肚子,鲜血不断地从那涌出,那儿有一道可怕的伤口,鲜血早已浸黑了身上的衣裳,他大口地大口地喘着气,似乎拖着这狼狈的身子跑了很久。“呼,差点就死了,那头一等狼将怎么会这么厉害?只是被他抓了一爪子,小爷我就快要壮烈牺牲了。”余文昊摇了

    [ 2021/4/17 21:34:12 ]
  • “我父亲?”“对,就是因为你的父亲你才能和别的那些异能者和普通人生的孩子不一样,才能活到现在。”“你说的都是真的?”穆心怡难以相信,她从小到大都没有见过她的父亲。从小到大都是母亲带着她两人相依为命。每次看到别的孩子和父母在一起的时候,她都好想她的父亲能够出现。从小就生活在只有母亲的单亲家庭里,而且自

    [ 2021/4/17 21:01:19 ]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