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列表
总裁豪门
  • 在半空中猛地扭身几个翻腾,暴虎重新落回二楼走廊,黑着脸!冲着楼下就破口大骂:“都给老子闭嘴!本大爷怎么可能输给这么个小杂碎,你们瞎嚷嚷个屁啊。”“小心!”他这边正冲着楼下喊的起劲,就听见有人提醒他,忙要转头看,就感到一股劲气迎面袭来。一拳狠狠落在暴虎脸上,看着他吐血翻飞着砸塌楼下一张方桌,姜兴骂了一

    [ 2021/4/18 11:11:23 ]
  • 初夏在爸爸妈妈面前当乖女儿,韩烈将开奶茶店的琐碎工作交给手下小弟,他去应酬了。短短八年从白手起家到身家几十亿,这经历听起来顺风顺水,然而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旅游业的蓬勃发展、榆城旅游城市的名气是韩烈的天时地利,做生意的人脉是韩烈自己一点一点养起来的。周六,韩烈从他真正的别墅出发,开着他的黑色跑车轰

    [ 2021/4/18 10:39:39 ]
  • 气氛有点尴尬,白落落和刘婷婷都不说话,特别是坐在白落落旁边的那个白净男生,搞不清状况。男生看了看他们,一脸茫然不知道什么情况。他就吃个早饭而已,但是总感觉气氛不太对。他就瞥了白落落一眼,然后就被对面的沈青辞漫不经心的瞧了一眼,这一眼看的他有点心慌。好像他做错了什么事似的。男生端着碗加快了吃东西的速度

    [ 2021/4/18 9:49:56 ]
  • 程泽熙就躺在地上,青石板路上一层薄薄的雨水浸透了本就单薄的衣服,他也顾不上了,看着眼前的一幕,像是个傻子一样呵呵笑着。那双眼睛,即使少了几分桀骜,更多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迷蒙,可是只要一眼,他就认出来了。或者说,这个人,即使化成灰,他都能第一眼认出来!南宫凰。“三年未见,程公子的迎接方式倒是……让本小

    [ 2021/4/18 9:24:14 ]
  • 陈府将他们安排住在后院的两间房中,房间简洁大气,里面的摆设大部分都还是崭新的。枫璟安引着两只活尸进了房间,刚刚关上门,屁股还没坐热,突然响起敲门声。打开门一看,来者居然是白箫。将人迎进来后,枫璟安看了眼他身后:“澜尘呢?”“被我留在房间里。”白箫转身关紧房门,才进去坐到他旁边,轻声问道:“师兄,你方

    [ 2021/4/18 8:53:41 ]
  • 耳畔一片嘈杂,似乎有哪家的三姑六婆在旁边撕扯哭喊的声音。浑身上下也瘫软到毫无一丝的力气,腹中满是冰冰凉的,有种撑到想吐的感觉。这般浑身不适的状况之下——甚至竟还有那么几分想要立马翻起身来冲进厕所的感觉是怎么回事??“醒了,她醒了,清竹醒了!”眼前人物渐渐清晰的同时,还听到杂七杂八有人庆幸有人惊呼的声

    [ 2021/4/18 8:32:05 ]
  • 路西法脸色一沉。米迦勒听到这句话挑了挑眉:“诡计之神?”洛基抬起下巴,眼神轻蔑。几个人类也悄悄竖起了耳朵。他们一直好奇这两位的身份,奈何之前怎么问他们都不开口。网络上也查不到资料,他们一度怀疑这两人是跟洛基和索尔一样的外星生物。“我叫米迦勒(Michael)。”米迦勒温和地截断了路西法即将说出口的话

    [ 2021/4/18 8:09:26 ]
  • 玉牌碎裂的一瞬间,唐天心有所感,看着粉碎的玉牌,唐天不得不惊叹:“虽然无相生只是一条狗,但是擅长易容偷袭和逃遁,能这么快解决这个开元境的狗,看来散功说不太真实啊……”“不过你万年不出,想来也不会在这个关头出来吧,人呢?最怕没有了入世的勇气”。唐天暗自推测道。只要这个传说中的人不出手,或者没有能力出手

    [ 2021/4/18 7:49:30 ]
  • 慧静看着自己的手上的伤慢慢的复原,眼中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周围被自己摧毁的一切也一一还原,没有一处被自己损坏。慧静惊呆了,“太神奇了?”以沫早已习惯了,刚刚进入战斗模式。虚拟化的游戏世界,看见的一切都是假的。不过感官体验非常真实,没有什么区别。系统给了以沫大量的奖励,等级由零升到七级。获得了一把黄金剑

    [ 2021/4/18 4:23:05 ]
  • 张灵抓起敏知的头发直接径直向厕所拖去,敏知慌恐的大叫着:“放开我,放开我!”一边抓着张灵的手一边挣扎着!厕所里,宋洁关上了门,而方舒直接抓起敏知的头发将敏珠的脑袋按在厕所的马桶里并按动抽水,敏知的脸在马桶里被水冲刷着,双手不断四处挥舞着,冲水过后,把敏知的头从马桶里拽了出来。“怎么样?知道自己的立场

    [ 2021/4/18 4:09:45 ]
  • 火样的红日从遥远的地平线上慢慢爬起,和煦光芒斜照下来,驱走了黑暗,却消糜不了山峦间的漫漫寒雾,因此,天际依然一片昏明。此时的凌峰,已经静坐了一夜,他好像陷入了某种境界之中,丝毫没有感受到,宽大的麻衣上布满了污垢,他眼观鼻,鼻观心,思想陷入了空明。《九转涅槃》中晦涩的语句,不断地在内心弥绕,久而久之,

    [ 2021/4/18 1:24:21 ]
  • 房间里静默了一会儿,邵安抬头看着邵晓开口道:“你知道自己是我儿子吧。”邵晓有些错愕,他会来自然是对这个结果有几分相信的,不过也只是瞬间他很快便笑着回道:“根据那张照片和dna鉴定报告,我大概可以确定是的。”邵安又垂下眼皮,不说了,就在邵晓犹豫自己是不是应该主动找点话题把气氛炒起来,至少不要像现在这样

    [ 2021/4/18 0:56:54 ]
  • 报道完毕之后,林夏便很是干脆的回家了,也没有去参观武道班的环境。他可是四天前刚穿越到这百年后的地球,有些百年前的常识很明显无法适用于当下,所以这几天他都是在努力适应当下的世界观。生在乱世,那么出生的少年大都心中愿意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就好像我们抗战时期的先烈一样。只是这样的意志,在林夏这位‘特殊存在

    [ 2021/4/17 22:43:19 ]
  • 钦天监,乃掌管天文、历法的皇家官署,其职责是观察星象,承天顺命,协助帝王巡狩四方。自商周以降,历代均有设置,传承数千年,未有中断。传至明朝,称作太史监,不久改为太史院,洪武元年改称司天监,洪武三年称作钦天监,受礼部管辖,自此,便成定制。时至天启五年十月朔日,钦天监监正刘吉按例进呈历书,天启帝朱由校身

    [ 2021/4/17 21:51:11 ]
  • 中午,饭后,九天奇房内。嘭!一声巨响惊得鸟飞兽散,惊得正在往他所住的方向走的寒箐花容失色。就连正远在寒府最深处的后山上淑幽阁里赏茶的寒千雪都被惊动了。——————————————远山上的寒千雪望向窗外,那里是声音传来的方向,那里正对的是九天奇他们的住所。“那个方向是…”寒千雪低语道,眉眼低垂似在思索

    [ 2021/4/17 21:36:12 ]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