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列表
悬疑灵异
  • 听到我焦虑的叫喊声,老妈在手里还拿着煮汤用的大勺匆忙地赶了过来。一进卧室,老妈就注意到了这个外地的女孩不一般,从衣着来看应该是属于星尘帝国的人。一开始老妈很震惊,敌国的人怎么会来到这里,一个孤身小女孩怎么会?但老妈没有考虑太久,急忙来到chuang旁,打量了一下这个女孩,给她把了把脉。问题不大,女孩

    [ 2021/4/18 9:30:07 ]
  • 庭院。审神者摇晃刀铃,将刀剑们召集了过来。看到大多数刀剑在长谷部的安排下排列整齐,审神者满意的点了点头。审神者拿起话筒,声情并茂的说道:“在活动的最后一天,我们凭借顽强奋斗,吃苦耐劳的精神成功捞到了新……”某个嘴贱的刃打断了审神者:“说重点行不?请别跟隔壁本丸的姬君学,学不来。”审神者头顶冒出一个十

    [ 2021/4/18 9:02:06 ]
  • 我叫楚小羽,今年24岁,是生活在一座四线城市的单身废柴“三无”青年,小时候也有志于拯救全世界,长大了才发现,原来整个世界都拯救不了我。我从一个二流大专毕业后,到了座一线城市混了几年,终于被父母逼回家乡要求相亲结婚。无奈回乡后才发现四线城市的工作远比一线难找多了,而且工资平均2000+还不带保险,我只

    [ 2021/4/18 8:34:11 ]
  • 萧岁想了很久也没有想通便作罢,起身回房看了眼熟睡的程家琰。不知道是今天降温还是他发烧,程家琰死死地裹着被子不肯撒手,整个人都蜷缩在被子之下,只露出半张脸,额前的刘海已经被汗水打湿紧紧地贴着额头。萧岁抽了张纸巾,一手将他的刘海拨开,一手小心翼翼地帮他把汗水擦去,一张纸巾很快便湿透被她放在一旁,随后她又

    [ 2021/4/18 7:47:59 ]
  • “哥哥,你认识萧逸明吗?”“怎么?他就是你要找的人?”“我要是早点告诉你,也许我早就找到他了。”“现在开心了吧!我还想着和他联系一下,在他的地盘让他照顾你一下,没想到你们俩有这样的缘分。”“是呀,是跨越千山万水的缘分,对了哥哥,你见过晓晓吗?”夜星辰突然想起自己和晓晓长的如此相像。“萧宝贝呀,见过,

    [ 2021/4/18 7:07:48 ]
  • 一时间,五大素材,都出现在主角的面前,拥有着璀璨的光辉,带着神秘的力量。天龙精元,呈现出来金色,仿佛有神龙,在这个精元中,不断地盘旋,带着极为浓郁的太古天龙气息。《神象镇狱劲》,作为功法,不是书籍,而是一个金色种子。这个种子中,就蕴含着一个极为浩瀚的世界。一尊太古神象,脚踏神狱,吼落日月,带着恢弘意

    [ 2021/4/18 6:06:09 ]
  • “瞬天,今天咱们一起把林浪那可恶的家伙揍趴到地上,怎么样?”说话的少年剑眉向上舒着,口沫横飞,似乎很是兴奋。“慕容陌,你……你还是别去了吧。”瞬天吞吞吐吐地说道。“人家来自大宗门,底蕴深厚,哪儿是我们这些平民可以比得上的啊!况且,他的十魂已聚其七,其实力并不是我们所能比得上的啊!”瞬天说是林浪看他们

    [ 2021/4/18 5:16:33 ]
  • 名称:楚阳能力:47级(在异能者眼中分为赐予,熟悉,操纵,心动,神能异能:龙雷,不死火,神手指,火技能:御火:操纵火进行普通的攻击沐火:火攻对本体无效,有几率增加本体攻击力。商城任务楚阳大叫“商城!”“叮!打开商城,提醒宿主只要在心中默念即可”技能:御雷:100魔力点雷神的奴隶:200魔力点飞雷:2

    [ 2021/4/18 4:41:59 ]
  • 少年走在前面,手里拿着一大片荷叶,荷叶很大,比农夫戴的斗笠还要更大些,刚好用来挡雨。少女跟在身后,打着那把可以抽出剑来的伞。她不知道这个和自己年龄仿佛的少年要去哪,只是他说让她跟着,她便跟着了。两个少年人一路走了几十里,却很少说话,主要是因为少女刚遇变故,吓得不轻,也无心闲聊。他们来到了一座山的山尖

    [ 2021/4/18 3:06:59 ]
  • 同一时间,狱警也跑到了眼前。“怎么回事?”狱警拿警棍戳了戳温侯生的脑袋,温侯生不服气地甩着脖子。男人把温侯生攥起来,推到狱警手边。“谢谢……”男人扫了狱警一眼。“……同志。”“不用。”温茗坐在地上,冷眼旁观着温侯生狼狈的被狱警拎走。她也很狼狈,一头酸涩的橘子汁,滴滴答答地落在她的裙子上,胸口湿了一片

    [ 2021/4/18 3:00:59 ]
  • 【公元二零零四年八月二日八时五十二分】六人之中有一个长相端庄的人走近门前,而其他人见状都端正了姿态。近前的人突然弯腰鞠躬并直言正色:“您好,我叫加奎,我们此次前来,实有不情之请,有不到之处,请您见谅!”陈潇感到出乎意料,没曾想那人竟然有如此礼数。“额,额,你们究竟是什么人?”陈潇仍然高度戒备着。加奎

    [ 2021/4/18 2:45:17 ]
  • 和高刚南小蝶分开,陈羽一人独自走在路上,心里想着高刚说的话“意,这东西真的存在吗”毕竟这是二十一世纪,科技比较发达的时代“小子我们追了一路,你准备去哪啊”陈羽抬起头朝前看去只见四个头发染着五颜六色得男子站在自己的面前,手里拿着钢管,一脸冷笑的看着他,断手男也在其中,双手打着石膏“小子你很猖狂吗,你兄

    [ 2021/4/18 2:35:26 ]
  • 第二天,火影楼附近的训练场地,苍坐在一旁的座位上闭幕养神,同时等待三代目的到来,孤单的身影在阳光的照射下映照出修长的黑影,纹丝未动的身姿仿佛与夕阳西下的场景融为一体,显得别有韵味。然而苍的内心并不是这么淡然,(好无聊啊,没有手机,没有小说,只能发呆了啊。)扭了扭脖子,驱散了一下身体的疲劳,苍站起身来

    [ 2021/4/18 2:25:45 ]
  • ---------------------------------------------------------------------------------------------------“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巧克力,可是我父母出车祸的那年,我足足吃了半盒。那年的冬天尤其冷,身体冷,心也冷

    [ 2021/4/18 2:07:36 ]
  • 等陈礼的队伍艰难走完了两圈半的功夫,陆谦远他们已经快走完了,匆匆告诫陈礼:“前面两个社会队都在等着。”等肥羊。到了后期,再笨的人都猜到这帮人想要干什么,比较弱的队伍已经开始犹豫,毕竟大多走完了两圈,这时候丢掉辎重等于白忙活,而不丢吧,说不定还能看运气留下点,但总归不甘心给别人抢了。“我知道了,不用担

    [ 2021/4/18 2:05:41 ]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