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列表
仙侠小说
  • 一年前的这个时候,也就是西元2044年11月。炎炎夏日已过,秋意暮然,不过在这个南方的二线城市里,凉爽的秋风也只是城市人的遐想,不错,我毕业不幸就流浪到这个城市来了,自从五年前的大学毕业我就南下来到这个城市闯荡,至今依旧是“三无”青年,没钱、没车、没房,外加没女友。我,李天。名字我的养父所取,听他说

    [ 2021/4/18 11:05:06 ]
  • 啊,好冷!迷糊间,白石郎感觉到有人自身后抱住了他。一只柔软的手臂搂至他的胸前,香滑温暖的躯体贴着他的脊背,点点的传入他的身体。耳边响起女子的声音娇柔丝软:“别怕,我护着你,我会一直护着你。”同时,自己的脸颊被一张小脸贴住,暖暖的呼吸声逐渐把他的寒意一丝丝地带走,使他感到安定。迦迪已经衣不解带的照顾白

    [ 2021/4/18 10:55:44 ]
  • “不劳护法挂心,我现在感觉好得很。”见水来得刚刚好,白练心里松了一口气,面对教主的死缠烂打可有些头疼。“既然护法来了,那我就先退下吧。”白练起身往门外走。“你走什么,让见水走。”荆三江心里不太高兴。白练也不理会他的想法,走得倒快。见水走到床边坐下,轻衫散发,芙蓉玉面,颇有飘飘渺渺的仙气。如果不张嘴巴

    [ 2021/4/18 10:49:56 ]
  • 让仆从去查看自家熊崽子们的相关情况,贾代善端茶抿了一口,侧眸看着高悬着的【待漏随朝墨龙大画】,望着那在海潮云雾中威风凛凛的巨龙,不受控制的就想到了现今的朝局,眉头拧了拧,愈发觉得自己现如今这心飘荡荡的。正思忖着,贾代善听得堂屋外响起的脚步声,尽量面色和缓起来挤出些微笑,看向被丫鬟婆子拥簇而来的妻子—

    [ 2021/4/18 10:36:52 ]
  • 这个鬼子军官石根松原被余九爷触决了,也是人生一大快事。从此这个恶霸在当地被除名,成为围场县的一大英雄。这场战役日本鬼子的一个少佐兵力被消灭,但是学生军也牺牲不少人,几十人的学生军只剩下十几个人。而余府上下的人二百多人只剩下几十人,“哎,这场仗打得不值啊!”余九爷看了看身边的几十人叹了口气说道:“如果

    [ 2021/4/18 10:22:17 ]
  • 这边,搞定了邬童后,接下来就是陶西。本来,班小松已经打算放弃陶西这个废柴教练,可新来的安主任说,根据学校规章,所有社团都必须由教师提出申请。他又找了班主任白舟,可是白舟说自己对棒球一窍不通,如果他申请的话,一定会被“教条”的安主任否掉的,所以班小松还得去找陶西。班小松有点儿怵。邬童不知道,陶西对棒球

    [ 2021/4/18 10:04:05 ]
  • “看来这一切都是真的,姜瀚辰看着菠萝手机的屏幕一顿傻笑,可这时姜瀚辰不争气的肚子咕咕叫了起来,因为经济上的原因,姜瀚辰已经接近一天没有吃饭了,既然现在有钱了当然不能亏待自己的肚子得去好好庆祝一下。”“随后,便在街口拦了一辆出租车,向百大商城赶了过去因为那里是北林市比较高端的商场,吃喝玩乐应有尽有,以

    [ 2021/4/18 9:46:58 ]
  • 张闵二人正在洞中苦思脱困之法,不觉间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那洞内更是昏幽晦暗。司马云衣本就胆小体怯,此刻更是心神惊惧,不由得靠在张闵身上,呜呜而泣。张闵忙温言抚慰。就在此时,只听得外面一声长啸,接着便是群兽耸动之声。有狮吼虎啸,又有虫鸣鸟啼,那声音此起彼伏,恍若异世。张闵大惑,起身偷移至洞口,向外察看

    [ 2021/4/18 9:34:05 ]
  • 本来我在眼观鼻,鼻观心,一心一意念请神咒语,忽然,脑海中蹦出一个问题:这里除了我,就没别的正常人了,如果请来了神,该上谁的身呢?这么一想,我便犹豫起来,睁眼一看,发现王乐已占了上风,王旭已被他死死压制住,而且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显然吃了不少亏。不过,这小子平日里老是欺负他弟弟,这时挨两拳也不亏。我见

    [ 2021/4/18 9:20:37 ]
  • “叮”“营救赵轻语任务变更”“任务奖励:两年修为”“任务说明:杀掉魔修钱千和地府出逃的阴兵恶鬼”“任务失败:赵轻语死亡,水城医院所有人死亡。”——赵轻语呆坐在地,满是泪痕的脸上充满死寂与绝望,这一刻她多么希望会有人来救她,她希望有一个脚踏七色云彩的人突然出现,打败眼前的妖魔鬼怪救她脱离这人间炼狱。“

    [ 2021/4/18 9:14:35 ]
  • 民国3年,北方奉城,名门望族,深夜。。。。。。。富甲一方的高姓老爷高鸿顺偶然得知自己的两个孩子不是自己亲生的,虽有万分不舍还是痛下决心决定将这个不守妇道的女人扫地出门,这个女人他不想多看一眼,一纸绝情书交到了自己姐姐钱红的手上,并嘱咐自己的钱不允许带走一块银元。。。。看完了这封绝情信,女人发了疯的要

    [ 2021/4/18 9:10:56 ]
  • 书房中一个少年坐在案桌后,仔细听着面前暗卫的报告,指尖随着少年的思绪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木叶,有什么情况吗?”少年思索了片刻问到“启禀大人,木叶自从五年前被九尾入侵后,就没有什么大事发生。不过……”“不过什么?”“…………”“说!”“是!”看着少年锐利的双眼,暗卫不禁感到刺骨的寒意从脚底直冲而上,在

    [ 2021/4/18 9:04:19 ]
  • 九嶷山又名苍梧山,属南岭山脉之萌渚岭,纵横两千余里,南接罗浮山,北连衡岳。这里峰峦叠峙,深邃幽奇,令人神往。《史记·五帝本纪》:“舜南巡崩于苍梧之野,葬于江南九嶷。”《水经注》云:“苍梧之野,峰秀数郡之间,罗岩九峰,各导一溪、岫壑负阻,异岭同势。游者疑焉,故曰:九嶷山。”事值秋分,时近晌午,日当正空

    [ 2021/4/18 8:54:56 ]
  • 待到中场休息时,舒漫施施然地走过来。她披在肩上的白外套随风摆动,脚下的高跟鞋发出清响。在楚南桥重生前,这位美女在拍完《余江淮》后便销声匿迹,两人也再没有任何交集。而此时,她走到楚南桥的座位前,对袁本鞠说:“袁导,能借一步说话吗?”袁本鞠拿着支破笔在纸上写写画画,“不能。”楚南桥坐在他旁边,将双腿交叠

    [ 2021/4/18 8:45:02 ]
  • “下来!”谢翼莫名地看着像八爪鱼一样攀附住自己的小丫头,横眉冷对。“不下!”小姑娘第一次这么硬气。毕竟跟狗比起来,暴躁哥哥还是亲近多了。“你给我下来!”谢翼也气急了,这小丫头片子胆还挺大,敢跟他横上了。“呜呜呜呜……”枝枝又被哥哥凶哭了,鼻涕眼泪蹭谢翼一肩,她知道哥哥生气了,可还是紧紧抱着他。“我害

    [ 2021/4/18 8:20:14 ]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