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皇贵妃娇宠计在线阅读第六章

2021/6/12 5:56:17 作者:子瑾蛊师 来源:晋江文学城
皇贵妃娇宠计
皇贵妃娇宠计
作者:子瑾蛊师来源:晋江文学城
1v1娇宠后宫艰险,独我这个奸妃能宠冠六宫!爱妃闯了祸,受了委屈怎么办?暖男皇上:宠!宠!宠!谁敢欺负到奸妃头上来?整!整!整!景祯看她被吓傻的样子有些好笑,又有些心疼,伸手抚上她的脸,指尖触到凉汗,安慰道:“爱妃别怕,有朕在这,什么魑魅魍魉都不敢再近爱妃的身。”高涵缓过劲儿来,看看景祯,饶有兴致,一副玩世不恭的神情浮上来,起身向景祯媚笑道:“外头不都说我高涵是狐狸精么,皇上放心,哪有妖精怕鬼的。”本文甜而不腻,还很苏。看我用尽三十六计,阴谋阳谋。女主为灰色人物,长袖善舞,讲话喜好讽刺调笑,往后

“我亲爱的大哥,是什么事情让你如此愁眉不展?”

神殿大门被人从外面推了开来,同时有一个高挑的身影逆着光站在门口。

对于这个不请自来的客人,无论是哈迪斯,亦或是阿波罗都不陌生。

海之王者波塞冬——到底还是来了。

在波塞冬身旁,原本负责守在爱丽舍神殿外的两个花草精灵这会儿一脸苦涩。

没办法,这位可是海之王,波塞冬想闯进来,区区两个精灵,又怎么可能拦得住呢?

不过扫了一眼哈迪斯的表情,两个精灵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

看起来比陛下似乎不打算计较这件事情。

“看来这一次三位王者是真的要换个地方凑齐了。”

面对不请自来的波塞冬,阿波罗脸上的笑意转而变得有些高深莫测。

“姐姐,你又看到了什么吗?”

阿尔忒弥斯看着从刚才起就一直不搭理自己的姐姐,还以为阿波罗已经放下了之前那个事情,于是转而又有些飘飘然起来,

“闭嘴。”

两个字轻飘飘打了过来,同时现实也告诉阿尔忒弥斯,阿波罗显然并没有忘记他冲动之下的所作所为,而且还打着秋后算账的意图。

但如今伴随着波塞冬的到来,如同被霜打的一样的阿尔忒弥斯当然就显得没那么重要了。

重心慢慢转向了神王和他的几个兄弟们,阿波罗也乐得带着弟弟在一旁看着这一出并不多见的热闹。

“我们……不用说话?”

欲言又止的阿尔忒弥斯被阿波罗伸手扯了一下,这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不应该去干扰这处大戏。

“说什么话?你给我老老实实看着就是。”

“自然是因为你啊!我的哥哥!”

被波塞冬笑着用大手拍了好几下肩膀,哈迪斯眉头一皱,嫌弃之色根本不加掩饰。

宙斯的花心众神有目共睹,哈迪斯为人沉稳,自己也不喜欢和麻烦的事情搅合在一起。

但是要说到恶劣因子,那么波塞冬的性格就绝对是三兄弟之中最为跳脱的。

如今这二弟不请自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就算用脚趾头去想,哈迪斯也能猜到,那绝对不是为了关心自己。

“哎呀,不要这样嘛。”

虽然被嫌弃了,波塞冬却全然不惧怕哈迪斯,嘴上这么说着,眼神还不断在大哥脸上扫视着,同时眼中有着一丝奇怪。

咦,不是说哈迪斯被人打了个乌眼青吗?

怎么如今看来光洁一片,根本没有半点挨揍的样子?

大大的眼睛中流露出了小小的茫然,还没等波塞冬想着法子去问哈迪斯,又有一个更为高调的声音一下子盖过了他。

“不是说宙斯来了吗?”

人未到,声先至,刚把自己捯饬了一下,自认为已经恢复完美状态的天后也迈着宛如孔雀一般的高傲步伐走了出来,同时又用自己那婉转绝伦的声音哭着说:“呜呜呜,你这些好儿女们对我做过什么事情吗?”

此言一出,在场中人神色各异,却是不约而同都向天后脱去了复杂的目光。

唉,这妹妹可真傻。

彼此相互对视一眼,冥王与海王不约而同露出了相同的目光。

而面对直接明着上眼药的天后殿下,阿波罗表面上不动如山,其实心里已经快笑翻了。

但仔细想想,阿波罗又有些明白赫拉的想法。

从一个女性的角度出发,而且还是登上了类似于“王后宝座”的女人,赫拉十分看重自己的权威。

毕竟当初被宙斯许诺可以分享其同等威能的具有赫拉一个人,在其之前的那六位女神可都没有这种待遇。

这特殊对待,也让原本就高傲、自大的赫拉更是变得不可一世起来。

但在阿波罗看起来,赫拉的各种专业技能其实都是负的。

并不知道众人心中想法的天后哭到一半发现场面有些寂静,于是觉得有些奇怪地睁开了眼睛。

没能看到宙斯,反而是本来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波塞冬正对着自己挤眉弄眼,赫拉有些傻眼。

这和她原本想的不一样啊!

“……”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波塞冬虽然没能看到自家大哥挨打的名场面,但却正好看见了赫拉这“唱念做打”的多方位一体表演,心中的八卦之血也化为了熊熊的热火正燃烧着。

冷不防被赫拉横眉冷目地批驳了一句,海王瞬间不高兴了,“听说你们出了事,我大老远从海里跑到这里来,难道这还不能表明我对你的关切吗?”

赫拉:呵呵,那我还真是谢谢你了!

“等一下。”抬手打断了波塞冬滔滔不绝的叙述,阿波罗问道:“殿下是说您得知了天后殿下和阿尔出事的消息?”

“是啊,要不然我来这里干什么?”

波塞冬点了点头,心中暗说:总不能说是我跑过来看热闹了吧?

虽然他心里的确是这么想的,但该有的场面还是得给。

“不,我是说殿下是从什么渠道得知这个消息的?”

目光凝视着波塞冬,浅金色的眸子一片纯净,阿波罗在这个时候显得意外冷静,“虽然天后殿下和阿尔失踪并不是绝密的消息,但目前为止也仅限在大地之上流通,幽冥的神明能够得知,是因为有哈迪斯陛下发不出去消息——可海洋神是如何能够在短时间内将这个消息告知给殿下的呢?”

此言一出,立即收获了三道各异的目光。

满怀怒火的是赫拉,因为天后殿下觉得自己丢脸已经丢到海洋去了,为此更是大为不满,几乎张嘴就要骂人。

波塞冬却是有些奇怪,他完全是凑热闹,自然也没想这么多。

手底下的人听了一嘴,回来说了一句,波塞冬寻思着有热闹看,当然也不在乎是真是假,转头便来了。

阿尔忒弥斯因为是当事人家始作俑者之一,这会儿担心再度被姐姐的怒火攻击,于是便低着头装鸵鸟,权当自己听不见。

相较于他们的反应,哈迪斯无疑是最现实的。

“看来我们之中出现了内鬼。”

目光环视一圈,哈迪斯如此说了一句。

“内鬼?”

刚准备发火的赫拉闻言一噎,“难道你是在怀疑我们?”

“不,我的意思是说,大地或者是幽冥或许已经有敌人的耳目。”

平日里针锋相对也就罢了,在这种大是大非的时候,阿波罗可不想因为窝里斗而导致最后翻船。

对于不解其意的赫拉,阿波罗想了想,用较为简单的话解释道:“天后殿下应该知道,您之所以会坠入幽冥,全然是因为被人陷害,而阿尔之所以来到这里,也是因为被有心人利用,认为我遭了毒手,才会在第一时间跑到幽冥,可事实上这个消息原本非常绝密,不是吗?”

听了阿波罗的解释,赫拉一下子不吭声了。

是啊,这个消息当然非常绝密。

至少在事发的那一刹那,幽冥中的众神除了哈迪斯之外,估计也就只有三位原始神注意到了。

正是因为有厄瑞波斯派人去通知冥王,所以赫拉才会被哈迪斯在千钧一发之际给救了回去。

而在这之后,哈迪斯与宙斯联系了一下,正是因为明白这件事情并没有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他们才打算将计就计,试图以此引出幕后之人。

于是乎,平白无故遭遇横祸的赫拉就这么被迫着暂时留在了幽冥。

看起来似乎是爱惨了赫拉的宙斯壮若癫狂地在大地之上寻找起了的爱妻,阿波罗也被非碧她们引导着走入了幽冥。

一切的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

但是波塞冬却在这个节骨眼上突然跑了过来,这不是非常奇怪吗?

“喂,你们别这样看着我,好吧?”

猛然间被哥哥、妹妹加上大侄女用这种奇异的眼神看着,波塞冬只觉得头皮发麻,忍不住伸手为自己辩白,“我怎么可能是内奸呢!我不过只是想看热闹嘛,结果什么也没看成——”

并不在意波塞冬的小声逼逼,阿波罗目光微微一闪,随后问了一句:“是谁告诉殿下这件事情的?”

“是那个谁?……哎呀,我给忘了,让我想想。”

波塞冬一开始苦思冥想了半天,就在哈迪斯打算严刑逼供的时候,他终于想了起来,“哦哦对了,是斯提克斯女神!”

“斯提克斯……”

口中重复了一下这个名字,对于这位负责镇守誓言之河的女神,阿波罗并不熟悉,也不了解对方。

她只知道斯提克斯原本是大洋神俄刻阿诺斯的女儿,但本身并未传承到其父母的神力,最终却在尼克斯的引导下来到了幽冥,并且获得了誓言之河的加持,成为了誓言之河的主人。

按理说,这样一位位高权重的古老女神应该不会甘心沦为泰坦的工具啊……

“如果单纯是为了自己,她的确犯不着那么做。”

之前的谈论,已经让她们明白了陷害自己的幕后主使就是光明之父许珀里翁的好儿女们。

赫拉皱着眉头想了一下,然后才试探着说:“会不会是她的父神?”

的确,斯提克斯是海洋神,就算是加入幽冥之后,到底还是海神一系。

与负责掌控天体光暗的太阳神赫利俄斯兄妹可以说是八竿子都打不到一块的亲戚,自然犯不着为他们铤而走险传递消息。

但如果说这一切全都是宙斯那位大伯父——古老的大洋河流之神俄刻阿诺斯的暗中命令呢?

斯提克斯虽然受到很多神明的尊敬,却也绝对不敢忤逆自己的父神。

“这的确不失为一个可能。”

看着忽然间仿佛忽然间开了智慧的小妹妹,波塞冬点了点头,而后又毫不意外地被赫拉甩了一记眼刀子。

“当务之急还是得等父神来啊。”

像如今这样讨论也讨论不出个所以然来,阿波罗将现有的线索拼凑了一下,最终还是认为得等宙斯过来才能够确定下一步的计划。

“这家伙怎么还不过来?”

同样没得选择,相较于整理线索的阿波罗,赫拉在团团转的同时,又开始暗中骂起了宙斯。

波塞冬和哈迪斯此时也没有安抚小妹妹的心情,只是愈发觉得这趟水更加浑浊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九印源尊在线阅读更新

    大家,袖纸下午临时有些事,今晚更新要晚一些了。还有榜上那些个催更票是肿么回事~~~~(虽然我早上野心勃勃的想要拿下……但现在拿不下,所以想做回大尾巴狼,弱弱的嚎一句,伦家的豪言壮志是前天的事情。)

  • 猫咪逆袭记在线阅读第8章

    第八章怂了“你们看到没?小秀才脸红了……我说萧丫头啊,你这也算是有了落脚之处了。等你这官司了了,想必吴婆就该开口了。抓紧些,年底兴许便能抱上孙儿了。吴婆打的好算盘啊。”虽然只是第二次见面,萧樱已经看出,贾骏就是个心粗体壮的糙汉子。他说这话,倒也没有恶意。只是她好歹是个姑娘,这么大庭广众的提起,贾骏能

  • 从蚂蚁开始的吞噬进化之温祁连(9)

    众人最津津乐道的就是温祁连在二十岁的时候就拿到了联邦高级学府的最高学历,比其他人快了五年。在二十一岁就创建了星空直播,短短两年时间就一跃成为联邦最大的直播平台。还有的是他那对人对事都极为精准老辣的眼光。尽管温祁连的精神力只有A级,但是优越的长相和谦谦君子般的绅士做派都在第一星系甚至整个联邦惹得一群女

  • [梦比优斯奥特曼]放着我来!之初遇

    早餐做的简单又营养。荷包蛋被煎得金黄四溢,香肠散发着浓郁的香气,吐司上用果酱画出一个心形,杯子里的牛奶加了三分糖,甜得嗓子发腻。两人用过一顿温馨的早饭,指针已经指向早上八点。八点半是戚白茶的上班打卡时间,傅明野则要在九点去公司签到——不过身为总裁,他不去也没什么人管他就是了。由于家中距离学校近,公司

  • 异世之风云霸起在线阅读第2节

    “安迪!”一个长着胡子的人过来朝林烷打了声招呼。他外面穿着一个皮夹克,马丁靴看上去并不崭新反而十分破旧,他耳朵上戴着耳环,看上去有些粗犷。根据林烷的记忆,他想起来,这位名叫埃米尔,是他的工作同伴。他————安迪,目前的工作就是————在船上掩护并看守一条人鱼。没错,这条船上偷偷藏运了一条人鱼。而这条

  • 精忠岳飞回家

    这样写太墨迹了,直接让他俩大学毕业吧——花里胡哨分界线——A市天气“小雪转中雪”王九龙:“九龄儿,今天多穿点昂,下雪了挺冷的!”张九龄:“好啦,我知道了,会多穿哒!!”咣当…门被关上了两人因为A市的雪已经差不多一个星期没出门了,冰箱已经空的差不多了。所以两人趟风冒雪去超市准备采购一些东西。张九龄:“

  • 我在大唐的吃货生涯在线阅读猫财两空

    许微光心里咯噔一声,只是她此时左手托猫右手拎药,房东堵在门口,想跑也跑不远。“许微光!”房东看见她远远地迎上来。许微光端出为难的笑,没等对方开口抢先道:“唐姐,麻烦您跑一趟了,我这两天手头有点紧,您宽限我几天,我一定尽快交房租。”唐姐上下打量她一眼:“没钱交房租还买这么多东西?大包小包的!”“这是药

  • 时间尤物在线阅读第1章

    “时央……时央……”混沌的黑暗中,有谁在压抑地喊着一个名字。亲昵又霸道的占有欲,说不清是爱还是恨,只是带着绵延的情绪,滔天地倾覆下来,让人呼吸急窒。“喂!”“醒醒!”“时央央!”紧促的声音响起来,时央被推得身体晃动,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怎么了?”“怎么了?”方元头疼地掏出一个小镜子,“你这妆都睡花

  • 放开那个和尚,让我来在线阅读第二章

    刚入夏,夜里已燥热无风。京城,威尼斯酒店,正举行一场盛大的慈善晚宴。顾一念站在人群中,手里端着高脚杯,漫不经心四下看着。二十二岁的她,已出落得艳若桃李,白色丝缎长裙勾勒出玲珑有致的身材,让人过目难忘。远处有男人投来炽烈的目光。顾一念长睫一敛,抿一口手中香槟,白皙修长的天鹅颈在灯光下发出细腻光泽。“小

  • 我的女儿是桃兔第八章在线阅读

    易燃今天心情很好,笑着进入宴会厅,这会儿来宾都还没到。“燃燃,好久没见。”来人是陆之谦,他是这家酒店的负责人,也是蒋程程老公的朋友,自然,蒋程程的婚礼也是在这家酒店举行的。这家酒店在B城很有名,名字也很有趣,就叫“一家酒店”。一家酒店的宴会厅很大,可以容纳1000人同时就餐,所以来这家酒店办婚礼的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