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孙儿,爷爷要证道了!之第十章

2021/6/11 14:56:10 作者:清明必火 来源:飞卢小说网
孙儿,爷爷要证道了!
孙儿,爷爷要证道了!
作者:清明必火来源:飞卢小说网
萧鸣百岁大寿时觉醒亿万倍增幅系统。天赋增幅:一炷香时间功法习得,事半功倍。灵气吸取增幅:每一次呼吸都是一次修炼。战力增幅:直接叠加亿万倍战力。物品增幅:所获物品直接叠加亿万倍。许多年后,当孙儿在萧鸣面前信誓旦旦的说着要终生守护时。萧鸣呵呵一笑:“孙儿,爷爷我要证道了!”(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夜幕已临,信国公主府的府门一阖,重重守卫,道道门禁,无人能知府中发生了什么事。

皇后也回了仁明殿。

一日之间,发生了许多事,她在殿中坐下,慢慢地捋着头绪。

宫人们静静侍立,不敢发出声响,便是添茶换水,也放轻了动作,竭力不发出一丝动静。云桑在旁看清明白,不免诧异,皇后娘娘入宫才不过半月,中宫威仪应当还未养出来。而她先前不过是小官之女,在长安这装满了达官贵人、王公贵族的地界,国子监祭酒,委实算不得什么。怎么娘娘就有如此威势,使得这些见惯了天家富贵的宫人都心生畏惧,小心侍奉。

云桑诧异着,忽而发觉,不只是这些小宫人,她这在宫中滚打了十来年的老人,也是如此,从心底对皇后娘娘,存了敬畏。

宫人们怎么想,郑宓并未去留意,她思索着诸事,从皇帝的态度,到几位皇子的争端,到后宫格局,到……明苏。她一一细想下来,待她回过神,才发觉蜡烛都燃了大半了。

云桑见她望向那蜡烛,低声道:“夜了,娘娘该就寝了。”

郑宓点头,扶着她的手站了起来,云桑朝四下抬了抬下颔,几名宫女立即上前来,侍奉皇后梳洗更衣。

郑宓在榻上躺下,云桑落下帷帐,轻手轻脚地退去了外间。殿中静了下来,寂静黑夜,催人入眠。

郑宓合上眼睛,心事在怀,仍旧思虑不断。直至不知是什么时辰,她方觉累了,昏昏沉沉的陷入睡眠。半梦半醒间,她忽然想起一事,仁明殿的格局与从前一模一样,乃至殿中的摆设,园中的一草一木,都几乎不曾换过,这可是皇帝有意为之,他如此行事,又是什么心思?

因着这一桩,翌日,郑宓醒得颇早,起榻梳洗时,便如随口提起一般,与云桑问道:“仁明殿从前是何人居住?”

云桑不知她为何问起此事,仍是恭敬回道:“仁明殿自太.祖皇帝始,便是皇后宫苑,在娘娘前,是废后的居所。”

郑宓听到废后二字,心中一痛,维持着浅笑,又问:“废后?那该是五年前的事了,这五年间,仁明殿便是空着吗?”

“废后赐死当日,陛下便下诏封禁了仁明殿,直至娘娘入宫前,方解了禁,使人修缮。陛下有口谕,为防耽搁修缮进程,误了婚期,至娘娘大婚前,除了那些工匠,不许任何人踏足。”云桑说道,又恐皇后听了觉得不吉利,忙道:“最要紧的是仁明殿的象征,这是中宫居所,宫中的娘娘们哪一位不想来此,沾一沾中宫的福气?”

郑宓明白她的意思,笑了一笑,安她心道:“本宫也这么以为。”

待她梳洗成妆,有宫人来禀,已有前来请安的妃子候在前殿了。

妃嫔们每日晨起都要向皇后问安,若是皇子与公主,则晨昏皆要来仁明殿请安,是为晨昏定省。不过皇家的孩子,稍稍长大些便都开府在外,忙着自己的事了,哪儿腾得出这一晨一昏的空当来,故而,便改了每月初一、十五,来向皇后请安一回。

今日既不是初一,也不是十五,孩子们是不来的。

郑宓看了眼殿中的铜壶滴漏,刚过了卯初,早得很。她饶有兴致道:“哪一位来得这样早?”

那宫人回道:“是淑妃娘娘。”

郑宓一怔,颇感意外,她记得,姑母在的时候,淑妃娘娘是从来不来问安,寻常连仁明殿的殿门都不踏入。她曾观察过,一年到头,淑妃娘娘大约只在端午中秋或是除夕的宫宴上方会向姑母行上一礼。

那时宫中常有人暗讽淑妃为人太独,孤高无礼。

怎么从前被称作孤高无礼之人,如今却日日都来问安了,且还来得这样早。

想到她昨日也是最后一个走的,郑宓总觉淑妃怕是有什么深意,便未耽搁,成妆更衣之后,扶着云桑的手,去了前殿。

不想,淑妃却未在殿中,只在她昨日坐过的那把椅子边上的几上看到了一盏犹自冒着热气的香茶。

“淑妃娘娘往园中去了。”一旁的小宫娥适时禀道。

郑宓点了点头,也跟着去了园中。

仁明殿的园子在前殿之后,园子不小,其中草木珍奇,假山阁楼皆备,既不失风雅,亦不减一国之母的庄严大气。郑宓循着正中一条鹅卵石小道走去,走了不多时,便看到淑妃背对着这边,站在一丛正当盛放的芍药前。

她穿着一身雨过天青色的对襟长衫,发上是白玉簮,雅致如烟云环绕的远山。

云桑正要高声通报,郑宓抬了下手,止住她出声,自走了过去。

行至五步之遥处,淑妃听见了声响,转过身来,见了她,低身福了一礼:“臣妾见过皇后。”

郑宓从前觉得她过于严苛,如今却因她是明苏的母亲,觉得很是亲切。她上前一步,扶起了她,笑道:“免礼。”

淑妃便道了声:“谢过皇后。”站直了身。

走近了,郑宓才发觉淑妃方才看的,并非是那丛芍药,而是芍药边上极为素雅的一丛兰草,只是方才,被她的身子挡住了。

“淑妃喜欢兰草?”郑宓问道。

淑妃一笑,道:“喜欢,很喜欢。”

“兰草姿态端秀,幽香清远,是君子之姿,难怪你喜欢。”郑宓说道,又看了一眼,素雅的兰草之畔,栽的是张扬浓烈的芍药,这二者天壤之别,可栽到一处,竟意外地不显唐突,反倒浓淡相宜,很是和谐。

淑妃只笑而已,未再多言。

天色尚早,东方天际还是青灰色的,隐约有红光绽放,晨风吹拂,凉爽舒适。只是这时节,此时的清爽也只得这片刻而已,众人皆知,不出半个时辰,必然又是旭日当空的炎炎酷暑。

郑宓一面与淑妃说着话,一面暗自打量她,越看越觉,她早来也好,晚去也罢,似乎都无深意,只是想在这仁明殿中多待一会儿。

这念头,荒唐得很。

郑宓暗自一哂,目光扫过芍药后的矮树丛,笑意便凝滞了。那处草木掩映,茂密枝叶交叉,墨绿色深处,是一处阁楼,那是明苏年少时,读书的地方。

宫中进学的皇子众多,但喜好读书的公主却极少,且即便喜欢,按宫中的惯例,多数也只配上一名女先生也就罢了。

但明苏不同,明苏好学。她从三岁时,由淑妃亲自开蒙,读了两年蒙学,辗转到了这仁明殿中,跟着皇后进学,直到七岁,皇后求了皇帝,为明苏单请了一名老翰林,又在皇宫的西南角,单辟了一处殿宇出来,专供她读书。

只是,即便她有了专门进学的殿宇,但她还是喜欢来这座阁楼温习功课,完成先生留下的课业。

仁明殿与她的贞观殿不远,路上耽搁不了多少功夫,皇后也就由了她在此。

明苏好学,狠得下心苦读,她的诗文一向比诸皇子写得好,她读史也比诸皇子透彻,她的字更是严寒酷暑,四季不辍地苦练出来的稳健遒劲。

只是那时候,皇子们都没拿她当回事,哪怕她读成了才学盖京华的局面,又能如何,不过是名公主罢了。

郑宓曾听过宫人私底下议论过此事。

她听得很不是滋味,更是心疼明苏。她怕她不知疲倦,不知歇息,累坏了身子,时常寻她说一会儿话,或是领着她去园中走一走,望一望绿色的草木,与远处的殿宇楼台。

明苏性子好,由着她,有时苦思被打断,也不埋怨,总是她想做什么,便陪着她做什么。

那一阵,她学琴到了瓶颈处,入宫来请姑母指点,明苏正换乳牙,不爱开口。她练琴之余,每隔一个时辰,便来逗她说话一回,好让她歇一歇。

可惜明苏定力好得很,让她逗得想笑了,就抬头,用盛满笑意的眼眸望她一眼,就是不出声。

可她越是不开口,她偏就越是想听她说话。那日,明苏在窗下读《左传》,她在她边上奏琴,奏的是幽缓的曲子,合着青白釉香炉袅袅升起的水沉香的沉静气息,室内一派清幽雅致。

一曲奏罢,明苏搁下了笔,看着她,似乎有话想说。

郑宓便等着她开口,明苏眉眼间略显纠结,过了一会儿,还是低下头去,拿起笔,继续书写。郑宓见书桌上,砚中的墨用尽了,便上前去,替她研墨。

时辰已不早了,将至亥时,明苏还余了些功课未完成。郑宓就在旁看着,或是为她研墨,或是替她斟茶,只是陪着她。

直到亥中,她停了笔,终于写完了功课,郑宓方笑着道:“殿下辛苦,可要臣女为您捏捏肩。”

她们时常一处玩,这般玩笑话是常有的,明苏一汪水眸中笑意温柔,摇了摇头。

郑宓想了一想,又从袖袋中取出了一方小小的印鉴来,放到明苏手中,明苏低头把玩,看到底下的印文,笑意布满了她的小脸。

郑宓笑道:“这份薄礼,殿下可喜欢?”

明苏连连点头,显然是爱不释手。

可惜她还是没开口。

郑宓再想了想,又道:“这鸡心石,是我写了首诗,祖父奖赏的,算是以力易物,印文中殿下的名讳,是我亲手刻的,费了好些时日。皆是亲力亲为,诚意可够?”

明苏还是连连点头,明亮的眼眸中满是真挚。

可郑宓偏生有意为难她,佯作怏怏,显出很低落的模样来,叹息道:“可殿下却连句话都不愿与臣女讲?”

明苏见不得她有一丝难过,立时急道:“不是!”说完,反应过来,忙用手捂住嘴,惊恐地看着她,瓮声瓮气的,还有点漏风,道:“你可见着了?”

郑宓强忍住笑意,摇头。她没敢说话,怕一开口,便笑出声。

可明苏哪儿能瞧不出来,她正是晓得要面子的年岁,脸都涨红了,站起身,手里紧紧地攥着那枚印鉴,生气地瞪着她。

郑宓连忙哄她,心中却是止不住笑意,掉了乳牙的殿下真是奶里奶气的可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归途之黑暗东方红楼之元春

    乔甯刚刚过来时,贾元春刚刚封妃,贾元春在宫里做了足足七年的女官,如今都二十二岁了,总算是熬了出头,她能得封不过是贵太妃在太上皇跟前吹了风,给皇帝添点堵,皇帝不能怪自己老爹,就给她封了个不伦不类的贤德妃。贾元春的处境算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了,皇帝不待见她,太上皇也不是真看重她,不过是偶然想起贾元春的祖

  • 都市之最强神级赘婿在线阅读第九节

    “我不笑了,我要去洗澡了。”“用不用我和你一起去啊,哈哈。”公蔚明磊邪魅的说。温可快速的跑到了浴室“不用”。浴室的水声哗哗的,挑拨着公蔚明磊的神经,让他幻想温可洗澡的样子。他迫不及待的走进了浴室,他看到温可洗澡的样子,那样诱人的身材,忍不住的吞了口水。就过去一把把温可抱着,温可被他吓了一跳,但很快就

  • 莽荒仙域在线阅读第10章

    最终,就连阿尔托莉雅这个吃货也没有开口求食,弄得李探花相当郁闷。翘着腿,秦昊惬意地享用着美食,忽然,聊天室中传来了消息。阿尔托莉雅:“室长,可以告知一下不列颠未来吗?要什么可以说!”中野五月:“我知道!”“中野五月被禁言半小时!”小样,敢和哥抢生意,看我治不了你!秦昊挑了挑眉头,将消息发了出去。秦昊

  • 巨龙在线阅读罗杰处刑,相遇沙鳄鱼

    正如原著中的一般,多弗朗明哥带着霍明古的脑袋上了玛丽乔亚,希望获得天龙人的原谅。可惜不但没有得到天龙人的原谅,还差一点死在玛丽乔亚。回到北海的多弗朗明哥正式和托雷波尔等人建立了名为堂吉诃德家族的海贼团。不、现在还不能说是海贼团,只能说是一个家族,一个活动在北海的黑道家族。罗西南迪既没有说加入,也没有

  • 蜡笔小新之上官枫第3章在线阅读

    杜睿呆呆的看着眼前,眼眶一红,这是多么美好的画面,爷爷奶奶在厨房忙碌着,自己坐在不远处,奶奶一边帮着下手一边叨叨着最近发生的事情,说着当初觉着无聊的鸡毛蒜皮,现在却是那么动听,好像很久没有发生过的事情,杜睿想张口说些什么,可是声音哑在嗓间说不出话来,奶奶看向杜睿,看见杜睿不太开心,似想到了什么,开口

  • 异界流氓主宰在线阅读第六章

    一眨眼,天气开始泛凉。紫菁早早就整理出了一箱的冬衣,当初在王府虽然被摸走不少银子钱两,但簪子和衣服这类东西不好卖,所以也就完完整整带来了庄子。丝绸夏衫,棉袄冬衣,每一件都是京城上品,穿在身上还真有贵人的架子,其实杜兰湘曾打过这些衣服的主意,但怕徐嬷嬷泪崩跪地,她忍了忍,还是收起这点小家子气。杜兰湘最

  • 我去一万年前旅行啦替人挡人

    舒池这人,从来都是对事不对人,发泄完后自认倒霉就算。想到要去和人吃饭,舒池正准备找个洗手间疏离一下头发,打理一下淋湿的衣服。没想到苏岚说道,“不用不用,这样就挺好。”舒池看着苏岚被淋湿后的狼狈蹉跎的模样,心想,这还好呢。但是,苏岚既然急着进去,那肯定是里面的人等不及,她想。果不其然,两个人进去的时候

  • 末日游戏录第9章在线阅读

    阮薇决定接受司赢越的建议了。这几天她吃了不少闭门羹,李承毅更是如坐针毡,想把裁员计划赶快提上日程。公司里不知是谁泄露了风声,人人自危,也有不少员工来找阮薇打探情况。阮薇一毕业就进入了这家公司,公司可谓见证了她的成长,她也对公司投入了不少心血,现在要她袖手旁观,她是做不到的。“第一,我们注册后,你要马

  • 神二代的修真日常ko榜

    暑假过后,雷彦,汪大东,雷克斯升入了国中,安琪果然像她说的那样,去了大洋另一边,没有来这个国中。汪大东和雷克斯,不出意外的被分到了一个班里,雷彦原本被分到了另一个班里,在雷彦去找校长畅谈了一番后,班级调整,雷彦又到了汪大东班上。因为是第一天开学,安排完座位和发完课本,没有什么课上,新班主任就安排大家

  • 神一样的道侣在线阅读第10章

    “就凭你,也敢叫路西法大人不要找你麻烦?你配吗?”就在玄觞控制住卡门准备转身离开时,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子站在半空看着玄觞冷笑道。玄觞并没有回答塞缪尔的问题,反而看着凌空而立的他微笑道“有人告诉过你吗?飞得越高,摔得也越疼。”塞缪尔的脸色僵了僵,看着对自己满是轻视的玄觞冷声道“你这是在找死!”玄觞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