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我要勇敢的走下去空降的特派员

2021/6/11 10:57:56 作者:亡愉 来源:纵横中文网
我要勇敢的走下去
我要勇敢的走下去
作者:亡愉来源:纵横中文网
那时候庄园是巨大的游乐园。木庄是深深的森林。屋子是高高的城堡。在那个怎样探索都不会腻的小村落里,我们高高兴兴的过着每一天,直到刀与剑,魔法与诅咒还没有侵入这片小天地前,我都天真的以为快乐会永远停留在这一刻。那一天过后,我才明白,我身边的一切,是这么弱小易碎的存在,这是失去一切的第多少天,是怎么想也想不起来了,但我明白,我还要继续走下去……

电火锅里面的汤底咕噜咕噜的冒着热气,湿热的蒸汽在眼前缭绕,模糊了人们的视线。透过蒸汽,从赵云澜的视线中看去,空麒杯子里面血红色的液体被模糊成了稍淡一些的粉红色,可他仍旧觉得那杯鲜血有些刺目。

血是东方泋的血,他亲眼看见东方泋从手腕割了自己的血放进高脚杯里,然后再放到空麒的面前,再眼睁睁的看着空麒把她的手腕上面残留的血迹一点一点的舔-舐干净直到伤口愈合。

赵云澜不是很能明白这两人的相处方式,她在养着他,而他从现在看来,的的确确是死心塌地的拿她当着自己的主人。在遇到这两个人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过,亚兽族和海星人的关系能够成为这个样子。

或许,东方泋根本就不是海星人呢?

“在饼干还是个蛋的时候,我捡到了它。”东方泋用叙事的口吻开始跟赵云澜讲,“我第一次看到那么大的蛋,而且上面隐隐的还有着好看的银色花纹,我当时真的是喜欢极了。”

东方泋停了下来,她将锅里已经熟透了的肉片夹到赵云澜的酱料碗里,又伸手抓起一把已经有些氧化的蔬菜,待看着它们完全淹没在新一轮沸腾的水中,变得绿油油之后才继续开口。

“我这个人做事全凭喜好,所以想也不想就把那颗蛋抱回了家,然后一个四个蹄子的小家伙就出世了。”东方泋说着说着不禁把目光投向了空麒,眼神温柔:“小家伙一出生就奉我为主,我亲手把它一点一点的养大,然后前一段时间出了点变故,饼干发生了变异,才变成现在的嗜-血麒麟。”

“你用你的血养他,你有没有想过后果?”赵云澜食不知味的吃着自己碗里的肉,眼神又不自禁的瞟向了空麒杯子里的血,发现里面的血已经下去大半,而麒麟的眼睛也不再是妖异的红色,转而变成了有着银光流动的白色。

“没关系,我是一名修士。”大忽悠东方泋继续上线,开始不着边际的扯,“我来自水原,那个地方想来你也听说过,跟原始森林差不多,我们家族虽然到我这一代只剩我一个,可家里传承下来的东西我没事的时候还是研习了点,所以这点血对于我来说并不算什么。”

“我还真没听说过亚兽一族还有麒麟这个种族的。”赵云澜这次说的是真话,他从来没从祝红或者大庆的嘴里听说过他们亚兽还有麒麟一族的。

“来空麒,给你云澜哥变个本体看看。”东方泋见赵云澜不信,立刻拍了拍空麒的肩膀,示意语言不行现实造,还不信就忽悠你到信为止。

空麒闻言一口气喝掉杯子里剩下的血,然后在赵云澜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一阵泛着红色的光芒闪过,一头说不出像什么的生物出现在他的眼前。说这东西像马吧,它偏偏生了鹿的蹄子,而且脑袋上还有一只独角。

不过,不得不说,变成本体的麒麟真的是太美丽了,美丽的有些耀眼,让人忍不住想要遮挡其散发出来的光芒。白色的毛发下面,暗暗的银色纹路波光流转,银白色的瞳孔深处透出针尖大的一点红色,四个蹄子上的鬃毛也是淡淡的粉红色,即便赵云澜身为男士,也不得不感叹世上竟然还有这么美丽的生物。

“哎呀你本体太大啦,往后退点椅子都要被你挤翻了。”东方泋‘啪啪’的拍着麒麟的脸,逼迫着对方后退,结果被拍怒了的麒麟干脆四蹄一跪,趴卧在卧室的地板上,傲娇的别过头去闭眼装睡。

赵云澜倏地就觉得有点想笑,看着眼前这两人的相处模式,他觉得自己心底有什么地方仿佛被触动了,在这一瞬间,种族的界限似乎不是那么重要了,是不是人的好像也没那么重要了,大家在一起待着舒服,这就行了。

“你刚刚说,你们来自水原?那地方我虽然听过,可还真没去过,跟我说说呗,那地方什么样?”心里敞快点了的赵云澜突然觉得自己有了食欲,从锅里捞出一把已经煮的烂烂的蔬菜,也不嫌烫,沾了沾料稀里糊涂的就往嘴里送。

“那地方水大,沼泽多,莫名其妙的虫子也多。”赵云澜这边吃着,东方泋这边就继续往锅里扔东西,心里想着赵大处长吃了这顿下顿还不知道啥时候,更是没命的往锅里放肉,“那里的人都住吊脚楼,防潮一方面,防兽一方面,我家里——”

铃——

东方泋话还没说完,便被赵云澜的电话铃声打断了,对方拿出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冲东方泋比划了一个不好意思的手势,转头接了电话。

“林静,什么事儿?”说完这句话后赵云澜便没再出声,电话那头说了一会儿他才回话,“行,我知道了。”

赵云澜挂断了电话,再回过头来的时候,眼神中那种犀利的神色就减缓多了,人也变得真实了几分,“来来来,快点吃,这还那么多菜呢。”

说着,赵云澜也给东方泋夹了几筷子菜,然后接着往空了的锅里放,直到他和东方泋两个人将桌上的所有东西吃完为止,赵大处长被撑的有点难受,这是他第一顿没喝酒却吃了那么多饭的一顿,也是最近一段时期吃的久违的一顿饱饭。

“哎哟可撑死我了。”赵云澜揉了揉自己的肚子,感觉自己只剩半截气,他见东方泋起身收拾碗筷,起身想要帮忙,奈何实在是心有余而立不足。

“你坐着吧,我来就好。”说着,东方泋伸脚碰了碰还在那儿趴着的空麒道,“喂,起来帮忙收拾。”

然而这一脚并没有叫醒饼干,东方泋这才发现,她家的麒麟竟然趴在地上就睡着了。

“真是个不省心的。”东方泋放下端着的碗,跑去床上拿了张毯子盖在了空麒的身上,嘴里还不忘嘟囔,“都这么大个人了,也不知道注意点。”

赵云澜看着又有点想笑了,大概是因为吃完了饭吧,他觉得自己身上暖洋洋的,看着睡着了的异兽,自己不禁也有些发困,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我也有点撑不住,先回去睡了,明天还得继续忙,这里就麻烦收拾一下了。”

赵大处长说着站了起来,东方泋连忙开门将人送了出去,结束了这一晚上两人从未间断过的试探交锋。

第二天东方泋和饼干还睡着懒觉,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昨晚睡很晚的时空商人很不情愿的从被窝里伸出一只爪子抓住手机,将自己闷在被子里接通了电话。

“喂,谁呀?”

“是东方泋吗?”

“是,是我。您是?”

“这里是海星鉴,我是高部长,你的调令下来了,请你务必今天来取一趟,然后去特调处报道。”

电话那头传来了高部长有些严肃却仍旧带点模式化的声音。

东方泋被一句调令弄得瞬间清醒,她蹭的一下子从床上跳了下来,险些被趴在地上的饼干绊倒。只见时空商人手脚不协调的蹦蹦跳跳,嘴里一边回着‘马上就到、马上就到’,一边跑去卫生间洗脸刷牙。

“怎么了?”东方泋刚才那一脚可比昨晚的重多了,被踢醒了的空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幻化成人形之后看着已经忙得鸡飞狗跳的自家主人不禁疑惑,“发生了什么?”

“快快快帮我找套衣服,要方便运动的!”东方泋这边已经挂了电话,脸上抹着洗面奶就出来了,“就被你催眠那个高部长,终于将事情都办妥了,让我今天去海星鉴拿调令,马上就能去特调处报道了!”

空麒一听是这事儿,也跟着忙活起来,不出三分钟,东方泋和空麒二人便整装出发,在小区附近打了车,往海星鉴的方向赶去。

到了海星鉴,没出什么差错,就把新鲜出炉还热乎着的调令拿到了手,东方泋左看看右看看,心里真是高兴的不行,拽着空麒就又往特调处跑。

“主人,您为什么不接受刚刚高部长送您过去的提议?”前往光明路4号的车上,空麒不解的问东方泋道。

“你只控制了他一人。”东方泋看了眼前面的司机,用传音对空麒道,“而且咱们这件事情办完之后,他只会带着有关咱们记忆正常的活着,他送我过去肯定会带其他人,可其他人并没有被你催眠,那些人对于咱们的出现肯定会抱有疑问,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拿了调令去也是一样,高部长刚刚不是也说,会跟特调处先通电话打个招呼。通电话的时间肯定比咱们打车去的时间要短,这会儿说不定特调处的人已经都知道要空降一个特派员过去了。”

东方泋这话说的还真不假,等她和空麒到了光明路4号的时候,特调处全体人员已经到齐等着这位被海星鉴钦点,神秘空降到他们处里的特派员了。

当东方泋进来的时候,只见以赵云澜为首,祝红、大庆在侧,其他人一个不落的站在他们原本的位置上,看着这两个从外面走进来的人。

“怎么是你?!”

“老赵?!”

东方泋和赵云澜几乎是异口同声,随即两人又同时恍然大悟,再度一起开口。

“你就是特派员?”

“你就是赵处长?”

“怎么老赵?你们认识?”祝红敏感的发现了两个人之间貌似不是普通的熟识,于是问道。

“何止认识。”赵云澜用审视的眼光上下打量了东方泋一遍,随即热情的给大家介绍,“来来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海星鉴下来的特派员,东方泋,负责咱们处的犯罪心理测写。而且巧了的是,她还是最近刚刚搬到我隔壁的新邻居,大家说巧不巧,嗯?”

“这真的是太巧了。”东方泋上前一边同他们一一握手,一边道,“我也没想到你是特调处的处长,早知道就不那么怠慢了。”

“哎哟,怎么能说怠慢呢,邻里之间互相帮助本就是很普遍的现象,不怠慢不怠慢。”赵云澜嘴里重新叼上了棒棒糖,看着东方泋一个一个的握手过去,除了楚恕之没有回应她之外,其余人的态度倒是被对方与生俱来的亲和力缓解了不少。

“那我们以后可就是邻居兼同事了,是不是还得重新多多指教一次啊,赵处长?”说着,东方泋走到了赵云澜身边,像他们刚见面那样,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好说,好说。”

赵云澜笑着握上了那只手,看似是真心欢迎新鲜血液的加入,只是心里,昨晚因为林静那通电话被抹去的疑虑又重新升了起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不灭的星尘第6章在线阅读

    话表那旃檀佛、斗战佛、净坛使者、金身罗汉,俱正果了本位。天龙马亦自归真,长老为上报皇恩,请佛旨于长安译《大乘佛法》。这一日天朗气清,正是那:祥云叆叆,万丈金华枕霓虹。瑞气盈门,神光一照破长空。他这厢,脱胎换骨洗尽铅华归故里。望长安,春风得意风光不与四时同。长老仍命:“八戒沙僧收牵龙马,理行囊,行者在

  • 斗球在线阅读第十章

    宁静的空间里,一位老者面对着一鼎刻有奇异纹路神秘莫测的炉鼎,炉鼎在半空中悬浮着,同时炉鼎上不断着冒出越来越多白雾,让整个炉鼎越显得模糊神秘。而在老者稍后一些位置上还站着两位亭亭玉立的少女,不断着观看着炉鼎上变化。只是随着时间不断着流逝,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炉鼎上还是没

  • 我就是毒奶第九章在线阅读

    袁力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露出了一口大白牙,说道:“这家伙脸真硬啊!顶的我屁股都有点痛了。”话罢,众人皆是无语的看着袁力,这说的是人话?照他说的意思,搞得好像是贝尔摩斯的脸顶了他的屁股一样,这家伙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奇葩啊。莉亚思美眸盯着袁力,露出无奈,似乎感觉到自己遇到了一位不可思议的伙伴。相比于众

  • 阴阳夺命师第六章

    平萱又在屋子里面休息了五天,总算是李嬷嬷同意她出月子了。平萱心想,还什么远计划呢,光是为了走出这个屋子就费了我九牛二虎之力了,好在是睡了快要一个月,不然要是这么久的时间都在床上度过,就算原来是宅女,但是不能通风什么的,也要难受个半死了。平萱现在就是顾着眼前吧,最大的任务就是好好的洗个澡了。平萱在流丹

  • 玉珏渡魂之双雄会(8)

    ri本山本龙一居所山本龙一接待完马小玲离开后,一阵鼓掌声响声,从另外一个房间走出三个人,一个道士打扮的中年男子,一个黑衣剑士打扮的封于修,前面当然是主角少杰,说道:山本龙一社长,不知道请我来有何指教……社长果然是老当益壮,雄风犹存!白发苍苍的山本龙一说道:天朝集团,一直以来在香港与我们山本会社为敌,

  • 盗墓之吞天尸蹩生死一线

    一段时间后,几位安全负责人还有宇文极,夏星,凌月都聚在了一起。宇文极警觉地说道:“你们都快试试自己的手机和通讯设备还能不能用?”众人不解,但还是随手拿出来试了一下。“怎么样?”“……不行,全部都没有信号!”夏星不解地道,几个服务员表示认同。宇文极思考道:“结合门打不开的情况,我想这是有人故意用了大功

  • 嫁给男主他哥哥之第十章(10)

    陈言祈慢慢的看向他,江骆一时无法形容那种目光,有点冷淡,又似乎有点愤怒,可再仔细去看,又似乎和往常没什么两样,那眼神就那样轻飘飘的落在他身上,明明看上去没什么力度的,但那一瞬间,江骆就是有了种胆寒的错觉。陈言祈是一个情绪不怎么外露的人,不高兴的时候皱皱眉,高兴的时候顶多扯出一个很冷淡的笑,这种人吧用

  • 主宰之书在线阅读第一章

    梅京市这些年在华夏国推动发展下,成为一个经济势头很不错的城市,虽然只是华夏的三线城市,但金融、商业、旅游业发达,历史悠久,临近省府广粤,背靠特区深惠,自古以来是个贤人辈出,文墨渲染的古老城。据风水文史记载,梅京城区地图上像一个圆形八卦图,市郊区有一山叫来龙山,山体连绵不绝,山下有个山谷地名叫聚宝盆,

  • 英俊的黑魔王[综]在线阅读第10节

    张姐见她这幅决绝的样子,也有恃无恐,转身走到里间打开保险柜,取出一叠封口的合同来,‘啪’一下拍到洛焉面前的桌上,扬起下巴道:“自己看吧!”洛焉想了想小说剧情,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当初听说姚总愿意给她投资,便傻不拉唧地被经纪人张姐忽悠着签了一份‘卖身合约’。根据合同条例,这一亿本质上只是姚辉的一次投资而

  • 禁闭校园第四章在线阅读

    云舒尴尬的看了一眼他妈,灰溜溜地找了个地方,划开接通。赵舒馨看着他的动作,也没多管多问,她相信云舒,懂得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他已经是大人,将他管束着也没什么意义。“云舒?”低沉的男声在云舒耳边响起,带着丝丝缕缕的<暧>昧味道。云舒听完,觉得耳朵莫名有些发痒,找了个沙发躺下,闲适道:“怎么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