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特种兵王第1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2:37:05 作者:金牌书生 来源:3G小说网
特种兵王
特种兵王
作者:金牌书生来源:3G小说网
兵王之王宋楚扬,回归都市,找未婚妻完婚。女总裁不肯履约,让他从公司保安做起,好让他知难而退。哪知宋楚扬风采展露,引得公司白领,主管,甚至保洁阿姨都对他暗送秋波。这下女总裁不淡定了,宋楚扬真有这么大魅力?要不相处试试?

湘西州境,地处云贵高原北东侧与鄂西山地南西端之结合部,武陵山脉由北东向南西斜贯全境。

西部与云贵高原相连,北部与鄂西山地交颈,东南以雪峰山为屏障,武陵山脉蜿蜒于境内。

湘西地处山区,木材丰富,山民历来喜建木房,木结构居所十分普遍。

深山之中,一青年静静的倚在一木屋的窗户之上,看着外面那磅礴的大雨怔怔的出神。

那些土家的人正在屋檐下做着一些手工,这些土家人穿着十分的特色。

妇女大多穿无领开左襟大褂,袖子短肥,下着八幅罗裙,裙上绣有花纹、图案,有的穿裤,裤脚有两三条花边。

男子的衣饰较为简单,头缠布帕,身穿对襟衣,衣袖长而小,裤简短而大,喜包青色裹脚。

“陈兄弟,还习惯我们老熊岭的天气吧?”一个穿着土家服饰的中年男子问道。

只见那青年面无表情,缓缓的转过身子微微的点头,并未多说一句话。

“兄弟,你怎么还是老样子,一句话也不多说。”中年人一脸无奈的说道。

只见那青年依旧只是微微的摇头,看着窗外远处一座奇特的山峰。

“那是什么山?”

青年终于说话了,指着远处一座奇特的山峰说道。

中年人顺着青年的手看去,只见一座山势尽得造化神奇,地形险恶剥断,尽是猿揉绝路的断崖。

其山虽然险状可畏,但在层峦环抱、青峰簇拥之下,显得烟树沉浮如在画中,遥望山中,果真有几处白雾升腾,雾气中有虹色的彩气若隐若现。

远远看去很像一座被削去一样的瓶子一样的山峰,十分的奇特。

“那是瓶山,听老一辈的人说,以前的时候那座山还是像个瓶子一样所以叫做瓶山。”中年土家人说道。

青年微微的点头,神色平静,眼中却是一阵灵动,仿佛触动了什么东西一样。

“说到这瓶山还真是邪门了,常年萦绕着这种雾气,人畜都近不得半分。“

“听说一旦靠近就会被摄魂吸魄,早年的时候一些胆大的人去过之后,都变的疯疯癫癫,

或者是暴死当场,所以那里也成为了我们这里的禁地,谁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

“老一辈的人都说瓶山之中尽是妖魔鬼怪,近不得,就是这些年政府想要把这里规划成旅游景点,也不敢靠近那里,听说那里面妖魔鬼怪纵横。”

“不过我父亲小时候有一伙人曾经去过瓶山,不过没几人出来过,听说都死来瓶山之中了,

也因为那一次,瓶山被劈成了两半,成了这个样子。”

……

那中年人明显是一个话唠,一开口便滔滔不绝的诉说当年的事情。

反倒那青年依旧静静的看着那瓶山。

时间缓缓的流逝,那土家人见那青年一直没说话,也自讨没趣,便忙乎自己的事情去了。

好在大雨已经停了,土家人都在忙乎自己的事情。

“瓶山!”

青年终于动了,口中吐出两个字,双眼忽然变得一阵精光,摄人心魄。

话落,那青年便返回了自己的房中。

这是一间土家的旅舍,近年来这里陆续被开发成旅游景点,游客渐渐的多了起来。

所以这些土家人便用自己的家设成旅店。

躺在木头搭起的床上,青年双眼怔怔的看着天花板。

一时之间感觉有些不适应了起来,仿佛两天前发生的事情就像是做梦一样。

由于家道中落,陈无延不得不离开自己的祖房,前往湖南长沙寻求生路。

好在得到土夫子楚哥的照料,一直跟在这些土夫子的身后掘墓寻宝。

可是就在两天前,楚哥被道上称四爷的人给摆了一道,自己进了监狱,而手下的人一哄而散。

陈无延便是其中之一,却不想在逃跑的过程中竟跌落到山谷之中,开始了如梦一般的经历。

“刷!”

忽然陈无延手中一动,一柄奇异的木剑出现在手中,说是剑还不如说是匕首。

只见此剑的剑身有三处弯曲,上面刻画着一道道仿佛龙鳞一样的花纹,只有剑尖是开刃之外,并无其余的剑刃。

可是一旦运气的时候,这柄剑就会发出一阵淡淡的蓝光煞是好看。

陈无延可不敢小瞧这柄木剑。

因为他曾经试过,如人大小的石头,这木剑竟然能够轻易的劈开,就算是武侠小说中的神剑,也很难做到吧?

“惊蛰神剑!”陈无延摸着剑身淡淡的说道。

仿佛是听见了自己主人的叫唤一样,惊蛰神剑散出了淡淡的蓝光。

一丝天雷一样的闪电划过,却对陈无延没有任何的影响。

收起那木剑之后,陈无延手中忽然多出了一张锦帛,材质是什么陈无延根本无法得知。

不过无论他如何撕扯,这块锦帛都不会损伤半分。

只见那锦帛之上刻画的内容却是非常的简单,上面只写着两个猩红的大字:鬼差!

而随着陈无延将这锦帛取出的时候,他的额头上忽然浮现出一个猩红的血迹。

正是一个差字,使得陈无延变得十分的妖异。

“鬼差吗?没想到我居然这么不明不白的成为了鬼差。”陈无延叹口气说道。

将这锦帛收起之后,额头上的差字也渐渐的消散了,而陈无延的脑海中确是另一幅景象。

“打开鬼差兑换系统!”

“宿主:陈无延!”

“拥有神物:惊蛰神剑、勾魂索、无常袋!”

“功法:九转神功、阴阳眼!”

“功德值:零!”

“永久任务:前往地府无法进入的古墓之中,将潜逃在外的鬼魂缉拿!”

“奖励:功德值,可兑换各种灵物,增强宿主的实力!”

……

随着脑海中那冰冷的机械声响起,让陈无延知道这些一切都是真的。

“瓶山!今后你只是一座坟山。”忽然陈无延再一次的提到了瓶山。

说着只见陈无延已经盘坐在木床之上,九转神功缓缓的运起,一丝丝肉眼不可见的灵力缓缓的在经脉之中流淌。

……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回到民国闹离婚生日

    “穆宸,还有别的事吗?”沈瑶见初穆宸许久也没有动,似乎是一副在等待着自己的模样。而初穆宸紧张地搓了搓手心,目光中带着恳切和期待。“这个周六是我的生日,我想邀请老师去我的生日派对可以吗?”沈瑶必须得承认,当她听见初穆宸提出邀请自己参加生日派对的第一个念头便是,自己终于可以在生日派对上见到初穆言了。因而

  • 紫阳第5章在线阅读

    “阳阳,我发现这个折叠床有问题,你看,我只要躺下,他就会翻倒,我今晚可怎么睡觉,我好累啊!”“刚买回来的时候不是试过了吗!当时不是好好的,怎么现在出问题了,现在过了试用期,商场应该也不会退了吧!”“你先别管那些了,我今晚怎么住,我的腰好痛,我的腿好痛,我想睡软软的床,好不好吗!”“好吧,你睡床,我打

  • 灵气复苏:我女儿是仙帝之签到系统,神级奖励!【新书求收藏】(1)

    【划重点:猪脚不知道剧情,猪脚不知道剧情,猪脚不知道剧情。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海贼世界,西海,依路西亚王国西格镇!咔嚓咔嚓…闪电不断撕裂虚空,将这个黑夜笼罩下的城镇照得亮如白昼。紧接着,酝酿了许久的磅礴大雨便倾盆而下。磅礴大雨笼罩的西格镇海边,夏禹孤零零的站在沙滩上,任由磅礴大雨将他淋成落汤鸡!不是

  • 酒鬼帝师在线阅读第8章

    最终,楚凡了解了一下其他几人的情况,便带着他们,开始赶往明城大学。柳凝霜成为进化者,获得的同样是全面的身体素质提升,这或许和她强烈渴望力量的原因有关。其他三人中,两男一女,那个发生变异,变成蛇人的叫孙远,三十岁,末世前只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另外的一男一女,是一对情侣,身形健壮的男子叫做赵兵,确实是当

  • 灵相森罗之我!魔人叶阳!(8)

    “吱吖。”叶阳推开蛋糕店的门户,在寂静无声的街道上,门户发出的声音很是刺耳。当叶阳带着玩味笑意扫过面前全副武装的军队后,他没有说话,只是伸出手,对着众人勾了勾手指,极具挑衅意味。“可恶!这个家伙居然如此猖狂。”说话的是远在军事基地内部的佐井大将,他通过现场士兵头盔上搭载的军用视讯器看到了现场画面。尤

  • 盛世双魂变之真爱(8)

    何蕊清看了看陈亭,又看了看沫沫,她对着沫沫欲言又止。沫沫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她起身,给了何蕊清一个眼神,两人一前一后往阳台走。同样的地点,不一样的心境。刚才心里的暖,已荡然无存。陈亭并不是胸大无脑之人,她是骄傲的。如果让她失态,说明她真的很喜欢周靖坤。沫沫得好好掂量下,自己对周靖坤的好感,和周靖坤对

  • 明朝记第三章

    小超市阁楼上的成归也渐渐地睡着了,也做了梦。如果说二十六岁那年的成归在自己短暂的人生中后悔过什么事情,那大概就是答应跟重逢的老同学试着处一处。处了一天,就那一天,就被谢远树给发现了——谢远树看着天真烂漫的,居然小小年纪懂得安插眼线!更可怕的是,成归至事发都不知道谢远树的眼线是谁。那是谢远树第一次对成

  • [k]吠舞罗的鬼牌绕转人生意

    嘈杂的“魅惑酒吧”,距离林氏不过三四公里,果柔却从未去过。还是听关琳曾讲,这个酒吧是这个城市的缩影,你在那里能看到穿着暴露的男男女女搂搂抱抱,也能看到穿着正装的白领浅谈生意之事,你或许能看到一两个网红卖弄一丝人气,如果足够幸运的话,你还可以看到一两个早已背着天王天后头衔的歌手在这里唱上几首。总之,那

  • 用尽生命love在线阅读第十章

    交错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张若虚《春江花月夜》长途火车让洛浠感到窒息。浓烈的汗臭、各种食物的刺鼻味还有厕所里不能消散的恶臭被车厢接头处排风口灌进的风带到了车厢的各个角落,并且每走一处还不断有新的滋味加入,逐渐融合成特有的火车车厢的味道。望着窗外漆黑的山体,间或有一两户人家的灯火闪过,洛

  • 火影之千叶赤月之卫庄大人的力量(3)

    短暂思索后,见自己的手下在这个李白面前,根本如同烂泥般在屠杀,又想着怕流沙会有后手救援,惊鲵便急下令道:“走!”剩余的罗网杀手们得令后,没有再战纷纷退去。“哎哎…干什么你们这是,就这么快走了?”刘奕这才杀了几个罗网杀手,才体会到一点李白诗中所言,这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感觉,还不尽兴,惊鲵就带着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