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穿越到古代抢姐夫之来人身份

2021/6/11 18:41:32 作者:江天无尘 来源:晋江文学城
穿越到古代抢姐夫
穿越到古代抢姐夫
作者:江天无尘来源:晋江文学城
接档耽美文《我拿药锅横扫娱乐圈》已开,文案在底下===严肃的分割线===【必读】标题“姐夫”指代的只是电视剧剧本里的姐夫,本文女主穿越到剧本时,男主还没和剧本里的官配见过面,更加[没有]在一起!!女主抢走的是官配拯救男主的戏份,目的是与男主相识并自救,并非三观不正谢谢,不喜点红叉即可,请勿骂人。——————————于云笙本来是个二线小花,金拖把奖,黑玉兰奖,银鹰奖什么的,她都曾接触过,偶尔运气好演了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反派,便也顺利地把奖项收入囊中。只是某天……她刚接下一个剧本里“骄纵欺负庶出妹妹的

凌玄城神情并不意外,显然他已经猜到此人的身份,又道:“若非我手下留情,方才你已经死了。”

他语气冷淡,似乎并未将此人当作朋友。

黑衣女妖媚一笑,并不在意,笑盈盈道:“你怎么舍得杀我。”

说完,她弃了手中长刀,身上气息一鼓,外面的黑色衣衫便自动碎裂,露出一件紧身艳美的女儿装扮,其身材妖娆无比,丰腴饱满,当真是人间极品。

然后上前两步,来到凌玄城身前一米,挺了挺身姿,一股诱人香气立即涌入凌玄城的鼻腔。

凌玄城眉头一皱,质问道:“为何擅闯我的石室?”

此女他已认识多年,正是魔道中与叶萧芸并称为绝代双娇的另一人——玉媚儿,其人魔功深厚,更修炼了魅惑大法,玩弄男人于股掌之中,而且诡计多端,是个极度危险的人物。

凌玄城暗自猜测对方来的目的。

“什么叫擅闯,我来这里看看我的姐姐还不行,你这个做姐夫的,难道就这么绝情吗?”

玉媚儿忽然撅起双唇,摇身一变,成为一个娇滴滴惹人怜爱的小姑娘。

凌玄城轻哼了一声,显然不会傻到相信她的话。

玉媚儿不仅与叶萧芸并称魔道绝代双骄,二人八拜结交,成为好姐妹,叶萧芸年长几岁,是为姐姐,所以凌玄城自打和叶萧芸结为道侣后,与玉媚儿没少来往,他虽不喜玉媚儿的为人行径,但碍于叶萧芸之面,也不会对这个‘妻妹’如何刁难。

“你认为我会相信你吗?”凌玄城冷言道。

玉媚儿傲娇地哼了一声,蹦蹦跳跳地来到墨玉石棺前,向下望去,一脸受了委屈的模样,说道:“好姐姐,姐夫他欺负我,居然把秋水剑藏在你的棺中,让我找了好半天都没找到,还拿剑刺我,险些伤了我,你要是听得见,一定替我教训他,嘻嘻。”

明明是她险些让凌玄城身首异处,结果却先诉起苦来。

凌玄城也懒得跟她这种人浪费唇舌,说道:“你再不说缘由,我就要请你出去了。”

他手中秋水剑一横,隐现剑意。

玉媚儿瞥了瞥剑上寒光,想起方才的滔天剑浪,眼中露出几分惧意,但转瞬间便消失在笑盈盈的脸上。

“姐夫,你怎知是我在试探你,而不是来杀你?”玉媚儿目光郑重了几分,说道。

凌玄城淡淡道:“你们虽有杀气,却无必杀之意,能指挥银龙剑陆衫和金佛手元八藏两位高手,除了你玉媚儿,还能有谁?”

这话语带讽刺,调侃玉媚儿的魅惑功力,但听在三人耳中确实效果不同。

右斜方的黑衣人无动于衷,没有反应。

左手边那名持银剑的黑衣人气息一沉,似乎被揭穿了面目,十分介意。

至于眼前的玉媚儿则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咯咯笑道:“陆郎,我早说过姐夫会将你认出来,你还不信,哈哈哈哈哈。”

她又换一副天真烂漫的模样,当真让人喜欢不已。

左边持剑黑衣人,犹豫片刻,终于撤下头上斗笠和黑斤,露出一张中年男子的面孔,虽然头发和胡须有些斑白,但其面目俊朗异常,目光炯炯有神,当真是少见的美男子,比凌玄城俊朗不少,不过气质就差的远了,其精气神有些虚浮,像是纵欲过度所致。

此人正是银龙剑陆衫。

见到凌玄城目光望来,陆衫脸色微微尴尬,但还是一抱拳道:“想不到凌老弟已经进阶如此境界,陆某佩服。”

他之所以面露尴尬,是因为他原本就是正道中的一位逍遥散修,以银龙剑法扬名,算得上散修中难得的高手,过往与凌玄城有过几面之缘, 只是最近这几年,被玉媚儿诱惑,而甘心受其驱使,不过此事知晓之人甚少,许多人还以为他仍是正道中人。

凌玄城虽然一直隐居灵隐峰,但有人帮他行走外界,探听消息,所以对此有些耳闻,即使不知,仅凭其手中幻化的剑势,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至于那位使密宗金佛掌的元八藏,则在十多年前便已追随玉媚儿,之前与凌玄城打过照面。

此刻,元八藏也撤下面巾斗笠,露出一张高鼻大眼的秃头形象,随之单掌合十,向凌玄城微微一礼道:“凌兄别来无恙,方才多有冒犯。”

此人来自西南偏远蛮荒,虽然甘愿追随玉媚儿,却不唯唯诺诺,为人十分直爽,尤其钦佩强者,此次是第一回与凌玄城交手,顿为其实力折服。

凌玄城虽然不喜对方擅闯自己石室,打扰爱妻叶萧芸,但还是以高手之礼对待,说道:“元兄一双金佛掌已达混元无锋之境,实在了得,而陆兄剑道修为较十年前蜕变不小,当真可喜可贺。”

二人听其称赞,顿时心中欢喜,尤其陆衫最近几年剑道大进,能得人赏识,更加喜出望外。

凌玄城转过头来,望向玉媚儿,“现在该说出来此的目的了吧。”

玉媚儿嫣然一笑,道:“姐夫,我们三人这次一同出手,确实只是想试探一下你的功力。”

“哼,我有什么好试探的?”

“嘿嘿,因为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做,此事非你这等顶尖高手不可。”

“哦?难道你有陆兄和元兄这等高手助阵,还需要我出手吗?何况我只是在羽国高手榜仅仅排名一百一十三位,何劳你们三人一同出手试探我?”凌玄城眉头微挑说道。

玉媚儿满脸自信地笑道:“谁要是相信你只排名一百一十三位,谁就是天下最大的傻瓜,我姐姐那么眼高于顶的人,能倾心于你,你必有不凡之处,当年我便猜测你已位列羽国百大高手之列,如今十多年过去,以你和我姐姐同样的天资,我猜你的真正战力已经跻身羽国前五十之中,所以才决定联合陆郎和元兄一试,但今日一见,哈哈,你的战力更加超过我的想象,恐怕已经晋升为前三十的顶尖高手了。”

凌玄城不置可否,脸上表情也没有任何波澜,仿佛再说一件于己无关的事。

只听玉媚儿继续说道:“我有一件事想麻烦姐夫出手帮忙,陆郎虽然战力不俗,排名高手榜第七十一位,但终是与顶尖高手有不小的差距,即便剑法大进,也不足以应付那件事。我和元八藏更是在百名左右徘徊,也是无能为力,所以姐夫是最合适的人选,你战力越高,对我们完成任务越有利。”

凌玄城转头看了看陆衫和元八藏,见二人表情没有疑惑或是不满之色,似乎也早已认定自己。

陆衫忽然道:“凌老弟,此事本没有我插嘴的份,但我还是要替玉儿说句话,在来此之前,原本我陆衫并不心服于你,想你一个排名一百开外的怎是我排名七十一的对手,何况我已剑法大进,所以自认没有我陆某人办不到的,但知晓那件任务的对手后,我陆某人再狂,也是心中害怕,不得不打了退堂鼓,玉儿思来想去最终决定找你,如今恐怕也只有你能帮的上玉儿了,还望凌老弟莫要轻易推辞,陆某先替玉儿谢过了。”

“能让陆兄如此忌惮,看见这件任务确实棘手,不知你们要我做什么事,对付的人又是谁?”凌玄城没有立刻拒绝,而是有几分好奇。

玉媚儿倒也不隐瞒,有些正色说道:“姐夫应该听说过炼魔珠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仙宫尊主之混沌魔棺

    白光直奔阴风谷,黑洞则缓缓消失。白光直线冲向阴风山上的云层,一会儿功夫就穿入云层。云层瞬间出现一个数丈大小的窟窿。不过窟窿周围的云层像水流般,迅速游来填补。白光在阴风谷上空悬停。郑宇内所在的山洞正对着白光。白光渐渐消失,露出一个古怪的长方体。长方体颜色时黑时白变幻,内中像是有不明物质在流动。长方体发

  • 剑三+魔道 当少林穿越魔道之第十章

    “肯定是吃错药了,他以前对你可没有好脸色,你看他今天,态度好的不正常,不知道又要整什么幺蛾子,你注意点。”“放心,我拿了钱再不跟他纠缠的。”宋立新拿着一个小手绢包着的小布包出来,打开布包将里面的钱递给苏离:“这是你给我的钱,我一分没动。”苏离赶紧接过来装到口袋里:“那行,我以后再不会纠缠你了,你放心

  • 王者荣耀之乱世群雄在线阅读第九章

    郭云晴在挽上林云枳手的一瞬间,笑容顿时凝固在脸上。她的手太凉了,如果说是体寒┉这时候正正是三伏天,就算郭云晴不知道国内有三伏天这个说法,这么热的天,在外边儿站了那么久,也不可能一点不热啊。可林云枳一点没汗,一滴都没有。这温度……郭云晴想起来,倒像是黄老先生停放在停尸房时郭云晴摸他手那个温度。夏天有一

  • 谢绝抑郁在线阅读大婚

    “小姐,好美的小姐,好美的名字,好美的情感。”只有小姐才能配上这个名字,小姐值得很优秀的男子为她倾心,值得用一生去守护她,去爱她。“月儿,在想什么?”月儿反应过来,摇摇头。清如看了看手腕上的玉珠,心想:他会对我倾心吗,我们会向我父母一样相爱吗,他记得我,还是忘了我。“小姐,去用膳吧。”月儿扶着清如的

  • 得罪主神之后之七星银虎

    王拂尘在老夫妻家已住了一个月,这段时间他每日帮他们浇菜干活,夫妻二人很喜欢王拂尘。相处的这段时间互相产生了感情。这天,王拂尘发现毕大叔竟在房后练功,似乎看不出这武功的种类。王拂尘慢慢走到屋后,怕打扰了毕大叔。见王拂尘出来,毕大叔并没有停止练功。“毕大叔,您这是。。”“对不起孩子,瞒了你那么久。你在我

  • 斗罗大陆之玉兰颜之第九章(9)

    阻止了小姑娘想要转头的动作,顾澹无奈开口,嗓音带着几分低磁,“看。”慕婳扁嘴,这才安静下来去看倒映着假山的水面。一袭藕粉裙衫的姑娘气鼓鼓的鼓着面颊,身后剑袖紧束的青年无奈的按着她的双肩,凌厉的眉眼间泛着明显的纵容。姑娘发间斜斜的生出了一支红梅,点缀在她玉兰半开的发簪旁,为她增添了几分灼灼艳艳之感。“

  • 网游之Q闯天下在线阅读第10节

    段誉的机缘到了,也就意味着肖白的机缘也到了。“肖兄,这里有个山洞,其上竟然还有门,看来是有人隐居于此”段誉和肖白努力的爬到了半山崖上,对于已经仙体的肖白来说不要太轻松,但是对于手无缚鸡之力的段誉来说就是累的要死,基本上,一路都是肖白拉着段誉爬的,用肖白的话说就是如果没有段誉,我早就到达山顶了,不至于

  • 重生之毒婚在线阅读第9节

    清晨,初日高照。涂山内部,一座小院里。银端坐在石桌前,素手执着一株灵芝小口吞咽着。他面前的石桌上还摆着不少类似于灵芝、人参的药材。不用说,这自然都是涂山容容命人给银送来的滋补药材。比如银手中这棵,就是一株四百年的灵芝。未经处理的灵芝入口有一股浓浓的苦涩,但银的神色始终不变,因为他吃了十年之久,早已习

  • 亮剑之我是王承柱之不言而喻(8)

    小宴/文司机载盛林到了傅子越小区外,傅子越自己斜挎一个Nike的运动包已经等在门口。盛林在北京常用的车是辆普通奔驰轿车,坐在窗边远远看见傅子越,他就降下车窗笑着招手。傅子越上衣穿了件Burberry的黑色徽标印花T恤,是盛林在上海给他买的,下面搭了件普通的卡其色短裤,接下来就是紧实的大腿肌肉,顺延到

  • 似瘾第十章

    “芯芯,我没有别的女人。”季帆听佟芯这么一说,可着急了。连忙站起身来,凑到她耳边轻声说道:“有也只有你一个。”他想拉住佟芯的手臂,却被她巧妙地避开了。这柔声细语像翻滚的波浪打在她的心上,但佟芯面上还是保持平静:“管你有没有,我还要做饭,就不送你了,自便。”佟芯说完,潇洒转身,朝厨房走去。季帆看着她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