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跑偏的修仙之路第十章

2021/6/11 17:57:14 作者:月当歌 来源:纵横中文网
跑偏的修仙之路
跑偏的修仙之路
作者:月当歌来源:纵横中文网
本人昌焱,生来火命,却是水货,唯有一剑,可以斩天。——本人月歌,生来女儿身,却是汉子心,唯有烂笔头,扑街扑到死。水友群:915317802(满一百人发红包,推书的别来)

两天后,阮老爷和王氏被本地最大的官员府尹大人请到了府上,阮老爷虽然有钱,却也只是个半农半商的土财主,很少与衙门里的人打交道,此刻他十分局促地坐在客位上,紧张地问道:“大人突然召见草民,莫非是找到了小女的下落?”

阮宁已经失踪了几天,阮老爷知道原委后把王孟甫痛打了一顿,又抽了王氏一个嘴巴,但是女儿却一直找不到,他日夜焦虑,这几日头发都白了几根。

府尹十分客气地说道:“阮员外不必担心,按照行程推算,令爱此刻应该在进京的途中。”

“什么?宁宁进京了?为什么?”蔫了许久的王氏立刻跳了起来,“她还要在家成亲呢,怎么突然走了?”

府尹笑了笑,道:“只怕一时半会儿不能成亲了,二位,令爱德才兼备,已经备选宫中女官,跟随上使进京了。”

阮老爷一头雾水,想不明白女儿当日怎么脱险,又是怎么备选的女官,谁带她上京,但是府尹全没有进一步解释的意图,阮老爷也只能把满肚子疑问都咽回去。王氏失魂落魄地坐在椅子上,满心想着女儿走了,侄儿可怎么办?

浩浩荡荡的人马簇拥着几辆华丽的车轿向驿站的方向走去,最前面的是一队朱衣的仪仗,跟着是身穿黑衣的数十侍卫,正中间是六个精壮轿夫抬着的一顶七宝装饰的华丽大轿,轿子后面又跟着一辆双马驾辕的朱轮黄羽车,负责殿后的又是数十个腰悬刀剑的黑衣侍卫。

一路上桃红柳绿,风景优美,朱轮车上的缂丝金线车帘却始终紧紧闭着,一秒钟也不曾打开过,若是不知情的,肯定会以为车中坐着的人端庄守礼,清心寡欲。

“我也是没办法。”阮宁靠着美人靠,抱着一个织金的软垫,懒洋洋地半躺着拈起一颗砌香樱桃塞进了嘴里,“那个变态天天说我抛头露面勾引男人,我现在就要给他看看我有多端庄。娇娇啊,这么多天了,你还没告诉我怎么才算攻略了他呢,是得到他的人,还是得到他的心,还是让他娶了我就算?”

标准女声沉默了很久,最后才用一种犹疑不定的声音问道:“你叫我娇娇?”

“对呀,你是病娇系统嘛,”阮宁又捏了一颗葡萄干吃着,“不叫你娇娇,难道叫你病病?”

标准女声沉默了,就在阮宁以为她不会再开口的时候,忽然又听见她说:“读者有没有说过你起的名字很烂?”

阮宁:……

还能不能愉快地聊天了?

“病娇系统重真情而不重形式,”标准女声说,“成亲和滚床单都不是必要条件,只要他全心全意爱你,愿意为你付出一切就视为任务完成。”

“这个标准太模糊了,根本没法判断嘛。”阮宁很是不满,“我看别的系统都会用数字显示攻略对象的好感度,你有没有那个功能?”

“呵呵,”标准女声轻蔑地一笑,“那都过时了,我们的标准是,病娇肯为你死,视作任务完成。”

阮宁差点没被葡萄干噎死。死?BE了?会被读者杀了的吧!而且林阶那个变态肯为女人去死?怎么可能!

她咳嗽着说:“娇娇啊,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压根就不想让我完成任务?”

“你不觉得这样很浪漫吗?”标准女声有一刹那像极了特别女声,“有个男人愿意为你去死哦,你难道不感动吗?”

阮宁:……

这系统怕不是个中二少女吧?

车子在驿站停下时,当地的太守带着一众属官早已恭恭敬敬在门外迎候,侍卫打起轿帘,林阶迈步走出,回头看时,阮宁的车子依旧安安静静地跟在后面,这一路上她一次都没有下车,意外的乖巧……林阶想着,向驿丞吩咐道:“腾出一个安静的院子,让后面的车子直接进院。”

驿丞面带难色地回复道:“院子卑职早已备好,只是这车子太大,似乎进不去门……”

“拆门。”林阶淡淡说道。

太守与众官交换了一下眼色,个个露出惊讶的表情,后面车中坐的是谁?竟然能得首辅如此看重!

阮宁全不知道此举给自己拉了多少仇恨,朱轮车骨碌碌从拆掉一半的院墙里开进去时,她想,真是万恶的旧社会啊,当官的一句话,底下人连院子都拆了,身为一个正直的扑街,还真是有些看不惯呢。

夜深人静,林阶依旧在灯下批阅卷宗,侍卫在门外道:“大人,阮姑娘求见。”

她来做什么?林阶合上卷宗,道:“让她进来。”

少顷,阮宁提着一个食盒走了进来,看到林阶的一刹那,她下意识地想,不知道将来他会怎么死,中毒,中箭,车祸,还是跳崖?怀着弄死他的目的去勾引他,想想就很带感呢……

林阶皱起了眉头,今晚的阮宁很不一样,脸颊晕红,唇色娇艳,尤其是她一踏进门来,他就嗅到了一股陌生的气味——女人的脂粉香,他最讨厌的味道。

肌肉不由自主地绷紧了,林阶强忍着厌恶,冷冷问道:“你来做什么?”

阮宁堆起一个谄媚的笑,快步走近打开了食盒,取出一碗拌了各色水果、浇了蜂蜜的酸奶,双手送到林阶面前:“大人,我做了宵夜,请大人尝尝。”

她虽然没有经验,但也记得要打通男人的心首先得打通他的胃,她唯一会做的就是煮方便面和拌酸奶,既然没有方便面,那就用酸奶充数好了。

她离他很近,就着灯光林阶发现她描了眉,点了胭脂,眼皮也抹的红红的,她穿着一条掐腰收身的水红裙子,裙摆上用银粉描出点点星河,烛光一映,波光粼粼。

她跟任何时候都不一样,她的眼神,她的姿态,她的气息,都在传递着诱惑,美艳女人对男人刻意的诱惑。

林阶全身都绷紧了,就在此时,阮宁又走近一步,将水晶碗高高举起:“大人……”

脂粉香铺天盖地地压下来,林阶脱口骂道:“滚!”

门外的侍卫几乎是一眨眼间就冲了进来,最后进来的是陈武,他拔剑出鞘,紧张地问:“大人,怎么处置她?”

林阶闭了闭眼,强行压抑住呕吐的感觉,烦躁地说:“看好了,别让她到处乱跑!”

阮宁被带出去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前生今世头一次勾引男人,就这么结束了?为了顺利得手,她还特意化了妆呢,结果莫名其妙被人骂一顿赶出来了?这都是什么破剧情,能不能重视点她这个绝世美人啊啊!

门窗全部打开了,夜风如入无人之境,欢快地冲进屋里,迅速带走了所有嘈杂的气味,很快,屋内已清新如初,林阶快步走进门来,目光所及,第一眼就看见了水晶碗盛着的酸奶,五彩缤纷,煞是好看。林阶犹豫了一下,顺手拿起银匙舀了一勺,银匙上并没有留下任何难以忍受的气味,于是林阶在迟疑中尝了一口。

冰凉,酸甜,柔滑。

他忽然想起了她娇嫩双足握在手中的美妙触感,于是决定再给她一次机会。

第二天阮宁上车时还有些恹恹的,车子从拆掉的院门驶出去时,林阶也正要上轿,他看都没看这边一眼,阮宁哀叹一声,还真不如直接穿去虐文里算了,好歹死得痛快点。

一天后终于到了京城,城门外早已侯着大批人马迎接首辅还朝,居中坐着的是一个紫衣的太监,天生着一副慈眉善目,便是不说话时也让人觉得和蔼可亲。

轿子在人前停住,林阶迈步下轿,紫衣太监上前两步,笑嘻嘻说道:“首辅大人一路辛苦了,太后有旨,请大人到宫中说话。”

林阶此番出京名义上是办公事,其实更重要的是替太后料理私事,是以他出京时是微服,沿途住的也都是普通客栈,直到办完太后的事才大张旗鼓的摆出人马仪仗,很快处理完了公事还朝,此时他以为太后着急询问事情的结果,便道:“有劳刘公公,我这就随你去。”

刘公公姓刘名熙,乃是胡太后身边最得力的大太监,他笑着一指后面的朱轮车,道:“太后让大人带上阮姑娘,她想看看大人给她找了个怎样的女官。”

林阶顿时沉了脸。所谓让阮宁备选女官只是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带走阮宁,胡太后这般说,想必已经知悉内情,她对他果然还是处处防备,不知在他身边放了多少眼线。

车马逶迤,很快穿过巍峨的皇城墙,向后宫行去。又穿过一道内城门,依稀看见后宫的飞檐,林阶是托孤之臣,当朝首辅,故而特准骑马入宫,阮宁却是白身,只能下车步行。

她虽然在文里描述过很多次皇宫内苑,但真正看见这雄浑威严的气象时,心里还是很震撼的,只是作为一个被无数宫斗文教育过的扑街,她深知里头住的都是人精,自己的智商只怕第一集就得领盒饭,所以还是谨言慎行,一个字不要多说一步路不要多走最是妥当。值得庆幸的是,由于前天勾引失败,这两天她也没心情捯饬,穿的很是素净,脸上只涂了点淡胭脂,想必不会招惹太后厌烦吧。

林阶冷厉的目光停在她脸上,自那晚赶走她以后,她再没敢接近他,此时她容颜清爽,神色平静,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只管往前走,虽然恭谨,但却毫不惊慌,林阶抬眉,这真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民女该有的样子吗?

慈宁宫内,胡太后高坐在上,目光第一时间投向跟在林阶身后的阮宁,唇边浮起了一个莫测的笑:“你就是阮宁?好人才,那就留下来伺候哀家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漫之山月一梦在线阅读第一章

    英国伦敦的一间总统套房内,喂,芊月,你真要回去啊,你看我像开玩笑的样子么,我现在就够烦的了,哦,是因为你那个哥哥,不,现在不是亲哥哥啦,上官芊月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你到底是不是我朋友啊,还说风凉话,算啦,回去就回去了,别忘了有时间回来看看我们,蓝蓝,我去个洗手间芊月说道,哦好,上官芊月心不在焉的走出

  • 尊者我错了在线阅读第10节

    “去工作吧,这样才能有机会救几斗出去。”亚梦懒散的躺在床上。“亚梦,我听到了,在你心中,一直有两个人占有重要的位置。”戴雅飞来。“是么。”亚梦漠不关心的望着窗外。“是几斗和唯世。”“唯世……哼……”“你是喜欢唯世的,只是没以前那么强烈罢了。你也在迷茫自己究竟是对是错,也怀疑园子的阴谋,但,唯世在你心

  • 羽晨在线阅读梦境

    十年前一个城堡般的建筑物,它的前面是一大片的花园,哪里种了很多樱花树,很美很梦幻。花园里站着一对夫妇,他们手里还抱着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孩子,一家人像是在谈论着什么,我看不清他们的相貌,只知道那位女子的头发是墨绿色的,跟我一样的颜色,是美丽的墨绿色。再抬眼看来,刚刚那幸福的一家人早已不见踪影,而四周也变

  • [*******事第8章在线阅读

    “你们不是木叶的忍者?”星辰见到两人,目光微微一凝,心中慎重起来。眼下虽然还没有到达第二次忍界大战时期,但各忍村之间矛盾不断,相互之间多有防范。未经允许,他村忍者私自进村,无论什么缘由,都是死罪。而且星辰还发现,他们其中一人身上背着一个巨大的卷轴。原著中,鸣人就受过水木唆使,偷取过初代火影封印的卷轴

  • 离婚那是不可能的在线阅读第五节

    西汉帝国的远征军从长安出发,它的目标——光复匈奴侵占的河南地。河南,即现在的河套,后人称为塞上江南,以形容它富饶可爱。这块美丽的边塞,并非天生的鱼米之乡,而是中原百姓一锄一锄开创出来的。当年秦将蒙恬领兵三十万,驻守河套,防御匈奴。为解决军粮,戍边大军亲自开荒种地,一块块沉睡千年的荒山、沙丘,平整称良

  • 他剽悍的暗恋史第6章在线阅读

    接着我们开始赶路,由于我和小沉所以耽误了许多时间。因为我们是穿越过来的,所以对这里的什么都很好奇。斯沃特他们给我们做向导,耽误了他们不少的时间。晚餐时间到了,大家的肚子饿得呱呱叫。“姐,我好饿!!我好饿!!我想吃饭!!”小沉嚷嚷着(¯;﹃¯;)口水“你这个贪吃鬼,要吃你就自己去做嘛!!我又不是厨娘!

  • 当我继承了史塔克第一章

    三月春寒料峭。早晨八点的北城被浓雾笼罩。五米辨不清五官,十米辨不清男女。往远了看,远处那高楼林立看着都跟飘在天上的海市蜃楼似的,雾浓的总觉得要有什么怪物从那雾里钻出来。然而住在北城里的人们早已经习惯这场景,照旧每日该上班上班该上学上学。因为这一年到头都笼罩着的雾。北城又有个别称,叫雾城。在这雾城东区

  • 网游三国之王者荣耀在线阅读第8章

    六楼大厅。大部分蛇依然朝人群前进,只有少部分蛇改变了方向,朝着血腥味很重的三具蛇尸席卷而来。蔺苌和段翎所在的地方是大厅的左下角,游走过来的蛇选择了直线穿插,眼下已至大厅中心。两人没空再说话,并肩往先前来时的路折返。蔺苌本意也是要回到楼梯口的,那里空间很窄,银环变异蛇要追她们也不能一拥而上,于她们逃跑

  • 骑士王第四章

    老乡回江州,请他吃饭,顺便把他剩下的押金给他。我们有两三年没见了,其实大学也不是一个学校、不在一个城市,但一直以来都有断断续续的消息,朋友圈的点赞之友,至少是可以联系得上的朋友。俩人吃烤鱼,四目相对,聊完现状就不知讲什么了。而且,吃饭的钱还是在押金里扣的。这次,他是彻底离开,回到父母的身边。可我有勇

  • 年少有为之郎骑竹马来(1)

    “时光一逝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忆童年时竹马青梅,两小无猜日夜相随”——好妹妹乐队《往事只能回味》我叫斐霞,这个姓有点稀少,因为出生在一个充满朝霞的早晨,爸爸给我取“霞”字。为了取这个名字,我那个大学教授的爸爸翻遍词典,终于找到一个满意的\水似晨霞照,林疑彩凤来\,因为妈妈姓林,爸爸希望我未来是只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