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重生之凰权兽妃在线阅读第五节

2021/6/11 17:47:20 作者:公子迩尔 来源:3G小说网
重生之凰权兽妃
重生之凰权兽妃
作者:公子迩尔来源:3G小说网
崖渔本是上古时期巫山神女后裔,为进阶巫神之位进入玄殿修行,两年后的一天被空灵山外的嘈杂混战声惊动,召唤契约兽红尾邪龙出山一探究竟,却看见毕生所爱走火入魔称为了巫魔,被巫师联盟打压,崖渔心中痛楚却不得不为了百姓安危而对付自己心爱的人。巫师大战进行了三年,巫魔被封印在了耀光大陆的地底,崖渔也因为巫师们的阴谋而魂飞魄散,就在前往冥界的路上,她的一缕魂魄被掌管生死的鬼仙所救,得意投胎转世,重生为人,足足等了一千年才寻找到合适的宿主。重生之后,崖渔却附在了东麓国第一家族的废材庶女臧鸢木的身上,面对截然不同

江晓媛好像一脚踩空,掉进了一个光怪陆离的噩梦里。

她所看到的、听到的、经历过的,无不超出她的常识与接受能力之外,她十分茫然,但还没敢失措——因为搞不好就莫名其妙地把自己弄死了。

江晓媛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站在一条荒僻的路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背后就是山崖,脚下有一堆杂乱可怕的痕迹,有车辙、脚印、什么重物被拖曳时留下的浅浅的沟、血迹……甚至一小片衣服碎片。

江晓媛在原地花了五秒钟的时间冷静下来,探头往身后的山崖下看了一眼——深不见底,无论谁从这里掉下去,都踪影难觅了。她虽然难以从一堆杂乱无章的痕迹中窥出什么,却在明光那句冷漠的“她已经死了”中产生了无限联想。

那么本来生活在这个世界的她是死在这里了吗?

她是自己失足掉下去了么?不,这是一条长长的盘山公路,来往车辆都稀疏,更不用提行人。

那么她是被什么人害了吗?

江晓媛眯起眼睛,望向这条盘山公路的两边,杳无人迹。如果真是那样,没有人知道曾经有一个人死在了这里,没有人会替她报案,或许她家里人会找她,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大抵会按着失踪处理。

还有一个无耻的异界来客顶替了她的身份。

江晓媛忽然有点负疚感,又从这一点负疚感中悲从中来,她蹲下来,捡了一块薄而扁平的石头,在路边一棵树上留下了一个记号,然后把那块石头深深地插进了路边的泥土地里,像是立了一块碑。

“等我走的时候就替你报警。”江晓媛伸手拍了拍大树,心想,“真对不起,谢谢你。”

做完这些事,她才有暇审视自身,发现自己的形象发生了一场让人难以接受的大革/命。

江晓媛一身光鲜已经随着时空转换而灰飞烟灭,此时,她穿着一件灰扑扑的半袖衫,江晓媛实在不想用“衣服”二字抬举它,只感觉这是一件有窟窿的抹布。

这抹布长不长短不短,刚好垂到她的大腿边缘,裙子不像裙子,上衣不像上衣,下面配了一条非常可怕的七分黑色打底裤,脚上没穿袜子,踩着一双人造皮革的凉鞋,脑后还绑了个萎靡不振的马尾辫。

除此以外,她还斜背着一个布挎包,不知道是不是买来就没洗过,如今已经本色难觅,只是依稀能分辨出其价值不超过十五块钱,正中还绣了一只歪瓜裂枣的猫头,对着江晓媛露出扭曲而狰狞的笑容。

江晓媛:“……”

她满心的同情悲愤在那猫深情的凝视下先熄灭了一半,身处这样的装束里,她浑身都痒了起来,恨不能明光说的什么通道下一秒就建好,她要回去把自己洗掉一层皮。

江晓媛搜遍了全身,最后,从挎包里找到了一个塑料钱包,里面有一张身份证、五百二十块零五毛的现金、并一部手机。

这张身份证熟悉又陌生,姓名江晓媛,民族汉,照片上的姑娘长得和她像极了,其他信息却与她本人截然不同——户口所在住址是一个她没听说过的外省乡镇,出生日期与她相差了小半年,身份证号码更是完全不对了。

现金里只有两张是一百的,其他都是皱巴巴的零钞,活像要饭所得。

至于手机就更可怕了——这玩意长得活像个空调遥控器!屏幕只有指甲盖那么大,居然是黑白的,每次按到按键上,此神物就会发出“哔”的一声,随即黑白的屏幕发出莹莹的草绿色光芒,江晓媛足足花了五分钟,才手忙脚乱地弄明白这鬼东西应该怎么用。

浏览器呢?社交软件呢?出租车APP呢?大众点评呢?减肥助手呢?化妆软件与购物推荐软件呢?游戏呢?美图秀秀呢!

江晓媛悲恨相续,险些将这“遥控器”丢出去。

明光还嘱咐她不要沉迷,江晓媛感觉他完全是多虑了——谁会沉迷这种角色?又不是受虐狂!

此时当务之急是离开这里,江晓媛第一反应是自己应该打电话报警,只是说辞要好好琢磨一下,正在思考中,一条短信跳了进来。

江晓媛笨拙地打开短信,差点给误删了,打开一看,里面写着:“距离通道构建成功倒数计时五十天,提醒您请勿沉迷于另一个时空——明光。”

江晓媛的满腹糟心在看见这倒计时的时候,总算感觉好了一点。

可她这一口气还没松下来,接连几条短信忽然接连不断地跳进了她的手机,由于信息过长,还自动被分裂成了几页。

怎么回事?这明光还是个话唠?

江晓媛定睛看去,见第一条写着:“收到勿回,平行空间法则最重要的一条,就是绝不能产生交集,你从空间一跳到空间二,如果再回到空间一,就会成为两个空间中的非法交集,这种非法交集,我们称之为‘钉子’。”

江晓媛第一眼扫过去没能完全理解,然而其中几个关键词却让她毛骨悚然起来。

第二条:“钉子是不能存在的,法则会自动将你修正,也就是抹杀,在穿过所谓‘安全通道’,回到你原来空间的一瞬间,你就会被两个时空撕裂。”

江晓媛反复看了三遍,越看越浑身发冷,手哆嗦得几乎拿不住手机,她正要回复,又一条长长的信息打进来。

第三条信息:“被法则杀死的人与别的死法不同,时空将不再承认你的存在,这样你原有的时空就会有一个身份永远的空缺出来,灯塔中的某个人就可以占据这个身份,他会想方设法从车祸中幸存下来,成为你,取代你。”

第四条信息:“不要变成非法钉子,不要回应明光。”

江晓媛终于成功地回复了一条短信:“你是谁?”

对方没有回答,过了片刻,最后一条信息冲进了她的手机:“不要回应明光!不要回来!这是一条不归路!”

这条信息只闪了一下,方才还几乎满格电的手机电量倏地到了底,忽忽悠悠地闪了两下,歇菜了。

江晓媛僵立原地,如三九寒天跌落冰潭,透心凉。

她从一辆即将把自己撞扁的汽车里逃出来,落入了诡异的灯塔,稀里糊涂地签了一份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意思的合约,茫然不知道该相信谁,在陌生的世界里以陌生的身份进退维谷,身上只有五百块整零不一的人民币。

简直是山重水复……压根没有路!

忽然之间,时装与珠宝,不断改良进化的炫富姿势好像成了她一场光怪陆离的白日梦。

为什么是她?为什么当时她不好好在办公室玩电脑,非要跑去羞辱冯瑞雪?为什么她不能安安心心地用咖啡给霍柏宇洗个脸,非要自己跑出去?为什么只有这天她没系安全带?

就在她独自天崩地裂时,一辆破破烂烂的皮卡从对面的路上开过来,本已经越过了江晓媛,又放慢了速度倒了回来,一个四十来岁的汉子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妹,你一个人哪去?”

江晓媛迷茫地看了他一眼,压根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涕泪满面。

“噫,”汉子嘀咕了一句什么,口音很重,江晓媛太没听懂,他就又扬声冲她喊了一句,“上车嘛,带你一程。”

江晓媛看着那汉子脏兮兮的脸,一身油乎乎的工装,再看那四处漏风的车,本能地摇了摇头,小心翼翼地抱紧了她的包。

那汉子又“噫”了一声,长篇大论了好一通,说得江晓媛脑子里嗡嗡作响,半句没明白。

最后,他问:“真不走?”

江晓媛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前路又看了看来路,再想起社会上关于单身少女路边搭车的种种可怕传闻,权衡一番后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眼睁睁地看着那皮卡叮当乱响地从她面前开走了。

日头已经偏了西,风开始有了夜风特有的凉意,江晓媛孤助无缘地徘徊了片刻,终于意识到自己再不走就要在山路上过夜了,她别无选择,只好站起来,拎着自己仅有的财产,踉踉跄跄地顺着山路,徒步往前走去。

她横在地上的剪影越来越长,山路有起伏,看似平坦,车行不明显,两条腿走起来却吃力得很,她又渴又饿,发现自己隐约有点脱水的意思,连哭也不敢再哭。

再者说,这远近无人的,哭给谁看?

累得走不动的时候,她就停下来,呆立在山崖边,想着:“我干脆跳下去得了。”

可惜虽然想了,最后还是没敢。她要不怕死,此时此刻想必就不会在这里了。

“这是一条不归路”几个触目惊心的字安静地趟在她已经没电的手机里,江晓媛狠狠的咬了咬嘴唇,含着一口锈迹斑斑的血腥味,别无去处,只好继续沿途跋涉而去。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的时候,江晓媛幸运地又碰上了一辆拉货的大车。

这时,她已经快要吹灯拔蜡了,左摇右晃地保持着神智清醒,不小心晃到了大道中央,货车被迫停了下来,司机探出头来,惊惧地看着前方歪歪扭扭的江晓媛,也不知道半夜三更地遇见的这只究竟是人是鬼。

司机不由自主地伸手拽住后视镜上挂着的降魔杵,瞪着一对大眼,小心翼翼地考证着江晓媛的物种。

江晓媛在车灯下恍恍惚惚地回过头来,正好与司机四目相对。

那司机是个中年妇女,又黑又瘦,仿佛刚从菲律宾拉完香蕉,面貌很是奇诡,眼袋其大,像个皱巴巴的瘪嘴猴,俩人互相把对方吓了一跳。

江晓媛几乎是拼尽全力地转过身来,冲司机伸出一只手:“救……”

她只说了一个字,便就地卧倒,人事不知了。

等江晓媛从短暂的休克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她已经被移到了货车上,车里弥漫着一股不怎么新鲜的气味,司机正在往她嘴里灌水。

江晓媛用力吞咽了几次后,呛咳着睁开眼睛,想道谢,一开口,却险些走了音。

“慢说话,慢说话。”女司机拍了拍她的后背,掰了一小块面包递到江晓媛嘴边。

司机常年在路上跑,动辄十来个小时,不可能太讲究个人卫生,她的手黑瘦像个鸡爪,指甲里藏污纳垢、内涵丰富。尽管江晓媛被食物的气味勾得脑子里“嗡”的一声,见了这样的“餐具”,依然艰难地用伟大的精神战胜了低级的食欲,谢绝了瘪嘴猴的投喂。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狐*******缘之撞车(2)

    这是美丽的大杭州,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是坐落在江边的高楼,望出去的景色非一般的享受。当初租下20层楼的时候,就是奔着这一线江景的。“小小,你昨晚又熬夜了吧?”同事文文笑着说。“我这几天都在追剧,等我看完,已经是后半夜了。”我捂着脸,悲催地说道,就差仰天长啸了。正想起来去泡杯咖啡提提神,金小雨从办公室

  • 神奇宝贝:乔伊家的唯一男性霍起

    京都的天空湛蓝湛蓝的,偶尔几只麻雀飞过,为这个被高楼所包围的冰冷的城市增添了一丝温暖。作为国家中心的京都机场永远不会冷清,无数的人从这里走过,或悠闲或匆忙的穿梭其中。于是整个大厅人流不断,人声鼎沸。而在这接待众多的机场出口,随着一架飞机的停落,欧阳胜雪和王文月终于踏上了家的土地。因为并未告诉任何人两

  • 全能系统之升级当神帝在线阅读女神刘艺菲【四更,加更】

    今天的千赏,特此加更一章!……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林风用力将飞爪的钩子一端甩向了猴面包树的树杈上,勾住之后,再次面对镜头讲道:“用飞爪爬树具有一定的危险性,我们必须用实验一下它的牢固性,另外,我们最好将飞爪的这一端绑住自己的身体,多缠绕几圈,这样就算在爬的过程中一不小心掉了下来,也不会直接掉到地上,最

  • 巴啦啦小魔仙之双子座公主之路痴

    “我原先一直好奇玩的很厉害的女妖是谁,原来女妖不止是个职业,还是她的ID,你说。。。她当初是怎么想的?”夏暘表面上看似不在意,对于她的操作细想之下却有些惊人“管她怎么想的,对了,女妖和凤兮好像关系不错,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十页书的战队邀请啊?”“我不打算打联赛”不过如果女妖参赛的话我考虑一下,乔木栖看了

  • 武者至尊第九章在线阅读

    “什么叫不小心弄断了手链,啊?藤丸立香,我有没有说过就算弄掉脑袋也不许弄掉这串手链!你究竟有没有!有!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里!”男人的吼声震得立香将手机从耳边移开,趁着对方呼哧呼哧喘气平复心情的时候才小心翼翼赔着笑补了一句:“怎、怎么说弄掉脑袋也有点太过了,老师……”“重点是这个吗!”“老师,韦伯

  • 神魔天世第2章在线阅读

    耳边任务提示仍未完全报读,但任务面板上已经出现任务。禾悄悄看着视野面板上刷过的系统提示,懵了一下,看了看千鹤,又看了看面前叉腰而立的蓝衣女孩,好一会儿反应过来这个任务是颁发给自己了之后,一下窜起来,盯着面板上的任务,双目圆睁——“卧槽这任务是我的?!”千鹤扬了扬眉,侧着头耸了耸肩,表情明显有些幸灾乐

  • 南繁纪事之第四章(4)

    来到红园,二爷的戏早已经就开场了。但佛爷可是二爷的挚友,门口的伙计赶紧把佛爷一行人请了进去。众多看官都在津津有味地台下看着二爷的表演,佛爷与台上的二爷眼神示意一下,也就入了二爷专门给他留的位置。只道众人都如痴如醉地陷入二爷的戏中,一个穿着富贵却没有气质的男人站了起来,打断了二爷唱戏。“停停停,听着就

  • 魔道祖师薛晓同人-星辰劫受辱,奇葩的周家小姐

    “哟哟哟。前面那是谁啊?”一个女子声音传来,这声音甚是熟悉,璇玑一骨碌从地上坐起来,定睛一看,原来是前章提到的周家的那个更奇葩的周家小姐。“呀,是小姐啊。”璇玑一把推开南宫珏,谄媚地跑向周家小姐。她一边跑,一边想,待会是点头哈腰呢?还是打哈哈呢?可是刚刚那一幕怎么解释?怎么解释啊?自己中午独自跑出周

  • 开局冒充收租大佬在线阅读第七章

    自己老爸老妈辛苦一辈子,五十多了还在为他成家的事担忧,一直省吃俭用攒钱给他娶媳妇。之前他穷,确实没办法。可他现在有钱了啊!自己揣着钱潇洒,还让老爸老妈过着苦哈哈的生活,这种事别人怎么做陈亦不清楚,但他自己是绝对做不出来的。昨晚因为突然得到系统和琉璃,一时兴奋的忘了。现在清醒过来,他第一时间就迫不及待

  • 剑侠司马玉清第3章在线阅读

    “小荷,你藏好没?”“小雨,我已经发现你了!”小白猫着身子注意着周围草丛的动静,一边仔细寻找,一边在嘴上叫喊着,试图扰乱“军心”。他看了看太阳已经快到正中,转了转眼珠,突然计上心来。一路小跑钻到一棵树后面躲着,清清嗓子开始冲着草丛那边喊道:“哎哎,小荷,小雨,晌午了,我看到村长在招呼让我们回去吃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