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重生嫁给了豪门大佬在线阅读第七章

2021/6/11 18:36:17 作者:景柒七 来源:晋江文学城
重生嫁给了豪门大佬
重生嫁给了豪门大佬
作者:景柒七来源:晋江文学城
隔壁新文《影帝是颗柠檬精(娱乐圈)》,有兴趣的可以预收一下。本文文案:重生后林萧跟上辈子传说让自己求而不得,为情自杀的“妹夫”成了同桌。林萧挑眉,天意?望着校霸好看又矜贵的侧脸,林萧默然,破坏掉那门亲事吧!于是,林萧决定为传说中的校霸学渣同桌补习功课!争取双双成为学霸,走向美好明天!岂知,月考成绩出来……校霸同桌年级第五,自己……找不到排名。他发现自己变成了学渣。校霸妹夫勾唇一笑:“帮我补习?”林萧:呵呵……这是一个扮猪吃老虎,复仇虐渣的既爽又甜的故事。林萧只在妹夫面前软,其他人面前强。前世的林

卫颍然有些愕然地看着眼前这个甜美的女孩子,真的很难把她与记忆中的那个短短头发如男生般的假小子联系到一起。这个小名娟子的女孩是楼下邻居孙伯伯的小女儿,小的时候常常缠着她一起玩耍。

“娟子,真的是娟子?”一向在办公室里都沉静稳重的卫颍然也不禁惊喜地提高了声音,惹得办公室旁的同事向里张望。

卫颍然站起身来示意孙娟走进办公室,然后把办公室的门给关上。她的手轻轻抓住孙娟手臂,上上下下仔细地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子,鼻子有些发酸。

“娟子,这多年你都好吗?孙伯伯呢?还在无锡吗?现在住在哪里?”

孙娟被卫颍然的一连串的问题给问得不知道该先回答哪个,她看着卫颍然,喊了声“颍然姐”后,声音便开始有些哽咽。

卫颍然拉着孙娟坐了下来,用手轻轻地帮孙娟拭去了脸上的眼泪,微笑着说“你看你,小时候可没有这么爱哭,现在变成大姑娘了,反而变得脆弱”。

孙娟也觉得不好意思,冲着卫颍然傻乎乎地笑了起来,尽管,脸上还有泪痕。

“颍然姐,我爸爸现在在上海。我考上大学后,不放心他,就把他也接来了,我们就在学校旁边租了一间房间。这么多来,我爸还经常念起你呢”孙娟还象小时候一样,说起话来干净利落。

她想起了什么,忽然面带淘气,微微歪着头,问卫颍然“对了,颍然姐,你现在是和顾大哥在一起吧。”

卫颍然看着孙娟,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拿起手中的茶杯,喝了一口之后,才说:“你看我,都忘记问你了,要不要喝水?”

孙娟看着卫颍然略带尴尬的表情,便聪明地不再说什么,只是在脸上写满了疑惑的表情。

第二天午餐的时候,卫颍然和方心仪说起了与孙娟的相遇,方心仪一面眨着眼睛,一面表情夸张地感叹:“世界真的很小。”

“Ivy,这次圣诞节公司聚餐只好订在了那个淮扬菜馆。哎,上海什么都没有,就是人多,好一点的餐厅早就被订完了,要不是我和那个饭店老板有些交情,估计还订不到呢”方心仪说。

卫颍然原本对吃就没有什么见解,只是略点了下头,表示赞成。她从来都不怀疑方心仪的能力,因为她总能把公司大大小小的活动安排的妥妥当当。

“陈总这次可能没办法回来参加我们的聚餐了,他每年都在的。”方心仪继续说着。

卫颍然用筷子拨了拨面前餐盘里的午餐,终于放下了筷子,心中不知为何,有些怅怅的。

“Ivy,你怎么又吃这么少,你看看你的脸,都瘦成什么样了?”方心仪有些担心地看着卫颍然。

卫颍然笑了一下,自嘲道“你不是常常和我说,现在小脸是流行风向标吗?”

方心仪无奈地摇了摇头,还是追了一句:“流行是建立在健康的基础上的。”

晚上下班的时候,卫颍然到隔壁的那间百货公司去帮小慕雨买了一套可爱的童装,并搭配了一顶红色的圣诞小帽。然后并驱车去了田霏儿的家。

小慕雨已经和卫颍然非常熟悉了,他坐在卫颍然的身边,七零八落地描述着自己白天在幼稚园里的生活。到卫颍然告辞的时候,他还依依不舍地抱着卫颍然,惹得卫颍然不得不一再和他保证,会经常来看他。

尽管为了新年的演出,张雨洁最近几天都忙着排练,很少有空见到顾江陵,可是,她还是能感受到顾江陵的异常。她坐在驾驶副座上,悄悄地打量着身边的顾江陵,却不知道该怎么问起。

顾江陵知道张雨洁正在悄悄地看着自己,当初,他之所以会和张雨洁在一起,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她是个聪明而又知道进退的女孩子。哪些该说,哪些不该问,她都把握得很好。可是,此刻她的眼神却让自己第一次感到非常的不自在。

十字路口,红灯让顾江陵在左转车道把车停了下来。电台里的DJ正在用她那甜得有些发腻的嗓音故作感伤地感慨着什么,背景音乐是刀郎的歌,只听到他用惯有的沙哑而激昂的嗓音唱着“还记得你答应过我不会让我把你找不见,可你跟随那南归的候鸟飞得那么远…”

顾江陵点了一支烟,打开了车窗,并把持烟的手垂出了窗外,以减少车厢里的烟味。他微微把身体侧向窗外,一辆辆右转的车辆,在马路中间护栏的另一边弛过。

忽然,顾江陵看到了一个在梦里不知道出现了几千几百次的身影,就那样,和自己擦身而过。

愣了两秒钟后,顾江陵打开车门,冲了出去,飞身跃过高高的护栏,向着反方向飞奔而去。

张雨洁惊呆在车厢内,左转的红灯已经变成了绿灯,后面汽车的喇叭声此起彼伏。张雨洁手忙脚乱地坐到了驾驶座上,把车开到了路边,然后停下。

许久,顾江陵才回来,一脸的落寞。他打开车门,整个人靠在座椅上,半晌,才说:“雨洁,对不起,今天不能陪你一起吃饭了。我有些累,先送你回家,好吗?”

已经打算要入睡的秦虎根、田霏儿夫妇被一阵门铃声吵醒。秦虎根披了一件外套走到玄关,从可视门镜电话那里看到了顾江陵的脸,秦虎根赶忙打开了门,却闻到了一阵刺鼻的酒味。

“江陵,怎么喝这么多?”秦虎根打算把有些东倒西歪的顾江陵扶进房间。

尽管顾江陵的脸色只是微微有些发红,一双眼睛却因为酒精的关系,闪烁着异样的光芒。他一把抓住了秦虎根,脚下已经有些踉跄,这么一用力,竟然整个身体都扑了过来。可是他的手却依然紧抓着秦虎根的手臂,仰着头,死死地看着秦虎根,用略带沙哑的声音问:“告诉我,她现在在哪里?她住在哪里?告诉我好吗?”

秦虎根愣了一下,看着顾江陵有些疯狂的表情,叹了口气:“江陵,我们进来说好吗?”

田霏儿听到了外面的声响,也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看到了醉酒的顾江陵,不禁也被吓了一跳,赶紧和秦虎根一起,把顾江陵半拖半拉地扶进客厅里的沙发上。

顾江陵瘫坐在沙发里,一只手却依旧紧紧地拽着秦虎根,看着秦虎根的眼神仍然那么迫切。

秦虎根一面示意田霏儿去泡杯浓茶,一面就势坐在了顾江陵的对面:“江陵,你今天有些醉了,什么事情,我们明天再说,好吗?今天,你就在我们家委屈一个晚上吧。”

顾江陵似乎回复了些许清明,终于,放开了手,半靠在沙发上,闭起眼睛沉默不语,只是微微轻颤的嘴唇泄漏了他的心情。

田霏儿捧着茶杯走了进来,把茶轻轻地放在了顾江陵身边的茶几上。顾江陵忽然睁开了眼睛,盯着田霏儿说:“霏儿,连你也不肯告诉我她在哪里吗?”

望着顾江陵满脸痛苦的表情,田霏儿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对,只觉得有些心酸。

“我刚才见到她了,像每次在梦里梦到的一样,她和我擦肩而过,我怎么追,她都不回头,我找不到她了。我一直以为我会恨她,可是我办不倒,办不倒呀…”顾江陵呢喃着,神情越来越迷糊,口齿也不清楚了。

秦虎根和田霏儿把顾江陵安置在客房,顾江陵倒很配合地躺在了床上,田霏儿帮他盖上被子,却听见顾江陵轻轻唤了一声 “颍然”,如同叹息一般。

田霏儿再也忍不住,眼泪快滑了下来,她转身走到了客厅,拿起电话,手却被按住了,田霏儿有些恼怒回看着秦虎根。

“霏儿,江陵是我们的朋友,颍然也是我们的朋友。可是,现在我们又能怎样呢?当年颍然的离开,一定有必然要离开的理由。再说,江陵已经有雨洁,他们下个月就要订婚了…”

田霏儿站在那里,良久,终于慢慢地将电话听筒放下。

公司里聚餐定在23号进行,这是善解人意的方心仪定下来的。用她自我嘲讽的话来说:“24号平安夜,25号圣诞夜,哪个不是陪家人,陪情人的,有几个像我们这样的孤男怨女随时有时间参加公司聚餐?”

因为下午的一桩突发事件,卫颍然离开了办公室,所以此刻她打算直接去餐厅和大家会合。

这两天上海的天气都是阴雨绵绵,让人觉得到处都是湿湿冷冷的感觉。卫颍然把车停在了停车场,却发现自己把雨伞忘记在公司里了。她打开车门,看了看不远处的餐厅,把手提包举在头顶,一路跑了过去。

灯火通明的大厅里四处弥漫着圣诞的气氛,大大的圣诞树和彩灯让这间酒店上看去有些俗气的热闹,背景音乐果然是那个著名的“Jingel Bells”。卫颍然站在大厅的门边,从包里拿出了纸巾和镜子,略略打理了一下。

手机响了起来,传来的果然是方心仪的大嗓门:“Ivy,你在哪里?我们大家都在等你呢。你该不会是忘记我们的包间在哪里了吧,在二楼,二楼。”

卫颍然把手机稍微拿开了一些,不然她还真的担心自己的耳膜会不会受到了方心仪的分贝。她一边答应着,一边向楼梯走去。

刚刚走了一半,“颍然阿姨”,一声嫩嫩的童声从身后传来,卫颍然拿着手机转身看了过去,只见秦虎根夫妇抱着小慕雨刚好也踏上了楼梯,一脸错愕地抬头看着卫颍然。

当卫颍然看清楚他们身边通行的几个人后,忽然发觉自己脚步有些踉跄,不禁用手扶住了楼梯扶手,可是手机却还是滑了下去,一路弹跳着到了楼下。

小慕雨顺利地挣脱了有些心不在焉的妈妈的怀抱,向着卫颍然跑来,等田霏儿意识到要叮嘱慕雨小心台阶的时候,他已经扑入了卫颍然的怀抱。

卫颍然蹲了下来,用手指无意识的拨弄着小慕雨的脸。他似乎在和自己说着什么,可是卫颍然却发觉自己的耳朵轰轰鸣鸣的,听不清楚。她只觉得此刻的小慕雨肯定是上天派来的天使,让自己有可以掩饰失态的机会。

终于,卫颍然站了起来,她牵着小慕雨的手一步一步地走下了楼梯,稳稳地站在了秦虎根和田霏儿的面前,微笑着说:“真巧呀,虎根,霏儿。”

然后,保持着脸上笑容,看向了田霏儿身边的人:“好久不见,师兄。”

立在田霏儿身边的两个人是秦虎根和顾江陵的同班同学,他们当然也认识卫颍然,而且也大致上清楚当年卫颍然和顾江陵的那段过去。但是,这么多年的物是人非,已经让两个人变得事故而玲珑,他们在一霎那的惊讶之后,也纷纷点头和卫颍然打着招呼,只是并没有多说什么。

卫颍然转身面向替自己拣起手机的顾江陵,接过了手机,然后抬头看着他,明晰无比地说:“谢谢你,顾江陵。”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王的悍菲:爱情公寓第九章在线阅读

    “这是。。。。。。。。。安允允。。。。。。。”熙扒拉开女尸的头发。“什么?!?!。。。。。。”所有人都不敢相信。“安。。。安。。安允允怎么会被杀?!?!”落紧张。“应该是她不小心招惹了‘血寐阁’的人了吧,不然她也不会被杀了。”晗说。“不对。”依突然警惕起来。“啊?为什么?”所有人同说。“你们看,安允

  • 你是我的泡芙在线阅读第五节

    林鹏说那行这个时间也不早了我就去睡觉了?刘老根道那个你奶奶睡着了这样你们也回去吧做好交接工作了?大奎在车上说珊珊这样你就坐一份好看点的报表给你爷爷拿过去吧?珊珊道这个我那个叔公他跟我是同班同学所以什么都瞒不住他哦?大奎媳妇道那个你是没有看见他对我们珊珊那眼珠子盯着看哦?大奎说这下事情就不好办了这个你

  • 你是我写在手心的三个字在线阅读我的好朋友超高冷

    藤原秋不爽地抬头,正逢金城美代子捏着绳子走出来,表情十分阴沉。金城美代子看他好像很是不爽的模样,一拉绳子,藤原秋险些被他拉趴下。“你想要和半田君做朋友?”金城美代子满脸的鄙夷。没等藤原秋回答,几句话就噼里啪啦地砸了下来,“就是因为学校里有那么多像你这种不自量力的人,这才把半田粉丝的整体素质都拉低了,

  • 天地之间有杆秤第八章在线阅读

    “你想多了!”颜心悦目光掠过他那张如玉般好看的面容时,抱着手中的书紧了紧,手指更是无意识的在书页上摩挲着。言玉对于她的回答,只是浅浅一笑。“真的是这样?”他目光似是不经意间的扫了一眼她靠右边走的这个楼梯,“是我们那边有虎狼之兽吗?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你从我们那边经过?”颜心悦垂眸,沉着冷静的回,“谁规定

  • 谁都别想谈恋爱[王者荣耀]之第五章(5)

    上一次林间醉酒,没有心思也没有意志去观察陆由的这间院子。就餐区,素白的墙上泛起沾了年岁的黄,上面贴着可乐、啤酒、冰峰的海报,红橙的色彩渗进纸背,又顺着墙流下来。天花板吊着静止的电扇,带灰调的奶绿色,没有落灰,原本就是这颜色。除了电扇,还有一个立式空调,贴着“客人勿动”。墙边整齐地摆着很多收起来的折叠

  • 韩娱之你的意义瑶

    “你们快去给他解开绳索吧。”九曦吩咐道。一听九曦如此说,两只蛤蟆小妖一前一后的赶到大槐树下,一掷手中钢叉,吊住蛤蟆首领的绳索便断裂开了。“噗通”一响,蛤蟆首领“哎呦”着跌落在地,吃了一嘴的土。蛤蟆首领哀嚎着站起身,一见是九曦带众而来。不由声泪俱下:“大王啊....大王啊.....大王。”见到蛤蟆首领

  • 绝世盛宠:良妃难求之初临(求收藏)(9)

    夕阳落山,暮色降临。林云走在青石板铺成的路面上,目光仔细地打量着周围环境,摸了摸手中戒指道:“应该就在这附近才对。”这枚戒指,便是他位面抽奖所获得的储物戒。面积不是很大,也就百平米左右。不过,有了这玩意,他就不需要傻乎乎的背着重剑,还能存放各种必备的生活物品。又往前走了数百米,林云眼前出现一栋八角楼

  • 两个大神谈恋爱超能力少年

    按理说上辈子这辈子加起来不说七窍玲珑心,最起码应该机智聪明的一比。但夏槿凉……嗯,越活越倒数,嘻嘻哈哈乐乐呵呵,越来越没脑子,做什么都干脆直接的不行。又算了算眼下的局面,委婉?迂回?并没有什么卵用,攸关生死还是干脆和人面对面交流,虽然……并不能见到对方老板的面,但只要是负责人就行。唉,打铁还得自身硬

  • 为了你我要活下去云集

    江湖之人,忠义为先。两方人马话不投机,无转圜余地,不得已刀剑相向,既然讲不和,只有用手中刀剑来评评理了。冲云庄近十年声势浩大武林中人人皆知,传闻庄主梁重德的武功更是深不可测,其庄中弟子亦非泛泛之辈。常得一劝阻道:“大家莫要动手,且听我一言,非是要贵庄放我徒儿逍遥法外,而是老夫愿与劣徒相换,众位也好交

  • 魔陵在线阅读第一节

    天心本不想将我们共同经历过的,这段奇幻般的神秘事件公诸于世,她说任何人都不能颠覆历史,更不可以破坏人们原有的世界观。我不相信将这段传奇写出来,会对人们的传统思维有任何改变,因为所有人都会怀疑它是否真的发生过,只会当做一个故事来听罢了。就像所有真正的传奇一样,期初都不是那么的跌宕起伏、惊心动魄,但又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