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黎明的荣光在线阅读第3章

2021/6/10 21:16:28 作者:顾筱影 来源:17K小说网
黎明的荣光
黎明的荣光
作者:顾筱影来源:17K小说网
面对猩红之月,血色的瞳孔里布满的是深深的欲望。在漫漫长夜中,是谁,背叛了曾经的立场?又是谁,唱起了悲伤的挽歌?当黎明取代漫漫长夜,当阳光再次照到脸上;当剑锋再次贯穿胸膛,当火焰再次灼伤衣角;这个世界就像因果律之锁,无解。善恶与正义如同脆弱的沙砌城塔,只待躁动的风吹过就会分崩离析。“我们告别了过去,迎来黎明的荣光。”胜利的乐章即将奏响,信仰早已崩塌的我们,是否要接受这份光明呢?

菜上桌,是摆在餐桌上,而不是在茶几上。衅孟没说什么,坐在餐桌上。灵有边煮边尝,味道不错,不知道衅孟喜欢不喜欢。为衅孟乘好饭,叫衅孟过来吃饭。灵很紧张,怕不合衅孟的胃口,没想道整顿饭下来,衅孟什么也没说,看是没问题了。灵开心的笑起来。衅孟不明白他在笑什么。

晚饭过后衅孟坐在沙发上,等天黑就出去狩猎。狩猎也算是衅孟的工作之一,同样也是爱好。衅孟冷漠不时也有暴力倾向,不能发泄在练习物体之上。是因为一次衅孟达沙包袋,没多几下,沙包就穿了,打得不过瘾,沙包不会反抗,就只能发泄在猎物身上,可以工作又可以娱乐自己。

看看钟可以出门了,就在起身,门铃响了。灵赶忙去开门。门外站着一位美丽的人,气质和衅孟一样,想必性格差不多。

“您是找……”

“攸其。”衅孟走过来。

云攸其看到衅孟走过来,“我以为我走错门了。”

衅孟冷冷的笑,“那我也该搬家了。”

“不介绍吗?”云攸其看看衅孟身前的男孩,很漂亮。“不错啊。”

“……”衅孟没要介绍的意思,走过云攸其,“有什么事出去说。”

“你就是这样,有喜欢的东西就自己收着。”云攸其说完,拉起灵的手,读解着灵心理的语言,“我是云攸其,你好灵。”

“啊!”怎么会知道的。灵惊奇。

云攸其笑得神秘,“跟我们一起走。”手上一拉,灵不稳向前倒,就要撞上云攸其的胸口,衅孟上前一步,灵倒在衅孟坏里。

灵脸红,“对不起。”想站稳,手却被云攸其拉着。

“放手。”衅孟的声音在警告云攸其。

云攸其慢慢松手的动作,让衅孟看得脸越来越黑。云攸其笑笑,“要是在意,就别那么冷漠。”

“你有什么事。”衅孟将灵抱在怀里,这样亲密的动作衅孟自己都没发现。

“不是出去说吗?”云攸其是故意的。

衅孟的表情更冷烈了。

云攸其知道再这样下去,一定会打起来,“晚上你就不要再出去了。他们在闹家族纷争。”

“王要死了?”衅孟指的是吸血鬼的统治者。

“都几百年了,不能用血制造营养的王,你说呢。”

“无聊。”衅孟唯一的生活娱乐没有了。

“那有空和我们一起喝酒好了。”云攸其提议。

“不了。”衅孟拒绝,“我累了。”

云攸其看看衅孟,还是一样冷漠,再看看灵,脸红红的。云攸其挑挑眉,“那……不打扰了。”转身出去,带上门。

衅孟知道云攸其一定是误会了,算了,误会就误会了,解释很辛苦。看看怀里的灵,好小个,摸摸他的头发,松开怀抱,走进大厅。灵脸红的看着衅孟,心情好乱,但好开心。为什么呢?

在书房里灵突然看到一本心理健康书。灵觉得自己进来怪怪的,就坐在地上。花了三个小时看完了。灵惊讶的表情,书掉在地上,回想自己的反应,结果是——我喜欢衅孟!也是灵看完书后得出的结果,怎么会这样。自己喜欢上自己的救命恩人,不可能。灵苦恼着,衅孟推门进书房找自己要的质料。灵的心狂跳,不是吧,我的天。灵不敢相信自己会这样,身子向后靠,书架是木头做的,书架重心倾斜,眼看就要翻下来,衅孟弯腰,一只手撑着书架,一只手撑着地板,在中间的灵,看着倒下的书砟在衅孟身上,心好痛。被书砟到的衅孟,眉头皱都不皱一下。

灵看了,眼眶都红了。书差不多倒完了,衅孟直起背弯,停放在衅孟身上的书滑下来,落在地上发出厚重的声音。衅孟将书架放正,蹲下擦看灵被砟到不。

“不痛吗?你不会痛的吗?”眼泪从灵的眼眶夺出,“我的心好痛,好难受。”手抚上衅孟的背弯,衅孟的体温在灵的手指上散漫,渐渐到了心里,好舍不得啊,这就是喜欢吗?

衅孟看到灵哭了,以为被书砟到了。开始揭开灵身上穿的白衬衫。灵不明白衅孟要做什么,只知道心跳加速,太快了,已经听不到其他的声音了。衬衫被衅孟丢在旁边,衅孟抓着灵细细的手臂。转看着他的后背和一些地方,没有淤血,看到什么都没有,将刚才揭开的衬衫拿过来放在灵手上,之后开始拾起地上的书开始分类放好。

灵看着手上的的衬衫明白衅孟要自己穿上,灵因为衅孟关心自己而开心,但又为什么自己有种莫名的失落感呢?看着衅孟好看的侧脸,我在期待什么。衅孟没有为自己把书架上的书打翻骂自己就好了。衅孟对自己最多的是出于同情,灵知道。用手擦去眼泪,穿上衣服,也开始拾起地上的书。灵不时偷看衅孟的侧脸,好好看哦,心多跳了一拍。

灵看到冰箱没多少蔬菜了,就出来买菜。现在已经是下午了,很多人去超市买菜,特别是情侣。灵看到他们牵手,拥抱。心理觉得奇怪,怎么都是一男一女的啊?搞的零卖菜都不专心起来。

“灵。”

灵回头,“云攸其先生。”

“先生?”云攸其身后的简,拥着云攸其的腰,“哥,你什么时候这么绅士了?”话里带着刺。云攸其知道自己的爱人在嫉妒,微笑的将手掌盖上简的手臂。灵没想道冷漠的人也有这么温柔的一面。云攸其转过头,对着简微笑。简也微笑。“这样才差不多。”

“那个……”好像哦!双包胎吗?灵发现自己呆在这很不合适。

“什么?”简开口。

“我忘记介绍了,”云攸其想起来了,“这位是灵,他呢,”云攸其暧昧起来,“这位就是我哥哥简,也是我的爱人。”

“爱人?”这个词语灵不懂。

“就是老婆的意思。”简说完在云攸其脸上一吻。

“哥哥?就是兄弟。老婆就是夫妻了。”两个男的是夫妻那……灵看看其他地方都是一男一女的。“他们是……”

“情侣。”简不明白灵干嘛要问这么白痴的问题。“也就是以后的夫妻。”

“啊!”灵糊涂了。

云攸其伸手拍拍灵的肩膀,“我慢慢解释给你听。”

云攸其解释解释着就解释到衅孟家。衅孟不是不欢迎云攸其,只是不喜欢云攸其对灵说些有的没的。衅孟没怎么听,上楼。

“衅孟还是这么冷淡啊。”简喝着果汁。

“你在想什么啊?”云攸其回头。

“没什么,你们继续。”

简看着云攸其和灵说话的侧面,不知不觉间入了神。衅孟下楼。

“这样啊。”灵明白了,“谢谢攸其。”微笑抬头,恰巧看到衅孟。视线交会,气氛微妙,灵的心嘭嘭跳个不停。衅孟却不配合,只是冷冷的看看灵两眼,收回视线,下楼,来到沙发上坐下,灵的视线一直跟着衅孟。

云攸其摇头,衅孟明明知道灵在看着自己,还装不知道。不知道衅孟是故意的还是特意的,爱上衅孟的人不辛苦才怪。

做饭的时候,灵见实到了云攸其的厨艺。灵想拜师学艺,云攸其瞟了衅孟一眼,没见他有所动作。云攸其挑眉,故意答应,“好啊。你可以天天来我家学习。”特别把我家两个字说得特别大声,特别慢。灵开心的点头。

衅孟果真受不了了,“灵。”

“在。”灵很快回头。

“我不同意。”

“啊!”灵反映不过来。

“什么啊。”简一副苦瓜脸,“好小气,哦……”

衅孟沉默。灵脸红了。云攸其偷笑。

端着啤酒的兔女郎,拉着钢管扭动的蹄台女,辽人的气愤,强劲的金属乐,在这里的人都是挥钱找快乐的,在这群烂醉如泥的世界里。有一桌人,坐在靠角落的位子。都是群养眼的帅哥,其中两个张得很像。他们嬉笑着,什么都聊,反正都是为了解闷。

“真的啊?衅孟,你怎么不把你的小情人带来啊。”潭稀不怕死的说。

“你不知道衅孟小气啊,我只是去他家吃了一顿饭,那个脸啊……”简添油加醋。

“是吗?神了,衅孟从不在意过谁的,更不要说同居了。”潭稀特别把同居两个字说得特别大声。

“是哦,是哦……”简配合。

衅孟当听不见,等他们两个说完了,倒了两杯水放在他们面前。云攸其轻笑,不得不佩服衅孟的忍耐力了。云攸其换了个话题,四个人认真聊起来,接着就是思考起来。就在他们四个进人沉思的时候,衅孟的电话来了。衅孟接电话。

“那个……”电话里灵想说又不敢说的。衅孟又不回答灵,灵就更不敢开口了,就这么僵着。

云攸其看不过去,拿过衅孟的手机。“喂!我是云攸其。”

“云攸其啊,那个……衅孟还好吗。”灵想说的是衅孟什么时候回来。

“哦……”云攸其用手盖着嘴,小声的说,“他啊,好像不行了,你快过来。”

“哦好!”灵毫不忧郁的回着,挂上电话。

云攸其冷冷的合上电话,把手机交换给衅孟。继续喝着啤酒。衅孟也没问云攸其和灵说了什么。再过一会儿,一位不速之客来到酒吧。

他皮肤偏白,帅气的脸庞,加上他很会耍帅,更吸引了酒吧里的人。潭稀看见了,冷笑,摇动酒杯。

“衅孟,你的猎物来了。”简喝一口酒,靠上云攸其胸口。

衅孟无动作的继续喝着酒,直到另一个人的出现,衅孟放下酒杯,抬头看。灵可爱的脸庞出现在人蛇混杂的地方,那东看西看的可爱莫样招来不少人回看。包括那个耍帅的男子。

“这么敲啊。”男子开口。

“啊!”哥哥!怎么会遇到他?灵很害怕,又不想逃,是因为想到衅孟在。舍不得走。

“过来。”男子一副你不过来你就死定了。

“啊!”灵只想快点找到衅孟。

“找他有事吗。”是问话,但听不出是问话句,衅孟突然出现在灵身后,手放在灵肩膀上。

“呃……”男子呆住了,“没事。”快步离开雷区。

灵看到衅孟好好的,还……还牵着自己的手,啊!灵想狂叫,好高兴哦哦哦。自己看是来对了,谢谢云攸其。

衅孟拉着灵回到座位,云攸其瞄了眼衅孟拉着灵的手,简和潭稀相对笑笑。打定主义是要戏弄他们了。

“好可爱哦。”简羡慕的说。

“我开始明白衅孟的心情了。”潭稀笑着,“要是我有一个这么可爱的情侣,一定不愿意拿出来让大家看。”

简故意拉拉云攸其的衣服。娇滴滴的说,“攸其,怎么办,怎么办嘛……人家不够灵可爱啦……”

云攸其挑挑眉,“哇!听起来好酸哦。”伸展开双手。

简单靠了上去,“最爱你了。”和云攸其拥吻。

好恶心。潭稀心里想。衅孟只管喝自己的啤酒,为灵点了杯果汁。灵脸红。

“潭稀。”

突然一个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潭稀将啤酒喷了出来,做在潭稀对面的灵,衅孟拿起桌子上的单子,帮灵当潭稀喷出的水。

刚才那个叫喊的人,渐渐走过来,越来越近,最后“潭……稀……”来到潭稀身边,表情极度生气。

“沈文。”潭稀的声音在抖,瞄向身边那四个人,发出求救信号。哪有人敢管啊。

“你还知道有我啊。”沈文抓起潭稀。

“你……你这是什么话啊。”潭稀记不起来自己有什么地方得罪他了。

“你还有脸说这句话。”沈文气得用手指指着潭稀。

潭稀倒抽一口气,天啊!怎么今天这么火的?呜……呜……怎么办。

周围的人怎能错过两大帅哥在吵架呢?当然围上不少看好吸的了。

“你,你……”沈文说不出气话,不是因为沈文不会说,是应为沈文怕失去他,“你混蛋。”沈文说完就哭起来。

潭稀眼睛都大了,本以为沈文要破口大骂,没想到。潭稀拉起沈文,走出酒吧。

潭稀和沈文走后,云攸其说“这招还真毒啊你。”

“一般般。”衅孟淡淡的说。将刚才偷波沈文的电话切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蜗牛在线阅读第四章

    两人来到球场,场中人数不多,也只有两个人。“嗨,强子,小顺,你们怎么那么早啊!”冷云看着熟悉的两人,便开心的问道。“哦,那个,请问你是”两人异口同声的问道。又是这样子,冷云擦了擦额头边的虚汗,摊开双手无奈对三个人坦白,道:“我郑重声明,我的名字叫冷云,understand?至于我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副

  • 娱乐:影帝不好当搏一搏单车变摩托(2/3)

    “我去,这是什么鬼?路障?还是系统又出BUG了!”看着这已经将大桥彻底堵死的箱子,还有不远处那个已经被丢在一边的汽车让他一脸懵逼,四处打量了一下,明明如此诡异的地方却连一个盒子一辆报废的汽车都没有.....一时间他觉得自已已经发现了事情的真相!那就是!“一定是弃车过桥了!”“哒,哒,哒。”三声枪响之

  • 凤城情事在线阅读第十节

    因着殿试已然结束的关系,贾赦再不用日日三更起五更睡的赶着读书。在等待结果的日子里,贾赦也不担心自己能否得一个好的名次,倒是日日上午陪着两个儿子读书习武,权作为消遣。而下午,贾赦也没闲着,总是往聚贤楼里与同年们吃酒。因着还没做上官,此事来拉扯交情是最合适不过的时候。否则,到了定下官位之后还如此,可就很

  • 攻心计[快穿]在线阅读第八节

    只见可儿吮着自己的手指,嘴角露出一条晶莹的口水,还嘟囔着模糊不清的音符:“嗯,好吃,可儿从来没有吃过烤鱼。”叶浩然轻轻摸了一下可儿的脸,怜爱道:“小丫头,既然你遇到了我,便没有人能够伤到你,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时间推移,月光入户。叶浩然轻轻的把桌子连同香草放在地板上,自己则拿了一单被子,紧紧的

  • 穿书后我只想离婚之第七章(7)

    仁王忙碌了几天,首先得出的结论是平等院凤凰绝对脑子有病。“他每天带着一个笑眯眯的大胖子游荡在场地里,不管是不是自己人一旦看不顺眼就直接开木仓。能躲开算命大躲不开算运气不好。有时候没带木仓就直接去地下搏击场,不带全套站在场上任人打,打死算活该。”仁王给幸村打电话,“你说他是不是认得出来奸细?我总觉得他

  • 色龙当道:绝色龙女俏男妃之蓄势待发!(求收藏!)(8)

    日落西山!红云漫天!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理。天才修理工光头强成功修好了公交车!“搞定!终于修好了!”“幸好我强哥,聪明绝顶!”光头强欣慰的看着面前的公交。第一次如此有成就感的修理!莫名的舒服!“螺丝、钉子、拿在手上......”高兴的哼着小曲,爬上破公交车。刚启动车子,调整了一下内视镜。看着车内突然多处

  • 罪魁者第四章

    跑?还是……进去?从外头依稀能听见里面还在继续着的音乐声,是这两天她听了无数遍的《dally》。蒋姚记得,前世,在刚见到沈望的时候,组员都以为他忙得没时间学舞,本打算单独空出一上午来和他一起顺动作。没想到,等正式开始练习,人家居然跳得比她们还熟……她当时还偷偷和何雅莹讨论过,为什么沈望行程那么密,却

  • 罪惊山在线阅读重生归来

    “原来是五师姐,是我失礼了。”说这话的是早些相问之人,但这话不像刚才那么引起人的注意,毕竟眼下有更好看的一幕,三师兄的性子是几位师兄中最清冷的,以往在众人面前也不会失态,但是自从传出三师兄与五师姐的那件事,师兄脸上的神情有时也会变上一变。大抵是找着傅卿祈的麻烦不成,翘着二郎腿坐在云团上的人突然神采奕

  • 首辅大人是个妻管严在线阅读第9节

    0.7根据军需官的指示ZIZ2000来到军需部一楼1089办公室“什么事?”“长官,我来看看有酒吗?”ZIZ2000关好门小声说道。“谁告诉你这有酒卖的。”做在办公室忙碌的瘦子中尉瞪起眼一副敢诬陷我弄死你的表情。“长官,军需官长官告诉我的。”“哦。”瘦子中尉听是军需官介绍来的脸上立即露出笑容,他在桌

  • 一方有道第八章在线阅读

    进入如来座下金莲,救了三人,还知道了如来的秘密,没白来。有了如来心魔的帮助,雨泽很轻易就出了金莲,只是当他出来之后,外面的场景却让他心头一寒。“杀了他,杀了他!杀了这妖僧!”满天神佛齐齐呐喊助威,要杀的,自然就是入魔了的唐三藏。此时的唐三藏,浑身血迹斑斑,袈裟破烂,九环锡杖也断了,只剩下了一根棍棍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