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六零年代吃很撑之第九章(9)

2021/6/12 2:48:11 作者:酸甜果酱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六零年代吃很撑
六零年代吃很撑
作者:酸甜果酱来源:晋江文学城
14号请假两三天吧,老公孩子双双中暑!吐血……炙热的天,去海边一定要做好保护措施!文案重生到缺吃少穿的饥荒年代,瘦弱的林桃儿脑海里有一只饕餮神君,从早到晚要她吃东西,好给他输送能量:“没有饭,草也行!”吃的少点,就要被电击,疼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害我失去神格,不给我能量,我就吃你、吃你家人、吃这里所有的人!”神君冷酷无情地说。她看看四周的青山绿水、父老乡亲,只好认命:饕餮是她带来的,必须由她解决!从此她想尽办法填肚子,吃好、吃饱、吃撑!喝水、吃草、种田、买卖、甚至骗小孩的糖、掏松鼠的存粮、

树其琛最后还是点开了《一年生》的电视剧,陶然选到第十四集,两人卡靠着坐在沙发上,陶然其实挺喜欢一边看一边吐槽剧情的,以前他特别喜欢跟父母一起看,然后吐槽剧情吐槽到爸妈都嫌他烦。

后来就一个人上B站上看,他喜欢开着弹幕看,但其实他本身很少关注弹幕在说什么,像清云就很容易被上面的弹幕掐架给吸引走视线,然后全身心投入到弹幕掐架去。

因为前面几集有点小虐,陶然看得很专心,树其琛跟他说了几句话,陶然就忍不住了,说:“先别说话,看剧。”

树其琛就默默闭嘴了,然后跟着看,然后觉得哪儿哪儿都不好看,剧情太假、泰式眼瞎耳聋太严重,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陶然喜欢看这种剧,唔……也许是因为陶然性格是属于傻白甜,单纯的小gaygay?

想到这里,树其琛就忍不住想笑,旁边的陶然看到里面的俩男主在大桥上散步,然后接吻,忍不住低低地小声尖叫起来,那副样子颇为激动,他正想调侃陶然,陶然就飞快地按了暂停,然后站起来了,踩在沙发上欢快地跳了两下,激动得不能控制自己。

好一会儿他心情终于平复下来,他看到树其琛,惊讶道:“你怎么在这儿?诶?”他看了看周围,然后又浑身僵硬起来。

树其琛一手撑在沙发扶手上,挑眉看他,“你说我怎么在这儿?”

陶然讨好地笑笑,面上一派淡然,仿佛刚刚激动得跳起来的人不是他,他继续说:“看到这样一对小情人从认识、争锋相对,再到相知、茫然,最后突破自我与世俗眼光,最终在一起,并且有了彼此的第一个吻,难道你不激动?”

树其琛揉揉鼻子,“可能……我没那么感性。”

陶然对他笑笑,树其琛还以为陶然又要继续找出一大堆话来感化他时,陶然又飞快地按了播放键,他说:“你现在可以来感受一下了。”

树其琛心里好笑,他没说想要感受。

陶然本来是只想看一集的,可看到后面还有最后一集大结局,想了想,又点了下一集。树其琛打量陶然的神色,他随意道:“你看着不像个会时时追剧的人,平时很忙吗?”

这集剧情比较放松,陶然回答他:“不忙,也是挺闲的吧。”不过他的节目时间都是在深夜,回到家就很晚了,第二天又会睡到很晚才起,起来后就感觉时间已经不多了,怎么又要上班这种死循环。

基本上都是休息的时候,想起才会追。

树其琛说:“那平时约你,会不会约不到?”

陶然听到这话就笑了,他说:“我不是答应了你的一个条件吗?你可以用。”

树其琛看着他的笑容,脑子里就浮现出两个大大的字:狡猾。

狡猾的像只狐狸,让人又懊恼又觉得可爱。

等看完剧以后,陶然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他就想卷着被子翻滚一下,树其琛笑他,“你现在什么心情?表情这么难过。”

陶然本来是挺悲伤的,但也没那么夸张,他半真半假地说:“失恋。”

“哇哦,”树其琛假装惊讶地瞪大眼睛,然后慢吞吞地说,“我这有一剂良药,要不要试试?”

陶然盯着他没有马上回答,树其琛本来是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他知道陶然有拒绝的权利,也有拒绝的可能,他已经做好了各种准备,觉得被拒绝也没什么,大不了再多问几次,毕竟追求这种事情,总是需要锲而不舍的精神的。而且还可以当做是一种情-趣。

不过,说到底树其琛还是抱着极大的陶然会答应的自信,所以当他看到陶然沉默不语的表情时,他心里无端端就紧张起来,插在裤兜里握成拳的手心也开始冒汗。

他觉得这既是一种折磨,可却又是一种甜蜜的折磨,让他欣喜,又让他不安。

陶然看着他思索了好一会儿,忽然问了个问题,“你是看上我的脸了吗?”

这简直像极了所有陷入爱情中的男男女女们,会经常问对方“你看上了我什么”、“你爱我吗?”、“你是看上了我的钱吗?”一样的问题,让陶然很不好意思,可他又急切地想要知道答案——在树其琛变相的表白后。

以前也许他听到这样的问题会发笑,可当他自己成为发问的那个人才知道,在期待和好奇下,也会藏有外人难以窥见的忐忑。当然,也许问出这个问题的原因,更多的是想要从恋人口中听到,对方对他们感情的肯定,以此扫除自己的不安。

“当然不是,”树其琛想也不想地反驳,他自身就长得不错,平时认识的帅哥靓女也不少,他要真的是一个看脸的人,现在小男孩都不知交了多少个,又怎么会在茫茫人海中执着地去找陶然这么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呢?不过有些事情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他也有自己的秘密暂时不想立刻告知对方,所以,他认真到严肃地说:“请你相信我,我没有一点玩笑的意思,也绝不是因为你的脸……看上你的。”

陶然随意地笑了笑,他说:“你刚刚为什么停顿?”

树其琛也笑,他一点都不心虚,答道:“为了加重语气。其实不瞒你说,在今天跟你认识之前,我都是个单身狗,现在也还是个老处男,以前连喜欢、暗恋的人都没有,如果我有说一句假话,就让我的店开不下去。”

陶然又笑了,调侃树其琛,“你才22,不算老。”

树其琛用夸张的语气说:“我比你大了两岁。”

陶然又没说话了,两个人都知道肯定不是年龄的事。这下问题解除,树其琛又按捺不住了,他有些忐忑地问:“那你要试吗?”

问完以后树其琛又后悔了,他总觉得自己应该等下次,挑一个时间气氛都刚刚好的时候,可他又实在没忍住,没了平时的半点稳重,可他真的太喜欢现在这种心情了,这种有了在意的人,情绪都被人牵着走,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噢,也可能他是一个抖M,树其琛在心里小小地开了个玩笑。

陶然看他,“你现在很紧张?”

树其琛:“你觉得呢?我还以为我表现得够明显了。”

陶然学着他的语气说:“不瞒你说,我现在也很紧张。”

树其琛:“噢,难道你要拒绝我了?”

陶然:“如果,我是说如果——”

树其琛连忙摆手,“不不不,我不听‘如果’,我就要听你的答案。”

陶然简直要被他的表情给逗死了,可能他憋笑的样子太明显,树其琛急得拍了拍大腿,又是抱头又是转圈,最后还来了几个深呼吸,然后冷静地看着陶然,“来吧,小狐狸,告诉我答案。”

陶然对于这个新称呼有些好奇,但显然这不是个讨论外号的时候,他笑眯眯道:“那就试试吧。”

树其琛一脸惊呆了的表情,他又做了几个深呼吸,然后又说:“我能抱抱你吗?”

对于这个问题陶然的回答是,他张开双手抱住这个比他高上一点点的男人,他凑在树其琛的耳边,小声说道:“你刚刚紧张和欣喜的样子,像极了我看一年生的时候。”别以为他没有注意到这家伙偷偷观察他的眼神。

树其琛忍不住笑起来,他把自己的脸埋在陶然的肩膀上,低低闷笑起来,他说:“好吧,我是觉得你那样很可爱。”

陶然哼了一声。

树其琛又开始挑衅他了,“不过你也太毁气氛了。”

陶然:“爱情都会从激情归于平淡,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厌倦了。”

“好好好,我的错,是我错了,请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这个被爱情冲昏头脑的毛头小子,”树其琛回答,他现在简直开心极了,现在让让小狐狸也没什么,于是他大大方方地认输,“我说不过你。”

陶然得了便宜还卖乖,“这是事实胜于雄辩。”

两个人腻歪了半天,树其琛说,既然都确定关系了,是不是应该有点合照才对,陶然以为他想发朋友圈,反驳说他们现在基本上天天都能见面,要啥照片,如果真想要,之前录的视频里面随便截一张不就好了吗。

树其琛不高兴了,跟一条撒娇的大狗狗一样,千般求万般求的,说自己只是拿来当桌面壁纸,最后干脆整个人压在陶然身上,表示对方不跟他合照他就不起来,陶然被树其琛压在身下,简直要被树其琛气死了,偏偏力气又对方大。

最后两人的手机上都多了一张照片——两人靠在一起坐在沙发上,树其琛揽着陶然的肩膀特别开心地看着镜头,陶然瘪着嘴不大高兴的样子,可眼睛里透出的笑意怎么都掩饰不掉,简直就是口是心非的傲娇典范。

后来,后来树其琛真的截了一张两人打闹时的照片发到了微博上,两人的脸都打了码。

陶然刷微博刷到的时候,都快气死了,可心底又有一丝窃喜。

当然,他是绝对绝对不会承认的,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感到什么窃喜!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清之祸害第一章在线阅读

    传说五百年前,那取经五人修了正果金身,引得真经渡世,妄图救众生苦厄。然好景不长,战乱四起,毁了这座安定的王朝。待战火平息后人们却发现,完好如初的,竟是那些神龛庙宇。世人愚昧,都以为是诸神庇佑护的这些金身大殿,却不知世事因果,皆是众神一手操控!又听戏文里说的妙哉,那只曾经大闹天宫的猴子因为犯了错而带上

  • 笑天传说之别有洞天(9)

    姜韩很快追上了沉安安,伸手一带让她立于剑身。腰间的热意令沉安安微微一愣,忍不住看向道长的侧颜。无论是仿若刀裁的鬓角下颌,还是冷俊的眸微抿的唇,无不透着一股子清寒,令人望而生畏。可他的掌心落在腰间,竟是出乎意料的暖。道长真如他所说,在护着她。沉安安觉得这样的道长,很帅。“站稳。”“嗯?”沉浸在道长清冷

  • 综漫 从夏洛特开始的爱情喜剧在线阅读第六节

    难道是那一脚将变成僵尸的旭踢下了巨石,刚刚的动静太大才引来了下方的什么东西?悉悉索索的声音越来越近,似乎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爬上了巨石,殇藏在凹坑里,一丝气息也不敢透出,似乎有东西从殇的身前爬过,在距离殇丈许处停了下来。那里正是之前旭的尸身趴卧的地方,跟着刷拉刷拉传出了舔舐地面的声音,那东西一定在舔舐

  • 开局就是一本财富书Chapter.5 怪物

    今天,从太阳升起的那刻起到现在,一切都如往常一般平淡无奇,下午两三点的阳光照的人懒洋洋的,整个世界都渐渐地变得安静,几近沉睡。“紧急新闻!!!”突然,世界范围紧急插播的一条新闻惊醒了这个昏昏欲睡的世界,“卡纳列岛生化武器实验体泄露,暂时已经封锁城市,但请周围国家做好相应防御措施!”这个信息发布后的十

  • 四个游戏阿诺立尔现世 莯回往帝都

    踏上阶梯,站在石像面前。那是一座巨大的雕像,一位身披铁甲的男人手持圣剑,矗立在殿堂的最上方。罗尔的手不自觉伸出,触摸石像,殿堂突然发出了机关转动的声音。“哐当....”殿堂中间的石柱面前出现一具巨大的石棺。罗尔轻轻一跃跳到石棺面前,将石棺缓缓打开。“会是宝物吗?”奚躲在罗尔身后,不时地探出脑袋看。石

  • 当我继承了史塔克第7章在线阅读

    最后郑太太带着姜苏以及张夫人一同前往郑太太女儿所在的私立贵族高中。郑太太在车上就提前和学校领导打好招呼,她是这所学校的家长会主席,光是今年给学校的赞助就好几百万了,这点特权还是有的。车子畅通无阻的进入了校园内。“我一个人去找她,你只要告诉我她的教室在哪里。”姜苏说。“那你也不认识她呀,怎么找?”郑太

  • 无光的爱在线阅读第1节

    夜,多云,无月。深秋的寒风席卷而过,雷烈看着行人寥寥的街道,心里突然想起了一句俗语:“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没错,就在今夜,就在不久之后,雷烈就要做出一件此前二十几年想都没想过的事情——他要杀一个人,一个此前的他,只能仰视的,跺一跺脚,整个城市都会颤抖的人。紧了紧身上风衣的领口,雷烈轻轻活动着有

  • 上古太虚录第十章在线阅读

    “恩,好啊!”小央爽快的答应了。其实在柳生家的时候,他们对于小央的身体状况过于担心,所以小央出去玩的时候很少很少。现在有机会出去小央当然不会放过了。“这次户外部活没有优惠活动。”凤镜夜推推眼镜淡定的开口。言下之意就是,小央也去的话,可以;但是抱歉,没有免费的事。小央的眼角狠狠的抽了几下,这个人,就是

  • 商业联姻前往可可西亚村(新书求收藏评价鲜花!)

    落到船上后,商船船员无一人说话,只是怔怔的看着焦冻,搞得焦冻还以为自己怎么了。十多秒后,众人欢呼了起来。“你居然杀了克里克这个东海恶魔!你真的做了一件了不得的事!”“就是啊!那家伙可是赏金1700万贝利的海贼!”“太强了,实在是太强了!”杀了克里克,这些人比之前自己得救还要高兴。不过,此时焦冻更在意

  • 我到了爱情公寓第六章

    说是从最后一页看起,其实也并没有丹青池想的那么糟糕。丹青池打开的网站是星际联盟最大的剧本网站,所有想要拍摄成影片的小说和剧本都会被放在其中,而且投稿没有门槛,只要实名制注册登录,谁都可以将自己的作品放上来。这样导致网站里的作品以亿兆计算,同时也良莠不齐。就算每天有不少作品被签约而从网站里下架处理,也